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誘人的東西越來越多,然而事物總有其利弊,只看人如何善用了。(Pixabay )
「微信,我愛你,但我必須拋棄你!」世上誘人的東西越來越多,然而事物總有其利弊,只看人如何善用了。
當我們開始放下過去時,我們就在「清空杯子」,為它們注入「現在」。(Chepko Danil Vitalevich/Shuttersock)
我們會如此難過、鬱悶、生氣或受傷,是因為我們心中有些「故事」,向我們講述著發生了什麼。我們不能不想這些過去的事,它們不斷在我們頭腦中回放。假使我們能夠放下過去,專心致志於每個當下的時刻,情況會怎樣?
%e5%b0%8f%e8%b3%b4
背著吉他走唱的女孩賴儀婷,與獨立音樂創作人曾立馨,一起以音樂療癒孤單的靈魂。「走自己的路2016 Sofa Music公益環島演唱會」今天傍晚在台灣基隆海洋大學舉行,17日從台中出發、18日基隆海洋大學,接著將到花蓮、台東、高雄、台南,23日嘉義,與在地的青創及背包客棧結合,訴說屬於他們的築夢故事。
無聊?哪會,園子開始有許多雜事等著我哩;自幼與父忙於農事,一直未有淡忘,一旦賦閒,第一個浮掠心頭的還是種菜耕稼等等農事,童年割稻的事一直未有或忘,當時根本沒有氣力想些浪漫主義,而今想想,便覺得好玩,它是我們玩樂的機會,與同學建立友誼的方式,在汗水中流淌的夢,直到這些年稻子的香氣才被逼了出來,一直殘留至今。
明朝的鹿善繼在《四書說約》裡提過:「讀有字書,要識無字理。」這話很有學問的,有字書的確好唸,但無字書難懂,尤其當夜靜下來時,仰頭、觀星、攬月,便懂得它的深義了,大地裡藏了太多無字書,必須用心體會方可懂得哩。
古希臘時期的哲人蘇格拉底說:「音樂與旋律,足以引導人們走進靈魂的秘境。」
放手,就有桃花源(60)聞香下馬第七章之八游乾桂
兒子說,屋頂花園裡蝶影幢幢!這可嚇了我一跳,以為真的匪徒入侵,原來是粉蝶、青斑蝶、鳳蝶大舉攻占堡壘。
昆蟲一物,我了解甚少,只知道牠存在久矣,少說也有四億年了,論起資歷,牠可是人類的老前輩,體型不大的牠們,居然可以通過嚴酷的地考驗,沒有與恐龍一樣走向滅絕,定有高招,人類把環境弄得愈來愈不合適人居了,也許該開始向昆蟲學習存活之道了。
客居山野,鳥聲不斷,在透早裡輕敲門窗,許是好風好水,依龍脈、臥明堂,氣勢縱橫,人也就神清氣爽開來,野客鳥盤據不散,常常來訪便成了朋友,牠知我很愛牠,便常來窗前相會了;我從中理得鳥真是聰明,可辨別好人、壞人,愛鳥人、傷鳥人相處久了,偶爾還會跳舞給我賞。
花,有神韻,我特愛之。法國作家巴爾扎克說:「生活中的花朵,只有付出努力才能盛開。」
雨,一直是我心中隱秘的靈魂,這大約與老家宜蘭有關;蘭陽雨長駐心頭難忘懷,雨聲撲通,一年下了二百多天,對雨便有了情感,不止愛聽雨,也愛賞雨、看雨、唱雨,當了作家之後,常寫雨,有人說,宜蘭出文人與雨有關,雨天閒著也閒著,詩興全發了。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築的園林文化,文人皆愛,建築師威廉.查布斯就曾這樣形容中園林:「中國人設計林的藝術,確實是無倫比的;歐洲人在藝術方面的成就很難項背,只能像對太形一樣,盡情吸收其光輝而已。」
俄國作家高爾基在《義大利童話》中有一段話:「生活,就是為了一種神秘的東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犧牲。」神秘的東西指的是什麼?
對很多人而言,結果最重要,但對我來說,過程則優於一切,我決定享受經過的每一分鐘;在我的潛意識裡,一直有一幅田園景緻,我扮著牧童,輕歌歡唱;我答應過自己,這個夢一定要圓。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與錢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請相信,我非超人,也沒有十八隻手,不可能以一抵三,無法輕輕鬆鬆月入數十萬,我有的是量入為出的理性。
儒、道兩家的生活哲思其實有所不同,我們的教育以儒為主體,強調剛健有為,入世進取,巧取豪奪,登上高峰,我的人生上半場堪稱是儒,相信書中自有黃金書,書中自有顏如玉,寒窗苦讀必得功名,於是出世拚搏,巧利營私,內聖外王,奢想治國平天下,只是弱名路上走一回,鬧一鬧,才發現全盤皆錯,人生不僅如此而已。
一輩子根本花不了太多錢的,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一萬三千多美金,合台幣大約只有四十萬元,也就是說,多數人的一個月不該花上四萬元,以此計算,一生大約也只有一、二千萬元的開銷,或者更少;理論上,賺到這些錢便夠用了,但是我們想要的,遠遠超過於此,這才是負擔所在。
俄國作家高爾在《抱怨》一書裡提過:「一個人最真摯誠實進行感覺與思考的地方,就是心靈。」 可惜,人都太忙了,忙會使人閒不下,忽略用心靈感知擦身而過的美好世界,聽不見蟲鳴鳥唱,聞不到花香氣流;忙,一直是擋在人們前面的大石頭,搬不開,就少了風花雪月了。
簡單,至少該包括思考也很簡單。在我看來,白天該做白天的事,黑夜幹黑夜的活兒。體力充沛的時候工作,氣力放盡時便休息。有也好,沒也罢。做得來的做,做不來的放。如果統統這麼想,不就簡單了?
羅曼.羅蘭相信,在工作與休閒之間,存在一種和諧,把兩者巧妙的結合在一起,它不該是悲劇,而是喜劇,人們最笨的一件事就是把喜劇演成了悲劇;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大有學問,只是把繁雜的事情變成簡單而已,這樣一來悲劇就成了喜劇了。
我曾經不是這種雅趣之徒,即便種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約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訪,也坐不住來去匆匆,從未花過時間享受生活裡的美好偶遇,我與多數現代人一樣──忙、忙、忙,沒空放鬆。
《生涯放假》(時報出版)一書的作者波泥.米博.魯賓說:「不要絕望,休個長假就是你的綠洲 。」這便是我對人生的看法之一,不必老是汲汲營營,理應在適當的時間,把靈魂放了出來,人生一場,不要老為難自己。
閱讀與書一直脫不了關係,愛閱讀的人,多半也嗜好藏點書,讓家多點書香氣流,更何況漢朝的劉向在《說苑》裡便說:「書猶藥也,善讀可以醫愚」,自信不太聰穎,無法七步成詩的我,只好善讀,看看可不可以醫點蠢,果真多點書,開卷便有益。
山風徐徐,想的盡是些風花雪月。野菜一書,讀來做個大掌廚,炒幾盤山野佳餚饗佳賓。綠建築,把頂樓園地讀成夢幻花園。森林浴,讀出芬多精的醒腦效果。
人類學家馬歇爾.沙林士(Marshall Sahlins)這麼說:「世界上最原始的人擁有的物質很少,可是他們並不窮。貧窮並不是某些東西缺少,或者意欲與目的無法獲得實現;首先,那是與人有關的問題,貧窮是一種社會狀態,是文明發展出來的。」
事事求快,往往得了敷淺、表象、不深入,只顧著追求,便會忘了享樂主義。不知道此刻閱讀這一本書的你,幾歲?什麼職業?收入多少?我們暫且不談這個,何妨一起想一想,今天之前的所有時間中,你替自己做過什麼?
富蘭克林說:「如果你熱愛生命,就不要浪費時間,因為生命正是由時間組成的。」
名利的確很誘人,但生活更誘人,我不止一聽到朋友向我訴苦,說他們根本活在別人的夢裡,迢的不是己想要的人生,而是別人強迫自己演出的角色,有位醫生朋友就說,他贏得了財富,但失去人生。
    共有約 6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