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子牙傳令,命斬飛廉、惡來,只見左右旗門官,將二人推至轅門外,斬首號令,回報子牙。子牙斬了二個奸佞,復進封神臺,拍案大呼曰:「清福神柏鑑何在?快領飛廉、惡來二人魂魄,至壇前受封。」不一時只見清福神用旛,引飛廉、惡來至壇下,跪聽宣讀敕命。
話說子牙借土遁,來至玉虛宮前,不敢擅入。少時,只見白鶴童子出來,看見姜子牙忙問曰:「師叔何來?」子牙曰:「煩你通報一聲,特來叩謁老師。」童子忙進宮來,至碧游床前啟曰:「稟上老師!姜師叔在宮外求見。」
話說眾諸侯俱上了九間殿,只見丹墀下,大小將領頭目等眾,躋躋蹌蹌,簇擁兩旁;子牙傳令軍士,先救滅宮中火燄。武王對子牙曰:「紂王無道,殘虐生民,而六宮近在肘腋,其宮人侍宦,被害更深。令軍士救火,不無波及無辜,相父首先嚴禁,毋令復遭陷害也。」
話說楊戩正趕雉雞精,見前面黃旛隱隱,寶蓋飄揚,有數對女童,分於左右;當中一位娘娘,跨青鸞而來,乃是女媧娘娘駕至。怎見得?有詩為證:二天瑞彩紫霞浮,香藹氤氳推鳳駒;展翅鸞凰皆馴雅,隨行童女自優游。旛旂繚繞迎黃蓋,瓔珞飛揚罩冕旒;止為昌期逢泰運,故教仙聖至中州。」
話說武王是仁德之君,一時那裏想起鼓進金止之意?可見眾將聽的鼓響,各要爭先,鎗刀劍戟,鞭鐧抓鎚,鉤鐮鉞斧,拐子流星,一齊上前,將紂王裹在垓心。魯仁傑對雷鵾、雷鵬曰:「主憂臣辱,我等正此時盡忠報國,捨一死以決雌雄:豈得令反臣揚威逞武哉!」
話說子牙命左右將殷破敗屍首,擡出營去,於高阜處,以禮安葬畢,令眾將攻城。只見紂王在殿上,與眾文武議事,忽午門官來啟奏:「殷破敗因言觸忤姜尚,被害,請旨定奪。」
話說姜文煥斬了竇榮,三軍吶喊;只見木吒在關上,見東伯侯率領諸將鑒戰聲勢大振,在城敵樓上,暗暗祭起吳鉤劍去,此劍升於空中。木吒暗曰:「請寶貝轉身!」那劍在空中如風輪一般,連轉三轉,可憐徹地夫人,一命嗚呼。正是:油頭粉面成虛話,廣智多謀一旦休。
話說袁洪上了山河社稷圖,如四象變化,有無窮之妙;思山即山,思水即水,想前即前,想後即後。袁洪不覺現了原形身,忽然一陣香風撲鼻,異樣甜美;這猴兒抓上樹去,一望,見一顆桃樹,綠葉森森,下墜一枝紅滴滴仙桃,顏色鮮潤,嬌嫩可愛。
只見鄔文化追進山口,不見了子牙、武王,住了腳遲疑四望,竟無蹤跡。正欲回身出山,只聽得兩邊炮響,殺聲振地,山上用滾木大石疊斷山口,軍士用火弓、火箭、火炮、乾柴等物,山下拋放,只見四下裏火起,滿谷煙生。
話說子牙在將臺上作法,只見風雲四氣,黑霧瀰漫;上有天羅,下有地網,昏天慘地,罩住了周營。霹靂交加,電光馳驟,火光灼灼,冷氣森森,雷響不止,喊聲大震。各營內鼓角齊鳴,若天崩地塌之狀。
袁洪謝恩畢,款待天使、又令高明、高覺進見。高明、高覺上帳參謁,袁洪行禮畢,袁洪認得他是棋盤山桃精柳鬼,高明、高覺也認得袁洪是梅山白猿,彼此大笑,各相溫慰,深喜是一氣同枝。正是:不是武王洪福天,焉能七聖死梅山。
話說姚庶良隨後趕來,常昊乃是蛇精,縱馬腳下起一陣旋風,捲起一團黑霧,連人帶馬罩住,方現出他原形。乃是一條大蟒蛇,把口張開,吐出一陣毒氣,姚庶良禁不起,隨昏於馬下,常昊便下馬取了首級,大呼曰:「今拿姜尚,如姚庶良為例。」眾諸侯之內,不知他是妖精,有袞州伯彭祖壽。
且說子牙見澠池一個小縣,攻打不下,反陣亡了許多軍將;納悶在中軍,暗暗點首嗟歎。可憐這些扶王定國英雄,瀝膽披肝,止落得遺言在此,身皆化為烏有。子牙正在那裏傷悼,忽轅門官來報:「有一道童來見。」子牙傳令請來。
張奎大怒,催開馬,使手中刀來取;哪吒使手中鎗劈面迎來,未及三五合,哪吒將九龍神火罩祭起,去把張奎連人帶馬罩住,用手一拍,只見九條火龍,一滾吐出煙火,遍地燒來。不知張奎會地行之術,如土行孫一般;彼時張奎見罩落將下來,知道不好,他先滾下馬,就地行去了。
話說子牙將所用之符畫完,吩咐軍政官擂鼓,眾將上帳參見,子牙曰:「你眾將俱各領符一道,藏在盔內,或在髮中亦可,明日會戰,候他敗走,眾將先趕去,搶了他的白骨旛,然後攻他關隘。」眾將聽畢,領了符命,無不歡喜。
話說歐陽淳被一干周將,圍在垓心,只殺得盔甲歪斜。汗流浹背;自料抵當不住,把馬跳出圈子:敗進關中去了,緊閉不出。子牙在轅門,又見折了雷震子,心下十分不樂。
話說通天教主率領眾仙至陣前,老子曰:「今日與你定決雌雄。可憐萬仙遭難,乃你反覆不定之罪。」通天教主怒曰:「你四人看我今番怎生作用!」遂催開奎牛,執劍砍來,老子笑曰:「料你今日作用也只如此,只你難免此厄也。」
話說準提道人命水火童子,將六根清淨竹來釣金鰲;童子向空中將竹枝垂下,那竹枝就有無限光華異彩,裹住了烏雲仙,烏雲仙此時難逃現身之厄。準提叫曰:「烏雲仙!你此時不現原形,更待何時?」
話說余化龍與余達等,俱聽了余德之言,不以周兵為意,逐日飲酒,只等周營兵將自己病死;那一日不覺就是第八日。余化龍對諸子言曰:「今日已是八日,不見探事官來報,我們可上城一看。」五子齊曰:「上城看看纔是。」
話說呂岳走進陣去,楊任趕來,呂岳上了八卦臺,將瘟司傘撐起,往下一罩。楊任把五火扇一搧,那傘化作灰燼,揚飄而去。又連搧了數扇,只見那二十把傘盡飛灰。當有瘟部神祇李平,進來將言勸解呂岳,不要與周兵作難,也是天數該然,恰逢其會,常被楊任一扇子搧來,李平怎能脫逃。
話說哪吒上了風火輪,前來關下搦戰,大呼曰:「左右的傳與你主將,叫龍安吉出來見我。」徐芳聞報令:「龍安吉出陣。」龍安吉領命,出得關來,見哪吒在風火輪上,心下暗思:此人乃是道術之士,不如先祭此寶,易於成功。
話說徐蓋當晚默默返歸後堂不提。只見次日王豹也不來見主將,竟領兵出關,往周營搦戰。報馬報入中軍,子牙問:「誰人見陣走一遭?」哪吒應曰:「我願住。」子牙許之。哪吒登風火輪,提火尖鎗,奔出營來;王豹見一將登風火輪而來,忙問曰:「來者莫非哪吒麼?」哪吒答曰:「然也。」
話說老子作罷詩,一聲鐘響,就不見了三位道人;通天教主心下愈加疑惑,不覺出神,被老子打了二三扁拐。多寶道人見師父受了虧,在八卦臺作歌而來:「碧游宮內談玄妙,豈忍吾師扁拐傷;只今舒展胸中術,且與師伯做一場。」
話說眾門人來看誅仙陣,只見正東上掛一口誅仙劍,正南上掛一口戳仙劍,正西上掛一口陷仙劍,正北上掛一口絕仙劍。前後有門有戶,殺氣森森,陰風颯颯。眾人貪看,只聽得裏面作歌曰:「兵戈劍戈,怎脫誅仙禍?情魔意魔,反起無名火。
話說韓榮坐在後廳,吩咐將士亂紛紛的,搬運物件,早驚動長子韓昇,次子韓變。二人見父親如此舉動,忙問左右曰:「這是何說?」左右將韓榮前事,說了一遍;二人忙至後堂,來見韓榮曰:「父親何故,欲搬運家私,棄此關隘,意欲何為?」
話說余化得勝回營,至次日,又來周營搦戰。探馬報入中軍,子牙問:「誰人出馬?」有雷震子應曰:「願往!」提棍出營,見余化黃面赤髯,甚是兇惡,問曰:「來者可是余化?」余化大罵:「反國逆賊;你不認得我麼?」
話說黃天祿弟兄三人,裹住陳奇,忽一鎗正中陳奇右腿,陳奇將坐騎,跳出圈子外邊,黃天祿隨即趕來。陳奇雖然腿上有傷,他的道術自在,他把蕩魔杵一舉,只見飛虎兵蜂擁而來,將腹內煉成黃氣噴出,黃天祿滾下鞍鞽,早被飛虎其撓鉤搭住,生擒活捉去了,進關來見邱引。
通天教主喝曰:「你這些不守規矩的畜生!如何師命不遵,特強生事,這是何說?廣成子是依我三教法旨,扶助周武,這是應運而興;他等逆天行事,理當如此。你等還是這等胡為,情實可恨!」直罵得眾人面面相覷,低頭不語。
話說龍吉公主被火靈聖母一劍,砍傷胸膛,大叫一聲,撥轉馬望西北逃走:火靈聖母追趕有六七十里方回。這一陣洪錦折兵一萬有餘,胡陞大喜,迎接火靈聖母進關。卻說龍吉公主,乃蕊宮仙子;今墜凡塵,也不免遭此一劍之厄。
話說準提道人上嶺大呼曰:「請孔宣答話!」少時孔宣出營,見一道人,來得蹊蹺,怎見得?有詩為證:「身披道服,手執樹枝,八德池邊常演道,七寶林下說三乘;頂上常懸舍利子,堂中能寫沒文經。飄然真道客,秀麗實奇哉;鍊就西方居勝境,修成永壽脫塵埃。蓮花成體無窮妙,西方首領大仙來。」
    共有約 9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