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簷、迴廊是中國建築的重要元素。從商墟遺址發現,商代的宮殿建築已經具備這些元素。(戴慧瑜/大紀元)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後期的殷為代表。亳即鄭州商城,面積達25平方公里,是歷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則沿著洹河兩岸發展、綿延十餘里,周邊並無城牆,只有一道大溝作為防禦設施,與彎曲的洹河成環狀防護都城。殷都城功能劃分相當明確,具備鄭州商城都城的構成要素如宮室、供水設備與排水系統、各式作坊、民居建築等。
夏朝文化二里頭一号宫殿復原圖(公有領域)
夏朝國祚約四百七十餘年,夏朝的領土分域管理和城鎮建設發明與治水的歷史有密切的關聯。夏朝城鎮建設,比如城郭、磚瓦、排水溝渠系統等等都是領先的發明,還有中國建築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於夏朝。
許多發明創造皆始於黃帝時期。(大紀元資料室)
黃帝時代「築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稱為「都」,其他的聚落則稱爲「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分的尊卑來分等級,由此可知,在黃帝時代不僅已經存在著城鎮,且各城鎮間已經區分出規模等級。舜的時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時代啓迪先民「天圓地方」的觀念與「擇中」的思想及道德規範和修煉回歸文化。
三皇時代的神農氏教人市集交易。圖為神農氏像,出自 明 仇英《帝王道統萬年圖》冊頁。(公有領域)
天圓地方宇宙觀具體顯現在三皇時期的聚落建築型態上。目前出土的這個時期的聚落面積通常不大,年代較久遠的聚落多呈圓形或不規則的環狀,後來漸漸多為四方形,方形的城鎮自此成爲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當時的聚落不僅已經形成城鎮的規模,其內部更具備了城市規劃與功能分區的痕跡。神農氏時期已經有市集。
北京紫禁城。(fotolia)
中國古代民間蓋房上樑時有懸掛字條「上樑大吉」、拋元寶、安放鎮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據說在修建紫禁城時,施工人員都要在重要的建築屋頂施工結束前,在屋頂正脊中部預先留一個口子,稱之為「龍口」。之後再舉行一個較為隆重的儀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個含有「鎮物」的盒子放入龍口內,再蓋上扣脊瓦。該盒子被稱為寶匣,而放置寶匣的過程稱為「合龍」。合龍標誌著一座建築的落成。
六十年代一間舊鞋舖,一家四口如何面對風雨跌宕、人生悲喜?導演羅啟銳將童年經歷搬上銀幕,拍成電影《歲月神偷》,回味舊香港的種種人情,在今年二月第六十屆柏林影展上,令不少觀眾感動落淚,為香港首度奪得「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獎。
《歲月神偷》中的舊香港,本來將被時代巨輪輾碎,但因為影片在海外獲獎,不到一個月就改變了香港一個老街道的命運,成功上演了一個感人肺腑的戲外戲。
在山西省中部,距太原1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有2700多年歷史的古城-----平遙古城。古時平遙是帝堯的封地,稱古陶地,原為夯土城垣,古城始建於西周宣王時期(公元前827-782年 ),城池總面積2.25平方千米,現存的磚石城牆是明洪武三年,因軍事防禦的需要而擴建的。 中華古城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