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
值得提醒的是在下面找器官的OPO成員,陳強是前車之鑑,誰找的器官越多,來路越邪門,誰就倒霉的越快、越慘。不要忘了,中共一慣卸磨殺驢。鄭樹森、葉啟發都是殺人不眨眼...
法輪功學員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幾家器官移植醫院,冒死錄製的現場視頻錄像中涉及三家移植醫院
6月17日,做出終審判決的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在調查取證中,採信了法輪功學員于溟在2018年11月深入北京幾家器官移植醫院,冒死錄製的現場視頻。錄像中涉及三家移植醫院:武警總醫、解放軍第309醫院、解放軍第307醫院。 眾所周知,江澤民集團在推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邪惡政策中,是以軍隊為主導,以總後勤部為核心,大部分軍隊、武警醫院淪為實施活摘器官的主要作案現...
「獨立人民法庭」的判決,尤如一把利劍,劈開了中共頭上的假面具,再次將中共的魔鬼惡行曝光世界。法庭判決將會進一步發揮推動作用,直至將中共送上國際法庭,接受世界人民的公審。
「獨立人民法庭」採信的大量證據和做出的裁決,承載著眾多人的良心和巨大的道德勇氣,這樣的裁決是禁得起歷史考驗的,因為他公平正義,彰顯普世價值。「獨立人民法庭」6·17判決,不僅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而且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其必將有權威性。
曾經是器官移植黑金鏈的「老大」周永康,2014年就倒了,但是他按照江魔頭指令推行的器官移植產業,至今停不下來。中國器官畸形市場,能誘惑未成年的孩子為器官去殺人。中共盜取器官的黑手已經從法輪功群體伸向其他社會群體和普通人群。
遠遠看見佝僂著身子在青島醫學院門口掃雪的父親,他的身後,是掃出來的一條長長的路,兩旁的雪地上密密麻麻布滿了數學公式和演算符號。母親告訴她,父親經常一個人在雪地裡不停地運算、寫字。他害怕自己的腦子長期不用會廢掉,那是他為自己發明的腦力運動。
事實表明,中共和它攜帶的共產主義邪靈,是給世界帶來恐怖、災難、不安定的禍根,中共是人類共同的敵人。全世界抵制中共,圍堵中共的正義力量正在集結,合圍的大趨勢正在形成。
醫院收取的移植費從幾十萬到上百萬,利潤豐厚。有巨大利益驅動的醫院左手找到器官,交給右手做移植,如同賽場的運動員,兼作裁判員。多系統多平台多渠道「捐獻」器官,置中國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機構邊緣化,把器官來源的水攪渾,把捐獻數字和移植數字平衡編造好對外公佈。這就是黃潔夫器官與移植「中國模式」的要害。
「器官」這口黑鍋,王朝輝他們不敢背,因為它不是一般的麻煩,裡面藏有數不清的冤魂命債。中共面對自己造下的罪孽,一籌莫展,已無回天之力。「器官」猶如懸在中共頭上的一顆「核彈」,一旦引爆,中共將死無葬身之地。
實際上,因迫害法輪功所引發的後遺症已貽害無窮,讓百姓遭殃。眼下看好你和家人身上的器官,就是面臨的危險之一。
文革「破四舊」,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和道德體系。國寶級文物和國寶級人物,失去了多少!這場對人類文明的空前浩劫,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災難。文革「破四舊」如同噩夢不堪回首,但不能遺忘,那是子孫後代要銘記的歷史。
事隔29年,親歷過六四的北京市民,今天提起六四還是氣呼呼的。趙老師在微信群裡說:「我都做奶奶了,六四還沒平反!一代人都過去了,換了幾屆領導人,政府沒進步啊!」
中共對德國的海外滲透,表明邪惡共產主義正在全面出擊,四面八方,由內向外,妄圖摧毀自由世界的中堅力量。
在法輪功信仰案上,我們絲毫看不到憲法具有的最高法律效力和「憲法至上」的權威尊嚴。憲法在中共法庭上,在法官眼中,什麼也不是,不過是一紙空文。法庭已淪為打著法律的幌子,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加害好人的黑衙門。610操控下的法庭,與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背道而馳。
中國器官移植現狀並未好轉,有些方面甚至更加惡化。中共主導下的「活摘」罪行,是最嚴重的反人類罪行,已經被推上了歷史的審判台。對於至今未停手的國家犯罪行為,居然得到梵蒂岡、世衛組織的充分肯定,這未免太離譜!這也彰顯了末世的亂像。它是國際大醜聞,更是世人的悲哀。
中共至今沒有停止迫害法輪功,像黃潔夫、鄭樹森這樣的移植醫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鄭樹森的一個頭銜是「浙江省反X教協會副會長」,他是迫害法輪功團體的負責人。所以,質疑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強摘器官仍舊在繼續,絕非空穴來風。
山東即墨市法院集體迴避表態不作惡,無疑是作了明智的選擇,良心的選擇。也真心希望有更多的公檢法人員,選擇不作惡,揚善抑惡,能在最後結束這場邪惡的迫害中立功贖罪,獲得自救。
十九大前,中共盤點網絡「政績」,宣稱中國擁有全球最多的互聯網用戶,有全球最長的光纜線路。但是中共沒說,中國還有世界上「最強大」的網絡防火牆和世界上最龐大的網控大軍。不僅如此,中共還有世界上最惡最無恥的「網絡安全法」,明文規定政府可獲取所有私人資訊,在私密和公開場合監視公眾。 中共有180萬警察,其中有多少網警?沒查到確切數字,但是號稱中國從事網控者達2...
美國的法庭上,證人要手撫《聖經》宣誓自己說真話。這個儀式通俗地稱為:Bible swearing(聖經宣誓),神誓。 最近有位朋友,給我講了她在波蘭法庭上也手撫《聖經》宣誓的一段經歷。 幾年前,她被波蘭檢查機關以涉嫌偽造發票偷稅漏稅告上刑事法庭。同一批貨款,她手中的發票和出具發票公司的發票不一樣。作為買家,她有偷稅之嫌,因此被公訴到法院。 ...
2017年第四屆中國器官移植醫師年會於8月3日至5日在昆明召開。主辦方照例是鄭樹森把持下的器官移植醫師分會,鄭是大會主席。共同主席是:沈中陽、石炳毅、葉啟發、彭志海……二十名主刀醫生,都是「活摘大戶」,全部上了「追查國際」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調查名單。這樣一批邪惡之徒組織召開的器官會,其險惡用心已昭然若揭。 「中國器官移植醫師分會」,是2013年...
張德江用法輪功學員器官賄賂鄭樹森,推動活摘。鄭樹森則更加有恃無恐瘋狂迫害。這是鄭樹森獲得移植「特批」背後的黑幕。
據美聯社7月26日報導,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在接受採訪時聲稱,中國的器官捐獻自願者人數從2010年僅30人增加到2017年的5,500人。這將使中國今年能為1萬5千人提供可移植的器官。中國有望器官移植手術數量上領先世界。 先說捐獻器官。黃潔夫說的「2017年的5,500人」,應該是指今年上半年已經有5,500人實施了捐...
實施「腦死亡」判定,中國尚未立法。而且,沒有建立起任何相關法律法規作為前提條件。但中國移植界正堂而皇之地推廣「腦死亡」捐獻。各醫院從「腦死亡」患者身上獲取器官,極為殘忍的「活摘」已經被合法化;「腦死亡」器官戴上「捐獻」桂冠,是為掩蓋更大的器官黑幕。中共的「腦死亡」捐獻器官是繼「死刑犯」器官騙局之後,編造出的又一個新騙局,而且更加邪惡。
廖說,其實國家是不允許你知道器官機密的。如果至今還以國家秘密為藉口說不清器官來源的話,那器官來源只有一個答案: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活人器官庫,而且這樣的秘密集中營距303不遠,就在廣西境內。
從郭文貴的爆料證實了,中共活摘器官不但一直沒有停止。而且在某些方面變本加厲,更加邪惡了。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北京東單北大街,從第二條胡同北極閣三條往北到燈市東口,兩站路程的行人便道上,常見一位提着真皮書包、冬天也穿短裙的洋姑娘。她白膚色、黑頭髮,輕盈姣美,像天鵝湖畔的一隻天鵝飄然而過。在那個物質菲薄,精神枯燥,封閉禁錮的年代,「洋美人」成了這條街上的一道風景線。 沿街店鋪和居民都知道,她是中共元老李立三家的「二千金」,是李立三和俄羅斯妻子李...
如果「血拆」多年,惡性案件愈演愈烈,就是停不下來,說明吃人的土地政策改變不了。如果連「豐城事件」後的妥協讓步都做不到了,說明出台惡政的中共已經無力自救,到了非解體不可的地步。解體中共,才能結束「血拆」慘案。
52年的鎮反,中共殺了87萬餘人。說83年嚴打殺了96萬餘人,既非空穴來風,也不足為怪。89年發生「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天安門大屠殺,繼續詮釋96萬這個數字的可能性。近十七年,中共屠殺了上百萬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器官牟利。中共的邪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文革中,上萬中國知青越境去參加緬甸共產黨人民軍,在叢林山地中和緬甸政府軍打游擊戰。赤旗已易,戰火平息,煙雲消散。當年,為「解放全人類,支援世界革命」投身緬共打仗的知青,曾用鮮血和生命書寫了無數刻骨銘心的故事。如今,白髮蒼蒼的倖存者嘲諷自己是「紅飛蛾」,意思是:他們像飛蛾撲火,撲向紅色戰火,自取滅亡。 這是一段不入正史的知青歷史,很少有人知道。 中共為...
共有約 56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