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8年7月至8月上旬長達四十天裡,於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幕血腥屠戮的人間慘劇——在廣西手握生殺予奪大權的韋國清(廣西革籌小組組長、區黨委第一書記、廣西軍區第一政委),調動軍隊和「聯指」武裝,對在首府南寧的廣西「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規模武裝圍剿屠殺,解放路一帶的三十三條街(巷),被部隊炮火轟擊打成了一片廢墟,樓房大都夷為平地。整個南寧在血與火地屠戮下生靈塗炭。據官方統計,「四.二二」 被打死3795人(當場擊斃1471人,被俘人員拉回各地「處理」的約有7013人,其中被打死2324人)
廣西融安縣,地處桂北山區,縣城長安鎮,山清水秀,一條碧綠的融江河穿城而過,有北上三江,南下柳州的舟楫之便,自古就是物產豐富,人傑地靈的桂北商貿重鎮。舊時演義小說常有"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之句,說的是見不得光的殺人越貨之勾當,只能偷偷摸摸地幹。但在文革期間的1968年夏,於光天化日之下,上演了一幕幕血腥野蠻的群眾暴政的人間慘劇——在融安縣革命委員會的主導下,以"階級鬥爭"為名,大批屠殺所謂的"牛鬼蛇神"(即"四二二"造反派民眾),僅僅在8月21日至23日短短三天裡,整個融安縣就有1006人被暴民用木棒、石頭、磚頭活活虐殺。(1)
對於老幹部、各地軍頭,中央更是網開一面。鄧小平就公開指出:「老幹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說了違心的話,做了違心的事,不能叫‘三種人’」。
1968年8月26日,成立廣西革命委員會,舉行了盛大的慶祝大會。韋國清(廣西區革委會主任)在講話中強調:要肅清「反共救國團」及「國民黨殘渣餘孽」,要穩准狠地打擊一小撮「階級敵人」,把「叛徒」、「特務」、「反革命分子」,以及地、富、反、壞、右分子批倒批臭,鬥倒鬥臭……。講話傳達後,全廣西各地又掀起一波亂鬥亂殺人的的新高潮。
欽州縣城「聯指」圍剿「四.二二」造反派,「四.二二」廣播員陸潔珍被抓獲刺死後,兇手把她褲子扯掉,滅絕人性地把大號電光鞭炮塞入陰道,點燃爆炸,慘狀難以言敘。
下面的真實記錄,很能說明當時是如何製造出「反共救國團」來的——一個中學幾百名師生集合開大會,大會標題是「堅決鎮壓反革命鬥爭大會」。
1968年7月11日,《廣西日報》發表社論《偉大的戰略決策——熱烈歡呼毛主席親自批示「照辦」的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七三」布告的頒發》。從即日起至8月3日,該報發表九篇社論,名爲鼓動鎮壓「階級敵人」,實爲煽動屠殺「四.二二」和所謂的叛徒、特務、走資派、「反共救國團」、託派分子以及地富反壞右分子。因此,這九篇社論被稱之爲「殺人九論」
「火種」兵團是廣西「四.二二」在廣西水電廳設計院的一個群衆組織、在南寧文革武鬥其間,該組織六十多人佔據設計院大樓,也稱「火種」據點大樓。
1968年6月18日,南寧地區《聯指》發出《關於徹底摧毀「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的緊急動員令》。
1968年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發出所謂《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一案報告》的電報。
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分爲兩個階段,1968年5月17日爲標誌,在此之前爲第一階段,是廣西各地「聯指」深挖「四.二二」中的「反共救國團」(簡稱爲「老反團」);在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央發出《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一案報告》的電報爲第二階段,則是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大張旗鼓地利用「老反團」追查「新反團」,對「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屠殺。
7月24日,即「七二五講話」的前一天,武傳斌離京返廣州參加省革委常委會議。7月30日、31日,廣州省革委會按照「七二五講話」精神,召開全委會批鬥武傳斌,令其交代「反共救國團」問題,同時還要交代與被打倒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關、戚、林的關係問題、揪軍內一小撮問題、「中南局第二套黑班子」問題、「反革命屠殺團」紅警司問題等。
所謂「七.二五」講話,即《中央、中央文革首長接見廣西來京學習的兩派群衆部分同志和軍隊部分幹部時的重要指示》。時間是1968年7月25日淩晨1時5分至6時15分。地點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
在全國各地造反派在各地軍方和保守派的聯手鎮壓下灰頭土臉之際,柳州「造反大軍」卻絕地反擊,打出一片新天地,一舉將「聯指」趕過柳江以北,佔領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爲根據地。
1966年5月,文革狂飈席捲中國大地,地處西南邊陲的廣西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