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一週年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今天(5月30日)公佈的週年民調結果顯示,香港市民支持平反1989年北京天安門學運的比例再創香港政權移交以來的新高。在1000名受訪者中,6...
在臨近「六四」週年中國一些維權人士的行蹤備受關注之際,美國白宮的請願網站出現有關六四的請願內容。
根據《方勵之自傳》透露,方勵之本人被中國指為六四幕後黑手,但官方從頭到尾都沒有一條正式指控他的罪名。方勵之在自傳中憶述,中國外交部要求當時匿藏在美國駐京大使館的方勵之寫下認罪書,作為讓他離開中國的條件,但方不知道他到底犯了甚麼罪,於是要求美國大使向北京查詢,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的答覆只有一句:「他的罪行是顯然的。」方勵之於是有點自我調侃的說:「我們犯的是『眾所周...
(大紀元記者郭惠綜合報導)進入2012年,隨著王立軍二月闖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薄熙來下台及被立案調查到四月陳光誠走進美國駐北京大使館,中共如同坐在火藥桶上一般,政權危機隨時都會被引爆。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開始了全面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當時幾乎沒有人相信法輪功會挺過3個月。法輪功是一個修煉信仰的團體,法輪功學員在被迫害極其嚴重的情況下,還是一直秉持著真、善、忍的原則,以最平和的講真相方式來告訴世人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以為遠遠逃開/就逃離了更痛楚的傷害/永遠漂泊/就漂白了哀慟的色彩
北京電影學院的崔衛平教授,是國內為數不多的公開講出“六四”問題的學者之一。居然有人發問:是不是此人在“六四”中有什麼挫折,受了什麼刺激?崔衛平在她的一篇博文裡寫道:“啊,這是他們唯一的思路了,認為別人做任何事情,只是出於某種個人動機、個人利益,我後來見到許多朋友都遇到諸如此類的情況。”
中鋁與世界第二大鐵礦公司澳洲力拓(Rio Tinto)集團的合併案,觀察分析中國共產黨是如何依附在國家大型企業底下,以活絡商業經濟之名,藉以行掌控世界礦業的資源戰略野心之實。
大凡幹了壞事的人,總會有一種衝動去偽造真相,或掩蓋真相。而掌握專制權力的人幹了壞事,則更會製造遺忘,抹殺歷史。二十一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的六四大屠殺,是中國官方所幹的一樁人神共憤的大壞事。因此二十一年來,官方對歷史極盡遮掩、淡化、抹殺之能事,妄圖使慘絕人寰的六四真相隨著歲月流逝而不斷虛幻化,直至從民族的共同記憶中消失。
2010年6月9日,丹麥代表民陣、民聯與民聯陣的一些民運人士來到中共駐丹麥大使館前,舉行紀念「六四」21週年抗議活動。正在丹麥的中國著名民運領袖,「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先生也到場參加了抗議活動。抗議活動結束後,魏京生先生在中使館前接受了本報記者採訪。以下是根據採訪魏京生先生的錄音整理。
六四事件二十一周年,香港支聯會重新塑造了與當年北京天安門學生抗議一模一樣的「民主女神像」。支聯會與警方在街頭上擺放女神像的法令爭執,原本不讓人意外。讓人意外的是,有人對女神像的去留,提出遷往香港中文大學校園的想法後,中大高層竟首先表達反對立場。
我來到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已經有三次。第一次是2001年六月,我流亡法國不久,是法國的民運朋友陪著我到歐洲理事會做六四歷史見證,當時歐洲人權理事會對中國未來充滿信心,他們對六四和其他人權事件漠不關心。還奉告我們說,中國人權發展儘管有不如意的地方,就總體而言正在進步。記得在歐洲議會門口旁邊草坪,只有一些法輪功修煉者在進行煉功抗議。
是因為六‧四開槍以後,把整個社會秩序已經完完全全顛倒過來了。以至於到現在來說,一個小小的城管,他都敢去用暴力隨意在街上殺死人,整個社會秩序完完全全顛倒過來了,這是現在所有這種腐敗也好,這種社會暴力也好,「開槍」這是這個事情的根源。
中共在這5、60年所積累的罪惡,遠遠超過了中外對中華民族種種傷害的總和還要多,而六四這件事的確是把中共鐵板釘釘,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在今年的六四紀念活動當中,有一個比較特殊的活動,就是在紐約曼哈頓有一群80後、90後的中國留學生,他們到曼哈頓以開小飛機的方式拉出一條巨型的橫幅,希望來昭雪六四。那麼當然有許多的華人看到了消息之後,都感到這一群80後的年輕人能夠關心六四,都為這個活動、為這個舉動非常的讚揚,當然也有一些反對的人,反對的理由是認為這個橫幅它上面的用字不雅,恰恰表現出了他們所認識...
今年的6月4日是北京天安門屠城21週年,正當世界各地紛紛舉行集會和悼念活動的同時,在紐約的自由女神像和哈德遜河畔的中領館上空之間,出現了由飛機打出的巨大「昭雪六四」的橫幅。據說這是一群80年代、90年代後的留學生所精心策劃組織的一次駕駛飛機而表現的抗議活動,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使這樣一群年輕一代組織這樣一次抗議活動?「飛天斬河蟹」究境表達了他們怎麼樣的心聲?
方政:我的感覺中共沒有太大的變化。至今21年了,我覺得這麼多年來,它一直沒有對六四的事情有一個完整的、正確的交代。一直在試圖掩蓋、歪曲這些真相。對當年六四的這些龐大的受害者群體,不管是死難者、死難者家屬、傷殘人士、還有對不公正被判入獄的這些所謂的「暴徒」等等等等,這些六四受難群體一直得到沒有公正的對待,而且現在還在極力地迴避這段歷史。
澳洲攝影師布萊恩‧鮑爾在各界紀念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21年之際,提供了6張他於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在布里斯本中國留學生及當地華人所舉辦的追悼遊行活動中所拍下的歷史圖片,鮑爾希望世界中年輕一代的中國人及各界人士能夠借由他所提供的圖片瞭解歷史,為中國及世界的和平做一分貢獻。
關於六四,西方人說「政府用暴力手段鎮壓和平示威的民眾,政府就已經失去了合法性」。這應該是西方文明的觀點。中國人習慣的說法恰恰相反。在中國政府看來,暴力鎮壓似乎是最能夠證明其合法性的。在中國,能夠指揮槍的政府是唯一合法的政府。從政府的角度看,如果我不用槍來殺殺你們這些「刁民」,你們還承不承認我是中國的合法政府?六四屠殺,政府用暴力,用人民的血,寫成了中國的最高...
每年的六四,香港都是一個關注焦點。在這塊中國唯一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即使中共百般想扭曲和抹去港人對六四的記憶和歷史,但港人的六四情結不變,每年維園萬人燭光燃點的景象依然撼動人心。然而今年的六四,香港政府卻患上了六四恐懼症……
最近幾天連續發生了幾樁血案,其中包括永州血案和河南鄭州血案,那麼昨天正好是六四21週年,那我們就談一談這幾樁血案和21年前發生的六四事件有什麼關係。
本週五(6月4日)「六四」21週年紀念日。北京政權將1989年發生的那場長達7週以學生為主的民主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並一直沒有完全公開「六四」究竟發生了什麼。每一年,對「六四」死難者的悼念活動都會遭到警方的迅速鎮壓,但是,正義的聲音絕不會被掩埋!
中共篡國四十年夏,有志士慷慨死諫於天安門前。六月初四,坦克長驅薊門,兵甲直入紫禁,造屠城慘案振怖天下。當時義士遭射殺追碾,血肉成泥鋪道,轍跡往來相交。於今二十一載,紫禁城上終年戾氣不散,冤魂瀰漫。
甚麼是「六四」?「六四」就是極權統治者對平民百姓的大屠殺!是極權統治者總共屠殺了6378萬無辜建立的政權,建立共產王國後,為了維護其政權屠殺了4572萬無辜。「六四」是這些持繼屠殺中的一個極突出的對平民百姓的屠殺。「六四」就是極權統治者前屠殺、後屠殺、現屠殺、未來屠殺的符號。
六月二日公安開始在我樓下佈崗(去年5月28開始),昨天我乘公安的車去醫院看醫生,併購物。今晚準備用書房的通宵明燈和涼台燭光悼念六四。 2009年我入住高層,面對千佛山,視野廣闊,今晚我用微弱的光亮辭別六四,迎接明天的黎明。
還有幾天就是6月4日了,國內外又開始了「六四」21週年的紀念活動。這幾天國內如西安、山東都有不公開的紀念活動,《南方都市報》B16版兒童畫特刊,利用「六一」兒童漫畫的方式,巧妙地畫出「六四」時一人擋坦克的英雄王偉林;香港和國外舉行了公開的紀念活動,香港的紀念人士高舉著「平反六四」、「追究屠城」的牌子遊行。中共在「六四」敏感日前後,神經也高度緊張起來。
中國共產黨49年篡奪政權以來前30年的倒行逆施和助紂為虐使國家人民遭受到空前的人為災難,導致8000多萬人口非正常死亡,經濟也已經搞到了崩潰的邊緣。
(據中廣新聞報導)明天是六四天安門鎮壓21週年,大陸警方最近嚴格監控大陸民運人士,禁止他們舉行活動,紀念六四。
共有約 18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10天前,中共國務院僑務辦公室副主任李剛突被免職。9月1日,官方終於證實其落馬的消息,並指他「涉嫌嚴重違紀」,但未透露詳情。李剛曾多年任職中聯辦,被視為曾慶紅的親信。他究竟因何落馬、與江派大員又有著怎樣的勾連,成為外界關注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