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窟逃生》(圖羽沛)
劉永生卻說:「我不想去了。」大家聽他這話都木然了。王世傑走到他的跟前拽了他一下衣角,輕聲問道:「你怎麼了?」
《魔窟逃生》(圖羽沛)
這與『兩桿子』大有關係,他們用『槍桿子』鎮壓人民,用『筆桿子』欺騙人民。如果哪個人不相信筆桿子的欺騙,就用槍桿子鎮壓他,再用筆桿子欺騙被蒙蔽的民眾來圍攻他。
《魔窟逃生》(圖羽沛)
快天亮時,一艘巡邏艇向他們駛來,劉永生忙叫王世傑把預先準備好的《舟漁22號》塑膠膜覆蓋到《舟漁1號》上,此時《舟漁1號》變成了《舟漁22號》。一會巡邏艇上的按照燈射向《舟漁22號》,並發出命令
《魔窟逃生》(圖羽沛)
六月十二日晚十時,是他們約定的出航時間,除了四名船員,竟然來了十三人,既然都是愛國學生和仁人志士,只是船員王世傑還沒有到,有船員要求劉永生不要等他了,理由是:在這非常時刻,豈可違犯規定時間,稍有疏漏,將全盤皆輸。
《魔窟逃生》(圖羽沛)
劉永生一覺睡到日落西山,夢中被機槍聲驚醒,一下子坐了起來,卻見自己坐在床上。他忙下床,叫妻子把五個心腹的船員請來,有事相商。
《魔窟逃生》(圖羽沛)
共軍撤走坦克,取而代之的是幾百輛消防車。消防車的水龍頭,拚命沖洗著市民和學生們的鮮血,七時,天安門廣場的血水才洗刷乾淨。廣場雖被洗刷,卻洗刷不掉共產黨的罪惡,洗刷不掉民眾心中的傷痛。
《魔窟逃生》(圖羽沛)
指揮連長為了早日到達天安門廣場,能夠立功受獎,他獸性大發,機槍射角是射不到履帶邊的人群,他竟然拿起衝鋒槍,跳下坦克,向坦克前的人群掃射,市民們紛紛倒下,血流如注,哪裡是橡皮子彈,而是真槍實彈。
《魔窟逃生》(圖羽沛)
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們的民主要求,受到各界愛國的有識之士的支持,甚至有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也播出了有識之士的聲音。但中共的實權人物,強烈反對,認為學生的要求危害了他們的政權。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研從此著手買材料蓋房。此時他才發現鋼材的價格,平價與高價相關竟是四五倍,所有國營工廠出的產品都有平價高低之分。於是太子黨們,利用老子的老革命招牌,大量購買國營的平價物資,按高價向市場出售
《魔窟逃生》(圖羽沛)
王兵情人回到廣州,又到當地派出所查孫利來住處,查了多時,也查不到孫利來名字。她又到菜市場查問,知道孫利來的人甚多,但不知道他的住處。他的真名都不知曉,孫利來是他的綽號。
《魔窟逃生》(圖羽沛)
王兵一見,火氣全消,不但不責怪發貨員,反暗讚他忠心,有眼力。轉而對孫說:「我們有你這樣講信用客人,我一百個放心。」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研和他的工作人員,就開門營業。被交警攔住,要查看貨物發票。會計拿出發票給他查看,只見發票上有中國進出口公司,另加王兵印章。交警不解道:「有公司印章就夠了,為何要加個王兵?」
《魔窟逃生》(圖羽沛)
北京市郊有一青年,父親被定為富農,在那受辱的年代,窮困潦倒,更談不上娶老婆。在他鄰村有一地主女兒,與他年齡相仿,雖互有愛慕之心,卻無錢婚嫁。毛澤東一死,這個青年走出牢籠
《魔窟逃生》(圖羽沛)
孫利來接到馮士研的電話後,立即乘車來到龍潭村,走進一所高牆圍成的大院,院內有數間三層樓房,樓下是倉庫,樓上是辦公室和宿舍。他走進三樓的辦公室,只見四名男士,四名女士,穿著都很時尚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研在家正謀劃拆掉舊房蓋新房時,聽到摩托車聲,打亂了他的思路,接著門外發出喇叭聲,他忙走出門外,卻認不出摩托車上的人是誰。只見這人跨下車來,摘掉頭盔。
《魔窟逃生》(圖羽沛)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大郢的馮士研因為單幹被關了一年兩個月,放回家來,成了當地的大英雄。公社要組織幹部來向他學習,省裡派來記者採訪。馮士研給來者一頓臭駡
《魔窟逃生》(圖羽沛)
岳父母已年高退休,雖然帶著孫子,卻常思念女兒女婿。不料馮士青突然帶來三個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兒、女婿和外孫,真是喜從天降。春嵐撲到母親懷裡,母女倆悲喜交加
《魔窟逃生》(圖羽沛)
一九七八年,時局發生了變化,華國鋒下台,鄧小平上台。四類分子得到了平反,有海外關係的人,不再是受監視對象,而成了受歡迎的人。一九八二年,馮士民認為時機已成熟,這才放心回家來看望爺爺。
《魔窟逃生》(圖羽沛)
船員們手忙腳亂,拿著救生圈,都在甲板向水裡張望,探照燈不停地向海面照射,大家搜尋了多時,也不見馮士民夫婦蹤影。他們拿起馮士民丟在甲板的外衣和拖鞋,失聲哭道:「他們倆人水性不好,恐怕沒有救了。」
《魔窟逃生》(圖羽沛)
此時「浙漁2號」抗拒著八級大風,一浪高過一浪,船被大浪一會拋向數丈高的浪尖,一會又被跌進丈餘深的低谷。大浪席捲全船,如天毯一般,鋪天而降,此時馮士民夫婦,臥爬在床上,不能起身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民夫婦死裡逃生,自那天晚上,從小東山西村逃到馮照陽大伯家,按爺爺吩咐,在家閉門讀書,第二年考上巢湖的高中。他們的一切都為了逃往國外做準備。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民四人,來到八家濱馮大郢,不料迎接他們的竟是二十多年未見面的弟弟馮士青。馮士青見到哥嫂到不十分意外,使他驚訝的是呂翠雲,呂翠雲明明死在河裡,怎麼又活了。
《魔窟逃生》(圖羽沛)
余波暗驚:五七年豬肉每斤只賣五毛四,豬肉一貫比雞貴,他的兩隻雞相當一個肥豬價錢了。城市肉食都如此緊張,可見農村生活更苦了。
《魔窟逃生》(圖羽沛)
他們把馮士民給的五百元作為生命支柱,不是萬不得已,不輕易花一分錢。一天餓得實在招架不住,又到集鎮買吃,卻買不到了,個個飯店關門閉戶,市場沒有任何交易。可是大路小路卻人來人往,川流不息,這是怎麼回事?
《魔窟逃生》(圖羽沛)
女子走到榆樹下,見一老者閉目養神,與相約者無異,便開口說出暗語:大叔有波無浪。老者回道:大姐雙口難辯。他倆對上暗語,都很高興,齊聲說道:「我們快走!」
《魔窟逃生》(圖羽沛)
馮士民說太好了,他們有說有笑走在彎彎曲曲的羊腸小徑上,拐過一個山角,側面突然有一女人說道:「小鳳!只顧自己走,你怎麼不把客人行李拿著。」
《魔窟逃生》(圖羽沛)
一九八二年,清明時節,從遠處回家祭祖的人絡繹不絕。小東山頂上沒有墳墓,卻有一個老婦,一個中年男子和一個約十歲左右的小孩,跪在一棵大樹下磕頭。此時又上來三個人
《魔窟逃生》(圖羽沛)
樹碑的機會終於來了,毛澤東死後,不久他的接班人華國鋒下台,共產黨開始清算文化大革命,為四類分子摘掉帽子,一時間中國沒有了反革命。樹碑不會定為「反革命」了。
《魔窟逃生》(圖羽沛)
婦人看了看田思元驚道「哎呀!恩人,你們真的不是神仙呀!我找你們找得好苦啊!快請到我家坐。」田思元隨婦人進了她家。還是那個房子,卻整齊、乾淨,有生氣多了。
    共有約 7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