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
20世紀,一堵有形的柏林牆建立了,又倒塌了,用了28年時間;21世紀的今天,仍然有各種有形無形的“柏林牆”阻礙著人們自由的腳步,這樣的“柏林牆”在中國比比皆是...
一個悲哀的事實是,為什麼我們的記者節不像60多年前中國共產黨提倡「民主自由」以及「新聞自由」那樣高喊「我們要新聞自由」?
湖北石首“6‧17”事件,永隆大酒店一名24 歲廚師塗遠高非正常死亡,政府反應遲鈍,發言寥寥,言必稱“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可事件的發展正是由政府組織人員搶屍激化矛盾,引發民眾不滿。參加抗議 的民眾據稱一度高達7萬人,釀成群體性事件,火燒酒店,追打員警,直到6月21日淩晨人群才慢慢散去。
辦理敏感案件的北京維權律師群體被整肅,已經不是一起兩起了,主管律師行業管理的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師協會聯手打壓維權律師,目的是讓這些律師無法執業,無法生活,最後被迫離開北京。
編者按:中共公安系統雜誌透露,六四期間公安部對動亂實行高科技的全面監控,為高層決策提供大量有影響力的資訊。這是六四研究尚不為人知的一個方面。
在網路上,公款吃喝、公車消費以及公款出國旅遊被稱為「三公」,北京大學法學教授王錫鋅估算,中國一年的「三公」加起來,費用可能接近九千億。如果財政收 入按三萬億元計算,「三公」一年已經相當於國家全年財政收入的百分之三十了。改革開放初期的一九七八年至二○○三年的二十五年間,大陸行政管理費用已增長 八十七倍。行政管理費佔財政總支出的比重,在一九七八年僅為百分之四點七...
身處中國經濟相對比較發達的浙江地區,我最直接地感受到了經濟危機的份量。奧運之前,一切欣欣向榮,樓市股市的泡沫越吹越大,人人趨利津津樂道。奧運一結束,經濟就遭遇寒冬了。彷彿是在一夜之間,浙江江龍控股、中國飛躍、華聯三鑫等大企業出現問題,或被債權人討債大軍包圍,或等待政府「救市」,或資不抵債祇能破產。經濟危機帶給全社會的問題更為嚴重,浙江有上千萬外來勞工,而我老...
通過這段被閹割的一段話147個字可見,我們的中學生所學到的歷史是刻意過濾和任意閹割後的歷史,說指鹿為馬、正龍拍虎並不為過,我們通過正常渠道所掌握的歷史真相往往背離歷史真相。
中國最無恥的新聞機構就是人民日報、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了——其實這三家媒體等同於一家媒體托拉斯,即中共中央報業通訊廣播電視集團,取之於民,用之於黨,都以為13億人民都是啞巴,是瞎子,時刻都需要黨的攙扶和代言。
8月8日奧運開幕當天,我碰到了民間環保維權人士譚凱,他說他最大的苦惱就是害怕聽到《北京歡迎你》這首歌,什麼「我家大門常打開,開放懷抱等你」,什麼「陌生熟悉都是客人,請不要拘禮,第幾次來沒關係,我們歡迎你」。事實上,當他說要去北京看奧運會時,無論是居住地街道社區的書記,還是片警,都「教育」他不要去北京。
華國鋒是中共歷史的一個歷史人物,是毛澤東身後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最高人物,是當時的權貴,但盤點歷史,除了他的虛名之外,他對中國有哪些貢獻呢?
索爾仁尼琴是蘇聯時期以揭露蘇聯"集中營"黑幕成名的大作家,當時被稱為持不同政見者,或者說是蘇聯的"右派"。
民眾對政府的抗議,說明政府的領導能力極其糟糕,政府的公信力也下降到最低點,請問石宗源先生,通過6.28事件發生,你們政府的公信力何在?
歷史上的暴行,都是後世人牢記的恥辱。當事的人,無一不被歷史的皮鞭敲打在恥辱榜上。
3月12日,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全國政協會議已經時間過半、任務過半了,但我卻看不到新聞立法的任何跡象,十年前李鵬在接受德國記者採訪時就認識到了這個問題,二十年前中國就有了兩部新聞法的草案了,可如今卻是一年不如不年了。
在這樣一個寒冷的冬天,北京的朋友胡佳先生被帶離他所在的通州區自由城,關進了北京市看守所。我知道這樣一個冬天,胡佳先生一定遭受很多痛苦,諸如他不能繼續他每天的按時吃藥,不能自由地上網,更遠離了家庭的溫暖,可我相信胡佳先生在忍受這些痛苦的時候,一定還保持著以往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以及對天的敬畏,對春天的盼望。
若評選2007年最無賴的"國家衙門",肯定是禁書第一、壟斷至上、歷來違憲的國家新聞出版總署。該署打擊公民個人公開出版,壟斷記者證頒發,支持北京地方法院重判製造"紙包子"假新聞的北京電視台記者訾北佳,對南京新聞出版局查禁離休老記者強劍衷香港出版《歷史大趨勢》的"掃黃打非"辦公室副主任尤榮喜給予"全國掃黃打非先進個人"所謂榮譽稱號,尤其是2007年1月《中國貿易...
11月29日晚,聞知原《南方週末》記者翟明磊先生在上海的住處遭遇上海文化執法部門的檢查,以所謂非法出版物為名查扣廣州中山大學主辦的《民間》文本,就可以知道上海有關部門對持不同意見人士進行無理打擊的老毛病又犯了。
針對前一陣子“中國經濟今年趕超德國”的輿論,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總工程師鄭京平在11月21日向社會作出了回應。鄭先生的結論是:“中國經濟今年趕超德國比較懸。”相比於此前統計部門公佈的一系列資料如CPI、職工平均工資等等,此次統計部門公佈的這一“資訊”,算是最接近民意的了。
當天8時上海加油站爆炸,晚八點39名傷者已出院。這是2007年11月24日19時16分。
新聞界有個怪現象,幹活的是真記者,卻沒有資格獲得國家壟斷的新聞記者證,被稱為"新聞民工";所謂真記者卻不幹活,不但持有真正的新聞記者證,工資還比"新聞民工"高。每月寫不寫稿都可按時拿到薪水,他們除了採訪報導一些官方指定報導外,幾乎不寫獨立調查的稿件,也不存在職業風險,這樣的記者其實是真正的假記者。
北京老朋友打來電話說,首都北京工商一分局最近查處了一餐廳,只因該餐廳內有一個名為“解放區”的廁所,他認為這是“另類文字獄”。
今年七八月份,筆者曾在東森新聞網發表一篇文章,題目是"讓國家更好--新華社記者應該監督重於拍馬",指新華社一記者寫報導、寫時評"為尊者諱 ",同時又為"污吏"諱,前者是指其替在位的領導者歌功頌德——或許我的言辭太直接了,不加掩飾地稱其為"拍馬屁";後者指其明知該污吏姓甚名誰,卻沒有一語點破,我稱其變相替"污吏"隱諱,認為他作為國家級通訊社——新華社的記者,是...
最新消息,湖南鳳凰縣「8.13」堤溪大橋垮塌特別重大事故處理結果已初步確定。事故調查組認定,這是一起由於施工和監理不當引起的特別重大責任事故。但是,湖南省黨政主管領導張春賢、省長周強卻沒有傳出被追究責任的消息。
前一陣子,前共產黨東德出身的現任德國女總理默克爾,成功訪問北京後,又轉往第二站南京。在南京訪問中,默克爾以實際行動為中國人上了一堂節儉課,甚至比在北大、清華的演講,更具震撼力和教育意義。因為她抵達南京後,獲安排入住市內索菲特銀河大酒店頂樓的四百多平方米總統套房。但默克爾認為這個安排過於奢華,堅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務客房,房價一千八百元,只是總統套房的...
包遵信先生的大名,是出現在18年前北京"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歷史檔案上,那時的他憑著自由思想者的良心和一腔愛國熱情,反專制,反獨裁,為民主自由而竭力呐喊。
2007年10月27日,禮拜六中午,我致電湖南長沙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謝樹林,其手機電話為 13786126677,辦公室固定電話為0731—8667366,請求採訪他與徐祥之間的糾紛和矛盾。不料,他的手機是彩鈴過後沒有人接——不知道為什麼他不接電話,於是我又給他發短信,問他能否接受我的電話採訪,可是這個長沙市政法委書記很忙,似乎無暇回復...
10月26日,上海和湖北兩個地方的大員都在忙著交接班,前湖北省委書記、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俞正聲不出意外地出任上海市委書記,這也是六年前他第一次出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後一直尋找"最後落地"的職務。
15日,《人民日報》在第一版刊登社論,題目是《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道路——熱烈祝賀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這是一篇最動聽卻是最空洞的文章,我試圖搜索了一下,發現其中有25處"黨"字,6處"偉大":偉大復興、偉大道路、偉大歷史進程、偉大工程(兩處)、偉大事業。既然黨是偉大的,光榮的,正確的,既然"我們社會主義建設的前景是更加美好",那為...
共有約 23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大紀元記者鄭小寒綜合報導)一名臺裔美籍海軍少校幾個月前開始被美國當局調查,他被懷疑向中國大陸和臺灣提供美國軍事秘密信息。目前,美國海軍正在對此案進行調查,也將決定是否提交軍事法庭。4月12日,CNN報導說,一名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在該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