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堯帝的兩位美麗女兒,一位名叫娥皇,一位名叫女英,都嫁給舜帝做妃子。 後來舜帝南巡,病死於蒼梧,葬在九嶷山下。二妃苦苦追尋,直到湘江邊上;眼看江水茫茫,無法順利濟渡;九座山峰,山勢相彷,不知何處才是夫君埋骨之處?
這是一首可愛的小令,小池、陣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夢的姑娘,勾畫成一幅慵懶而充滿夏日氣息的小畫。
開場脫口而出的「畢竟」二字,正表現了詩人對於好友才華的強烈信心。「風光不與四時同」在楊萬里心中,林子方就如那娟秀的西湖一般出眾吧!
明 仇英〈漢宮春曉〉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 藏)
相傳源自於瑟,是秦地的樂器。秦國有一個名叫婉無義的人,將一張瑟傳給兩個女兒,兩個女兒為了爭搶這張瑟而把它扯破了,從此成為兩張樂器,所以稱之為「箏」(爭)。另有一說,箏其實是秦國大將蒙恬製成的,他將原來瑟的二十五弦破開,改良成較為輕巧的十二弦,於是成了今天的箏。
春秋時代,秦穆公有個小女兒名字叫做弄玉。弄玉生性聰慧,姿容無雙;她善於吹奏玉笙,每次演奏時就如同鳳凰啼鳴一般。弄玉公主長到十五歲了,穆公想為她找個好女婿,偏偏弄玉要求:「一定要找到個和我一樣善於吹笙的人,才願意嫁給他。」秦穆公派人四處尋訪,卻總是找不到合意的對象,婚事也一拖再拖.
相傳,在黃帝的時候有一位樂官名叫伶倫,他走遍千山萬水,一直到了昆崙山北,從那兒的峽穀中選取了最均勻最好的竹子,把它們斷開來做成十二竹筒,以此吹奏。那聲音就像雌雄鳳凰的鳴叫一般,而十二竹筒的音階也就成了人類的十二音律。
明 仇英〈吹簫引鳳〉圖(公有領域)
相傳,簫是伏羲氏親自設計製作的,他可以清理天地間不好的物質。簫是「竹」字加上「肅」字;竹是材質,「肅」就是「肅清」的意思。
相傳,神農氏繼承天下後,取法宇宙萬物的原理,削桐木做成琴身,用絲繩當弦,製作的了最早的琴。這琴,可以上通神明之德,並引導萬物和諧。
孔子周遊列國時,路過匡地,被匡人誤認為是侵犯過匡城的惡霸陽虎,因此要殺害孔子。因為孔子的相貌與陽虎神似,而替孔子駕車的弟子顏剋又正好是當年替陽虎駕車的人,匡人怨恨陽虎,就把孔子重重包圍了起來。
伯牙向成連學習彈琴,經過了三年,雖然掌握了彈琴的技巧,但總沒法融入樂曲的意境中。成連對伯牙說:「我的老師方子春,現住在東海蓬萊山上,他最善於教導情致,我送你過去請教他吧。」於是,兩人一起乘船到了蓬萊山。成連讓伯牙住下來,告訴他:「你先留在這裡練習,我去迎接老師。」便撐船離去了。成連始終沒有回來。
詩人杜甫卻描繪了一個完全支離破碎的春天;在這個美麗的季節裡,觸目所見居然是一片荒蕪,雜草蔓生,連花朵都滴下了眼淚;唯一殘存的,大概就是那一絲始終不肯放棄的希望吧。
惠崇是蘇軾的好友,是個能詩善畫的和尚,尤其擅於小景;他所描繪的鵝、鴈、鴛、鷺等禽鳥栩栩如生,毛羽膨鬆,神態生動。
雅樂,是中國古代的宮廷音樂;雅,是正的意思,雅樂的特點就是中正平和,莊重肅穆。周公制禮作樂,完備了雅樂的體系,把音樂、舞蹈與宮廷禮節、郊廟祭祀等宗教活動相結合,用以教化貴族的生活與禮儀。
弦歌,指依琴瑟而詠歌。琴瑟是士人修身的樂器,《禮記‧曲禮下》云:「士無故不撤琴瑟」,在中國古代,士人以琴瑟伴奏吟唱詩歌,並熟習禮樂教化。
「紅顏棄軒冕,白首臥松雲。」是李白對孟浩然的讚賞與形容。孟浩然在很年輕的時候便已開始了隱居生活,直到滿頭白髮,依舊悠然地閒臥於白雲松林之中。
〈霓裳羽衣曲〉相傳來自於月宮,是盛唐時期最美妙的歌舞。一年中秋,唐玄宗在御花園遊賞,抬頭看見團團明月,晶亮皎潔,實在美麗極了,他目不轉睛地望著,視線都無法移開;一旁伴駕的道士羅公遠便說:「陛下,想去月宮遊玩嗎?」玄宗大喜,立即同意。羅公遠一把將手杖擲向空中,轉眼化成一座銀色的大橋,直通月中。
季疵愛上了茶,如果允許,他可以整日聞著茶香而不厭煩。 然而隨著對茶的喜好愈深,修佛的心也愈益浮動了。這嗜欲,竟像初芽慢慢滋長,忽一日佔滿了整個思維。茶,有著清淨的外表,但也如酒一般,會讓人醉。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極具藝術涵養的君王,不但能鑒賞音樂,自己更是一位卓越的作曲家,有著絕對音感。眾多樂曲中,唐玄宗最喜愛出塵飄逸的道家法樂。
唐玄宗十分喜歡音樂,他聽說春秋時期宋王修築練武場牆壁,請來歌唱家在旁演唱,以提高工作效率,便生出了一個念頭,想建立一所音樂學校,培養專業的音樂人才;「梨園」因此成立。
盛唐時期,王之渙、王昌齡、高適都是著名的,三人互相傾慕,時相往來。
梨花開放在春天,潔白如雪,純淨無瑕,她從不與群芳爭豔。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以梨花形容楊貴妃居於仙宮的模樣。
盧渥是唐宣宗時的一名中書舍人,有一年,他到京城參加考試,趁著閒暇四處逛逛,不覺漫步到了宮廷外的御溝上。秋涼時節,御溝的水面飄流著片片紅葉,好不美麗。盧渥忽然發現其中一片紅葉上頭似乎有字,於是將它撈起一看,葉面竟題了一首詩: 流水何太急,深宮盡日閒; 殷勤謝紅葉,好去到人間。
歐陽修詞云:「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東風容易別!」唐朝時,洛陽被稱為牡丹花都,城內栽滿了牡丹。牡丹到底有多美呢?竟能將春天包涵在其中,令詩人不忍作別。
南北遷移,本是雁群為了躲避季候寒冷的自然反應,不料卻使牠們成了傳信的象徵;忠於伴侶的天性,更使雁兒平添許多詩情畫意。 雁足傳書,來自於一個動人的故事。
山茶 似牡丹一般鮮豔,卻微小而不願以名花自居;沒有富貴之氣,又不似幽蘭嬌柔。 山茶的花期甚長,總在春天時領先群芳出現,又在冬季裡不畏嚴寒伸展。
當春風吹起時,開了滿山遍野,帶來大地一片明媚風光的花朵,其實是桃花。「兩岸桃花夾古今」,「春來遍是桃花水」,「春風桃李花開日」,「桃李殷殷柳絮飛」,這些全都是歌頌桃花的詩句。燦爛嫣紅的桃花才是民間真正最常見到的景象。
柳宗元自小被稱為神童,他「精敏絕倫」,二十一歲進士及第,妻子是禮部、兵部郎中楊憑的女兒;二十四歲任秘書省校書郎,三十一歲時,就已是京城的監察御史了。
科舉落第後,孟浩然還不死心,繼續在京城裡徘徊;摯友王維邀請他去官署參觀,孟浩然很高興地前往了。兩人正聊得愉快,突然皇帝駕到,孟浩然一下慌了手腳,無官無職的他,臨時沒處迴避,只好藏進了一張大床底下。玄宗皇帝走進屋來,只覺王維神色有些異樣,便問發生了什麼事?
清代文學家張潮曾於其《幽夢影》中說道:「在月光下,要欣賞簫聲;在山林間,聆聽松濤聲;在水際,該聽漁人的欸乃聲;如此,才算不虛此生。」(1)那麼,在客遊他鄉的孤獨夜晚,又該聽什麼聲音,才最感觸良深呢?
相傳,宋朝時候有一位比丘尼,為了求道,踏遍了千山萬水,想尋找佛法在何方。她不辭艱辛,吃了無數苦頭,以為終會找到一個使自己開悟的答案,明白道如何成?如何打開佛性,體悟生命的真相。
    共有約 6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