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廣
去年(2015),我多次坐公安的汽車,沿著公路,到全國各地「旅遊」。在山大任教期間,我研究過城市化和農村產業。公安在敏感時期建議外出 「旅遊」,我也想藉機觀察城...
今年「六四」我和朋友們策劃了幾次紀念活動。6月12日接到密集電話騷擾,說在網上看到我的租房廣告,我忙著解釋,這是假的。因為廣告發在三個網上,租金低廉,位置好,學區房,所以電話連續不斷,18分鐘來了8個電話,騷擾電話使我家苦不堪言,三次打110報警。不久網上又出現我要賣車的廣告。 今年「六四」,從5月15日開始,我受到公安人員的各種騷擾,如堵家門不讓外出...
2015年六四前公安提出去「旅遊」,問想去哪?我要去上海。1948我隨父母,舉家遷上海,後來進山大,每年假期,都回家探親。孩子上復旦,也常去看望,上海成了我的第二故鄉。1981年我在勞改隊,寫了篇《評毛澤東的城市建設方針》(已收入《獄中上書》p361),其中多次提到上海,批評毛澤東「城市太大了不好」。回大學任教,再次研究上海,發了文章。現在故地重遊,不少感觸...
山東濟南今天嚴重霧霾(PM2.5超過400,見照片)。但是我樓下的小學生仍然在操場上奔跑打籃球,令人十分痛心。
嚴重的陰霾(陸稱:霧霾)下(pm2.5為371),濟南小學生還在操場打籃球、練習團體操(見151112照片錄像)。各界人士,學生家長應該呼籲:關注陰霾、救救孩子。建議北方省市當局,在每天的天氣預報中公布陰霾指數,制定出幼兒園、學校防範陰霾傷害的措施,凡是隱瞞陰霾災情,官員失職的都應追究責任。
我認為去廣場紀念六四,是當前推動變革,啟迪民智的最佳選擇。成本低、風險小,影響大。只要持之以恆、人心齊了效果必然彰顯。去天安門廣場紀念六四的始作俑者是浦志強,現正關在監獄中,我們要繼承他。
昨天(3月21日)上午7點多,我開車去奧體中心游泳,後面跟著兩輛公安的車,我從游泳池出來,在休息室接到山大學生的短信.
3月5日凌晨前,我停在樓下的汽車,遭遇不明暴力,三個輪胎被從側方用利器扎入,全部爆胎,無法修補。修車師傅單兆國(手機15668336296)為我換了三個輪胎,花費1350元,並寫了一份見證(有照片)。
2005兩會召開前,人們在山東濟南成豐橋北廣場聚集,議論人大政協兩會,討論他們為甚麼不能代表民眾發聲?大家普遍認為,人大代表沒經過一人一票的普選,他們當代表,是上級指派的,開會總是看上級眼色說話、行事。為此,大家舉起了:「人大代表人民普選」的橫幅(見照片)。
15日銅鑼灣清場。港人堅持了79天的佔領行動,暫告段落。雨傘運動,引來世界好評與轟動。啟發港人民智,鍛練一批組織者,探索了聚集民眾示威、抗命的方式。雨傘運動像閃電,照亮中國大陸,使人覺醒,看到希望。
11月15日,香港學聯周永康等四人買了去北京機票,要進京反映對真普選的訴求。登機前,他們被告知沒收了回鄉證,不准赴京。學生提出異議,官員說可找北京公安部。這是一次強制阻截港人赴京的違法行為,應該追究違法者的責任。
港人示威進入第24天(10月21日)。香港官員下午將與學聯代表正式對話。梁振英昨晚接受包括英美三家傳媒採訪時說,北京目前覺得沒必要介入,是香港的「幸運」。但如果情況持續,距離中央政府介入只是一線之隔。
山東濟南民眾聚會聲援港人爭民主,有人要去香港支持學生示威,結果遭公安強行干預,只得退了車票。大陸當局利用各種方式封鎖有關香港學生罷課示威消息,禁止網上發帖評論和聲援,有的網民因轉發港民示威網貼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拘。
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在19日,與香港新民黨代表團會談中說:選舉香港特首的條件是絕不可以反對共產黨,不能反對一黨執政。
1989年,我在山大管科系任教,為了紀念六四25週年,我把當時在山東大學的見聞和參與寫出來,我已是80歲老人,來日不多,我希望後人,包括山大師生不要忘記這段歷史,並且從其中吸取教益。
大家正在紀念六四25週年,為了悼念六四運動中的烈士和因為參加運動而被判刑、軟禁的先驅者,更為了總結我們的經驗教訓,我根據美國之音(VOA)的「六四事件大事記」和法國國際廣播電台(RFI)的「六四大事記」,編了一份「89六四大事記」,以供大家參考。日期後帶「V」的來自美國之音,帶「R」的來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昨天清明,國保用兩輛車押我去奧體中心游泳,返回時他們把車逕直開上高速公路,要帶我去微山湖「旅遊」,事先沒商量。我再三抗議,說這是「綁架」,但80後的老人,怎敵年輕力壯的國保,往返600公里,午夜12點才回到家中,一天10個小時的車上顛簸,已經使我筋疲力盡。
去天安門廣場,必須出示身份證,搜身、安檢,通過地下通道進入。說明當局缺少自信,對民眾心存恐懼。我建議開放廣場允許自由進出。
3月16日我躲開監控,進入濟南天橋北廣場見朋友,招來二十餘國保,強行要我離開,發生肢體接觸,朋友們大聲抗議,他們方纔罷休。請問我有進廣場的權利嗎?
烏克蘭廣場示威獲勝,前總統因開槍鎮壓示威遭全球通緝,此事震動中國朝野,對當局是前車之鑒,對民眾是極大鼓舞。25年前六四鄧小平調軍隊射殺示威者,是屬「屠殺罪」,本該通緝,只不過當時蘇聯還未解體,東歐依舊在極權下。後來有了顏色革命,茉莉花革命,自由民主已成世界潮流,在中國理應清算鄧小平的罪行。
2014新年的盼望
中國私企紛紛將資金轉移海外,有的全家移民,勢頭有增無減。這是因為當局仍堅持「消滅私有制」、「消滅剝削」的目標,搞國進民退;私企怕被共產、被掠奪。振興中國經濟必須促進私企發展,推動私有化。
毛澤東誕生120週年,他一生領導兩場「革命」,耗時五十年。一是「新民主主義革命」;二是「社會主義革命」,目的是消滅私有制。這兩場「革命」充滿掠奪、搶劫、殺戮,這是邪路,只有否定,才能為中國私有化和憲政掃清道路。
今天是曼德拉國葬日,因為當局不准我外出聚會,所以約朋友到我家中追思曼德拉,制了橫幅表達哀悼。
近代中國有三次土地大掠奪。一是掠奪地主,包括「打土豪分田地」和「土改」;二是掠奪全國農民,包括合作化和公社化;三是掠奪居民宅基地。土地掠奪,給民眾帶來災難,為官員送去福祉,總結教訓中國必須實行土地私有制。
10月25日薄熙來在山東高院二審,高院門前的經十路,是濟南最主要的東西交通幹線,十六個車道全面禁止汽車通過,造成交通大堵塞,市民怨聲載道。
昨天朋友打電話,說要來訪,國寶一早派人通知,不准出門。買飯、拿報、倒垃圾都有人侍候。十幾個國保、山大公安處的人守在樓下。他們把山大南院8號樓變成我的黑監獄,這當然違法,但79歲的我,如何抗爭?
茅于軾先生是體制內學者,公開批判毛澤東,多次受侮,矢志不渝,使人敬佩。毛被頌為偉大領袖,他活著凡對他流露不滿者,都是「現行反革命」。「文革」中張紅兵揭發母親反毛,致死生母,他的懺悔,使我們再次回顧黑暗年代。
李紅衛召集慶生聚會,有人打出「紀念六四24週年」橫幅,瞬間國保湧入,撕橫幅,押十餘人到派出所審問,李紅衛堅持不認錯,關了七個小時,最後一個離開。
今天濟南國保和山大公安處,找我談話,為了防紀念「六.四」聚會,對我提出兩條建議:
今天幾位朋友衝破公安的阻撓,成功到濟南中山公園,舉起了「悼念紫陽」、「悼念孫中山」、「悼念林昭」的橫幅。
濟南國保出動20餘人六、七輛車,一早敲門通知:今天不准出門,不准去游泳、購物,中午吃飯他們給買了送到樓上,阻止我去公園悼念民主先烈。
這位委員可以用公費僱5個助理(據說僱他的家人都可以,他有專職的司機)。但是絕對不允許再去搞其他的兼職。
中國新年前,北京朝陽法院,對非法截訪者判刑,但只判農民工,不追究該案主使者的官員們,這不公平。首先要追究官員,彰顯司法正義。對受害訪民必須依法賠償,這才公正。
卡紮菲和鄧小平的觀點、經歷很相似,都迷信槍桿子,主張開槍鎮壓民眾示威,也都支持經濟改革,卡紮菲在今年民眾上街後宣稱:要效仿鄧小平血洗天安門廣場,最後兩人的結局大相逕庭,值得分析。
中共黨員應該回顧歷史,深刻反思,應該勇敢的捍衛自己的權力,像張志新那樣,像彭德懷那樣,敢於冒著生命的危險,丟官的可能,講出真話,捍衛真理,無私無畏。
元月十八日,我們一行五人探望 了濟南遭暴力拆遷,住在窩棚裡的的」窩民」,當天最低溫度零下10度,窩民生活實在淒慘。我們向社會、向官方、向世界呼籲:救救這些「窩民」。
從納粹德國、極權蘇聯到現在中國,都曾利用壟斷的國家權利、資源,搞舉國體制,集中人力、資金,奪取奧運金牌,這種「金牌體育」已經遠遠背叛奧運精神,其目的是裝點國家形象,欺騙矇蔽國民,對外進行擴張,對內穩定統治。
朋友登門質問:為何不接電話?我忙解釋,是因為電話被騷擾,並說明電話遭遇竊聽和盜用的過程。
台灣五都選舉熱火朝天,上海發生特大火災,使人聯想,如果大陸官員,也能像台灣那樣,接受選民的判決,他們就不會對市民的生命如此冷漠了,選票將會教訓官員。
11月15日,上海大火燒死58人(官方數),重傷80餘。這次特大火災,必須嚴肅追究政治領導責任!!!
宅基地使用權是公民的財產權,但近來遭到官商勾結的掠奪,城市中的住宅改造、農村的「新社區建設」「並村運動」都是掠奪宅基地。2009年,中國政府土地出讓金收入1.6萬億,近年新增富豪,很多是來自掠奪宅基地,我強烈呼籲:反對掠奪宅基地,堅決捍衛公民居住權。
最近香港舉行書展,韓寒的演講會人滿為患,只得另設直播,人氣高漲。很多大陸粉絲,追到了香港去看韓寒。
中國的憲法中有很多人物的姓名,並給予正面肯定,如毛澤東、鄧小平、馬克思、列寧。憲法不是歷史教科書,憲法也不是名人的墓場,不該為人物立碑。所以我建議在憲法中刪除人物的姓名及一起連帶的主義、思想和理論。
中國的四部憲法中,充滿了共產意識形態的內容,如剝削、階級專政、工人階級領導等等。這些共產意識形態的內容,應該從憲法中除去。
(作者按:本人拙著《逆風33年——1977後的專政與憲政》已由香港夏菲爾於近日出版,並參加香港書展,其中多數內容曾在網上發表,有些不容於當局的內容發表後,多次遭到抄家、抄電腦的厄運,為了保證《逆風33年》的順利出版,我將一些敏感的內容,先編到書中,然後再發表到網上,這是其中的一篇。)中國的憲法中,至今還保留著「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等內容...
最近不到兩個月,發生六起校園襲童案,造成18死80傷。徐玉元傷害多名幼兒(無死亡),案發僅僅16天, 案情尚不明朗,即被法院處死刑,我建議殺人要慎重,當局不該急著殺人,要追究案件的深層原因。
2010年3月28日我以特快專遞向法院遞交了訴狀,狀告濟南公安局,對去年清明我在英雄山烈士陵園被打斷四根肋骨一案的不作為,以求司法正義,並附五件,現公佈如下:
前幾天我發表了:《新疆八個月後開放電郵——論索賠和究責》,很快收到一位「新疆網民」的電話,他述說新疆封鎖互聯網和長途電話,是如何斷絕了他的生計。
昨天(3月22日)報載,「新疆恢復開放電郵」。去年新疆7.5事件後,當局立即切斷該省對外電郵和長途電話,我發表了《切斷通信是違憲行為》。事隔八個多月,終於在3月20日部份開放了新疆的電郵,長話也在不久前開通,對此應該追討經濟賠償、追究政治責任。
今早北方普降大學,濟南最低溫度零下八度,將訪民綁架後關在黑屋裡挨凍,兩會代表委員,是否會想到訪民之苦,情何以堪?
兩會期間眾多訪民進京途中,多被強力截訪,有的還遭綁架,據說這是根據中央制定的「護城河工程」采取的措施。這種截訪綁架活動侵犯了公民人身自由權利,是違憲、違法的行為,望兩會討論,盡快制止。
1949年9月,共產黨領導下的政協,通過了「共同綱領」 ,以後被稱為「憲法性文件」 ,應諾建國後將實行普選,但至今中共建國已60餘年,制定了4部憲法,沒有一部再提普選兩字。建議修改憲法,增加普選、直選、競選等制度性的內容。
2010年春節剛過,中央電視台連續播出《春暖——一號文件進我家》。介紹成都新津縣普興鎮「袁山社區」,多有溢美之辭,並配文藝表演宣傳其優越性,成都副市長參加錄製,村黨支書是主要對話人。這個節目使我聯想起五十年前宣傳農業合作化、人民公社優越性,很相似。
1960年前後,中國大饑荒,餓死三千多萬人。造成慘劇的主要原因不是「自然災害」,也不是「大躍進」,而是合作化、公社化,是社會主義「革命」,這個「革命」要消滅私有制,大饑荒是制度性的產物。
1989年11月柏林牆倒塌,這是二十世紀的標誌性事件,東歐從此獲得自由,蘇東的社會主義集團開始崩潰。但是二十年後中國柏林牆,卻仍然屹立亞洲。在中國的內地和香港之間、在海峽兩岸、很多地方都存在有形、無形的柏林牆,有待拆除。
中國當局禁止很多美國文化產品進口,在中國書店買不到美國出版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在圖書館看不到《紐約時報》,美國的優秀電影更是極少放映。中國海關嚴查私人攜帶「禁書」入境,2002年朋友帶了我的著作《獄中上書》經過海關被沒收。
新疆的7.5事件,正在開庭,繼10月12日判處6名維族死刑,15日又判三人死刑三人死緩三人無期,九人中八人是維族。
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10月12日對7.5事件中被捕的維族人判了六個死刑。7.5事件的起因和責任現在還有很大的爭議,在這種背景下急急忙忙,在事件剛過三個月,判決六人死刑,這有欠慎重,很可能留下冤案、留下更大的民憤。
共有約 28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