來自勸退前線的報導
六月歐洲杯在巴黎開賽,拉法耶特商場(Galeries Lafayette)有更多的大陸遊客前來購物觀光。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們每天在此給中國遊客贈發法輪功真相...
悉尼歌劇院是澳洲熱門的旅遊景點,每天到此觀光的中國大陸遊客很多,悉尼部份法輪功學員也來此設立了法輪功真相點。遊客下車後,首先映入眼簾的美景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保平安!」等真相橫幅。在瞭解了為什麼要「三退」後,有的大陸旅遊團幾乎一車人都做了「三退」;有的來不及做「三退」的遊客也匆匆拿了真相資料回去閱讀;還...
兩週前,一位法輪功學員用語音電話撥到了一位海軍連長,當得知是大法弟子打來的電話時,這位海軍連長趙明(化名)表示,他非常崇拜法輪大法。這次的真相電話使他全面瞭解了法輪功真相,並當場為自己的同事和家人報上了十三個三退姓名,並保證要給他們親自說清楚三退的意義。
拉菲耶商場(Galeries Lafayette)是巴黎百年老字號商場,每天都有大批的中國遊客。近年來,法輪功學員也每天來到這裡,在遊客歇息之餘,向他們講真相、勸三退,讓遊客帶回國的不僅僅是名表、香水和美酒,還有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後的平安和美好的未來。
(大紀元記者李真香港報導)邁入馬年,近百萬大陸遊客赴港過年,擠爆香港。香港媒體紛紛報導,多間酒店一房難求,甚至出現坐地起價,高達1.8萬一晚的天價房租,無牌的小賓館亦告爆滿。除了帶旺香港消費之外,不少陸客都如飢似渴地來港搶購禁書,其中敢於報導中國新聞真相的《大紀元時報》,更大受歡迎,大陸遊客驚呼:街頭巷尾都是《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何蔚澳洲悉尼報導)很多中國大陸人和在海外的中國人忙於生活和工作,不太在意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也不相信三退會使他們獲益的說法。但一位大陸商人經歷了這個過程後,自有不同的感受。
(大紀元記者芸湘英國倫敦報導)每年夏季是英國的旅遊黃金季節,倫敦是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必到之地,英國法輪功學員及退黨義工也於每個週末在倫敦鬧市區舉辦活動,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信息傳遞給世界各國民眾,籲國際社會共同結束這場地球上最大的對人權與信仰進行殘酷迫害的災難。
又是風和日麗的一天。在巴黎艾菲爾鐵塔前的協和廣場中央,天國樂團演奏的方陣外人頭攢動,圍了很多遊客。外面的人翹著腳、伸著脖子往裡面張望;裡面的人則或拿著相機或舉著攝像機瞄準著鏡頭、按動快門;還有不少孩子高高地坐在父親的肩頭上以窺究竟。
秦琴今年19歲,親歷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七年,但她挺過來了,越來越堅強。
「能教我怎麼報復老師嗎?」下午快三點的時候,他在網上見到她就恨恨地問。「為甚麼要報復?」有著敬師文化傳統的台灣小紅有些納悶,反問他。「老師太賤,每天整死我!前天還把我媽叫到學校訓!」「哇!」小紅很詫異:「真的嗎?」
從去年5月起,傳九促三活動就一直停滯在每日2、3萬,不能超越連續五個月遞增的瓶頸。現在是10月份,如果這個月三退能夠達到100萬,瓶頸就破了。但據我目前觀測,這個月三退人數又開始下滑了,大概90萬人左右。冥冥之中,真的有一隻隱形的手在攔阻三退救人活動,控制人數——不讓超過一半以上的被矇蔽者得救;控制時間——不讓清算中共的時間提前在2008年春節以前。
唐子,剛剛我回打一個電話,是個公共電話亭打來的。他們一個接一個的喊人過來聽,三個人來聽。一個說他甚麼也不是,學習不好,另外兩個退了 ! 其中一個學生聽到活摘人的器官當場不能控制情緒而大哭!
我要退團、退隊!共產黨貪污腐敗、受賄、欺壓百姓,我們跟誰說理去?你告他們,他們可以拘留、判刑,我們怎麼辦?又有誰能給我們主持公道?共產黨太黑了!不用說是國家領導,就是一個小小的村長都牛的不得了,整個村裡得人都告不倒塌它。
紅藥是主動敲開白雪的聊天窗口的。她是「奔襲」台灣而來。一來就嚷:「網頁打不開啊?說是還沒有註冊呢!」,「你給我發什麼了?我這裡出現了警告。」,「該頁無法顯示!」這個紅藥哪裡是藥啊,像是一桿槍。
看見這個網友在下載我的語音,我就加了他。我問他聽了嗎?他說「我聽了,我沒啥感覺。」我跟他談我學法輪功而健康開朗,告訴他法輪功在全球80多個國家都是合法的,他以「啊」回應,我問他「怎麼樣啦」,他說「好個屁。」
共產黨打天下靠的是民心!可得到天下以後負心。表面說是人民公僕!可做的全部是欺壓老百姓的事情。全部是玩弄人民的套路!就是黑!!秋艾亞聲明退出共產黨,趙功林聲明退出少先隊等一切黨的相關組織!我們要和惡黨他們劃清!
凌晨1點多了,忽然來了一個網友對我說:「我要退黨」,當我幫他寫好聲明時,他覺的我寫的力道不夠,對我說:「說的更厲害點」。這是我幫人聲明以來最快的一回, 因為他也已經從別人那知道共產黨曾經迫害死中國8000多萬人。聲明之後,他進一步向我探詢:它怎麼害死中國八千萬人?想知道更明白些。
去年5月22日,我於大紀元網站發出六一節前致中國父母的公開信,倡議:真愛孩子 就退黨。時值2006年6月1日,這個呼籲對中國父母依然重要。六一兒童節再與中國父母話三退,我首先想推薦我去年的那封信(附後)給中國父母。
紅這則勸退消息讀來比較爽,主動找她,痛快二退。這是位電腦技術人員,剛在網上認識小紅。「我必須要保護我自己, 所以有一些內容不能說得太清楚。」這是指具體地名。紅告訴他如何更安全的聊天後,詠春說話大膽些了。「我不想每天生活在不真實的生活裡」,這是很多三退的人的心聲。因為不真實的生活不是人的生活。挽救新中國,這句話還可見中共的邪毒。但「我要把最真實的心情告訴全世界...
近日紅在網上「不幸」地碰到一位哲學教授。「不幸」二字出自教授口中。當然,他找上紅的時候也許跟我04年在浪跡網上虛度「幸福」時光的心情一樣。差別或許有,但可以肯定的是點,擊網友名字,他是不會向男性如我發送「在上班吧?」、「忙嗎?」之類招呼的。紅以為他聽過她的語音來找她交流,就跟他直截了當談三退。他說:「真的抱歉,我還沒聽過。」這位教授不誠實。我知道。
「你好!」網友「雪鄉」上來就告訴我:「法輪功人士發明了突破封鎖軟件,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網絡自由,感謝法輪功。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法輪功。」我以為他是學員,結果他不是。他說:「我不修煉 但我追求自由。王文怡勇氣可嘉!」雪鄉真的好特別喲。他一點沒有對法輪功的恐懼。跟我說:「我不是法輪功,我們是大陸的異議人士,也可以說是民權人士。但我想異議民權人士與法輪功在對待網絡...
下午二點半的時候,紅與網友「似曾相識」認識了。「聽過64天安門學生請願的事情嗎」,紅問他。他說:「聽過啊,怎麼了?」紅便跟他聊起當時天安門廣場學生糾察隊總隊長張建,談起學生對黨充滿期盼,盼來的卻是「解放軍用坦克車壓死了許多人」。似曾相識驚訝道:「是嗎?好可憐啊!」。紅說:「是啊,還可憐的是當時張建帶糾察隊去阻擋戒嚴部隊,一軍官竟向他開了三槍。到現在還有一顆子...
這時我為又一個生命明白了真相而能得救流下了激動的熱淚。我要將他的呼聲,他的吶喊發出去。因為這不僅僅是他個人的聲音,它代表著整個民族的覺醒。如果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麼當前迅速壯大的退黨大潮,已經把千瘡百孔的共產獨裁體制的長堤衝開了一道大口子。幾十年來,中國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難,三分之二的國人被中共惡黨迫害過,這一切,積聚了極大的民怨!這巨大無比的民怨,就像那...
紅這則消息有些特別。這位網友前後跟她聊過五次,三言兩語或四言五語。得知三退消息,他開始說無意義,退了後卻很高興清白了。她卻還沒講真相呢。紅整天很忙。第一次認識他的時候,就傳了無界給他。她想讓他先有些感性認識。幾天後他找她來了:「為何不在呢,上次告訴我的無界網絡進不去。還有,你的故事我還沒有聽呢。」紅回覆他:「我重新傳。」八天之後,他們又相見了。他還是沒有進入...
「有空麼?聊聊。」這是5月13日那天晚上10點鐘的時候,紅跟星尼網聊的第一句話。那段時間紅勸退比較順,人們主動來找她,她也快捷地切入三退道解中共的話題,來的人很多都爽快地退了。今天晚上例外了。
20多天前,讀《深圳大學客座教授被揭為假留美博士》、《知名留美博士是假貨簡單英語都不會說》之當下,我就想寫點甚麼,卻甚麼也沒寫,左想右想還是覺得寫些文字為好,不為林陌,為中共教育下奮鬥致富的讀書人。
一個網友給我來信:「你辛苦了,我代表象我這樣渴望瞭解外部世界的人向你表示感謝!我有時真為出生在這樣一個暗無天日的世界裡感到悲哀,我們從小到大都在受著一種近似乎無恥的政治教育,變成愚民,可這不是我們的錯!」
我聲明退出邪惡共產黨的一切相關組織。我痛恨共產黨,我爺爺被共產黨活活折磨死在監獄裡。我親眼所見官官相護,官司打到省裡的頭那邊、都還是沒用。都死人了!!! 還有!政府辦公室裡那些混蛋!不想想怎麼建設城市!竟想辦法去問老百姓要錢,而且還是變這法的去要呢。要是我有能力,真想像孫先生那樣!!!
今天(4月26日)跟18歲的陝西網友講真相,他終於退了隊。
上述三句話,西式語言裡「犬儒主義者」不會說,也說不來。但小人儒、豬羊儒會說,而且有文才和涵養者還可以說得溫文爾雅。因為他們相信, 只要給中共30、50年時間,中共必將真正地以德治國、和諧社會並八榮八恥。他們甚至相信,中共把台灣人民已經享有了十幾年的自由民主和均富生活廢了,也是在救台灣。總之,中共說甚麼都是對的。所以紅的這位網友說,他要永遠永遠擁護黨。
共有約 6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三(3月14日)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宣布,由於莫斯科拒絕解釋為何俄羅斯製造的神經毒劑出現在一樁謀殺案中,英國將驅逐23名俄羅斯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