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香港電影最大的贏家,是小成本製作的《桃姐》,橫掃眾多獎項,感動中港台、歐美亞等不同地域的觀眾。
雪山隧道開通之後,假日常到宜蘭遊玩,宜蘭風景區多,從壯闊的海邊到大同鄉的山地部落,各有特色,也都能盡興而歸。
店內十分乾淨,年輕老板不忘介紹苑裡的文化景點,店內還展覽著當地畫家的作品,實在是一家很有趣味的店。
在心雕居,我們認識了在此經營這間文物館的一對年輕情侶,他們為我們做導覽,並特別介紹為此文物館命名的詩人畫家栗耘。
心雕居這個名字是已故名詩人和畫家栗耘命名,是間三合院,院內有兩百多件木雕作品,這些木雕作品是由陳成合、陳炯輝、陳清海父子3人所雕塑。
一位美國的客戶傳來兩張照片,一張是風災前的小林村,美麗的風景有如仙境,一張是風災過後的小林村,掩埋在泥土中,有如劫後的地獄。
我剛在公司當國外業務員的時候,因為年輕涉世不深,接洽的國外客人多是長我一輩的人,大概看我服務熱心,對我除了洽談公事之外,也教我不少商場的規矩和應對進退,讓我能從中快速學習。
家住東區近30年,為了上下班或出外散步、購物,對居住附近的鄰居雖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多少都有些面熟。
建築物是結合水泥牆、落地窗和鋼骨搭建在一個池塘之中。有木棧道通往建築物,但木棧道間有處缺口,我們停在缺口處,無法前行進入這個建築物。這是一棟民宿,因沒打算進住而主人在池塘上設下缺口,相信是不想讓入住者受到干擾吧?
農曆正月初六是三峽清水祖師廟祭辰,三位舅舅忙著拿手的餐飲絕活,讓我們享受一頓豐盛的午餐,其中最讓我始終難忘的味道是,白斬雞沾上自家釀造醬油的味道。不同的是,大舅家中的白斬雞切得很大塊,自家釀造的醬油偏鹹但充滿豆香。
藺草曬乾之後,經過農家婦女巧手編織,可以做成草蓆、草帽,在日據時代是外銷歐美、日本的台灣特產之一,因為當時銷售編織草蓆、草帽的商人來自大甲,因此大家都稱之為大甲蓆
神仙谷地處偏遠,遊客不多,這兒的居民大多是原住民。在停車場旁,有對年輕原住民夫妻擺著小攤,賣著煮蛋和石板烤肉,另外一位年歲較大的原住民婦女,擺著一堆當地採收的高麗菜。
女兒在大學就讀化學系時,打算選修經濟學,問我的意見,我跟她說學理工科,若有人文、財經的知識,對將來有助益,女兒因此選修經濟學。
大約一年前,到王功漁港,是乘高鐵到烏日搭計程車前往,我邀計程車司機一同吃鮮蚵湯和現磨、現做、現炸的蚵嗲。
巷口轉角正在裝潢,聽說要開法國餐廳,而對街的咖啡廳也將改裝成西班牙餐廳,家的附近除了賣法國菜、西班牙菜,還有日本料理、韓國料理、泰國料理、越南料理、義大利料理、印度料理,甚至還有希臘菜、土耳其和俄國菜。
兩個星期前,到過角板山停車場前由年輕人籌備中的豆花店,不知開張了沒有?曾答應他們開張時會前往光顧,因此上午就出發前往角板山。
我有兩位母親,一位是家母,一位是岳母,家母生於民國6年卒於民國60年,岳母生於16年卒於民國98年。
台七線又稱為北部橫貫公路,從三民到宜蘭約100多公里,風景秀麗,是台灣最美的山路之一,但是沿途多九彎十八拐,過了下午起霧或陰雨時,能見度不佳,從角板山到宜蘭這一段路來往車輛不多。
台灣南端是狹長的恆春半島,半島西邊是台灣海峽,東岸面臨太平洋。從東港南下,左轉四重溪沿著山路,我們一行人到東海岸的旭海。
桃園復興鄉是水蜜桃和香菇的產地,如今大量進口的水蜜桃和香菇,連原產地所購買的也很有可能是進口貨,魚目混珠難以分辨。
藍草莓是很不起眼的一種灌木。夏末時節,像豌豆一樣大小的藍色果子,在森林裡晶瑩閃爍,和湛藍的天穹、蔚藍的海水一起,塗抹北歐藍色的主題情調。
北部橫貫公路從三峽到宜蘭,而五寮位於近三峽北橫的起點不遠處。公路沿溪而行,經過五寮是竹林夾道,這裡是台灣北部竹筍的產區,因品質好,在市場常見菜販標榜其竹筍來自五寮。
侯硐是台灣東北角的山城,曾經是煤炭的產地,後來不再採煤,人口逐漸外移,留下來的是瑞三煤礦公司的大樓和運煤的軌道天橋,矗立在青山綠水間。
女歌唱家潘月雲曾有首歌——胭脂北投,歌曲中懷念早期北投如花園一樣的美麗,而嘆息後來燈紅酒綠污染了北投。
每年的清明掃墓是兄弟姊妹團聚的時刻,掃完墓之後,大家都習慣地一同到大稻埕慈聖宮露店,享用一頓豐盛的午餐。
李教授是阿美族原住民,他和他的哥哥都是國內有名的音樂家,留著鬍子充滿陽剛氣息。在三芝鄉種有機蔬菜的皮爾夫婦,邀請我和內人,和他們的一些好友,在周日中午,到石碇山中的一家叫做「不知處」的餐廳用餐。這家餐廳正是李教授夫婦倆所經營。
平日工作忙,中午用餐時間短,常去吃午餐的餐廳老板娘常勸我吃慢些,說我吃飯好像是把菜和飯直接倒入口中,這樣對身體不好。享受一頓慢食是要有心情和時間的。
Wilang和他的夫人Saya兒子Kwali以及族人還是那樣的熱情,以「LOKASO」、「LOKASO」的呼喚歡迎我們的到來。
正值初春新芽嫩綠鬱鬱蔥蔥,加上轟然而下的瀑布,景色十分美麗。沿途走過四道吊橋,「V」字型的吊橋走道,由兩條大繩索併排綁緊而成,寬度大約20公分左右,因此只能一人單行。
南機場在台北市萬華區,早年政府為了安置從大陸撤退來台的軍公教人員,興建大批眷村大樓,來自大陸各地的新移民也帶進了新的飲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