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一有機會能和湯姆單獨交談,便問他當初搞逃亡的時候,究竟是什麼用意?——如果他搞的逃亡能成功,並且設法釋放掉的黑奴原本已經自由了,那他的計劃究竟是什麼?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葆莉姨媽呢,她說,湯姆所說華珍老小姐在遺囑裡寫明解放傑姆的話,是說的實情。這樣一來,那湯姆.莎耶確確實實是吃盡苦頭,費盡周折,為的是釋放一個已經釋放了的黑奴!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湯姆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兩眼直冒火,鼻翼一開一閉,彷彿像魚腮一般,朝我叫了起來:「他們沒有這個權把他給關起來!快去啊——一分鐘也別耽誤。把他給放了!他不是個奴隸啊!他跟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樣自由啊!」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這一輩子還是頭一回聽到這樣的事。原來是你們啊,是你們這些壞小子掀起了這場禍害,害得大夥兒顛三倒四的,害得我們差點兒嚇死。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說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興興了,因為一切跡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這麼久,看起來病不斷往好處發展,病情也平靜,十有八九醒來時會神志正常。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正在這時,正當他們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後罵幾句作為告別的表示時,老醫生來了,四下裡看了一下說:「對待他嘛,別太過分了,因為他可不是一個壞黑奴。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正想再出去遛達一會,對自己有好處,不過我已動彈不得。啊,這時,她還來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為她看到了什麼啦,我也看到了。是湯姆.莎耶躺在床墊上。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姨父十點鐘左右回來的,顯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沒有找到湯姆的蹤影。薩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來,西拉斯姨父說,不用擔什麼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準定會看到他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當時我慌亂到了極點,我偷偷上了樓,把他們鎖在了房間裡!我就是這麼幹了的。換了別人,誰都會這麼幹啊。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們便往郵局走去,去「找」西特,不過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從郵局收了一封信。我們等了相當久,可是西特並沒有來。老人說,走吧,讓西特玩夠後步行回家吧,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把醫生從床上叫了起來。醫生是位老年人,為人和氣、慈祥。我對他說,我和我的一個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島上去釣魚,就在我們找到的一個木筏子上露宿。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知道他心裡是顆白人的心。我也料到了他會說他剛才說的話——所以現在事情就好辦了。我就對湯姆說,我要去找個醫生。他為了這便大鬧了起來,可是我和傑姆始終堅持,寸步不讓。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有些人便進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見我們,差點兒踩著了我們。我們這時急忙往床底下鑽。我們順順當當鑽到了床底下,從洞中鑽了出來,行動迅速,輕手輕腳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已經慌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因為這夥人如今已是焦躁不安,其中有些人主張立時立刻馬上就動手,去埋伏好,等候那些亡命之徒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們很遲才回家吃晚飯,發現他們惶惶不安,不知道前途吉凶。他們叮囑我們一吃好晚飯便上床去睡覺,卻並沒有告訴我們會是什麼樣的一種災難。對那封剛收到的信,他們也一字不提。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第二天,天濛濛亮,我們把另一封信準備好了,並且正在考慮最好的辦法是什麼,因為我們在吃晚飯時聽到,他們說,他們要通宵在前門後門都派黑奴看守。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他表示,要在聖路易和新奧爾良兩地的報紙上為招領傑姆登廣告。這個消息,我聽後全身冰涼得直發抖。我看,我們再也耽誤不得啦。湯姆因此說,寫匿名信的時機如今到啦。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到早上,我們到林裡買了一隻鐵絲編的耗子籠子,拿了回來,又把最好的一個耗子洞重新挖開了。才只個把鐘頭,就捉到了十五隻頂呱呱的大耗子。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這一下子可把湯姆給難倒啦。不過他考慮了一下,隨後說,傑姆只好用一隻洋蔥頭來對付著擠出眼淚來。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們挖的洞,本來已經夠大的了。不過要把磨刀石給滾進去,就不夠大了。傑姆舉起了鏟子挖起來,一會兒就挖大了,能容磨刀石滾過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湯姆在念的時候,聲音在顫抖。差點兒要哭起來。他念過以後,傑姆刻在牆上。每句都好得很嘛。傑姆說,要他用一根釘子把這麼多的玩意兒刻在圓木上,得用一年的工夫才行。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做筆可是苦不堪言的活兒。做鋸子也一樣。傑姆說,刻字的活兒,那就是苦上加苦了。這是指囚犯需得刻在牆上的字。不過我們非得有這樣的字不可。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餡餅的事倒是個難題。為了餡餅,我們可受累無窮。我們在下邊老遠的樹林子裡做好了,隨後在那裡烘焙,最後終算做成了,並且叫人非常滿意。不過,並非一日之功就能做成的。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湯姆為了再找一把調羹,可費了不少事。不過他說,我們非得找把調羹,便開動了腦筋。等他一想出了辦法,他就把我們該怎麼辦的路子對我說了。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她正在火頭上。我想找個空子,偷偷出去,到林子裡一鑽,等風頭過去。她卻一直在發作個不停,光她一個人幾乎鬧翻了天,大夥兒一個個縮頭縮腦,不則一聲。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不過在這以後,一切重歸於平靜——剛才是事出突然,害得我們嚇得慌了神。西拉斯姨父說:「這太過於離奇啦,我委實弄不懂。我記得清清楚楚,明明是我脫了下來,因為——」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知道披間的門他也關上啦。隨後他又去對付那個黑奴,好言安慰他,親熱地拍拍他,還問他是不是他自以為又看到了什麼。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傑姆有的是玉米軸煙斗和煙葉子,因此我們在那裡快快活活地聊了一陣,隨後從洞中爬了出來,回屋裡睡覺。兩隻手呢,磨破了好幾處,乍一看,彷彿被什麼東西啃過似的。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大約兩個半鐘點以後,大功便告成了。我們爬到了傑姆的床底下,這樣進了小屋。摸了半天,才摸到了蠟燭,點了起來。我們在傑姆邊上站了一會兒,見到他那樣子還挺健旺。
哈克歷險記(圖逸華)
我們順著避雷針滑了下來,躲進那個披間,把那一堆爛木頭狐火取出來,就動手幹了起來。我們把牆根底下那根橫木的中段前面的東西搬開,清出了四五英尺寬的一塊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