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淒雨。一條發光的煤狗斜躺在地上,腿上滲著血。一個女人奔過來,一下撲在他身上,拼命搖晃:「老虎!老虎!快醒醒!」「喲,他還在發燒哎……-」眾多的工人一下都圍過來了,有人把他攙扶坐起來。
營部高音喇叭傳出:「據新華社達卡消息,印度軍隊於今日凌晨5:30分向東巴基斯坦發起全面進攻,東巴總統葉海亞汗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
晚上,一張悚然驚嚇的臉,從雨水的煤場地上,抬起,遠處,鐵絲網……漸漸地幻化出一片紅海洋……傳來了天安門廣場萬眾歡騰的景象……「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毛主席萬歲!」的口號聲響徹雲霄……
「前方50公尺,佔領陣地!」一聲厲喝,士兵們向一片矮青棡開闊地衝去,「乒呤乒啷」,軍用圓鍬在砂渣地上砍挖,「砰!」砸炮版,架炮,四班長在炮位前方插上標杆……「目標正前方,表尺501,方向035……」
嗯,啃……」響鼻,鬍子插滿了一張年輕而粗糙的臉,眼睛裏射出坦率和輕蔑,期待。「啃!哪裏打柴?」「就是連隊後山……」「嗯……啃!怎麼啦?」「四班長……四班長他……」「啃……」「他……說……他看見了幻覺……」「什麼?!」有種天靈蓋上升的感覺!
海上遊蕩的枝葉 進到我的夢裡來來吧 俊俏的小鴿子 漂泊的眼睛很柔軟的 很柔軟的 絨絮般的能讓你產生幻想的 我的夢裡來 我們一起變黑的黑夜的黑夜啊我們一起變白的白晝的白晝啊海上遊蕩的鴿子 進到我的夢裡來在我的心靈棲息、依偎的讓我在你的枝葉上棲息依偎
「他們在這裏!他們在這裏!」人群在開挖的洞口歡呼起來,「找到了!找到啦!」「給他們記功!」在場的領導當場表態。一輛救護車把從坑洞裏撈出來的兩人送往了醫院。「水都快齊腰了,真算是命大啊!」「露露真是幸福啊,部隊男朋友也回來了!」
黢黑一片,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軍人感到有一雙手在自己臉上摩挲,「露露!?」「是我!」一個年輕女人輕柔的聲音。「你怎麼也來了?」軍人迷惘地問。坑道裏黑黑的,輕聲傳來了那支讖言式的俄羅斯歌曲:
大雨再次瓢澆,篝火和軍人的幻影都消失了。又是一天雨中奮戰。女工渾身濕透,抱著一捆濕柴,在灶前生火,「喂,老兵!你說,如果,如果這裏是中蘇邊境,蘇聯紅軍聽了我們唱歌,還會有戰爭嗎?」男子已經跳下壕溝,坑洞裏發出一聲吼叫:「像你們這樣施工,是要塌方的,一點也不加強洞面支撐……」
霧中的廬城市,已有早行人了。男子站在一個炸油條攤前,要了兩根油條,一碗綠豆稀飯,吃的時候,聽到顧客的議論聲:「到處在挖地道噢,我們廠三班倒,人停班不停,從來也沒有這樣拚命啊……「是啊,是啊!」旁邊的工人應和著:「要打仗了嘛!」
一雙柔軟的手在他臉上撫挲,一雙辰星般的眼睛,心頭一熱:「是你!」姑娘蹲在地上掠了一下頭髮,吃驚地說聲:「是你啊!」已經把他攙起來,又微笑著對兩個追捕的士兵說:「我的男朋友,剛才我們一起送傷患到醫院的。」男子覺得自己已被架在一個姑娘肩上,慢慢向前走著。
過西安了……過鄭州了……每個站上都有持槍的士兵……車外是瓢澆大雨。每個車站都壅塞著無數外流人員,背著鋪蓋卷,人聲鼎沸。大雨連下,到處是逃荒的。車到蚌埠,男子從悶罐車跳下,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感到精神振奮了些,沿軌道剛走兩步,準備轉乘另一列車,正找月台,「倏」地不知從哪湧出那麼多民兵,全執紅白兩色棒,才下車的流竄人員被驅趕著走向一截悶罐車,男子被人群夾裹著又上了列車。
(clipart.com)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漸稀,漠野展現出一幅卓爾不群,超然絕美的氣質與表觀。陽光遠射楚魯特北地,一線綿延,勢如屏障。羚駝河上游谷地斷落,山泉密布,溪流縱橫。山腳沖溝深切,河道交錯,森林茂密,草豐花魅,殊為美麗。
我是針,你的心是感情的線用我們的愛縫製沒有縫的波流把我們的身體縫製縫製成生命的呼吸像海 光給我們的世界縫件衣兒童的美麗
你把頭塞進翅膀裡像所有的鳥深眠囈語
我是從牆那邊來的 我是漂泊不定的邊緣人物
那如霰雪般噴灑散射下來的雷聲啊像灑水機撒水晶一樣散佈的雷聲啊那像從仙人球上滾落下來的雷聲啊
我有時把你想像成整座的晶宇我伸展雙臂然後優雅地垂下我祈禱 我默念 枝葉上的星鑽有時是樹冠下稀落的雪花有時是樹影下厚積的紅葉我閉目 你給我遮蔽但更多的時候 我站在樹下享受著清香的覆蓋
多美麗啊 我看到了晶鑽和奶牛大樹說 你看到的是星空 可我還看到了瀑布的陽光 精靈的小鳥樹幹沉默了 金色搖盪起來 那寬廣的羽翼啊在樹冠下 因為我們站著就氣勢磅礴起來了
你不一定能發現我我歡快 永恆而 安詳地奔騰一脈細細的奶流啊撞破 斷崖巖障 迎空而下一道噴灌的雪虹
蟋蟀說我也能參加嗎紡織娘也搖動著翡翠你們這些小聲說話的族群所以當月亮從果園裡露面那銀粒的眼液銀質的睫毛銀亮的觸角那急促的弦翅彈奏著雪那嬌羞的紅唇歌落了淚
像塵埃一樣坍塌下來了是我們的垃圾坍塌下來了是我們多年建構的垃圾坍塌下來了我們苦心經營的垃圾坍塌下來了我們從垃圾中站起來光也坍塌下來了多美麗啊天是晶瑩的
白的溫柔的鹹的很多時候都能體會到你當我孩提時少女時化作鹽吧融化在海裡海浪裡海的幻想裡
我把雙拳握在一起 祈禱但仍不明白我的謎底在哪只掌心我必須解放我的左手有時犯更多的錯誤 譬如把美麗剃成陰陽頭右手也難辭其咎難道我最膾炙人口的遺言不是右手的傑作
耳朵掛在樹上偷聽變色龍 蜂鳥 菩提花的囈語悄悄懸下枝梢聽露珠和蒲公英在土地上的愛意
她 假裝搖動清風讓清俏的枝葉 在我院子裡 扔了一個芒果親愛的今夜我就持星燈悄悄撿回
寒假的時候,爸爸再一次背著行李扛著傘,隨工作隊下鄉。媽媽帶兩個妹妹回鄉下的老家,臨走時,留夠了糧食和買菜錢,交代了安全事項,把小詩托付給自己在省城上學的大學生親戚。小詩在媽媽走的第二天,就被接到了大學。
打開天窗一曲優美的天音悠然而入它還是一扇棄暗投明的心窗嗎
    共有約 10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