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勇士
從1999年之前的官媒攝影記者,到關注維權人士、揭共產黨真相的獨立記者、作家、紀錄片製作人,杜斌被中共稱為「專門挖政府傷疤的人」。他因此丟掉了《紐約時報》的工作...
任何國家都有冤案,中國的就更多、更嚴重,為什麼?在其它國家,是大家拚命想找真相,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找到真相,以至於造成了一個錯案。而中國的冤案是大家都知道真相,但公檢法、等政府領導人,為了拚命掩蓋真相,故意製造出另外一個假象,再把當事人判了,或者殺掉。
2015年始,大陸三百多律師和人權倡導者先後遭中共圍捕。本月獲釋的律師李春富被確診為精神分裂;一份會見筆錄顯示,警方也對律師謝陽刑訊折磨。儘管處境險惡,筆錄發布者、謝陽辯護律師陳建剛卻「不願為了安全而放棄言論權利」。
審判長、檢察官他們基本不說話了,好像蔫了,坐都沒有坐相了。我看見好幾個人腿都哆嗦起來,法庭由審判龐有,變成了審判他們一樣。樓道裡也沒人溜躂了,法警都坐在旁聽席後邊,瞪著眼睛安靜地聽著,就聽王全璋和龐有兩人說。
余文生律師,2014年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抓捕,羈押99天期間遭受酷刑。2015年他一度因709事件被抓,後成為王全璋律師的代理律師;2016年8月,其代理身份被強行剝奪;同年,代理大量法輪功案件。本文為專訪下半部分。
我現在的辯護思路是,律師上庭,應該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劍,你要持劍上場,指出他們違法構陷涉嫌犯罪的事實,公訴人就害怕了,他怕傷著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檢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們得考慮考慮,以後對法輪功迫害,會被追究責任的。——余文生律師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王全璋,北京人權律師,代理過農村土地拆遷、異議人士及大量法輪功維權案件,屢遭當局暴力對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被失蹤」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嚴密監控、軟禁、跟蹤、恐嚇、騷擾、警告、逼遷、約談……一年多來,她和其他「709」家屬一起積極呼籲國際社會幫助解決中國律師遭遇的人權危機。
11月28日(週一),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在舊金山灣區的聯合市(Union City)宣布今年的傑出民主人士獎頒發給知名維權律師唐荊陵。唐荊陵曾任律師,因為為民眾維權而被吊銷律師執照。2009年,他曾為毒疫苗受害兒童奔走,2014年,又由於踐行「公民不合作」被捕入獄,在今年1月獲刑5年。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宣布:「今年很特別的是只評選了一位、唯一...
電視認罪是延續了中共上台後一直運用的一種遊街示眾的方式,本質上它就是反文明的。過去電視沒有那麼多,資訊沒那麼發達,文革時是在一個廣場召集所有人,讓人當眾人低頭認罪,戴上屈辱的標誌,現在是通過電視示眾了。——文東海
開始我本人被強制約談,他們不希望我在網上發聲吧。但我要表明自己的態度,我不願意太張揚,我就是實事求是。……我遇到很多困難都是以前沒想到的,完全不讓會見,不通知家屬,不告知案情,也不讓與當事人通信,我的當事人幾乎完全是失蹤的狀態,越到後來,他們做出的事情越讓我們吃驚,最後乾脆把我們解聘!——文東海
「我認為關心政治是一種善。政治是眾人之治,積極去參與政治,對某些制度不滿意要提出來,集思廣益,獻計獻策,為的是共同建立一個比較好的制度,更符合大多數人的利益。人人關心政治並不是爭鬥,而是一種善。」——維權律師劉連賀
「從(建三江)這個案子看到對法輪功學員的「法律制裁」違背司法原則,適用法律漏洞百出,太荒謬了。這個案件之後,我就陸續接了很多法輪功案件。」——維權律師劉連賀
中國7.09案家屬日前再發表聯署聲明, 要求停止對家屬的抓捕、監控和騷擾,以及要求當局公開審理7.09案,並由家屬聘請的律師出庭辯護。在翟岩民案開庭前夕,其妻子劉二敏以及其他多位7.09案家屬均遭到了警察上崗。 8名7.09案的家屬8月1日發表聯署聲明,要求立刻釋放王峭嶺、劉二敏、李文足,停止對「709」案被捕人士家屬的抓捕、監控和騷擾;公開審理「70...
被關押超過一年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宇日前被取保候審,她在接受香港媒體專訪時表示,有外國組織介入大陸維權事件,又批評周世鋒沒有資格當律師。這番言論被認為是當局慣用的抹黑手法。 去年7.09大抓捕行動中被捕,後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宇近日被取保候審。香港報章《東方日報》下屬的網站東網8月1日下午刊登了在天津對王宇的專訪,並發表題為《被捕女律師批...
「我希望有一個選舉透明的、公眾參與的政府,我不會因為參與公眾事務就被說成煽動顛覆國家……這裡不僅不支持我們,反而專門打壓我們。不過它越打壓,也就讓我們越認識到,這一套機制只要在,它就是一個懲善揚惡的世道,大家就沒辦法正常做人,這一切必須改變,必須結束!」——江天勇律師
「我們從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愛國,要關心政治,要有社會責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你真正為國家好,在它眼裡就是對它最大的威脅了。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所謂的煽動顛覆,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江天勇律師
「我們的人生是在路上,向死而生的一個過程;我們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在路上,我們追求法制社會、追求公平公正,我們也是在路上。最通俗的一種字面含義,就是我要經常出差,奔波在路上。實際上就是這樣,生命的理想狀態,社會的理想狀態,還有國家的理想狀態,最後也會達到,但是在路上,也就是一個未完成的狀態。」——梁小軍律師
「接觸法輪功群體後,我發現在中國現行體制下,他們是受迫害最深重的,我覺得我需要去為他們辯護,他們是真正人權被侵犯的一群人。從零九年到現在,我代理了很多法輪功案件,大概有百八十個了吧,他們對我的高壓態勢是一直存在的……當時壓力也很大,開始有很多律師一塊兒做,後來有些律師就退出了,我還一直堅持做。」——梁小軍律師
(大紀元記者王量報導)十八大前夕,上海市政府不惜成本,層層設置關卡,阻止訪民到北京上訪。許多訪民被軟禁在家,政府派人日夜看管。
我記得他剛才說到了:我的孩子倒是給我打電話到西安來抗議。我猜一定是格格了。我想這麼多年過去了,妳也長大了,剛才聽到妳父親講的那些話,當然妳到海外還可以去搜索一下他過去的一些文章,看一些情況。妳覺得妳現在對父親對妳這種細心的呵護和關愛,妳能理解嗎?
在我沒做父親之前,我可能對高智晟律師對家人的擔憂,還不能算是完全能夠去理解,但是當我那一次被捕,進了監獄以後,我的女兒已經出生了45天,這個時候格格和天宇,就是高律師對格格和天宇之間的那種牽掛、對嫂子耿和的牽掛,我算嚐到了,所以這是一個參照。
6月17日是父親節,在很多小孩子可以盡情享受父愛的時候,有的人卻不能,比如像高智晟律師的女兒(格格)和她的弟弟。高律師大家都知道為中國很多弱勢的團體提供法律上的支援,尤其在看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系統性的迫害的時候,還向胡、溫寫了三封公開信,在此之後他就受到當局的迫害,而且還是非常慘無人道的行為,連他的妻小也未能倖免。2009年他的妻子耿和和帶著一雙兒女來到...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李旺陽『被自殺』誰是幕後凶手?」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
六四23週年剛過,曾聲援八九民運的「六四鐵漢」李旺陽離奇死亡。儘管當局稱他是自殺,但是現場疑點重重,外界解讀是「被自殺」。
本人沈佩蘭,中國公民,居住上海市閔行區馬橋鎮東新街2弄5號301室。本人由於舉報揭露上海市閔行區馬橋政府非法倒賣土地、暴力強拆農民房屋違法行為,遭到馬橋政府多方的打壓,關押、綁架、毆打致身體傷痕纍纍,三次毆打致骨折,至今手指已成殘廢。本人頻頻遭遇暴力迫害,說不定哪天以「被自殺」嫁禍於本人,今鄭重立下「我絕不自殺聲明」:
今天前往民主人士馮正虎家探望,從地鐵到馮正虎家對面的萬達廣場,就被警察盯上,反覆盤問,在馮正虎居住的小區前有數輛警車停著。警察、便衣反覆巡視,據說之前已經有人被抓捕進警車帶走,面對咬人的瘋狗沒有必要與狼共舞。
驚聞著名民主鬥士李旺陽先生於日前突然」自殺」,我們感到無比悲憤。這是中共暴政欠下人民的又一血債!我們表示最憤怒的譴責!
至今沒有收到你的信,也沒有你的新消息,你都好嗎?
共有約 6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今年7月4日是美國獨立241週年,當日全美各地均舉行慶祝活動。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及第一夫人梅拉妮亞亦首次以白宮主人的身分,舉辦野餐會宴請軍人家庭,慶祝美國獨立日,並在陽台上發表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