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徵文
大紀元時報的九評編輯部所撰《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今年二月問世後,於五月底,台灣學者專家從政治、經濟及法律等角度展開三場討論共產主義如何毀滅人類的研討會。在會...
在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問世十二年之際,由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聯合舉辦的「兩億人『三退』全球有獎徵文大賽」結果揭曉。
時間過一半,生死快決斷。 三退棄中共,全家保平安。 迷途再不醒,陪黨下無間。 轉眼洪勢到,利劍斬凶頑。
「朝聞道,夕可死。」這是來自新疆的張海濤,在退出中共共青團、少先隊組織後的感慨!2010年5月30日,張海濤用實名宣布同中共決裂。
從政府成立那天,布黨便顯示出了與眾不同的鐵腕。1917年12月,罷工在彼得格勒的印刷廠爆發,列寧當即下令,罷工工人應作流氓處理。如果罷工繼續下去,就該逮捕他們。他責備蘇維埃政權太軟弱了,下令對公民實行系統的「登記與監督」,以刑罰作為威懾手段,強迫所有的人勞動:
蒼天在上,這不僅僅是一句古訓,而且是真實的存在。現在,許多中國人都習慣於失落真正自己的思想,在生活的塵囂中麻木地被中共黨文化灌輸洗腦,以中共的喜好與政治淫威做為處事的基準。
下面的這兩則故事是我寫的新書《亂世迷途》中的第九章,第十章,現在拿出來參加 《大紀元時報》的九評共產黨有獎徵文比賽。
古老的印度有個傳說: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所有的人都是神,但人類是如此罪惡並濫用神權,於是,眾生之父,樊天,決定剝奪人類所擁有的神性,並把它藏到人們永遠也不會重新發現的地方,以免人類再次濫用它。
中國模式說到底是後馬列主義時代政治意識左右下的一種另類現象,是馬列主義處於日暮途窮之時的一種變計,是以專制主義政治為主體,以犧牲環境、資源浪費、加上政治高壓和人權惡化為代價的特色模式。被捧為經典的中國模式,與此前一直充人耳目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沒有甚麼本質的不同。 
老白沒有等到《九評共產黨》問世就走了。他也不知道保護了他性命的毛澤東早在邪黨建政前夕就制定了消滅地下黨的十六字方針:“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否則,他定會看清中共邪黨的嘴臉,明白自己一生被迫害的真正根源乃是毛澤東、康生之流所代表的共產邪黨。表面上看是康生在迫害老白,實則是毛澤東在幕後操縱,康生在台前殺人。但是邪黨的欺騙和偽裝使人們被一葉障目...
人們常把一個公司或一個組織比喻為生長的有機體,要有良好的根基,要有正確的信念,要有可持續發展的導向,這個生命體才會強大和有活力。而中共靠馬列邪教維系,靠暴力打倒「舊世界」,靠邪惡手段攫取政權,靠欺騙拉人入黨,《九評》出世後,中國人要做中華子女,不做馬列子孫的呼聲振聾發聵,邪黨的組織在解體,其靠倒行逆施妄圖綁架全民的歷史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二伯當時在哪裡?為甚麼不和我們家來往?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唯一聽說的是二伯聰明又有才華,並且很年輕就在中華民國的郵政局謀職。父親三歲時死了爹,七歲時死了娘,是二伯照顧父親長大成人,按理我們應該跟二伯一家來往極其密切啊。
兩年以來,「掩耳盜鈴」式的「被」字鬧劇,一直在中國不斷上演,十分紅火,創意十足。其背後暴露出的是中共專制統治社會下的中國的政治之腐敗、公權之異化、道德之淪喪、民主之缺失、誠信之衰落。因此,剖析這一現象及其實質根源對於中國民眾覺悟覺醒,知真相、傳九評、促三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中共從建政開始,歷次運動中屠殺了至少八千萬中國人,而這種屠殺,在貌似變的文明了的今天,仍無任何收斂,且有愈演愈烈之勢。目前已有大量無可辯駁的證據表明,中國大陸已有好幾萬的法輪功修煉者被謀殺,死在各個醫院的手術台上。他們的器官被用來在國際器官移植市場上牟利。而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中共更是使盡了全人類一切最邪惡的手段,且毫不間斷地迫害了十年之久。
好萊塢災難大片《2012》很多人談了,談論災難慘烈場境、共軍綁匪形象、飛機飛馳、方舟上山、船票天價、災難隱瞞、天頂畫被撕裂、大教堂傾覆、藏民被迫離家、共產黨的動物和富翁、第三者被淘汰、神承認的家庭走向新紀元……但尚未談及一個敏感問題:如果地球真的再有「大洪水」,我們的「方舟」在哪裏?
如果說,人沒有了仇恨的無私,是一種聖者境界的體現;那麼,沒有了仇恨的自私呢?是犬儒極深程度的體現了。
縱觀古今朝代興衰,橫閱世界各國治亂,若用所謂的唯物辯證、無神進化、階級鬥爭-套假惡鬥的黨文化,是根本無法解釋的,其實古今中外經世大治的明君聖賢已經為我們做了明證。順天承命,教化人心,信仰為本,道德為尊,成為古今中外始亂至和、臻至太平盛世的治國韜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人人為魔性執著,蔑視神明,對抗自然,相近為敵,自戧生命。這說白了就是一切向錢看,是赤...
追根溯源,宇宙中一切邪惡和不好的東西其實最終都來源於“我”與“私”,而“我”與“私”在人世間膨脹到極點的代表正是共產黨——儘管共產黨一向標榜自己“大公無私”,但那不過是它慣用的偽善畫皮而已。
我出生在成都,父母是機關工作人員。六十到七十年代,我們居住的地方是當時有名的劉文彩的手槍連的舊址,房子全木建材優良,冬暖夏涼,佈局有格,給人一種舒雅庭院的感覺。庭院內住了七戶人家,人們貌似平靜,卻在生活裡苦苦掙扎,不時發洩著憤憤不平的無聲的怨氣,展現出扭曲的心靈。
筆者接觸法輪功也是從十年前的中共對他的鎮壓開始,當時,我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出差,晚上一起看了‘新聞聯播’後,同事說,“看來共產黨又要對法輪功搞運動了,共產黨在整人的過程中羅列出的材料需要反著看”。後來我陸續從別的同事借閱、網上下載了一些法輪功的資料,對比著共產黨的宣傳,有針對性地看了相關章節,漸漸地對共產黨的‘宣傳’失去了興趣,知道這不過是又一次‘打倒、摘帽、...
母親的生日是舊曆八月二十六, 每次過完生日, 接踵而來的是十月十日雙十節, 所以母親的生日總是和雙十節連接在一起,想到其一, 必想到其二, 之後就是中秋節了。
中共邪黨自1949年竊取政權以來,通過各種手段,反覆強行向民眾灌輸「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論調。由於中共對媒體、教育、法律、思想、經濟等各個領域的絕對控制,再加上懸在人們頭上、時刻可能落下來的「暴力」屠刀,人們既沒有膽量、也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於是,在長期的恐懼和無奈中,一些人竟漸漸接受了共產邪黨的宣傳。甚至直到現在,有的人在國外看到法輪功學員...
可以毫不夸張地說,出生于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的我,完全是浸泡在“党文化”中長大成人的。
這就牽制到一個利害相關的問題:中共邪靈不是指人,那些在中共體制內被中共邪靈綁架、但良心尚存而至今還不能正面面對《九評》與退黨潮的人怎麼辦?這些人繼承中共暴政的黨政權力的同時,也繼承了中共暴政的血債。這些人如果不能從內心認清和擺脫中共邪靈,將要面臨對中共暴政半個世紀所犯全部反人類罪行而承擔罪責。試問,哪個人沒有親朋好友,哪個人沒有父母兄弟子女?有誰願意隨著「天...
公有制是計劃經濟能夠直接發揮作用的前提條件。公有制在20世紀的常見形式是國有制,即以國家或全民所有的名義,將生產資料等與經濟活動密切相關的物質資源、自然資源和社會資源牢牢掌握、操控在政權擁有者的手中。這是自蘇俄“十月革命”後,在地球上興起的一種所有制形式。在這種所有制下,政權擁有者可以無所顧忌、“名正言順”地充當起經濟活動計劃、組織、管理和決策等“全能者”角...
中共自誕生起,就一直在尋求一種謀取政權和經久不衰地鞏固其專制極權的捷徑。當年(20世紀40年代)安排王震在南泥灣大規模種植和販賣鴉片,為中共軍隊提供了巨大物質保障,使得中共擺脫了經濟困境,為其奪取政權鋪平了道路。後來中共真的奪取了政權,先是在前30年,以持續不斷的政治運動殘酷打壓異己,血腥鎮壓任何反抗苗頭。這些政治運動帶有十分顯著的鞏固維持政權試驗性質,但其...
中國的經濟表面上在發展,然而就像企業表面上的銷售、營業收入並不能準確體現這個企業的經濟效益,而必須將其為了取得這些收入支出的所有成本加以品跌一樣,一個國家的發展程度,也既要看可見的物質財富,同時還要看它在資源和生態環境等方面的付出。按照這樣的邏輯,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進行綜合分析,那麼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就要大打折扣了。 地球上的資源和環境,是人類賴以生存的物質...
中共向來熱衷於“政治經濟學”,以前常把馬克思老祖宗的那套掛在嘴上,無外乎向社會公開宣示:利用自己掌握操控的政權,按照自己的政治需要,去發展有利於維護自身統治、強化自身特權的經濟。如果說昨天他們按照原教旨馬克思主義去進行“導向”操控,還不至於過分將經濟社會拖入惡性發展軌道的話,那麼今天他們脫離了原教旨主義,對19世紀的馬克思主義進行了“創造性發展”,則在把社會...
共產黨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採取又拉又捧又壓的殘酷手段打壓農民,致使農民蒙受巨大的災難,成為當今中國社會最貧窮落後,愚昧無知的一個階級,逼得有家難返,有國難奔。難道這就叫翻身解放嗎?讓共產黨人站起來把中國人民徹底打下去,叫當家作主嗎?毛澤東死了,中共要不要負責任?中國年青人不了解過去六十年的歷史,農民是怎樣活過來的?
共有約 10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