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
減稅或許對國家、企業和民眾有好處,但對共產黨來說卻是一副毒藥。
目前的中國經濟,三個組合帶來的優勢已經基本消耗完畢。經濟貨幣化過程已經結束,出口增長已經難以持續,貨幣寬鬆加政府借債投資所產生財富增加,已經無法達到投資值本身。換句話說,中國經濟出現問題是由本身結構性問題造成的,其它如貿易戰、房地產泡沫、金融危機等等,其實都是表象。
孟晚舟以千萬加元的保釋金獲得了加拿大方面的保釋,然而事情並未結束。美國司法當局的引渡令,在加拿大仍然生效。如果下個月8日前,美方正式提出引渡要求,則孟晚舟的引渡程序才算是正式開始。就加拿大的法律程序來說,孟晚舟方面如果不同意引渡,就必然需要通過法庭多次的聆訊。如果法庭裁決美國引渡令生效,還需要加拿大司法部部長簽發引渡命令,孟晚舟方面則可以再次上訴到上訴法庭...
在阿根廷的川普(特朗普)和習近平會晤,受到了特別的關注。我感覺,在這次雙邊會晤中,美、中雙方不可能達成完美妥協,但也不可能徹底談崩。最可能的結果是在這兩個結果之間的某一點上達成妥協意向,然後公布聯合聲明。另一種可能是談完後雙方各說各話,屆時便要看情況如何了。 11月初,中共向美國提出了一份書面的142項貿易改革方案,希望可以和美國達成妥協。不過,應中共...
因此,G20峰會上的川習之會,能夠獲得各方滿意結果的可能性,恐怕會是極低極低的。即使有聯合聲明,最可能只是表達一下「繼續談下去」的意願。而美國各階層及各界意見正在統合,國內資源也逐漸集中進行調配,未來對中國(中共)所施加的壓力,只會比2018年更為巨大。
美國和中國的全面對抗,已經走到了無法逆轉的地步。 北京不可能作出退讓。當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中國崩潰之後,中共選擇了民族主義和國家主義的意識形態模式取代前者。國家主義的其中一個基礎是「對敵人的仇恨」,而這個敵人往往是國家或者種族。在專制體制下,行政權力主導一切社會活動,這種制度的關鍵在於行政權力必須有一個最高領袖,他是權和威的象徵,也是對敵人「仇恨和對抗...
近期中國的大新聞不斷。大富豪不斷出事,馬雲退休,交出支付寶。大企業收緊皮帶準備挨餓,最大的房地產公司萬科打出了「活下去」的標語,其在廈門的別墅以半價銷售。大明星幾乎全部落網,范冰冰罰8.8億元人民幣,影視歌星納稅從6.7%增加到46%。中產階級全數中招,P2P倒掉了400家,佔總數的五分之一,專家估計未來一年還有一千家會垮掉,中國所謂中產階級的財產將大量消失...
成年之後,我小妹經常指責我小時候欺負她。其中一個罪行,是偷喝麥乳精事件。 麥乳精類似香港人說的阿華田,有點像是速溶咖啡,在70年代的中國大陸算是奢侈食品。一次父母不在,我說服小妹把她那份麥乳精和我的放在一個大碗中,用開水沖開之後,我用調羹(勺子)在碗中間劃一條線,告訴她我們兩人一人半碗。當時才6歲的小妹很快發現了問題。因為我用極快的速度進食,她那「半碗...
中國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聯合,未來對中共體制的衝擊將日益嚴重,這種趨勢已經難以逆轉。
「互踩對方底線」,很可能成為未來幾年兩國交往的常態。
美國和中國這種全面對抗的關係,決定了未來亞太局勢的走向,甚至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世界局勢的走向。
自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上任後,中美貿易糾紛越演越烈,至今未降溫。習近平日前接見歐美企業領袖,聲稱將會「以牙還牙」,顯示中國高層對美國咄咄逼人的對華政策已經逐漸失去耐性。而如若中國展開嚴厲反擊,則中美之間全面貿易戰將無可避免。 最新的消息,是中國政府或許針對美國蘋果和汽車行業進行反擊。這兩個行業,大概是現有美國對華貿易的核心。如果中國真的有意於此,則意...
美國制裁中興通訊,立即的損失就超過百億美元,而長遠損失更是不可估量。
美國和中國的貿易糾紛擴大,一場貿易戰看起來即將要展開。中國和美國互相指責對方需要為「貿易戰」負責任。中國方面更是指責美國的做法對世界貿易有害,說中國沒有辦法,只好應戰等等。相比之下,美國官員確實有些笨嘴笨舌,國內商界反對聲音也不小,好像頗處下風。
專制政體,政治就是個「玩意兒」,對尋常百姓來說,「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掌權者玩的東西,瞎操甚麼心呢)」,不冷淡才不正常吧。
中美貿易關係,未來一兩年必然日趨緊張。
不久前,北韓黨內文件稱中國為「千年宿敵」,正是這種仇視發芽開花的結果。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剛剛上任即被曝出她和先生名下的住宅有多處僭建。所謂僭建,就是在原來設計圖則之外私自增建的建築物。過去,前特首梁振英和特首候選人唐英年等人,都被曝光過住宅僭建問題。 律政司司長僭建,和別人確實有性質的不同。因為律政司主管法律法規的執行,所謂執法者違法,所以問題會變得特別嚴重。香港輿論大嘩,反對黨咄咄逼人、抓住不放,這些都是自由社會體...
北風呼嘯之下,香港的政治寒冬即將降臨,港人是否已備好冬糧?
中共18大之後,軍隊高級將領自殺屢見不鮮。
魯煒被「組織調查」了!這位曾經的中國網絡沙皇,因為嚴控網絡信息而被很多中國網友痛恨,所以他被調查引起了不少人的快感。
如何使正在開放的社會回到封閉的絕對專制,遂成為未來中國政府的一大挑戰。
習近平或許有機會,但他的選擇其實並不太多。何去何從?不單是北京的掌權者,也是全中國人民共同面對的一大挑戰。
各種跡象都表示,中共黨內派系的鬥爭並未淡化,而是更為激烈。因此無論是七中全會,甚至是19大,恐怕都不會是句號,而只是一個逗號而已。
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無知就是力量。這是一種多麼美妙的辯證哲學方法論。
唯一真正構成恐懼核心的因素,是來源於中共內部的激烈衝突。中共最高掌權者的恐懼,來源於黨內高層的挑戰。
人權既然關係到「人」,而不是「人民」,那麼這個鞋是否合腳,我們還是自己說比較好,不敢麻煩高級官員們代勞。
將決定中國未來5年,甚至15年的中共19大,即將在下個月舉行。原來看起來頗為穩健的局面,現在卻越來越有捉摸不定的感覺,政治上的紅色霧霾,正在北京瀰漫。
中國外交正逢多事之秋,對印度軟硬拿捏困難,算是一大難題。
作為一個絕對專制的共產體制,現在中共可行的政策空間比別的國家更小,所以如何與美國打交道,恐怕將是北京未來十分頭痛的問題。
共有約 21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