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小憨子抱緊衣襟,一時腳下踢到了石頭,懷裡的柑橘洶湧散落地上,四處翻滾,阿柱仔也懶得理會,一顆跳得快的柑橘卻滾進了他的腳底,正要跳開,可是那柑橘已被他踩出了汁液...
我準備了薛濤制的芙蓉花紙,一個人獨坐中堂,焚起了一盤熏陸香開始了工作,院子外的桃花樹上已經有了花蕾,偶爾會飛來幾隻很小的赤雀在上面歡喜的跳躍,而從外面吹來的風裏面夾雜著春日泥土的芬芳和青草滋潤的氣息,這一切都讓人備感愜意。
趙浩把手中最後的一件活幹完,他伸了一下酸脹的腰,一邊望向窗外,這天真是說黑就黑了。 他慢慢的踱步到窗前。天上一輪圓月懸掛著,那皎潔的月光飄撒下來,把他冷峻的臉映得也溫柔起來。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又是一個月圓之夜啊!
聽同修說了艷艷同修把自己從當姑娘以來積攢的一萬多元錢拿出來交給資料點做真相資料救度世人,而自己卻穿著一條佈滿補丁的秋褲的事,我感動的落淚了。最近我騎上車子到二十里外拜訪了艷艷同修。
太陽已經落山了,但是地上的熱氣還沒消。人們為了避暑,都跑到街上來,三五成群的閑扯著。永吉家門口聚了七、八個婦女,正七嘴八舌的點評村裏的男人們,說是要挑出一個最佳丈夫。正說的起勁時,聽見「嘀、嘀」幾聲刺耳的車笛聲,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兩輛黑色小轎車停在了門口,首先下來的是村裏的婦女主任。
我如今已是二十歲的小伙子了,可是卻時不時的仍會回憶起兒時媽媽的幾次流淚……我家住在一個美麗的小山村,家中有個小方院子,門前有棵古老的大槐樹,前面還有一條乾涸的小河。爺爺精心培育著在房後山坡上種的那一片果樹;奶奶天天餵著那群小豬,看重它們日益長大;爸爸媽媽在村頭開了一個小賣部,出售各種小商品;我是全家人的小寶貝,好不開心哪!
這江川一帶五鎮十八莊,任誰都稱讚咱們的胡琴好聽,真要這胡琴拿去了無妨,我早就想換把琴試試,這幾年來總覺得功夫上不去,一直停留在這節骨眼上,過不去這座山倒是滿痛苦的,只是這琴跟了我一輩,這樣一夕之間丟了,心裡也是怪難受的。
大嬸,您姓田吧?您是清明節那天早晨過黃沙渡回娘家、今天要過渡回田家塅去的吧?哎呀,太好了!我終於等到您了!來來來,請隨我上船過渡。
大陸某山村,有一戶人家住著一對夫婦。家裡有一顆大杏樹,今年年景不錯大豐收。等到收穫的時候,這倆夫婦望著一大堆杏子犯愁了。吃又吃不了,再說杏子又不能長久儲存。倆人商議,不如賣掉一部分換成錢花。
每年省局系統內有一個財務大檢查,覃小白才調去工會不久就被找去談話。他是在代 理萬長開導三天以後的表彰大會上,被代理萬長當著全萬職工的面親自宣佈調動的。
也沒有想到,他的這件事,在他所在的擁有三千人的國營大萬里,竟然成 為了「事跡」。那是住院的第三天,瘦削高挑的總萬工會主席突然來醫院探望、慰問 ;隨後萬《企業通訊》的女記者帶著一束鮮花也來了醫院,說是採訪他見義勇為的英 雄事跡。這使他大為尷尬。
覃小白坐的這輛公共汽車就像船兒顛蕩於風浪中,在來來往往的人流和車輛間左衝右 突地奔馳著。路況稍有好轉,開車的司機就像獵狗看見了兔子似的把車猛地向前衝去 。「真倒霉,怎麼上了這輛車。」過道上叉開腿站著的一個姑娘向她的同伴這樣說; 她的同伴一隻手扶在她肩上、一隻手緊抓著一支椅背把手,隨聲附和道︰「這司機瘋 了,正 魂兒哪。」
江有餘坐在單位裏自己的臥室裏,翻來覆去的看著一個嶄新的手機。彩屏翻蓋帶照相功能的手機,是空調公司派送的。江有餘不知道是送給愛人好還是送給情人好。
猜想那時我該是十歲。在我家鄰近的四條街上,我享有盛名,是傑出的街頭少年。我家所在的社區沒有保留當年的社區小報,否則我相信在那上面會不時發表讚許我的報導。在那時的環境中,我之享有盛名,當然要感謝男女鄰居們的恩賜,口耳相傳,廣佈我的榮耀。
大春望著熟睡中的兒子,腿上打著牽引的緣故,他的表情很不舒服,大春一陣心疼,許多的記憶被鉤了出來。
「這人要是倒霉,喝涼水都塞牙!」柱子的媳婦邊收拾塌了的玉米垛邊感歎。
今天是星期天,妻子玉娟一早就去單位加班了。正林一個人在家帶孩子;兒子榮榮上小學二年級了,挺乖的,學習成績也很好。正林自個在家時從來不煮飯炒菜;早上帶著榮榮到街上小吃店裡吃餛飩和炒米粉;中午就在家裏蒸了幾個粽子,然後泡了兩袋方便麵,跟榮榮湊合著吃了午飯。正林喜歡下 象棋,平時沒事就跑到一樓的老宋家裏下棋。今天因為是父親節,又要督促榮榮做作業,正林擔心妻子回來後...
就這樣,被父母又逼又勸地來到了香港。到了香港住了些幾天,在酒店裏實在是憋得慌。就陪著父母到附近走了走。豔豔看到屬下坐滿了法輪功學員,就說:「爸,你看煉法輪功的人到處都有,就是大陸不讓煉。」
雖然自己有一份安定的工作,生活上也不愁吃不愁穿。可是就是覺得自己的業餘生活過於的枯燥。自從不修佛後,業餘生活也就成了一片空白。歎了口氣說:「人生無趣呀。」過了幾天,豔豔的表哥從別的地方出差來到了她家。豔豔一向都很能聊,就問:「大表哥,你終於來了,我快悶死了。你最近又有何消遣,能否傳授我兩招。」
自古都說:「書中自有黃金屋。」生於書香門第的文豔豔,每天看書就成為了她最不能缺少的生活樂趣。當她從書中得知:修己以安人(出自《論語》憲問篇),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修己如何可以安人?從那時起,她就走進了佛學的世界。
今年五月的一天,陽光明媚,花香撲鼻。
桂約新於海記賓館相聚,因有朋友從遠方而來。這個好朋友叫團,桂和新大學時的同學,在某沿海開放城市當律師。他原來也是老師,通過苦學,考取了律師執照。那天團到桂和新所在的城市來辦事,約見了桂,新接到桂相約的電話,已經時隔一年沒有和桂見面了。
小時候的很多事情在海的腦海裡都已經淡忘了,卻有一件事偶爾使海想起來,那是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一天傍晚,海正要出門去玩,山嫂(海的母親)叫住他,吩咐他去買盒火柴回來煮飯。
我們大院裡那些孩子就是喜歡做遊戲。每逢有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捉迷藏、玩貓逮耗子、警察捉小偷呀,整個大院瀰漫著他們的嬉笑聲。在孩子遊戲的世界裡,沒有世俗成見,只有玩耍帶來的快樂。
賊三打敗文山的棋壇聖手張老後,文山縣城內外就無人與他對壘了,自然地賊三便成了文山棋界的棋王,一種霸氣常掛在賊三黑不溜秋的臉上,賊三因沒有對手而百無聊賴。為招來高手,賊三拿出祖傳稀世珍寶——一隻玉兔作賭注,誰贏了就將玉兔拿去。一年半載下來,玉兔仍然掛在賊三的脖子上搖來晃去,甚是惹眼,就是沒有人將它從棋盤上摘掉。
子漢大學畢業分配在一間農村中學教書,因他是外地人,市區裡沒有親戚朋友,沒有落腳點,子漢就在學校裡住宿。學校離市區六七公里,也不接近周邊的村莊。因此環境幽靜,挺適合讀書,更令子漢興奮的是學校的東南面緊靠水庫,旁邊的樹木鬱鬱蒼蒼,一年四季,鳥語花香,景色怡人。子漢是讀中文系的,很注重讀書環境,在學校裡沒有干擾,他就安心讀書。子漢讀了不少的中外名著。小說讀多了,子...
朱買臣當了會稽太守,路過本鄉,當地人都知道朱買臣當了大官,朱買臣原來的媳婦崔氏也聽到了,不禁想起與朱買臣廝守的那些苦日子。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大紀元記者鄭小寒綜合報導)一名臺裔美籍海軍少校幾個月前開始被美國當局調查,他被懷疑向中國大陸和臺灣提供美國軍事秘密信息。目前,美國海軍正在對此案進行調查,也將決定是否提交軍事法庭。4月12日,CNN報導說,一名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在該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