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專輯·多維時空
11月29日,明慧網刊登了一篇《今日中國:中文版》1993年 第7期(36-38頁)以《治病顯奇效的法輪功》為題報道的文章,回顧法輪功與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9月4日,來自澳大利亞各地區不同城市的部分法輪功學員齊聚悉尼市中心,向悉尼各界人士展示了法輪大法的美好,並將法輪功反迫害的真相傳遞給人們。他們通過煉功、遊行、集會、征簽、勸「三退」、真相展板、橫幅等各種豐富的活動,展現了法輪大法和平、祥和、純善、純美的風采。同時將全球17萬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重要信息傳遞給人們。
前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被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刑事控告或民事起訴之國家或地區:
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迄今已22年有餘,期間15年是身處迫害之中。令世人無比驚詫的是,法輪功不僅在迫害前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廣傳中國大陸,有一億民眾走入了修煉,而且在中共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的殘酷打壓下,非但依然屹立在世間,得到了不同國家政要、民眾的支持,為更多的世人所知曉,還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更多不同族裔、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之人踏入了修煉之門,而迫害的始...
法輪大法是上乘佛家修煉大法,1992年自中國大陸傳出,現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在歷史上,唐朝的《推背圖》,諸葛亮的《馬前課》,北宋的《梅花詩》,劉伯溫的《燒餅歌》,法國的《諸世紀》,韓國的《格庵遺錄》和《聖經啟示錄》,古今中外所有的預言都指向了歷史的這一刻——法輪大法洪傳於世。而在民間,也有不少有關法輪大法洪傳的預言。
2013年9月19日至22日,波蘭第三十八屆秋季健康博覽會在KATOWICE文化中心舉行,共有兩百多家公司、企業、團體攜帶各種健康產品參展並圍繞健康主題舉辦了二十多場專題報告會。已連續四年第七次參展(註:每年春秋兩季)的波蘭法輪大法學會,受到很多波蘭人的喜愛和歡迎,大家紛紛購買《轉法輪》,波蘭語《法輪功健康調查報告北美235例》也被索取一空,更多的人在反對中...
世界上最複雜難解的課題恐怕非思維莫屬。其中,對於神秘莫測的靈感現象,從古至今更是眾說紛紜。
(shown)無神論者在認識上最根本的錯誤是不承認另外層次有高級生命體控制肉體,不承認所有的物質都有各自的規律。
(shown)宇宙本來是多層次物質構成的。物質有其形體和特性。不同的物質有其成、住、壞、滅的規律。
(shown)接連三天她都親眼看見了天國世界的景象:看到美麗的亭台樓閣,祥雲繚繞,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天國世界的眾生祥和又幸福地生活著……
(shown)從我們這個研究結果顯示,人體在看不見的地方確實還存在著影響人體的因素,也可能存在著另外空間的身體。就如同大部分截肢者所描述一樣,他們能感受到已經截掉的手或腳,還在原位,有些截肢者甚至還能控制「幻肢」的移動、轉動。
清康熙年間,有一個據說看面像看的非常准的賈某。當時一個姓孫的部曹(清代官名)準備試一下賈某是不是有真本領。他就發帖請賈某與他的一批同僚在自己家中聚會。聚會前,他和他的同僚們各自和一些挑選出來長的比較好看的僕人換了衣冠。然後讓這些穿了主人衣冠的僕人坐在上首,他們自己穿著僕人衣服站在階下。
令人好奇的是為什麼夢遊者在睡覺中走動,不容易發生危險呢...
我出生在東部沿海的大城市。記得我還是很小的時候,現在推算起來大概是一九八三年或是一九八四年的時候,在一個天氣很熱的晚上,可能是七、八月份的時候,晚上我從床上起來,趴在東南方向的窗子向外看,向天空看……
出生當夜因父親作夢而取名,蔡上機從小頂著一頭白髮,16歲(民國74年)即有第一本著作《飛宮四化最新紫微斗數》問世,並開始授課、演講。從小姓名及長相出奇的他,整天跟在職業風水師的爺爺身邊轉悠,耳濡目染之下加上本身的興趣,個性獨立,國中畢業即北上半工半讀,在台灣命理業界是最年輕就從事命理師、講師及作家的一位頗具知名的人物。
上篇文章中我提到了西方大哲學家黑格爾的那句名言:「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合理的即是存在的。」然而正如佛陀所云:「法無定法」,不同的層次存在著不同的理,黑格爾的這句話雖然很有道理,然而一旦超越這個境界,就會發現它的理就不是那麼絕對的了。
1968年秋天,年僅兩歲半的德丹娜患上了半身癱瘓症,並且間歇失明已幾個月了。這天,小德丹娜一直靜靜地躺在兒童床上,眼睛深深地往內陷了進去,半睜半閉,生命垂危。
隨後的日子,“莫爾思王”經常獨自禱告。直到有一天“莫爾思王”召集並告訴他們說:他的“父”告訴他說上界天國也都失恆了,“大造物主”要到地上去從新恆定所有的世界,他的“父”要跟隨“大造物主”下行去地上,求“大造物主”從新恆定自己的國度。這時他們這世界裏的很多的王都得到類似的啟示,他們聚集到一起商議,最後決定從這些王中選出一批使者(他們的叫法)去地上,去向“大造物...
前不久的一天下午我在家裏,一下子感覺進入了一個西方人的那種“天國世界”(我本人對西方文化很陌生,只是原來從電影作品裏接觸過的一點),現在我回憶著把過程記述下來:
在快樂天國的第一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宮殿裏,我知道以前曾住在這裏。一進屋躺在床上,特別舒服。一會兒屋裏的牆跟我說話:“你從哪兒來的?我怎麼想不起來了?”燈回答說:“我知道她是從一個叫地球的地方來的。”花盆說:“地球是甚麼?能吃嗎?”花盆裏的土說:“也許能吃,但得剝開之後,裏面有個仁。”燈說:“那個東西不能吃,吃了肚子疼。我聽說那是個不好的東西。”我聽著聽著睡著了...
倒底夢是「真實」的,或是「虛幻」的?古語說的好:「夢如人生,人生如夢」。其實,人的生活包含兩大部分:現實的生活與夢裡的生活。
我在宮殿住了三天,在這個快樂天國裏,眾生都高高興興的、快快樂樂的生活,無憂無慮,有一次宮殿裏的牆說:“聽說有悲傷,甚麼是悲傷,悲傷是啥?”花盆裏的土說:“可能是高興吧!”花盆說:“那何必叫悲傷呢?就叫高興,悲傷的意思大概就是吃吧!”
如果一天睡覺8小時,那麼人生將有三分之一的時間花在睡夢中。中國古代非常重視夢,遠在商朝就有占夢官專門為宮廷與貴族來解釋夢,並認為夢境會反映出吉凶禍福。《周禮》與《列子》將夢分為六種,「周公解夢」就是當時流傳下來的。
我從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麼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裏面全是蛆蟲。我還看見了地獄,地獄比地球大好幾倍。
樂樂是遼寧省某市的大法小弟子,今年11歲,不久前的一個夜晚,她做了一個長夢,夢中她到了天國世界,也稱快樂天國,還見到了地獄。第二天早晨醒來後記憶清晰,本文記錄的是經她口述整理的夢中情節。
另外的空間,人的肉眼看不見。但看不見的事物並不表示不存在。人肉眼看到的形象不過是對可見光的感知,而可見光在電磁波的大家族中僅僅只是一個極窄的波段;目前科學家已證明很多天體發出電磁波並不是可見光。對於另外空間的存在,科學家早已從不同角度在進行研究、探討,並認為是完全可能的。
美國加州舊金山附近有一個地方叫「神秘地帶」,該處存在著異乎尋常的「引力」:如球向上滾、身體的平衡狀態是「傾斜的」、沿壁上行如履平地等等現象。對於這類科學無法解釋的情形,人們習慣上稱之為「自然現象」。但是,這些真的只是「自然現象」嗎?還是逃避現實的自我麻醉?
「從登州向海上望去,常能看到有雲氣,有的像樓臺宮殿,也有人物車馬,看得很清楚。人們叫它做『海市』。…歐陽文忠曾經出使河朔,路過高唐縣,晚上在旅店中聽到有鬼神從空中經過,車馬、人畜的聲音都很清晰。他說得很詳細,這裏就不多寫了。本地的老人說:『二十年前這裏白天也有過這種事,人物都看得清清楚楚。』老百姓也把它叫做海市。」
二零零九年五月九日,台灣六千餘名法輪功學員在南台灣風光明媚的墾丁風景區埔頂大草原集體煉功,將指導修煉的《轉法輪》這本書,金光燦爛的排演出來,提前慶祝紀念大法洪傳與感頌師恩這神聖光輝的日子。
明朝早期有一個名叫曹本(字子善)的兵部侍郎。據說他出生前,他的父親曾做過一個非常奇特的夢。今天我就來給大家講講這個夢。
共有約 3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2月8日,吳永寧的女友付金霞通過個人微博證實吳永寧去世,引發海內外媒體的關注,公眾討論小人物之死,誰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