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宗正
今年是「六四」27周年,儘管不是逢十的大年,但大陸民間仍以各種方式舉行相關的紀念活動。大陸前檢察官發現,今年紀念六四還有一個特點,人們不再對中共抱有幻想,不再要...
十月一日時,在美國的一戶住家裏,一對來自大陸的母女正在收看共產黨六十週年的大慶實況轉播節目。
在莫拉克颱風來時,有一群人幸運地逃過被土石流活埋的命運,他們在山區裡受困了兩天,全都擠在山下一處果園的工寮內;他們全身濕透,他們飢寒交迫,他們冷到全身發抖,他們只能靠緊一點地取暖。
在美國某公園裡,有兩位年輕人在上班時間不工作,竟然悠閒地帶著狗在草地上游玩,A對B說,「我有一年多沒工作了,反正每個月有失業救濟金可以領,我何必要工作呢?」
在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的原址,有兩位士兵在談話,李鵬升氣憤地對金兆龍說,「聽說大陸現在解放軍的軍人,就像衛生紙一樣,共產黨用完後就丟棄了;他們退職後就變成了棄婦,共產黨對他們就是鳥盡弓藏、兔死狗烹、過河拆橋!」
在共產黨政權大崩潰的前夕,楊佳好奇地問林覺民,「為什麼武昌起義時,各省紛紛響應?」
王震說,「共產黨的政權是三千萬顆人頭換來的!」,大陸共產黨執政後整死了超過八千萬的人,共產黨一胎化政策絞殺了無數千萬尚未出生的嬰兒,這樣的殺人政權是不是早該退出人類歷史的舞臺了?
所謂的民主政治(Democracy),就是你作主人的政治,就是打破「官與民」關係的政治,就是打破「皇帝與老百姓」關係的政治,就是建立「你是主人」與「你可以選僕人」的政治,就是明確化「你是主人」與「僕人為你服務」的政治。
納粹制定殺猶太人的法律,有道德與正義感的德國人需要遵守嗎?納粹屠殺了6百萬的猶太人,共產黨屠殺了超過8千萬的東亞大陸人,什麼樣的人會認為這樣殺人的政權具有存在的合法性?什麼樣的人會跟這樣殺人的政權談法律與改革呢?
在紅色的動物農莊裡,戴著軍帽的紅毛豬對農莊外的螢火蟲說,「這次奉了主子的命令,針對Uighurs7‧5大抗暴,我軍採行歷年來的鎮壓慣例,那就是『先派人製造暴亂、假裝我方受害、栽贓對方、有計劃圍殺、阻止網絡與新聞報導真相、謊稱是暴民暴亂』,當天我軍已殺死叛民156人,並讓1080人受傷;我方並且立即將此大抗暴事件定位成『境外指揮、境內行動、有預謀、有組織的打砸...
在紅色的閹豬圈裡,某軟骨頭的知識糞子豬低著頭對民運豬說,「我太窮了,我窮得只敢小罵共產黨的貪腐官員,我從來就不敢提『高智晟、胡佳、陳文成、王炳章、彭明、郭飛雄、楊佳、甕安6•28事件、孟連7•19事件、石首抗暴事件、東明起義事件、北京訪民大遊行』,我怕主人找我開刀,我只敢在共產黨允許的安全係數下放放豬屁,不是嗎?」
在紅色的狐王殿裡,狐皇帝驚恐地問溫太監,「石首的人民抗暴事件,派了軍警了沒有?」;溫太監說,「啟秉萬歲爺,他們有五萬人,我派了上萬名軍警去鎮壓與去搶奪屍體,我方還動用了高壓水槍、瓦斯,估計很快就可以搞定的!」
月光下,我靜靜地聆聽著太平洋的海潮與風聲噢,那是美麗的夜與Redondo Beach流動的浪潮噢,我聽見Zalophus Californianus此起彼落的情歌噢,情歌裡有愛、自由、平安、喜樂與幸福的聲音
2009年4月1日在英國倫敦,奧巴馬與大陸殺人政權的頭子第一次握手;他們倆人都表示兩國要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共同努力改善軍事關係,並建立兩國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
在芝加哥魔術山(Magic Mountain)的六旗主題樂園(Six Flags Theme Park)裡,A遊客指著不斷上升的雲霄飛車對B遊客說:「從1981年1月20日到1989年1月20日,雷根擔任美國總統期間,我感覺美國的經濟好像是這架上升的雲霄飛車!這架令人振奮與快樂的雲霄飛車,它是由『減稅、減少政府支出、減少政府干預、反通貨膨脹等政策』所建立起來...
在充滿毒物與毒水污染的東海裡,黃河魚憤怒地對長江魚說,「1952年10 月31 日,毛澤東參觀黃河後對王化雲與河南省的共幹說,『你們一定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1953 年毛澤東對黃河水利委員會的人說,『歷代王朝都治理黃河,但都沒有治好,我們共產黨人,一定要把黃河治理好!』,結果馬屁工程就出現了,那就是那時規模最大的三門峽工程!」
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年1月15日-1968年4月4日),於1963年8月23日在華盛頓林肯紀念堂發表著名的《我有一個夢想》演講,他說,「朋友們,今天我對你們說,在此時此刻,我們雖然遭受種種困難和挫折,我仍然有一個夢想,這個夢想是深深紮根於美國的夢想中的。我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會站立起來,真正實現其信條的真諦...
舞臺道具:舞臺上掛著「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的牌子;兩座木板製造的簡單屋頂(象徵即將被拆的房子) ;一塊「血淚控訴,抗議野蠻拆遷」的牌子,一塊「官商勾結,抗議黑心拆遷」的牌子,一塊「捍衛私有財產,捍衛人的尊嚴,捍衛人的權利」的牌子;一張《房屋拆遷許可證》,一個擴音器,兩根警棍,一臺鏟土機,兩條消防水龍頭;一個大汽油桶,數個汽油瓶;一臺記者用的照相機。
在共產主義的和諧社會裏,某下水道裡的老鼠憤怒地對養豬場裡的老鼠說,「所謂地溝油就是在一些酒店、飯店的下水道裏撈出的殘油剩渣,或在一些飯店收集的泔水油,通過特殊方法提煉、加工而成的食用油;加工者在提煉時,往往戴著大口罩,從中撈出各種各樣的雜質,這些雜質有毛髮、塑料袋、廢紙片,有的甚至有衛生巾、廁所紙、紙尿褲、尿布、避孕套等。所謂的地溝油,就是垃圾油,就是質量極...
在共產主義的地獄裡,白刀子天使下的冤鬼憤怒地對黑磚窯場裡被虐待致死的奴工說,「我可以證明,邪惡的共產黨在蘇家屯秘設的納粹式集中營確實存在,共產黨大量地從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賣錢的事情確實存在,共產黨秘密焚燒被摘除器官的活人或死人屍體的罪行也確實存在;你知道嗎?蘇家屯的活摘人體器官醫院,只不過是大陸36個類似集中營裡的一個地方。這不就是共產黨無神論、唯物論與唯利...
在後共產時代的法庭上,一位曾經擔任摘取活人器官手術的醫院護士,正在提供「指控共產時代數千名共同犯罪涉案的醫生、警方與司法部門人員等的談話錄音帶」。
萬惡與擅長作秀的共匪政權,大規模地召開了「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國際記者招待會,所有參加此會的各國記者皆不約而同地攜帶了罐裝的奶粉入場。
人物:ABC是三名男乞丐,手上都拿著竹板,邊唱著《數來寶》,邊跳著奇怪的舞步;A假扮共產黨員,頭戴五星帽,身上背著「為人民服務」的袋子;B假扮黃世仁;C假扮白毛女,頭上帶著白色長長的假髮;另外,有數名扮演活屍體,不斷地在劇場裡痛苦地掙扎,不斷地在劇場裡行屍走肉般悠遊行走。
在黑暗的世界裡,一位全身綁著鐵鍊與全身充滿傷痕的奴隸,死命地抱著奴隸主祖先的靈牌並且跪在地上痛哭,「主子呀!我一定會為你報仇,我一定會為你報仇,我一定會為你報仇,否則我怎麼對的起你呀?」
試想,何以會有無數的基督門徒願意捨命死在羅馬的弗萊文圓形劇場(Amphitheatrum Flavium,鬥獸場, The Amphitheatre, The Colosseum)裡?他們為什麼不傚法現在普遍的東亞大陸基督徒一樣,學會如何技巧地包容與調和「共產黨與耶穌基督福音之間」的差異關係?難到他們不懂得傚法現在普遍的東亞大陸基督徒一樣,學會如何在行動前先...
2003年3月11日,胡錦濤對臺工作談了四點意見:一是要始終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二是要大力促進兩岸的經濟文化交流;三是要深入貫徹寄希望於臺灣人民的方針;四是要團結兩岸同胞共同推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人類歷史的教訓,就是人類經常會忘記歷史的教訓,而且還會忘記歷史血的教訓!那末未來的澳門,還有即將被逼迫面對簽訂《基本法》的香港與即將被逼迫面對簽訂《兩岸和平協議》的台灣,將會是什麼樣的命運呢?
在美國國會大廈的走廊上,有一群從事國會遊說工作的貪婪與飢餓狼在兩兩談話。
共有約 61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0月8日,大陸A股滬指、深成指、創業板三大股指齊跌,均超過3%,逾3200隻個股下跌,滬指收創三個半月最大單日跌幅,外資流出近百億(人民幣,下同)。顯示股市無視中共央行7日降準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