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藍天
藍天白雲與青山綠水的強烈對比,總覺得上帝把祂調色盤裡最純淨的顏色,直接倒在司馬庫斯了。隨著夜幕低垂,煙霧逐漸散去,天上的星星就像先後被開啟的燈火,明明滅滅、好不...
生命各有不同的際遇,把失去的或求不得的憤怒、失落、哀傷等負面情緒捨去,以充滿陽光的姿態,向人生的下一站出發。
愛,不是因為我的不同而需要被特別處理、隔離對待。愛,是讓我的不同能與他人息息相關,能與世界緊緊相扣。
只是為了怕被人說成是貪婪,就這麼害怕觸碰財富,可是,這顆貪求美名的心,不也正好是另一種形式的貪婪?
「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
旅畫中總是有迷人的風景與故事。拍照是一瞬間的完結,畫畫總可以多掙些時間,把當下空間中的氣味、人情⋯⋯深刻地印在心上。
此枇杷,非彼琵琶,此〈枇杷記〉亦非彼〈琵琶記〉。記得以前常把把〈琵琶記〉混同〈琵琶行〉,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在我這兒也有了交集。
有朋友結婚,婚禮上鬧了個小笑話。司儀向新郎新娘下口令:“向左向右轉。”當然,這是為了讓他們面對面站著。結果,新郎新娘會錯意,轉錯身,成了背對背站……
用電腦好多年,尤其筆記本,但從沒有研究過鍵盤底下的結構。這幾天運氣不佳,有個鍵掉了下來,但我幾乎沒用過那個鍵。
從小到大,媽媽說話做事總是風風火火。她現在五十多歲的人了,但脾氣比我還急。有時候就想,媽媽為什麼不能像其他母親,隨著年老脾氣也越來越溫和。也許這就是媽媽的個性吧,永不服老。
看朋友的博客,她正在為婆媳關係而傷心。孩子出生兩個月了,婆婆就像沒事兒一樣,不聞不問。看同事們的婆婆,都不遠千里去照顧兒媳婦,而自己的婆婆就在身邊,卻什麼都不管,滿腹的委屈和懊惱。
昨天小江在系裏作報告,之前很長一段時間都在認真準備,一旦做完自然輕鬆無比。晚上他打電話來聊天,閒談中,我想對他說:“你可以好好放鬆了!”誰知話出口時,又想說:“你可以好好休息了”。於是乎,最終說出的是:“你可以好好放……休……鬆……息……”自己磕磕絆絆說完,都覺得失敗。小江大笑,問:“你怎了啊?平時要麼說話很利索、斬釘截鐵的,要麼就是沒話說,從沒見你這樣……...
下午在系裏,辦完事從教學樓七樓坐電梯去一樓。 電梯門打開,裏面只有一位白髮老太太。看她很溫和、很平靜的樣子,眼神中還隱隱有一絲天真。很自然地,對她微笑。站那兒等會兒,想讓她先出來。誰知她站那兒看著我,也不出來。我想,大概她按錯電梯了吧;於是就進去,按了一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