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三丰
聚寶盆是中國民間傳說的一大寶物,人們只要往盆中投入一件寶貝,就能變化出無數件相同的東西,取之不盡。筆記小說中說,明朝第一富商沈萬三正是靠它一夜致富,坐擁富可敵國...
張三丰,人間的修行者,道中的逍遙仙,一生中留下無數神蹟。更特別的是,他作的一首詩和說的一句話,成為迅速得道驗證的傳奇預言,被歷史銘記。幾百年來,它們時刻提醒著人們,大道張三丰還是一位了不起的預言家。
能夠讓一朝各代皇帝念念不忘,頻頻下詔求訪、封號,甚至修宮建廟表示尊奉,這樣的人,中國歷史上唯有張三丰一人而已。
得道真人張三丰,仙風道骨,神功蓋世,數百年來被後人景仰。而他的真實經歷,遠比武俠作品的虛構更加傳奇和精彩。
中華武術博大精深,有外家和內家之分。其中少林寺的外家拳術以剛猛有力著稱,到張三丰時,講究緩、慢、圓的內家拳法橫空出世,也就是人們熟知的太極拳。那麼,這套拳法是怎麼創立的?
中土是神傳文化的故鄉,五千年文明的積澱,處處古風蕩漾。紅禍西來否定這輝煌歷史,文革更是焚燬數千年的文物古蹟,企圖阻斷眾生尋根回天之路。在這歷史最封閉的時刻,明吳承恩的《西遊記》在中國仍是家喻戶曉,孫悟空、豬八戒、沙僧、白龍馬護佑唐僧西天取經的故事,百姓仍耳熟能詳,心靈深處歸真的靈犀被撥動迴響。
中原舞台獨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之特點以文字記載和口耳相傳的形式承傳。道情作為一種說唱藝術,源於道家的仙歌道曲,在流傳中歷朝歷代有不同的特點,唐代有《承天》、《九真》等宮中道樂;南宋時使用漁鼓、簡板等樂器,稱為道情漁鼓;元代雜劇中有道情說唱曲目;明清之際在民間廣為流傳,喜聞樂見,《西遊記》第四十四回中有:「好大聖,按落雲頭,去郡城腳下,搖身一變,變做...
張三丰大道成真,遨遊於天地宇宙,會眾神於九霄雲外,訪群真於洞天福地,探諸仙於瀛洲仙山,詩詞唱和,好不快活。
在迷中,人看問題的水平隨其道德層次的不同而不同。《人品篇》中張三丰展現了其獨有的品人之理:
張三丰降生在一個新天、新地、宇內一統的新時代。成吉思汗「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圖,四震天聲,大恢土宇,輿圖之廣,歷古所無」(《元史》)。成吉思汗祖孫三代三次西征,遠播中華文化,建立四大漢國於歐亞大陸,「併西域,平西夏,滅女真,臣高麗,定南詔,遂下江南,而天下為一」(《元史》)。忽必烈入主中原,定鼎大都(今北京),建大元皇朝,統領五色十異之世界。各種文化...
張三丰在民間聲名遠播,神乎其神的仙跡,使之成為家喻戶曉的活神仙,震動天子。
張三丰在武當山時,也被稱為邋遢道人。寒暑惟一衲一蓑,或數日一食,或數月不食。書過目不忘。遊處無恆,或云能一日千里。善嬉諧,旁若無人。鄉人驚奇這位古稀道人,猛獸不噬,鷙鳥不搏。此時的張三丰已是百二十歲,登山輕捷如飛,隆冬臥雪中,鼾齁如雷。
2010年,在中國大陸已經失傳的《三丰張真人神速萬應方》在日本東京國家博物館被發現,並得以複製回歸中國。《三丰張真人神速萬應方》有四卷,是明代孫天仁(容山探玄子孫天仁)編集的道醫典籍,東京國家博物館所存為日本江戶(1603—1867年)初期抄本。明代大醫學家李時珍編集《本草綱目》時參考《三丰張真人神速萬應方》,並轉引其中六十多首藥方。
貴州中部的平越福泉山,歷史悠久,漢武帝平且蘭國,封夜郎侯為夜郎王於此。張三丰曾流連此山,「崇山處處有仙鄉」。萬曆年間出版的《張仙遺事》載有眾多的詩賦和仙蹤道跡。福泉山因山上的一眼泉水而得名,傳說「福泉」井水不夠居民飲用,張三丰背疊翠峰的一座山去貴定換回一口吊井置於福泉山上。
古甘州是現今的甘肅張掖市,夏朝時,甘州為西羌地,中華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這裡繁衍生息。漢武帝在此設張掖郡,取「張國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絲綢之路」上一顆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譽。
在明清筆記小說中有很多關張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跡,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張三丰和巨富沈萬三的傳奇故事。一個是隱顯莫測的人間活神仙,一個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們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動不已。
「學太極拳,為入道之基。」然而張三丰沒有留下修煉太極拳的心法,只把動作傳下來,所以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通過學煉太極拳修道。
明王宗岳《太極拳經》云,武術有很多門派,雖有區別,不外乎以壯欺弱,以慢讓快。這種有力打無力、手慢讓手快的打法,只能說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極拳則不然。張三丰《太極拳歌訣》說,不是因為手快,也不是因為手慢,而是太極拳能夠煉出太極的功能。意念指揮著太極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為沒有用力,在人看來就是「四兩撥千斤」。
《王征南墓誌銘》記載,張三丰「夜夢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單丁殺賊百餘」……玄天上帝授命張三丰創太極拳,必有深遠的歷史意義。當今內家武術形成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劍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領,沒有一個超出張三丰的太極拳理論。
太極拳一上來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觀念,眼見不為實。太極拳動作緩、慢、圓,看上去發拳、發掌都很慢,可是卻能先打到看上去發拳、發掌很快的對方。太極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機,所以人這邊無論怎麼快也沒有他另外空間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較對人眼看不見,古人稱之為內功、內力。真正的功夫由內來,太極拳開內家功夫先河,精妙絕倫。
儒釋道的爭執和相互詆譭,把人帶入對儒釋道理論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釋道又互相滲透,使人忘卻修煉的初衷。張三丰在《正教篇》講到其實只有兩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實質的作為是甚麼。「古今有兩教,無三教。奚有兩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聖人。聖人之教,以正為教。」(《正教篇》)
張三丰的《大道論》約五千字,意境高遠,用平實的語言說明大道之源,闡述遠超當時世間儒、釋、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觀,論述天地間產生物質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點迷津。誠如張三丰所說,「予論雖俗,義理最美,所謂真實不虛也。」
元末明初,張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聖。隨後明成祖朱棣大修武當,在大明朝再次興起歷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為主神、張三丰為祖師的武當道家修煉法門,吸引了大半個中國的朝拜香火,高峰時,家家安鼎,戶戶煉丹。
延祜元年(1314年),張三丰六十七歲,三十幾年訪道求真不得,眼看著身體漸漸衰老,乾坤茫茫,何處問大道?三十多年往來名山古剎,十萬黃金撒手空,萬般辛苦,衣破鞋穿師難面。張三丰點燃香炷,祈求神開示,炷香預示他向終南山去尋訪。張三丰依神示登上終南山,發現火龍真人正在等他。張三丰百感交集,相見恨晚。
張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堅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張三丰佩劒攜琴,離開遼陽老家,經太行山脈,首先來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恆山。張三丰在望仙嶺上結廬,潛心尋道。悠悠十六載,未遇大道,轉而東走齊魯(今山東),尋找神仙世界。
史載,張三丰本名張全一,字玄玄,號三丰。祖先為江西龍虎山人,張三丰祖父精通占星術,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氣將從北起,於是,帶家人遷往遼陽懿州。張三丰生於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時。據古籍所述,張三丰降誕之夕,張三丰母親林氏「夢斗母元君手招大鶴,止屋長嘯三聲。」(明陸西星《淮海雜記》)斗母元君為北斗眾星之母。張三丰出生時便有仙人昭示並護持...
張三丰修行過的武當山有兩個。古武當山位於河北省邯鄲地區武安市境內,俗稱「老爺山」。唐宋元時期,那裡都建有道觀,真武大帝在此出家修道。張三丰夢受真武大帝教功,應該是在古武當山。元朝初期,張三丰從金台觀攜徒到古武當山修煉丹土與掌法。現在留下來的張三丰太極掌法就是傳自古武當,而現在的邯鄲成為世界太極拳的故鄉也絕非偶然。
「道人久已泯耳目,瀟灑自如脫拘束。朝從扶桑日頭起,暮去崑崙雲腳宿。」業已得道成仙、瀟灑自如遊走在人間的張三丰,除了濟世救人,化解危難外,還一再勸世人回頭是岸,莫誤在名利之中,總道是「古今名利總塵埃」。此外,他亦引導有緣人向道,乃至走上修道之路。
提起張三丰,閃現在人們眼前的是武俠小說和影視中那個仙風道骨、神功蓋世的武當派宗師。然而,其中的描寫不少是杜撰,歷史上真正的張三丰是一位得道真人,並最終修成神仙,他在世間留下的神言、神跡,引無數人從此一心向道,哪怕是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皇帝。他的聲名和事蹟在明清兩朝大放異彩,整整影響了兩個朝代。一句「乾坤壺裡坐,這個老先師」正是張三丰對自我最為真切的概括。
在元末明初時,有一位「活神仙」名叫張三豐,道號「玄玄子」。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為人灑脫不拘,終年雲遊四方,行為古怪詭異,確是一個少有的奇人。
共有約 32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