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那天和一個韓國朋友一起吃飯,他把錢包放在桌子上,看他的錢包挺別緻的,我就拿起來看了看,我發現裡面的各種卡非常之多。他看看我的表情就給我一一介紹了起來:身份證、駕照、不同銀行的信用卡還有各種超市、百貨商店、咖啡店、披薩店的會員卡,我大致數了一下,足足有十五六張卡片。
韓國留學心語

(大紀元記者王佳慧採訪報導)對於來韓國旅遊的中國遊客來說,儘管共享一輪明月,共度一個中秋,但是在韓國卻能感受到一個與中國截然不同的中秋佳節,它不僅表現在傳統民俗和親情等方面,而且韓國的各類商品也成了吸引中國遊客的一大主題。

(大紀元記者馬天祥舊金山灣區報導)恩美關切的望著躺在病床上的80多歲的丈夫泰龍。泰龍命運多舛,先富後貧,她不希望孩子像自己一樣一生清貧。恩美與丈夫商量後,決定把一份從養父母留給自己作為嫁妝的收藏了60多年的一件「雄獅石雕」賣出去,好給孩子們一個交代。

6月12日,韓國DMZ博物館特邀華語圈旅行社等50名相關人士,在韓國江原道DMZ(非軍事化區)博物館進行為期兩天的參觀遊覽會,親臨南北韓之間的三八線一帶,回顧六十多年前朝鮮戰爭的硝煙,以及在這片主戰場上再次煥發出的自然生機。

前兩天帶著朋友家一個五歲的韓國小朋友上街。孩子看到了停在那裏等紅燈的警車,便大聲地叫我看,並用稚嫩可愛的韓國語喊著警察叔叔,向他們問好致意。車裡的韓國警察看到後,也不停地笑著向孩子揮手。看著那個場面,我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在國內的家鄉對警察也曾有過那種憧憬和崇拜之情。

「你說那位學長是韓國人還是外國人?」李炳泰向金智薰小聲問到。「甚麼意思啊?他不是韓國人嗎?」金智薰不解地問到。「我們來實驗室也有快一個禮拜了,我也一直以為他是韓國人,但是總感覺他說話的時候有一些奇怪。我想他應該是外國人。」李炳泰回答到。「不會吧?我感覺他的首爾話說的比你還地道呢?」「我很相信我的感覺,他不是韓國人,不信我們打賭。」「好啊,就賭晚上一頓烤肉如何?」「好,就這樣,我現在就去問問。」

慶熙大學(KYUNG HEE UNIVERSIY)是創辦於1949年的綜合性大學,現有三個校區及二十多個系科,有本科生18,130人,研究生2,384人,教授761人。占地510公頃的首爾主校區坐落在首爾的東北部,距首爾市中心25公里,搭乘地鐵1號線在回基站下車,步行7分鐘左右即可到達慶熙大學正門。

延世大學(Yonsei University)的前身是延禧大學、廣惠院和世博蘭斯醫學校。1957年1月,延禧大學和世博蘭斯醫學校正式合併,從原名中取首字,組成了延世大學(Y)。它與首爾大學(S)、高麗大學(K)並稱為韓國大學的一片天(SKY)。延世和高麗大學一直以來都在爭奪韓國大學排名的第二把交椅,往往是不分伯仲:延世以醫科、工科見長,而高麗則是以經營學、法學獨步韓國,二者專攻不同,在每個人心中的排位自然也各有差異

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我對整形手術是比較排斥的,我一直相信自然的才是最好的。我覺得人想要美麗最關鍵的不是通過外在手段的調整,更重要的是要從內心開始改變自己才行。美國政治家林肯曾經說過:「人過了四十歲就該對自己的面容負責了。」這句話的含意頗為深刻。記得很清楚,高中時的一些同窗曾經是那麼的清純美麗、英俊帥氣,但是過了很多年以後再次相逢的時候,從他們的面容中真的很難找到往日的倩影。

畢業一晃也有五六年的光景了,回憶起自己的留學生活,往日的一幕幕猶如昨天般依然是那樣的清晰。我是在上個世紀末來到韓國的,當時我是在韓國的最高學府:首爾國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曾經的一段刻骨銘心的經歷讓我在今天回想起來都不免要垂淚感恩,謝謝你們,親愛的同窗、對我關心備至的前輩、還有我最為欽佩與尊敬的教授。

「我來幫你拿一下,很沉吧?」我向剛進實驗室的後輩說到。「沒關係的,我自己能行,謝謝您,哥哥」後輩很禮貌地回答到。「辛苦了」我鼓勵到,「沒甚麼了,我是後輩這都是我應該做的。」看著這個小後輩心裏感覺真的是不錯。剛來的時候我是後輩,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慢慢變成了前輩,實驗室裡的很多雜活現在都不需要我幹了,感覺挺好。

平時觀察事物、觀察人的時候我非常喜歡注意細節,細節往往能夠傳遞出最真實的資訊。通過觀察一個人關門的動作我可以瞭解到他對別人的關心程度,如果他的動作非常輕,他一定是一個善於考慮別人感受的人;通過觀察一個人的辦公物品、書籍的擺放我可以瞭解到他的細心程度和做事的條理性;通過一個人在別人背後的言論我可以瞭解到他的個人修養以及可信賴度等等。

韓國電視臺的新聞主播在播報完新聞後有一個代表性的動作就是一起給觀眾鞠躬致謝,這個動作給人的感覺非常好。一天在觀看SBS電視臺新聞的時候,播報完節目後主持人一如往常地一起給觀眾鞠躬,這之後我看到他們略側過身子彼此互相微微鞠躬,然後又各自把身子側向另一面向觀眾看不到的兩旁的工作人員鞠躬,他們的這個細節動作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其讓我對這家電視臺的好感倍增。

在首爾生活了幾年,地鐵坐了多少回自己也數不清了,常常一上車就是一個多小時。除了上下班時間韓國的地鐵一般不會太擁擠,地鐵運行的也比較平穩,這樣很多韓國人會利用乘坐地鐵的時間學習,給自己充電。

「你說他是誰?我們研究院的院長?」我驚訝地問到。「沒錯,是院長,他旁邊的是副院長。」實驗室的韓國朋友回答到。「他也來食堂吃飯嗎?」我接著問到。韓國朋友聽到我的問題好像有些不解:「他怎麼了?他為什麼不能來食堂吃飯呢?」我一聽沒再多問,但心裏想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暑假期間我們教授在美國密歇根大學讀書的女兒來我們實驗進行了短暫的實習研修。一點點熟悉之後,我們知道她從很小就開始在美國生活了,從她身上你能感受到很強烈的美國氣息,和韓國女孩兒有著完全不同的風格。

我是一名在韓國留學的朝鮮族留學生,本以為到了韓國後我的語言能力不會成問題。但是慢慢的我發現,對於韓國人來說我的韓國語是最土的方言,音調跟北韓差不多。因為語言筆試考試通過了,所以我沒有讀語言班而直接進了相關的專業院系。

談到堅持,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非常明瞭的,只要你去堅持就會得到相應的回報。比如說只要你用心的堅持學習英文,那你的英文水準就會不斷的提高;只要你堅持不吸煙、不飲酒、節制飲食,那麼相對來講你就會更加健康,這種輸入與輸出的關係非常的明瞭。但是還有一些事情不到結果真正出來的時候,你都不能確定自己的堅持是不是正確的,所以這種堅持也是最難的。

前幾天看到了一部名為《商道》的韓劇,其中的一個情節給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朝鮮商人林尚沃帶領自己的商團去清國(中國清朝)參加一個大的藥材交易會和清國商人交易朝鮮最好的人參,但是清國商人卻聯手抵制朝鮮人參以壓低價格。眼看著交易會馬上就要結束了,再不出手人參就賣不出去了。其他朝鮮商團情急之下以白銀65兩一斤的極低價格買了人參,只有林尚沃沒有出手,同時人們還驚訝的發現其他朝鮮商人的人參其實都是被林尚沃買去了。

實驗室又有兩個朋友要去美國讀博士了,一個要去麻省理工,一個要去卡耐基-梅隆,都是世界級的頂級牛校。剛聽到這個消息時,說實話心裏面有些不平衡,說白了就是妒嫉,不過很快我就把自己的心態調整過來了。我再次告訴自己:不要老是和別人比,有些人在某些方面的優勢注定是你無法超越的,只要自己努力就好,要學會去接受很多人在諸多方面優於自己的現實。

說來也怪,這韓國人不大一個人去吃飯,我在這兒待得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被人點醒。而且點醒我的,還是一位理髮的大姐。

在上一篇中我談到了執行心態的問題,但是不是調整好了心態執行力就上去了呢?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想大家都見過這樣的人,其對上級的命令從來都是積極執行的,但是他做事後的結果往往都很糟糕。有些俗語,諸如:「越幫越忙」、「幫倒忙」或許指的就是這些人吧?話談到這裡就涉及到了執行力的第二個層面:執行的速度以及品質問題。

「什麼?明天下午必須加工完?那你怎麼不早說呢?」我略顯不滿地說到。「教授也是剛剛吩咐給我,我也沒有辦法。明天是週五,明天加工不完,週六週日微納米加工中心休息加工不了,但教授要求週一必須把樣品拿給他。」景煥面帶歉意地說著。我一看也沒有什麼辦法了,開始幹吧。

在韓國能擠進大學排名前十,但又不在首爾市的大學僅有兩所,一所是位於大田市的韓國高等科學技術院(KAIST),另一所就是浦項工業大學。浦項工業大學非常類似於中國的哈工大與西安交大,所處地理位置雖然不是很好,但是其在韓國的學術界的影響力卻很大。

親愛的各位讀者大家好,看到這篇文章大家或許會有些詫異,淨源不是說再見了嘛?不是說不寫了嗎?怎麼又開始寫了?去年年末的時候,我真的感覺好像是再也寫不出什麼東西了,那個時候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最後做出了決定。當我的《再見了,親愛的朋友》那篇文章登出來後,我馬上就感到自己的決定似乎做的太倉促、太草率了。

中國人教韓國人學中文自然不成問題,其實不然,如果方法不得當很快就會失去這份工作的。

在韓國,雖然在大學中有許多教授用英文授課,但是仍有很多課程的教授使用韓文授課。用韓文授課的教授有的是確實英文講不好,還有一些則認為這裡是韓國,就應該用韓文授課,外國學生既然來留學就應該儘快學好韓國語,儘快適應這裡的學習要求。

談到到韓國人家做客的這些禮儀,我想不僅僅是在韓國,在其他國家這些禮儀大部份也都應該是需要遵守的。但是韓國人對這些禮儀看得很重,所以在這裡我就結合自己的一些經驗大致的談一下。

來到國外留學不論是為了更好地接觸當地社會或是為了賺錢,很多留學生都有邊學習邊打工的想法。相對於做餐館、跑工地等繁重的體力勞動,做中文家教應該是每個留學生的最佳打工方式之一,尤其是在韓國中文熱方興未艾,很多韓國人都有學習中文的打算或是正在學習中文。

相信很多中國朋友來到韓國後面臨的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與韓國人的語言溝通問題,這就涉及到了韓國語的學習問題。雖然我這篇文章的題目是「如何學好韓國語?」,但這並不意味著我的韓國語就非常的好,不過我相信我自己總結出的韓國語學習的經驗一定會對大家有所幫助的。

共有約 144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