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界修煉故事
人都有善良的一面,那就是生命的希望。溫暖的春風會融解人們心中的堅冰,善心會喚回人的良知。
那年的夏天,她把書讀完了。九月份,就像書中描述的那樣,嘉娜拉經過了很多消業的痛苦。她知道,修煉之路,是不能走回頭路的。她讀了更多更多,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後來,那些很厲害的頭痛,一點點的,都沒了。她的那些恐懼、抑鬱、呼吸困難、神經衰弱,也都全部消失了。
像古典音樂、好的音樂可以使人心情平和、身體健康,使心靈起到提升的作用。看好的畫是一種美好的感覺,是一種享受,而看不好的畫就像被倒垃圾一樣。
從一個普通的孩子變成一個讓人羨慕的孩子,我的身上無處不體現法的神奇。
黃凱綾從小對舞蹈就有濃厚的興趣,非常喜歡跳舞,她說跳舞讓她覺得很快樂,她甚至覺得好像自己天生就是來跳舞的。步入社會後,非常幸運地又一直從事舞蹈教學工作,興趣與工作結合,與舞蹈結下不解之緣。
以前,我經常思索一些得不到答案的問題,比如世界上為何有人?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死後又到哪裡去了?但一直找不到答案,這個問題原本可以到宗教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又對宗教的各種儀式感到不耐煩,從此就沈淪於俗世中,掉入名、利、情的漩渦,想方設法追求財富、地位,以為這才是人生,這才是一個有責任、有擔當的男人應有的行為。由於跌落在現實社會的大染缸中,連最親近的太太都被我...
一般人唱歌時講究口形要圓,甚至舌頭都要側捲,使整個口腔呈圓筒狀,但關貴敏似乎從來就「不來這一套」。他的口形就像沒受過訓練的人一樣總是扁扁的。越是專業的人就越佩服他,因此當年在唱歌的人裏,有這種說法:關貴敏引領男高音新潮流。
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是中國新年的大年初一。 小娟本來應該感到快樂的,她主唱的《我的家》MV唱片已經進入了最後的製作,這是「小娟&山谷中的居民」這個三人的民謠樂隊第一個MV。但這天,小娟在她的個人博客上發表了她創作於十多年前的無伴奏清唱:美麗的魂魄。
我在看了神韻巡迴藝術團在北卡夏洛特市12月19日的聖誕晚會後,當夜就住在了劇場附近的皇冠廣場酒店(Crown Plaza Hotel)。第二天早晨,我到樓下的餐廳吃早飯,在找座位的時候,一個瘦高的身形映入眼簾:神韻巡迴藝術團的主要歌唱演員之一,男中音歌唱家曲樂先生。原來藝術團的演員也住這個酒店。於是我端著盤子走到了他的桌對面。
劉錫銅,字明覺,現年56歲,,居住在青島市南區。他自幼喜愛書法,對於歷代書法如:秦漢篆隸、簡帛、金文、魏書等無不浸潤。曾先後任職於安丘、中國書法進修學院、信息產業部青島療養院,並於一九九二年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 很早就取得了省及國家級會員等榮譽稱號,並多次在全國獲獎,贏得了書畫界許多同行和社會的廣泛讚譽。許多報紙刊物等都對他進行過專題報導。
八月初,一個炎熱的上午,我坐在咖啡店裡的角落等待受訪者。不一會兒,一個滿臉笑意,有著圓潤雙頰、清亮眼眸的女士向我走來。她是台灣一知名報社的新聞編輯,從事新聞工作快二十年了,坐在她的對面,我靜靜聽她說著一段因緣巧合的故事。
美國神韻藝術團女高音白雪渾厚嘹亮的歌聲征服了無數東西方觀眾的心。紐約富商克漢先生曾說,當他聽到白雪演唱的歌詞『貧富都一樣,大難無處藏』時,內心產生共鳴。他說﹕「透過這些歌詞,我不僅聽到了,還讓我深思背後的內涵」。他認為神韻的演出,向人傳遞的是一個正確的信息,是幾千年來流傳的一個真理。
巡迴九場 難得一見談到舉辦九場這樣大規模的小提琴演奏會,蘇顯達說:「這是一個里程碑,也是為了要圓一個自己的夢」。
大紀元記者徐竹思紐約報導)天生一副西方人稱「天使面孔」(angle face)的小橋,本名Brigitte,教中國舞的王老師不會英文,就管她叫B。小橋這個中國名字是最近起的,是因為團裡的中國舞者告訴她,這個名字是英文bridge的意思。事實上,這個名字真的很適合她,也適合她正在扮演的角色。
初見齊婉琳,是在新唐人制作的室內情景喜劇《辦公室的故事》中。她飾演女主角潘媛,形象青春可愛,表演自然清新。後來見她更加頻繁地出現在電視上,既做新唐人電視台駐多倫多記者站的記者,又是“文化采風”節目的主持人,更是蓮花藝術團的領舞者之一。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四(11月15日),美國中西部到東海岸地區遭遇今年第一場暴風雪的襲擊,導致至少8人死亡、幾十萬戶家庭停電、航班延誤、交通大亂、學校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