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釭詩約
唐伯虎的風流韻事不勝枚舉,這首詩「妒花」,對於女性的愛美心理以及妒嫉心理,有相當明快的描繪…
古往今來,作官的人,都不放寒暑假的,在炎炎夏日,也得揮汗辦公。清朝袁枚(1716→1797)的七言絕句「消夏」,寫盡了無官之樂,逍遙自適。
比他早了一百多年的梅堯臣養了一隻貓,名叫「五白」。當時文人養貓,是為了防止藏書被鼠咬。這隻貓死了,梅堯臣寫了一首二十句的五言古詩「祭貓」,宛如哀悼親友一般…
這首詩,以形體上所受的苦楚,來描寫心靈的悲痛:腸→心→骨→血→淚→毛、膚→髮、鬚。
曹孟德(曹操)的四言詩有云:「對酒當歌,人生幾何。」人生苦短,應當及時行樂,何必「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呢?
在舊日淳樸的農業社會裡,人們的歡樂常自泥土裡往出冒:當春日消溶了大地上撮撮的白雪之後,勤苦的農民,便開始荷鋤扶犁的從泥土中翻出了希望…
杜牧做了湖州刺史,十年之期早已過去。當他得知當年的女孩,已經出嫁,在無限的懊惱和悔恨之下,提筆順手寫成這首「嘆花」…
願為陌上土,得作馬蹄塵;願為曲木枝,得作雙車輪;安得太行山,移來君馬前!
這種花之所以叫百日紅,是因為開始開花的季節,是黃曆的四、五月,結束的季節在八、九月,花期達百日之久…
懷君屬秋夜,散步詠涼天。山空松子落,幽人應未眠。
唐朝詩人白居易(樂天,772→846),寫出了旅客望月的感傷,平易近人,是一首很容易理解的詩。詩題是「客中月」,也就是在旅次中所見到的月亮。是一首五言古詩。
「流行」這句話,和「摩登」不一樣。摩登是來自英文的音譯。而流行一詞,早在白居易(772→846)的新樂府〈時世妝〉中,就已出現過。
經歷過戰火洗禮的人,常會將箇中慘狀以及戰爭對人類的殘害紀錄下來,以告知後人…
岑參曾經到敦煌、玉門關一帶從軍,他把這些特殊的經驗,都表現在詩中。
詩成之後,文帝與群臣大為驚嘆,曹植以為已經脫離險境了,可是,文帝又步步進逼地說:「七步寫一首詩太慢了,應當即席成詩。」
將思歸情愁與夜雨交織,綿密不絕,瀰漫於巴山夜空,溢滿於作者心懷,情景交融,委婉又深刻。
可見談犬的詩比談到貓的詩要早,不過,在詩中詳細描述犬的生態,可能是宋代以後才開始的
隋煬帝在史冊上是一位暴君,動用無數民力開鑿運河。遊揚州時,為了使豪華的遊艇,沿揚子江逆流而上,徵召了許多人,在岸上用繩索拉船。後來人們稱這種為人拉船的役夫叫縴夫。
水流、道路的漫長形容彼此之間的重重阻力,但都擋不住真情的流露。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每個人的腦際已經構築出一幅幅不同的農忙圖與農閒畫……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我東曰歸,我心西悲。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 謂我心憂;不知我者 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淇水沖不上岸,你反而恣意放浪;平地有盡頭還有個邊,而你卻反覆無常。
簡單的藉著彎曲的樹形和葛藟藤蔓的纏繞,表達綿延不絕的祝福,以及永續不斷的誠意。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這是召南(召穆公虎所統轄的南方國家,在「周南」的南方)國裡,男女相戀的歌詠。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這首衛風情歌,也就是「投桃報李」的成語典故。可貴的是擄獲那顆永恆不變的心啊!
共有約 4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