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這部輝煌的巨著。全書上起黃帝,下訖漢武帝,總括了三千餘年的史事。可以說這本書是司馬遷一生心血所凝結成的。(shutterstock)
《史記》這部輝煌的巨著。全書上起黃帝,下訖漢武帝,總括了三千餘年的史事。可以說這本書是司馬遷一生心血所凝結成的。
平侯九年卒,靈侯般之孫東國攻平侯子而自立,是爲悼侯。悼侯父曰隱太子友。隱太子友者,靈侯之太子,平侯立而殺隱太子,故平侯卒而隱太子之子東國攻平侯子而代立,是爲悼侯。悼侯三年卒,弟昭侯申立。昭侯十年,朝楚昭王,持美裘二,獻其一于昭王而自衣其一。楚相子常欲之,不與。子常讒蔡侯,留之楚三年。蔡侯知之,乃獻其裘于子常;子常受之,乃言歸蔡侯。蔡侯歸而之晋,請與晋伐楚。
管叔鮮﹑①蔡叔度者,周文王子而武王弟也。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②文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叔武,③次曰霍叔處,④次曰康叔封,⑤次曰焻季載。⑥焻季載最少。同母昆弟十人,⑦唯發﹑旦賢,左右輔文王,⑧故文王舍伯邑考而以發爲太子。及文王崩而發立,是爲武王。伯邑考既已前卒矣。
鹿毛壽謂燕王:“不如以國讓相子之。人之謂堯賢者,以其讓天下於許由,許由不受,有讓天下之名而實不失天下。今王以國讓於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與堯同行也。”
奭始食於召,故曰召公。或說者以爲文王受命,取岐周故墟周﹑召地分爵二公,故詩有周召二南,言皆在岐山之陽,故言南也。後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薊縣故城是也。亦以元子就封。而次子留周室代爲召公。至宣王時,召穆公虎其後也。
 九年,晉裏克殺其君奚齊、卓子。①齊桓公率厘公討晉亂,至高梁②而還,立晉惠公。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四年,晉文公即位。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禦①與魯人攻弒懿公,而立伯禦爲君。伯禦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其君伯禦,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侯者,②以爲魯後。
成王長,能聽政。於是周公乃還政于成王,成王臨朝。周公之代成王治,南面倍依以朝諸侯。①及七年後,還政成王,北面就臣位,堏堏如畏然。②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①自文王在時,旦爲子孝,②篤仁,異於髃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
三年十月,慶封出獵。初,慶封已殺崔杼,益驕,嗜酒好獵,不聽政令。慶舍用政,(1)已有內隙。田文子謂桓子曰:「亂將作。」
十年,惠公卒,子頃公無野立。(1)初,崔杼有寵於惠公,惠公卒,高﹑國畏其偪也,逐之,崔杼奔韂。
三十年春,齊桓公率諸侯伐蔡,蔡潰。(1)遂伐楚。楚成王興師問曰:「何故涉吾地?」管仲對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若實征之,以夾輔周室。』(2)賜我先君履,(3)東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楚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具,(4)是以來責。昭王南征不復,是以來。」
正義括地誌云:「天齊池在青州臨淄縣東南十五里。封禪書雲『齊之所以為齊者,以天齊也』。」
“三人行,必得我師。”(1)“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憂也。”(2)使人歌,善,則使複之,然後和之。(3)
楚狂接輿歌而過孔子,(1)曰:“鳳兮鳳兮,何德之衰!(2)往者不可諫兮,(3)來者猶可追也!(4)已而已而,今之從政者殆而!”(5)孔子下,欲與之言。(6)趨而去,弗得與之言。
他日,靈公問兵陳。(1)孔子曰:“俎豆之事則嘗聞之,軍旅之事未之學也。”
定公八年,公山不狃不得意于季氏,因陽虎爲亂,欲廢三桓之適,(1)更立其庶駆陽虎素所善者,遂執季桓子。桓子詐之,得脫。定公九年,陽虎不勝,奔于齊。是時孔子年五十。
是時也,晋平公淫,六卿擅權,東伐諸侯;楚靈王兵强,陵轢中國;齊大而近于魯。魯小弱,附于楚則晋怒;附于晋則楚來伐;不備于齊,齊師侵魯。
索隱孔子非有諸侯之位,而亦稱系家者,以是聖人爲教化之主,又代有賢哲,故稱系家焉。正義孔子無侯伯之位,而稱世家者,太史公以孔子布衣傳十余世,學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國言六藝者宗于夫子,可謂至聖,故爲世家。
謂事微而不著,須表明也,故言表也。正義言代者,以五帝久古,傳記少見,夏殷以來,乃有尚書略有年月,比於五帝事夡易明,故舉三代為首表。表者,明也。明言事儀。
是時,漢兵盛食多,項王兵罷食絕。漢遣陸賈說項王,請太公,項王弗聽。漢王複使侯公往說項王,項王乃與漢約,中分天下,割鴻溝以西者爲漢,(1)鴻溝而東者爲楚。項王許之,即歸漢王父母妻子。軍皆呼萬歲。漢王乃封侯公爲平國君。
漢之元年四月,諸侯罷戲下,各就國。(1)項王出之國,使人徙義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2)乃使使徙義帝長沙郴縣。(3)趣義帝行,其髃臣稍稍背叛之,乃陰令衡山﹑臨江王擊殺之江中。
到新安。(1)諸侯吏卒异時故繇使屯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盡誅吾父母妻子。”
項梁起東阿,西,*(北)**[比]*至定陶,再破秦軍,項羽等又斬李由,益輕秦,有驕色。宋義乃諫項梁曰:“戰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卒少惰矣,秦兵日益,臣爲君畏之。”項梁弗聽。乃使宋義使於齊。
項籍者,下相人也,(1)字羽。(2)初起時,年二十四。其季父項梁,(3)梁父即楚將項燕,(4)爲秦將王剪所戮者也。(5)項氏世世爲楚將,封于項,(6)故姓項氏。
六國陵替,二周淪亡。幷一天下,號爲始皇。阿房雲構,金狄成行。南游勒石,東瞰浮梁。滈池見遺,沙丘告喪。二世矯制,趙高是與。詐因指鹿,灾生噬虎。子嬰見推,恩報君父。下乏中佐,上乃庸主。欲振頽綱,云誰克補。
二世皇帝元年,年二十一。①趙高爲郎中令,②任用事。二世下詔,增始皇寢廟犧牲及山川百祀之禮。令髃臣議尊始皇廟。髃臣皆頓首言曰:“古者天子七廟,諸侯五,大夫三,雖萬世世不軼毀。③今始皇爲極廟,四海之內皆獻貢職,增犧牲,禮咸備,毋以加。先王廟或在西雍,④或在咸陽。天子儀當獨奉酌祠始皇廟。自襄公已下軼毀。所置凡七廟。髃臣以禮進祠,以尊始皇廟爲帝者祖廟。皇帝複自稱‘朕’。”
三十六年,熒惑守心。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爲石,①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聞之,遣禦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共有約 6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