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積極、勤奮、熱情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工作,就能帶給別人幸福。(fotolia)
這位在「平凡」的停車場崗位上,能做得如此用心、替顧客考慮得如此周到的小夥子,就是一個化平凡爲神奇的典範。
陽光讓綠葉們閃閃發亮,讓人倍感被「蔭護」的安寧。(fotolia)
入夏以來,因爲太陽角度高了,灼人的陽光就不再光顧我的小屋,增加我的熱度了。陽光只是讓窗外的綠葉們閃閃發亮,讓我倍感被「蔭護」的安寧。
麥可‧莎拉博士(Michael Salla. Ph.D)在10月21日發表的一篇〈官方揭密外星人迫在眉睫〉(Official disclosure of extraterrestrial life is imminent)的一篇文章中,詳細論述了自2008年初聯合國召開30國秘密會議討論公布外星生命實情的會議中,以來的過程。以下是全文的中英對照。
法輪功學員在亞洲體育節開幕式上列隊入場.中國瀋陽(1998)/Th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marched into the arena in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Asian Sports Festival held in Shenyang in 1998. /被真理唤醒的心 Souls awakened
年底越來越近。見肉體的折磨和瘋狂的強制洗腦都不能使我放棄大法,看守們越來越急。
(攝影:姜昱有)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如我君將去斯卡布羅市場 Parsel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那有蕪荽、鼠尾草、迷迭香還有百里香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請順便代我問候居住那裡的一個人兒 S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她曾我的真心愛慕過的姑娘
我喜歡在校園寧靜的湖邊打坐/I liked practicing by the tranquil lake inside the college./被真理唤醒的心 Souls awakened
伊安一接電話,我馬上飛快的用英語說:「我叫Amelia,是來自廣州的英文老師。我有些材料您或許會感興趣。」我知道西方駐京記者的辦公室電話很可能是被監聽的(記者們自己也知道)。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也許有一顆夜晚的星宿, Shines down upon you 它照耀著你。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也許當黑暗來臨,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你的內心將歸於原始的寧靜。
成語故事/圖/柚子
禹回答說:「我不是為這個罪人流淚,而是為自己流淚。從前堯和舜做君王的時候,老百姓都和他們同心同德;如今我做了君王,百姓卻不與我同心同德,做出這種損人利己的事來,所以我感到內心非常痛苦!」
神仙故事/圖/志清
當時,要想拜見李林甫,必須在離他府邸很遠的地方就得下馬步行。忽然有一天中午時,有人敲李林甫家的門,看門人吃驚地開了門,只見門口站著一位枯瘦的道士,說要見李相國。看門人除了大聲呵斥著要把道士趕走,還把他捆起來送到官府,道士後來微笑而去。
神仙故事/圖/志清
唐玄宗時的右丞相李林甫,二十歲時還沒有讀書。他在東都洛陽時,愛好狩獵打球、架鷹養狗。他常常在城裡的槐壇下騎驢打球,幾乎天天都去。有時騎驢打球累了,就坐在地上或頭枕著手躺在地上歇息。
佛家故事
一天,他到寺院去打了一卦,看自己何時能修成正果。和尚告訴他:你要天天敬佛,給佛上香,甚麼時候香灰夠了三石六鬥,即可帶上香灰去西方見佛祖,定成正果。
神仙故事/圖/志清
魏伯陽是吳人,出身高貴而生性好道。與弟子三人進山煉丹。丹成,伯陽想試一下弟子的心性。對弟子說:「丹成了,可以先給狗吃,狗吃了能飛,而後人吃;若狗死了,就不能吃。」
Eleanor Roosevelt & 世界人权宣言 (1949) (維基百科圖片)
這份世界人權宣言,是1948年12月10日在聯合國大會上通過決議的普世法案,今年恰好屆滿60週年。讀者們不僅可重溫人類這一重要而珍貴的歷史文件,同時也藉此學習出自全世界最高機構的文件,其英文是如何表達的!
11世紀希伯來語聖經的翻譯本(維基百科)
回顧人類的歷史,耶誕節最深刻的意義,就是昭告世人:God is coming! (神來了!)在此耶誕假期,我們選錄英文舊約與新約聖經中的部份章節,並作字彙上的註解,與讀者們“重溫神話”!首先讓我們先來讀一讀舊約聖經創世紀篇─神六日創世、第七日安息的故事。
在我任教的班上,有一個態度非常傲慢的學生,他常常怒目瞪視周遭每一個人。對這個學生我傷透了腦筋,身家調查時發現:原來他生長在一個暴力家庭,父親不務正業且天天酗酒,酒醉時總是對母親拳打腳踢,母親經營一家小麵攤,勉強維持生計。
 第 61 章班納特太太兩個最值得疼愛的女兒出嫁的那一天,正是她做母親的生平最高興的一天。她以後去拜訪彬格萊太太,在人家面前談起達西太太,是多麼得意,多麼驕傲,這是可想而知的。看她家庭面上,我想在這裏作一個說明,她所有的女兒後來都得到了歸宿,她生平最殷切的願望終於如願以償;說來可喜,她後半輩子竟因此變成了一個頭腦清楚、和藹可親、頗有見識的女人;不過她有時候還是神經衰弱,經常都是癡頭怪腦,這也許倒是她丈夫的幸運,否則他就無從享受這種稀奇古怪的家庭幸福了。
第 60 章伊莉莎白馬上又高興得頑皮起來了,她要達西先生講一講愛上她的經過。她問:"你是怎樣走第一步的?我知道你只要走了第一步,就會一路順風往前走去;可是,你最初怎麼會轉這個念頭的?"
第 59 章且說伊莉莎白一走進家門,吉英便問她:"親愛的麗萃,你們到什麼地方去了?"等到他們倆人坐下來的時候,家裏所有的人都這樣問她,她只得說,他們倆人隨便逛逛,後來她自己也不知道走到什麼地方去了。她說話時漲紅了臉;可是不管她神色如何,都沒有引起大家懷疑到那件事上面去。
圖/歐陽畫竹
第 58 章彬格萊先生非但沒有如伊莉莎白所料,接到他朋友不能履約的道歉信,而且有咖苔琳夫人來過以後沒有幾天,就帶著達西一同來到浪搏恩。兩位貴客來得很早。吉英坐在那兒時時刻刻擔心,唯恐母親把達西的姨母來訪的消息當面告訴達西,好在班納特太太還沒有來得及說這件事,彬格萊就提議出去散步,因為他要和吉英單獨待在一塊兒。大家都同意。班納特太太沒有散步的習慣,曼麗又從來不肯浪費時間,於是一同出去的只有五個人。彬格萊和吉英以馬上就讓別人走在前頭,自己在後邊走,讓伊莉莎白、吉蒂和達西三個人去相應酬。三個人都不大說話:吉蒂很怕達西,因此不敢說話;伊莉莎白正在暗地裏下最大的決心;達西或許也是一樣。
第 57 章這不速之客去了以後,伊莉莎白很是心神不安,而且很不容易恢復寧靜。她接連好幾個鐘頭不斷地思索著這件事。咖苔琳夫人這次居然不怕麻煩,遠從羅新斯趕來,原來是她自己異想天開,認為伊莉莎白和達西先生已經訂了婚,所以特地趕來要把他們拆散。這個辦法倒的確很好;可是,關於他們訂婚的謠傳,究竟有什麼根據呢?這真叫伊莉莎白無從想像,後來她才想起了達西舊彬格萊的好朋友,她自己是吉英的妹妹,而目前大家往往會因為一重婚姻而連帶想到再結一重婚姻,那麼,人們自然要生出這種念頭來了。她自己也早就想到,姐姐結婚以後,她和達西先生見面的機會也就更多了。因此盧家莊的鄰居們(她認為只有他們和柯林斯夫婦通信的時候會說起這件事,因此才會傳到咖苔琳夫人那裏去)竟把這件事看成十拿九穩,而且好事就在眼前,可是她自己只不過覺得這件事將來有點希望而已。
  第 56 章有一天上午,大約是彬格萊和吉英訂婚之後的一個星期,彬格萊正和女眷們坐在飯廳裏,忽然聽到一陣馬車聲,大家都走到窗口去看,只見一輛四馬大轎車駛進園裏來。這麼一大早,理當不會有客人來,再看看那輛馬車的配備,便知道這位訪客決不是他們的街坊四鄰。馬是驛站上的馬,至於馬車本身,車前待從所穿的號服,他們也不熟悉。彬格萊既然斷定有人來訪,便馬上勸班納特小姐跟他避開,免得被這不速之客纏住,於是吉英跟他走到矮樹林裏去了。他們倆走了以後,另外三個人依舊在那兒猜測,可惜猜不出這位來客是誰。最後門開了,客人走進屋來,原來是咖苔琳德包爾夫人。
   第 55 章  這次拜訪以後,沒有過幾天,彬格萊先生又來了,而且只有他一個人來。他的朋友已經在當天早上動身上倫敦去,不過十天以內就要回來。他在班府上坐了一個多鐘頭,顯然非常高興。班納特太太留他吃飯,他一再道歉,說是別處已經先有了約會。
 第 54 章他們一走,伊莉莎白便到屋外去留達,好讓自己精神舒暢一下,換句話說,也就是不停去想那些足以使她精神更加沉悶的念頭。達西先生的行為叫她驚奇,也叫她煩惱。
第 53 章韋翰先生對於這場談話完全感到滿意,從此他便不再提起這件事,免得自尋苦惱,也免得惹他親愛的大姨伊莉莎白生氣;伊莉莎白見他居然給說得不再開口,也覺得很高興。
圖/歐陽畫竹
第 52 章伊莉莎白果然如願以償,很快就接到了回信。她一接到信,就跑到那清靜的小樹林裏去,在一張長凳上坐下來,準備讀個痛快,因為她看到信寫得那麼長,便斷定舅母沒有拒絕她的要求。
第 50 章班納特先生遠在好久以前,就希望每年的進款不要全部花光,能夠積蓄一部分,讓兒女往後不至於衣食匱乏;如果太太比他命長,衣食便也有了著落。拿目前來說,他這個希望比以往來得更迫切。要是他在這方面早就安排好了,那麼這次麗迪雅挽回面子名譽的事,自然就不必要她舅舅為她花錢;也不必讓舅舅去說服全英國最下流的一個青年給她確定夫婦的名份。
班納特先生回來兩天了。那天吉英和伊莉莎白正在屋後的矮樹林裏散步,只見管家奶奶朝她倆走來,她們以為是母親打發她來叫她們回去的,於是迎面走上前去。到了那個管家奶奶跟前,才發覺事出意外,原來她並不是來叫她們的。她對吉英說:"小姐,請原諒我打斷了你們的談話,不過,我料想你們一定獲得了從城裏來的好消息,所以我來大膽地問一問。"
第 48 章第二天早上,大家都指望班納特先生會寄信來,可是等到郵差來了,卻沒有帶來他的片紙隻字。家裏人本來知道他一向懶得寫信,能夠拖延總是拖延;但是在這樣的時候,她們都希望他能夠勉為其難一些。既是沒有信來,她們只得認為他沒有什麼愉快的消息可以報導,即使如此,她們也希望把事情弄個清楚明白。嘉丁納先生也希望在動身以前能夠看到幾封信。
  第 47 章他們離開那個城鎮的時候,舅父跟伊莉莎白說:"我又把這件事想了一遍,認真地考慮了一番,越發覺得你姐姐的看法很對。我認為無論是哪個青年,決不會對這樣一位姑娘存著這樣的壞心眼,她又不是無親無靠,何況她就住在他自己的上校家裏,因此我要從最好的方面去著想。難道他以為她的親友們不會挺身而出嗎?難道他還以為這一次冒犯弗斯脫上校以後,還好意思回到民兵團裏去嗎?我看他不見得會癡情到冒險的地步。"
    共有約 7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