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
以前去凱達格蘭大道廣場,都是參與街頭的政治活動,昨天(星期天)去,則是對凱道的「街市化」感到興趣。因為堂堂總統府門前廣場,舉辦推銷農產品的街市活動。
台北的允晨出版社去年出版了法國作家索爾孟的「美國製造——凝視美國文明」一書,以法國人觀點看美國;最近出版了「美國風景」,作者是我在美國的朋友李劼。八月三號在台北市的一○一大樓的天開圖藝書坊舉辦新書發表會。這位才華出眾、又是八九學運在上海的推手在被捕坐牢後流亡美國多年,第一次來到了台灣。
台灣沒有嚴寒的冬天,因此與香港一樣,沒有鮮明的四季。然而百花開始盛開,就是春天悄悄的來臨了。
北京市朝陽區某包子店用紙皮箱紙攙雜肥肉做小籠包子餡的新聞曝光後,不但在中國國內引起強烈反響,也傳播到外國。加上最近中國有毒食品、用品在國外紛紛被拒收,不但影響中國這個「泱泱大國」的形象,更嚴重的是影響了中國的外貿﹔此外明年的奧運,那些代表團,以及觀眾,難道都要自己帶食品來嗎?這些逼迫中共要趕快出來「消毒」。
廣播處處長朱培慶在銅鑼灣的夜店攜帶艷女出街﹐正好碰上記者﹐趕忙彎腰躲在艷女背後﹐還是被記者拍個正著。雖是醜態﹐但是如果作為一般緋聞上兩三天報章也就過去了。無奈他老兄直接領導下的香港電台長期以來是香港左仔要剷除的目標﹐原因是這家公營電台堅持獨立自主的編輯原則﹐不畏權貴﹐前特首董建華答應左仔們“慢慢來”﹐現特首曾蔭權則採取“包抄”形式﹐透過各種調查研究﹐尋找各種...
針對日前中共駐雅加達大使館向印尼廣播委員會施壓,要求其停播巴淡島華語「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的節目事件,「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記者採訪了旅居紐約的著名政論家凌鋒先生。
以往的週末,往往是中國頒佈「調控」政策的時候,一般來說就是宣佈調增金融機構的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然後就是加息,香港投資者往往因此卻步。然而四月中旬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今 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達11.1%。加上中國股市已經逐漸進入瘋狂狀態,幾乎每天創指數新高與「天量」成交額,每天又以新開20萬戶的數 字進入「全民炒股」階段,因此使人擔心中央政府會再...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傅鐵山臨終前床頭日夜擺放的是他與胡錦濤的合影。作為高級中共統戰工具的傅鐵山其真實身份耐人尋味。
「五一」國際勞動節,全世界無產階級紀念自己的節日,特別是提出自己的要求。自從中共的「世界革命」收斂了以後,勞動節也減少了許多火藥味。但是沒有料到的是,這次爆出來的槍聲,竟出現在「以工人階級為領導,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
曾蔭權在小圈子選舉中以六百多票贏得香港特首的連任後﹐於清明節後到北京接受中國政府的任命。在北京期間得以會見總理溫家寶與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
偷得浮生半日閒﹐去看移居台灣一年來的第一場電影。本來想看“歡樂頌”﹐意外發現“竊聽風暴”還在上映﹐便決定去看後者。這部德國電影早就轟動中國的異議作家﹐希望在中國也能看到﹐但是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中國人不會有這個運氣﹐因為它涉及共產國家最敏感的情報部門。
中國召開“兩會”﹐各式政客都會根據自己的需要出來表演一番。香港的記者也會在第一線領教這些政客的真面目。與香港有關的第一場好戲﹐是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常務副主任陳佐洱的演出。他批評香港要求普選的人說﹕“中央十六年前在全國人大會議上破天荒提出雙普選的目標,最終獲得通過後,才令香港回歸十年來,有今天的民主發展。”他還不點名表示,“現在有幾個把自己打扮成民主的英雄、鼓吹...
力霸案首犯王又曾被台灣通緝後,離開中國到美國,最近又從美國到緬甸途中經過新加坡時,這位有頭有臉的大富商不惜大耍賴皮,大哭大鬧,出盡洋相。台灣要把他帶回台灣的努力功敗垂成。王又曾外逃的整個事件及其失敗,都是中國在作怪。
臺灣軍情局少尉李俊敏二十七年前被派往中國執行秘密任務,事敗被捕判死刑緩期執行,台軍方在他失蹤後調查一年仍未有其消息,便認定李已死亡。直至近日,上海監獄宣佈李可減刑回台,其家屬才知道他還在人世。李俊敏的死而復生,家屬自然喜出望外,如果他能近日回台與家人團聚,也是值得大家慶賀的一件事情。
在今年8月31日以間諜罪被判處5年徒刑後﹐雖然立即上訴﹐卻一直拖到11月24日由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才開庭二審﹐花二十分鐘駁回上訴說﹕“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和適用的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因為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法規定,裁定如下:駁回程翔的上訴,維持原判。”
全國政協副主席﹑香港的紅色資本家霍英東於10月28日在北京逝世。這以前的10月3日﹐香港區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鄔維庸也患血癌逝世。鄔的地位雖然遠不如霍﹐但是由於他在政治上非常活躍﹐常有“警句”出現﹐因此也有相當的影響。
自施明德倒扁以來,台灣紅綠對峙,暴力頻生,媒體和政界人物如果真愛台灣就要做降溫工作,鼓勵各方退場。不搞你死我活。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被免職審查﹐表面上似乎比較平靜﹐但是背後還有一場軍事較量。因為江澤民曾擔任中央軍委主席長達15年﹐軍內多多少少還有他的人脈﹐而他自己又是「人還在﹐心不死」。
陳良宇下台,充分說明中共權力鬥爭的黑箱作業。因為香港許多資金,特別是香港幾個大地產商在上海有許多投資,因此勢必造成一些震盪。這些震盪,都是投資中國的風險。但是對香港的大亨們來說,這些震盪可能是過慮了。
出生於台灣的美國職棒大聯盟紐約洋基隊棒球運動員王建民﹐最近在賽事中表現優異﹐獲得美國主流媒體的青睞﹐也為國爭光。他成了台灣人的偶像明星。台灣“自由時報”有一篇“王建民出征日﹐政壇休兵時”的報導﹐因為許多政治人物是他的球迷﹐因此只有在他參加比賽時﹐才可以緩和藍綠對決的緊張局勢。連爆料天王邱毅都曾發簡訊通知記者:「今日公休,要看王建民球賽。」
尚未正式成立的香港社會民主連線最近訪問台灣。8月30日下午﹐他們訪問台灣智庫﹐與台灣的一些民間團體接觸﹐交流開展社會運動的經驗﹐台灣這裡的出席者包括民間憲政﹑環保﹑工運﹑青年﹑女性﹑同志等團體﹐與來訪的社民連線對口。台灣的主人邀請我們夫婦參加座談﹐與老朋友見面不亦樂乎。
繼高智晟律師在山東被共產黨抓走之後,何俊仁律師也在香港被襲擊,鼻樑骨折。這是「一國兩制」的體現。中共的司法可以直接對高智晟下手,香港「一國兩制」,不方便直接下手,採用過去由中央「釋法」的手段也太明目張膽,所以出動黑幫襲擊最為簡便。反正不論一國幾制,只要是在共產黨手裡,就是一國黑制。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不就是「尚黑」專政了嗎?
8月8號到10號,台灣舉辦「2006年世界青年關懷西藏論壇」,除了本地講者,還邀請對西藏有深入研究和經歷的王力雄與傅正明、茉莉夫婦與會。然而後兩人原訂6號到達,最後竟然到8號中午才到,耽誤了上午演講,只好改為下午。遲到原因就是那幾天香港機場因為派比亞颱風帶來的混亂,在倫敦中轉時無法飛來香港轉台北。他們更不滿國泰員工的態度。
不久前,香港富豪李嘉誠次子李澤楷出售電盈給外資,事關國家安全,引起北京震怒。後來略施小技而圓滿解決。「小小超」既賣出了電盈,又落到北京所信任的「愛國人士」手裡。然而接下來的問題是,李澤楷需要這些資金做甚麼﹖他當然不會存在銀行裡收息。
李嘉誠次子李澤楷企圖出售香港電盈的電訊與媒體資產舉動﹐因為北京的強力反對而被迫變身為股權轉讓﹐一場原本可以轟轟烈烈開展的收購戰就此落幕。
共有約 65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傑克遜維爾市美國海軍反潛戰部隊上尉,擁有最高安全權限的華裔男子楊帆(Fan Yang,音譯)10月17日遭FBI和海軍犯罪調查局聯合突襲逮捕,本案正引發外界對中共間諜活動的猜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