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孟良崮戰役中,不能不提及作為主角的張靈甫將軍,他是一位傑出的將領,他出身書香世家,早年就飽讀詩書。其書法造詣更高,學生時期就讓長安中學為他辦書法展,中國近代書法名家于右任先生見了其作品讚不絕口,連連道:「奇才,奇才,後生可畏!」
七十年歲月倥傯,當年征戰沙場的熱血青年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祖籍江蘇的抗戰老兵張以達,生於1927年,曾參加過國民革命軍新一軍並遠征緬印作戰抗日,後隨孫立人部撤守台灣。退役後,他娶妻生子,又隻身來到美國,在舊金山唐人街的一間小屋裡住了三十年。
服從命令,乃軍人之天職。張靈甫并不贊成開放婚禁的做法,盡管他也覺得,軍委會“禁婚”有些呆板、不近人情,但在上峰未作出更改、且并非十万火急的情況下,仍然必須遵守制度。不過,蔡仁杰這樣說了,他也沒有阻止,原因有二:作為男人,他哪能不知道弟兄們對結婚的渴望?作為師長,他要尊重副職的主張。而且,這老伙計有意避開他自作主張,其苦心他也体會得出來,還不是怕連累他嘛。
張靈甫牽著虎子,和蔡仁杰久久佇立在黑夜中。前方,沉沉的夜幕、滾滾的濃煙中,殺聲震天,閃出團團火光。虎子禁不住收攏前蹄,高高挺立,仰天發出一聲長長嘶鳴。
陳連長單腿跪地舉起槍,喊了一聲“跟我打!” 牛長岭上就像是誰往沸騰的大油鍋里潑了一碗水,“劈哩啪啦”地炸開了,槍聲不住气地連成一片。不一會儿,東洋鬼子的飛机從天上沖下來,又擦著樹梢拉上去,一撅屁股丟下几顆炸彈,王天有覺得山都被炸歪了,耳朵快要震聾了。敵人的大炮還不斷朝這邊轟,樹炸斷了,土翻過來了,可是陳連長他們全不顧這些,只一個勁地對准山下的敵人猛射。附近有個弟兄,為了縮小死角,更有效地消滅敵人,竟爬上樹,把机槍架在樹叉上打,陳連長喊他下來他也不做聲。果然,敵人打來几顆炮彈,他就連人帶槍從樹上滾下來。王天有只覺得眼前一紅,血濺了自己一身,嚇得赶緊把眼睛閉得緊緊的,直到又听見机槍聲,才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看見是陳連長接過這挺机槍打響了。
本次決戰前夕,胡璉親率全師官兵設案焚香,祭天立誓,万余名光頭弟兄,人手一碗烈酒,一排排從江邊的山腳下一直站到山頂,立志為十八軍、為中華民族報仇雪恨。
在這次鄂西會戰之前﹐由於第七十四軍的卓越戰績﹐獲得了美國軍界在華攷察人員的充份肯定﹐經美軍顧問團團長羅斯少將大力爭取,七十四軍從一九四三年年初開始陸續換發美械裝備,不久張靈甫第五十八師就舉行了檢驗合成兵种的協同作戰以及國軍使用美制沖鋒槍、卡賓槍、火箭筒、無后坐力炮的熟練程度的實彈軍事演習﹐部隊戰力大幅度提高。
陳誠提高語調,發出命令:“吳奇偉江防軍固守宜都至石牌一線,王敬久第十集團軍固守公安至枝江一線,王纘緒第二十九集團軍固守安鄉至公安一線,周磊第二十六集團軍之七十五軍和馮治安第三十三集團軍之七十七軍、五十九軍固守三游洞至轉斗灣一線,各部在堅決抵抗、予敵不斷消耗之后,轉入攻勢,將敵壓迫于清江沿岸而聚殲之。第三十三集團之七十四軍、七十九軍于石門地區擔任戰區預備隊,待敵主力進入決戰區域,七十九軍北上長陽,斷敵后路;七十四軍北上松滋,阻敵增援。”
這時候,王大杆子終于想起一個人來,一個久違了的不威自怒的形象在他的腦海中跳了出來,他急急地叫了一聲:“太君,他們是七十四軍的!与您對話的這個人叫張靈甫,我認識他,他是七十四軍五十八師師長,此人冷酷無比,連老婆通共都敢殺呀。”
當張靈甫、蔡仁杰帶著衛士、傳令兵于午后親赴虎背山的時候,日軍的第四次沖鋒剛剛被打下去,明燦赶緊下山接拐子。張靈甫一見他的衛兵,覺得臉熟,待听到鐵蛋親熱地喊他“小胖子”,便立刻想起這小胖子不就是明燦胡編的那個什么“王長庚”嗎?他拿目光掃了明燦一眼,明燦自知理虧,悻悻一笑,向長官承認道這小胖子其實叫“胡三元”,那天點名的時候,一時想不起來,就信口編了一個名字,因為他机靈,所以就特地選他當了衛兵,張靈甫和蔡仁杰再沒說什么,各自把馬栓在樹林里,然后一起上了山。
此時,國軍第三戰區長官部已從江西上饒轉移到福建建陽,并將前敵指揮所設于武夷山上的武夷宮,從七十四軍的防線距武夷宮不足一百公里的位置可以看出,戰區已將七十四軍作為阻敵南犯、掩護長官部安全的第一道堅強屏障。果不其然,七十四軍不負重望,与四十九軍一起并肩作戰,取得擊潰日軍三個聯隊、其中全殲一個聯隊的胜利,日軍在得知當面之敵為大名鼎鼎的國軍第七十四軍后竟聞風喪膽,悄然收兵。
最后,張靈甫在動員令中希望全師官兵一定要從難從嚴操練戰術、整飭紀律,敢打硬仗,敢出奇兵,將五十八師的各項軍政素質提升為全軍第一。這里所說的“全軍第一”,當然是全体國軍、而不僅僅是七十四軍的第一名,他相信這個目標不僅是他自己、也是蔡仁杰、盧醒等諸位同志的終极目標。所以,他緊接著補充一句道:“提升為全体國軍第一!”
絢麗的晚霞在天上鋪了一層又一層,把万山映得通紅。為及時向部隊傳達南岳會議精神,張靈甫、蔡仁杰一回來就通知全師各團排長以上、師直各部班長以上的官佐連夜開會。大家認為,長官晉升,當然要表示歡迎,所以當他倆一進小禮堂,即全體起立,熱烈鼓掌。蕭云成甚至激動得帶頭高呼:“恭喜張師長、蔡副師長執掌帥印!”明燦、高進、常宁等人更是群起響應。蔡仁杰對此急忙擺手,示意大家不要這樣張揚,張靈甫則以他慣有的冷峻目光橫掃會場一眼,然后將手杖橫擱在講台上。見長官臉上毫無喜慶之色,掌聲這才稀落下來。
劉驍留給孟玲玲的遺書,孟玲玲還來不及收到,自己也犧牲了,死得很慘,一個人死在路邊,她的遺體直到在戰後才被高進和蕭雲成他們找到。
張靈甫 WY三劍客撈刀河:虎落平原(4)時間一晃過去兩個月,侵華日軍又向長沙發起了第二次進攻。這是七十四軍成為全國戰略攻擊軍後的首場惡戰。最高統帥部和第九戰區都對七十四軍寄予重托,期望其再發虎威,力保長沙。
撈刀河:虎落平原(1)七月七日,贛北宜春。暴風雨即將到來的時刻,沒有一絲風,陰沉沉的烏云扣在明月山上,像蒸籠罩住了悶熱的潮气,山下的河邊臥著一頭老水牛,只把鼻子露出水面,几株河柳也沒精打采,片片樹葉低垂,連樹上的知鴉都懶得叫了。
至下午五時許,雲頭山之戰已到白熱化程度。日軍志在必得,國軍寸土必爭,雙方都打紅了眼睛,不顧一切代價殊死拚殺,猛烈的槍炮聲好似怒海狂潮,一浪高過一浪,而雲頭山則在驚濤駭浪中搖搖欲墜,一團團黑紅的火焰帶著巨大的爆炸沖天而起,遮天蔽日;數不清的人影在硝煙裡伴隨著嘶啞的殺聲迎面相撞,慘烈廝殺,將雪亮的刺刀互相扎進對方的身體。
一九三九年下半年的兩場重要戰役——第一次長沙會戰和冬季攻勢,張靈甫都未能參加。這年九月中旬,岡村寧次集中五個師團、十八萬人的兵力,在三百艘艦艇、百餘架飛機的掩護下,從贛北、湘北、鄂南三個方向直撲長沙,企圖一舉佔領長沙、摧毀第九戰區。
絲絲的小雨輕輕打在屋檐上。煙雨中的漓江彌漫著輕紗似的傷感,山山水水朦朦朧朧,一陣風來,烏云便象宣紙上的墨四處洇散。四周真是靜啊,靜得讓人忍不住想哭,不知從何處傳來一陣愛爾蘭風笛,為這樣一個落寞雨季更增添几分靜、几分愁。
正是早春二月,乍暖還寒時。大雁不來,河水不開,屋檐下還挂著長長的冰凌,陰沉沉的天上飄著蒙蒙細雨,雨水順著冰凌滴下來,站台上濕淋淋的,寒气很重。
 第二天,長沙城里,接著張貼出以長株警備區司令俞濟時為名義的布告,宣布以“辱職殃民罪”判處酆悌、徐昆、文重孚三人死刑。當天中午,死刑執行。据說,在押赴刑場的一路上,徐昆、文重孚破口大罵張治中,罵他不是人、罵他是湖南人的魔王等等,什么臟話、丑話都罵盡,直至槍決倒地;而酆悌則從審判開始一直到死都沉默寡言,刑場上也一聲不吭,由于沒有生育,妻子也不在身邊,為他收尸的,只有一個秘書和他的一個內侄女。酆悌生前對這位孫姓內侄女甚為疼愛,因而內侄女在刑場上捶胸頓足,呼天喚地,痛不欲生,情景极為凄涼。
這一幕幕悲慘的情景,在陰沉沉的北風中顯得是那樣的哀怨。默默無言的張靈甫,再也看不下去了。國民政府軍人應當具有“仁﹑義﹑禮﹑智﹑信﹑勇”﹐我等食國民政府的俸祿,就應當救民于水火。他首先解下自己的干糧袋,一邊跟著隊伍走,一邊投向了路邊的難民。無聲的命令,迅速感染了全軍。一條又一條干糧袋、一件又一件棉衣紛紛飛向馬路兩邊。接著,一個又一個、一群又一群難民捧著怀里的干糧袋、棉衣從馬路兩側不斷地涌過來,滿怀感激之情,夾道目送大軍的遠去。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后,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我們將利用各种机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匯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复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里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后,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我們將利用各种机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匯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复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里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 50余年后,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我們將利用各种机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匯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复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里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宇中,在土共邪党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 50余年后,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我們將利用各种机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匯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中華文化的复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里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共有約 3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