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近期日本熊本、台灣高雄、東京附近和西藏日喀則市等地相繼發生地震,預測地震的消息也不時見諸報端。說到震後所需的物品,大家都會想起「應急防災袋」。而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後,政府建議,如果房子受損不嚴重,可以不去避難所。日媒近期介紹了在自家、學校或辦公室避難所需物品及要做的準備,有助於讀者在災害發生時的獨立性。
救護日記

如何培養快樂的心理?

有很多的駕駛朋友都有在高速公路上拋錨的經驗,常常遇到很蠻橫不講理的拖吊司機,在本篇為各位朋友作一下經驗剖析。

雖然每天都有數不完的救護車的接送勤務,但真正讓人刻苦銘心又值得提筆寫下心語的確實不多,只有在有深切的感受中,才會藉由筆來藉此抒發自己心中的感受。

常常有人認為救護車是個特權行業,這確實是有著「道路優先權」的行業沒錯,但是因為接送病患而造成的車禍或者是任何的意外發生,都是不能夠免責的。也就是說,有道路的優先權,但是並沒有免死金牌。

寫下了標題,突然想到,如果是靠寫出別人的種種不幸,而為了得到一份獎狀、金錢和榮耀,並不是我想要做的。最近一直慢慢勾起了我過去的記憶,隔了幾年思緒記憶猶新,所以還是提筆寫下吧!

在一次的勤務當中,我和阿宏同車要將一位汀州的病患載往內湖三總。阿宏有當過2 年的替代役男,有2年的救護實際經驗。

自從從事了救護車行業之後,因為常常看到了很多的患者的生死關頭,死亡的患者也看了不少,對於屍體的懼怕,漸漸變得司空見慣而習以為常了。有時還會刻意的看一下其他救護人員是怎麼樣救護瀕臨死亡的患者,對於正在學習救護的臨場經驗的我們來說,是很值得從他人的經驗中去揣摩。

首先可以先看看下面有關於救護車黑幕的新聞,不是完全都全然這樣,也有正當經營的民間業者,民眾對於醫療方面的訊息不是很了解,又聽外界的揣測風風雨雨的,轉貼這類文章的人也很多。

在當救護車的駕駛(EMT)時,有時和護士聊天的時候聊到,有一次坐一位新手救護車司機的車喔!車子開出去,不知道回來要怎麼走,當時真的是沒想到居然會遇到這種事。

由救護車司機有一部份是由醫院保全轉業為駕駛兼救護技術員,但僅有八天64小時的救護訓練,其實無法真正的訓練出一位合格的救護技術員,而且要在短暫的時間達到可以服勤的標準,唯有靠經驗的養成來提升救護技術員的服務水準。

這幾天,我一直探討思維著,發生車禍要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處理,經過了幾天的琢磨後,我還是決定,就算是別人的錯誤,也不能夠去要求別人什麼,不過還是什麼事情都不要發生最好。

今天在電視機前面和一位朋友正在談論一些事情,有意無意的看到了電視畫面的女性都穿著低胸的衣服,都被一股力量將視線拉到了電視機螢幕上面的焦點。

有關於洗腎的這種疾病,並不如洗腎這兩個字的表面一樣,洗腎臟器官。是把患者體內的血液抽出來後,進行分析,過濾,再回到患者的體內。所以我身邊的患者常說:「吃的再好的補品也沒有用!都洗掉了!」

回憶在我等待當兵前的19歲日子,我和母親到了一家酒店送貨,母親去借洗手間,而我就在貨車上等著。沒多久,看著三位年幼的少年、少女從商業大樓內走出來,其中有一男載著一女和那位國中女生道別,騎著重型FZR機車揚長而去。一會兒,那位少女站在原地看著左右遲疑了一下,就向我這邊走過來了,我以為她要問路或者是有什麼問題?

兩年前左右,我還在開接送洗腎病人的交通接駁車的時候,有一次,其實是常常啦!開車的時候精神上在神遊,哇! 好可怕!車上一堆人哩!您是要解除他們永遠不用洗腎的痛苦嗎?

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員工檢舉 救護車公司擅造假証件。

小志(為了保護當事人的隱私使用替代名)是我們院內的一個保全,剛開始進入這一家醫院的時候,總是看到了小志在夜班的勤務站崗,院內半夜的勤務量很少,有時候看到了小志坐著睡著了,急診室的護士和阿姨也擔心他找不到第二個工作,而沒有嫌棄他的保全職業。其實小志的頭腦並不是很好,反應和智商跟正常的人是有差別的,比較好一點是小志除了會抽煙、愛模仿別人以外,沒有什麼不良的嗜好。

今天星期日,才從南投大老遠的路程,好不容易的終於快到了我們家的路途中,突然看到右方有摩托車跌倒並拖行了幾公尺遠,我就下意識的馬上靠右停在路邊,查看一下兩位機車騎士們的狀況如何?

在每天繁雜的環境下工作,心情難免會比較差一些。如我們醫院裡面的高級勞工-醫生,每天都要工作超過12個鐘頭,一聽到我們是24小時的勤務後,心情就會緩解很多,

患者:男,年約40多歲。

在開救護車前,我先開了一年多了的交通車,主要的工作項目就是負責接送來醫院做洗腎的腎友,因為洗腎並不是真的洗腎,是過濾腎友的血液,所以在血液裡的氧氣、抗體、養分、和水分、毒素都會多多少少的被洗掉。我當時就是那麼的想:以為洗腎是用水往腎臟內開個洞清洗乾淨?

記得去年年底有一個蠻大條的新聞,某位宜蘭的農民的子女因為在大陸經商事業有成,回家蓋個超級豪華透天厝,因此變成了歹徒眼中的肥羊。

做著這樣的一份工作,真是讓我活力十足,最興奮的是每天的早晨。

正在睡夢中,接到醫院電話:「等一下來急診室,要一台車。」叩!掛斷。

我有看到新店慈濟醫院有很多的師兄、師姐,你有空的時候會不會到那邊幫忙?

運送急救病患到大醫院的加護病房,對於我們來說,已經就是習以為常的每天必做工作。

有一次,我們接送一位約20歲出頭的女性年輕病患,要到內湖住院,在救護車送達了內湖醫院後。我們推著患者準備送往住院病房,一路上我們除了工作上的言語外都很少交談,在乘坐電梯的時候患者就開口的打破沉寂。

我在一家救護車公司工作。這一天,公司和醫院安排了緊急救護員執照的訓練課程。心想,我服兵役時也是在衛生醫護單位服務,考執照對於在軍中密集訓練了兩年的我來說實在是太容易了,何況只是一個初級的執照,我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