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宗正
「台灣財團」對「被繩線操弄的木偶」說,「台灣選舉很花錢,尤其是『買媒體、買廣告、買樁腳與搞造勢大會』更花錢,如果候選人沒當選,那我們這些金主,豈不是輸大了?與其輸,還不如狂灑銀彈『買媒體、買廣告、買樁腳與搞造勢大會』,如此我們未來才有可能賺翻了,不是嗎?」
“將別人的苦難,當作自己的苦難”問“悍衛他人的人權,就是悍衛自己的人權信仰”,「為什麼普遍的台灣人不敢大聲地譴責大陸共產黨的所有邪惡與罪行?
反對邪惡的共產黨”對“抵制邪惡的共產黨”說,「台灣民進黨『恐共』與『容共』,台灣國民黨『親共』與『容共』,兩黨都『容共』,兩黨都主張『開放兩岸三通直航』與『開放陸資陸客來台』,兩黨都不敢站出來『人道譴責邪惡的共產黨』與『道德抵制邪惡的共產黨』,兩黨都無視於『被共產黨綁架的大陸同胞的苦難』與『共產黨販賣活體人器官』等事實,兩黨都希望討好選民而賺大陸同胞的錢,這...
“容忍共產黨一黨專制的台灣人” 對“準備吞併台灣的大陸共產黨”說,「聽說台灣有人主張『開放陸資來台投資』!」
「被大陸共產黨長期洗腦者」對「主張立即推翻共產黨一黨專制者」說,「你看,北京舉辦奧運會、嫦娥一號繞月衛星的發射成功、25年來中國GDP指數每年都以9%以上的速度增長、過去4年來中國國際貿易都以每年29.5%的速度增長、中國軍事經費逐年提高等,這些都代表了『中國崛起』,不是嗎?」
在專門關押各地進京上訪人士的北京防山區的黑獄裡,被打破頭的王先生對被戳傷私處的任女士說,「共產黨拆了我的家,剝奪了我的自由,又把我打得遍體是傷,共產黨還是人嗎?」
“九億的農奴”對“五億的農民工與眷屬”說,「在北京皇城晴空萬里的時候,大陸南方19個省份151個地市的924個縣份地區,卻遭遇了半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暴風雪,有1.05億畝農作物受災,其中成災5422萬畝,絕收1131萬畝;然而,在風雪中上路,兩億的農民工心中卻吶喊著,『我無懼暴風雪,我要回家!』,相對於所有自由國家的人(All people in Free C...
小民哥去黑龍江東北虎林園參觀,林園裡的管理員對小民哥說,「這裡的東北虎吃野豬、鹿、麅等,它的食量十分驚人,它一餐能吃17到27公斤,每天須餵6到8公斤牛肉,1到2只雞;只要你肯花錢,我們可以當場以活雞、活鴨、活羊、活牛餵老虎給你們看,你要嗎?」
胡錦濤說 ,「反腐敗具長期複雜艱鉅性!」小民哥不同意地說 ,「只要推翻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反腐敗就不再是難事了,不是嗎?」
1月12日,原大陸共產國家籃球隊隊員陳凱,應德國體育記者協會邀請來到了德國柏林,繼續其全球性的奧運自由衫長跑運動;陳凱說,「從這兒我要跑到柏林牆,那就是說,這個意義在甚麼地方?就是從一種道德的混亂和道德的腐敗,我要一直走到道德的清晰,走到一種道德勇氣,由於這種道德的清晰道德的勇氣,導致了德國的人民,他們能夠推翻這種專制的政權,導致柏林牆的垮臺。」
被稱為「熱力學之父」的凱爾文(William Thompson Baron Kelvin)說,「進化論只是一個學說呢?還是一個不變的定律?進化論能夠回答生命是怎麽產生的嗎?……進化論假設整個生物的進化與年代,都在與今天相同的環境裡產生,這種臆測,違反了熱力學的定律。」
「十萬火急」對「救人如救火」說,「大陸一位水利專家黃萬里曾說,『凡在幹流的淤積河段上修壩,是絕對不可以的。……三峽築壩的結果,礫卵石夾粗沙積在壩前,是一塊都出不去的。』;大陸有關專家早就警告了,『山坡崩塌是三峽地區頻繁發生的自然現象之一,庫區內兩岸有二百多處潛在的塌方隱患,並且在三峽地區還曾發生過五點一級的地震,這樣地震加上塌方也很可能造成水庫的嚴重淤積。』...
「終結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對「消滅共產黨的一黨專制」說,「大陸到處是『污染性的企業與工廠』,這些都是地方政府稅收與地方政府官員收賄的重要財源,因此『污染性企業與工廠』越來越多,這種事有誰不清楚呢?」
《新德意誌報》報導了一名十六歲奴工經受的磚窯苦難後,指出了大陸社會問題的根源所在,該報說,「最近幾年,中國飛速向現代化躍進。但建成寬闊的公路和漂亮的高樓大廈並非萬事大吉。要在行政管理部門建立相應的政治機制和合適的思維和行為方式,還需要時間,需要很多時間。在這個國家,一些人仍然可以濫用權力地位,謀取一己之私。幾乎沒有人能制止他們,沒有人敢公開抨擊他們的行為。為...
「我要搶救人命」對「我要推翻共產黨」說,「這個月十五至十六日,澳洲《悉尼晨鋒報》的週末版有篇《我們的孩子們在哪裏?》文章報導,『被拐賣到山西黑窯的童工,仍有數百名未得到解救,約五百名家長正苦苦尋找失蹤的孩子,而中共當局則正阻撓家長的行動,封殺此項消息,中國媒體亦被告知不得報導此消息』,你聽得見這些孩子的哭聲嗎?」
某香港人問小民哥,「最近報載,全國人大常委香港基本法委員會研究室主任張榮順週六(29日)在人大常委新聞發報會上表示,『人大常委會對2017年普選問題的時間表給予明確,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相信這個目標是一定能夠達到的』,這是真的嗎?」
桃太郎對小民哥,「最近報載,日本首相福田康夫27日在首相官邸接待了中方媒體機構工作人員。在談到中日關係時,福田表達了自己改善中日關係的願望,他表示,『我覺得春天已經到來,並希望儘可能地讓這個春天長久持續下去』;福田還說,『日中兩國之間還有很多要做的事,雙方應當維持一種什麼都能商量的關係』。此外,日本防衛相石破茂27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不把中國的軍事發展視為威脅...
某美國基督徒好奇地問小民哥,「最近美國報載,美國紐約知名景點聖派翠克教堂和三一教堂販售的十字架,竟然是來自中國『血汗工廠』的黑心商品!美國全國勞工委員會接獲爆料指出,製造這些十字架的中國工廠涉嫌剝削勞工,要求工人每天工作逾15小時、全年無休,且時薪僅約2元人民幣,伙食有如餿水;目前教堂已暫時撤下可能有道德問題的十字架,大陸的勞工真有那麼慘嗎?」
在Harvard University Art Museums裡,一位來自亞洲的老人,看過許多油畫後,疑惑地問小民哥,「這個博物館, 為什麼有那麼多耶穌的畫?」
「連宋九」對小民哥說,「台灣要拼經濟,那就必須大力地推動兩岸的直航三通,我要帶台商去大陸開拓市場!」
「謝水蓮」對小民哥說,「對於大陸共產黨,我認為台灣不要去挑釁它,也希望它不威脅或侵犯我,兩岸彼此相安無事,那就好了!」
「民主運動先生」對小民哥說,「對於大陸共產黨的罪惡與暴行,我主張不斷地維權,我主張不斷地反對,我主張不斷地譴責,我主張不斷地抗議,我主張不斷地絕食,我主張不斷地給它壓力,我主張和平非暴力革命!」
「忍無可忍」對「不再容忍」說,「大陸共產黨歡天喜地辦奧運,但是它們卻不知道,『奧運的自由精神』將會埋葬共產黨的專制政權!」
在某一個無月光的黑夜裡,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各類現代戲劇表演;來自東亞大陸各大學的優秀學生,紛紛上台表演,場面十分盛大與壯觀。
在黑暗的世界裡,有兩隻走狗在談話,A走狗對B走狗說,「這個月20日,自治區十屆人大常委會第三十四次會議召開,會議用一天時間集中學習『貫徹黨的十七大精神』。與會人員表示,通過學習,進一步堅定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念,深刻領會了科學發展觀的科學內涵、精神實質、根本要求,明確了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奮鬥目標的新要求,增強了堅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做好新形勢...
某位美國人問小民哥,「全世界主要的恐怖組織與國家,是不是指『伊朗、古巴、伊拉克、利比亞、朝鮮、敘利亞、蘇丹與蓋達組織』?」
劉曉竹說,「毛澤東說,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此話一分為二,五千年的封建專制已經太久了,因此要五年計劃,結束一黨專制,還政於民。未來五年,老百姓要持續施壓,工農兵要齊頭併進,中國人民應該而且能夠完成這一偉大的歷史使命。佛門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共產黨放下專制,立即民主,未嚐不可。因為民主總比成佛容易。關鍵是老百姓要主動,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先生對烏鴉說,「什麼叫做人權?由東亞病夫到共產黨能夠舉辦奧運,這就是人權!」
共有約 61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二(10月15日)下午,美國國會眾議院一直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同時通過的還有一項支持加拿大政府在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案方面正確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