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載著三妹的鯉魚在龍潭上空稍作停留後便向遠空飛去,越飛越遠,越來越小,最後消失。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轉眼間,藍媽媽已把三妹緊緊抱在懷裏。她手上的木牌掉到了地上,木牌上寫著:“李小牛之靈位”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一聲吼叫,兩人嚇得幾乎飛了起來,以為官兵來了。待到對方喊出第二句時,才知道來者是一群土匪,領頭的是一位胖子:“留下買路錢,快!要錢不要命!”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當時我在朦朧中有個奇怪的想法,”三妹回憶道:“我想既然要死了,何必在死之前欠下人命呢?”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五十大板,這會要阿牛哥的命,說時遲,那時快,兩旁的衙役舉起罰板就要打,三妹不顧一切地大叫起來:“住——手!不——能——打!”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下午的大龍潭村,已是人山人海。人們有說有笑,有的吃東西,有的躺下閉眼休息。喬裝打扮的知縣大人來到人群中,遇到阿秋和阿立。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縣衙門裏,莫老爺軟硬兼施,總算說服了知縣大人——再不管天就要塌下來了!但知縣還是決定親自到對歌現場察看後再說。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畢竟這陣勢誰也沒見過,眾人望著在水裏掙扎的莫老爺,不知所措。莫老爺掙扎著向岸邊扒來,不知不覺扒到了三妹面前。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人們從四面八方彙聚柳州,一時洛陽紙貴。柳州的大小客棧人滿為患,各種飯館茶樓熱鬧非凡。來得最多的是三妹家鄉的人,宜山幾乎成了空城。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莫老爺當場寫下字據,大意是請人來和劉三妹對歌,如果三妹對贏了,劉家的田租和店鋪租金可免交一年。但是如果三妹對輸了,她就得嫁到莫家來,平時唱唱歌消遣可以,只要不在半夜三更唱就行了。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第二天,莫府備了一桌酒菜,等待王媒婆帶回好消息。誰知,王媒婆拖著沉重的步子跨進莫府。“怎麼啦?她不同意?”看到王媒婆垂頭喪氣的樣子,莫老爺著急地問。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大老婆嘟起嘴說。她心裏明白,誰也阻擋不了續娶第四個老婆,但都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擔心娶進來的人很有可能是劉三妹,這是三位老婆無法接受的。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三妹的叫聲震得好像天都要塌下來一樣,家丁們搖搖晃晃,紛紛堵耳躲避,現場一片混亂。三妹驚奇地停了下來,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好像很“特別”,莫管家和家丁們還沒能喘口氣,三妹又高聲叫起來,在場的人東歪西倒,四處逃竄,反復幾次之後,三妹才確信自己的聲音有“特別”的地方。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劉三妹再度失蹤之後,阿秋阿立確實難過了好一陣,不管三妹是真的變成了石頭,還是投河自盡或是遠走他鄉,都減緩不了阿秋和阿立的痛苦。最後,阿立決定出家當和尚,阿秋也同意一道出家。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最近,這種傳說很盛行:大龍潭邊上長出了一座小山,是在一片平地上無緣無故長出來的,大家都說是劉三妹化成的石頭。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三妹呀!”劉二看了字條後大聲說:“你去哪裡了?母親生前交代我,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找回來,我們欠你的太多了。好不容易找你找到鳳山,你卻離開了鳳山;找你找到柳州,你卻又不知去向。難道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三妹似乎沒聽見,眼光呆滯地望著前方,那神情十分恐怖。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但他說的似乎很準。”三妹低聲說:“他說我十六七歲就被迫流浪,曾經有過一個情郎,後來被淹死了。還說我遠離家鄉雙腿幾乎癱瘓。”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我們是沖著她來的,” 領頭的指著三妹:“我們來要她的命,與他人無關!”“要我的命,為……為……為什麼?”三妹手上的芭蕉葉滑落到地上,她已無法鎮定了,畢竟是死到臨頭。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奇怪的事發生了,自從和阿牛哥相戀之後,三妹白天過得像蜜一樣甜,晚上卻惡夢不斷,夢裏她無止境地被人追殺,追殺者有強盜土匪,也有陌生人;有漢人苗人也有過去的朋友,真是千奇百怪。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鳳山歌墟後,小牛心安理得地住了下來,就住在三妹家的對面,他的陽臺就對著三妹的閨房,每天晚上太陽一落山,小牛就會對著三妹這邊唱歌,用意十分清楚,路人皆知。外婆看在眼裏,喜在心裏。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素素)
書僮儘量按耐住性子:「你聽我說,誤了考期是因為我,是我的過錯。但你也不要為此而失魂落魄,竟要不——走——啦!」書僮學著小牛的口氣說活。「回到柳州一樣過日子,這裏人生地不熟,有什麼好?」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圖/夢子)
「什麼救命之恩?只不過是順路載你一程而已,有什麼好謝的?」大伯說:「這樣吧,我送你到鳳山,一路上你就唱些孤州山歌讓我聽聽,我想知道仙女的歌喉是什麼樣的。」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素素)
白鶴被處死,此事震動了整個苗國。但山螞蟥沒有任何收斂,正帶領甘家寨的人向丹洲寨逼來,一場廝殺在所難免。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素素)
本以為死裏逃生離開宜山后,就可以和自己的愛人自由自在地生活,誰知道卻大禍從天降,可憐那白鶴郎竟不明不白地淹死在江底。昨晚的情景歷歷在目:洶湧的江水、猙獰的面孔、令人不寒而慄的豬籠,恐怖至極!三妹沒走幾步就又倒下了。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夢子)
一旦白鶴知道真相,他會不顧一切地和劉三妹重歸於好,但已經訂婚的甘家是絕對不會讓三妹和白鶴破鏡重圓的,到時肯定會有一場惡鬥,三妹和白鶴的命都難保。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素素)
不管怎麼樣,見到了阿榮,就能知道白鶴的情況,就能得到白鶴的線索。但萬萬沒想到,阿榮帶來的消息,竟然是——竟然是:白鶴已經和別人訂婚了,未婚妻是一個叫甘彩鳳的苗人女子。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夢子)
大家不由得向著歌聲方向望去,因為這歌聲太美了,好像有穿透人心的感覺,沒有人不被打動。歌聲越來越近,唱歌者終於出現遠處的山坡上,原來是劉三妹。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素素)
自從劉三妹再次失蹤之後,劉村和白村的矛盾稍有緩和,但又多了一個劉家和王家的矛盾。劉家認為王家沒能保證「新娘」的平安,揚言要告到官府去。王家財大氣粗,量劉家也告不倒他。但是,新來的縣官脾氣古怪,捉摸不定。為防萬一,王員外還是決定打點禮物到宜山縣衙門去見新來的縣官。
劉三妹本是集愛情和山歌於一身的神話人物,俗稱「歌仙」。但1959年廣西柳州彩調劇《劉三姐》問世後,愛情故事逐漸被「鬥爭」主線取代。61年搬上銀幕後,更把僅存的神話結尾「仙逝」剔除。善良誠實的歌仙被扭曲成了與地主階級鬥爭的典範。這部小說想再現這個對愛情忠貞不渝、為人善良寬厚的傳奇人物。 (圖/夢子)
劉三妹的外婆,是遠近聞名的慈善之人。儘管生活不算富裕,但總是不斷地救濟窮人,特別是遇到災荒年,更是將災民接到家裏住。今天是冬至,當地人有「冬大過年」之說。外婆帶著些酒菜,早早就到村外的西來寺進香去了,沒想到,當她從寺廟回來時,迎接她的竟然是外孫女劉三妹,令她喜出望外。兩人緊緊相抱久久不放開。
    共有約 5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