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寒山寺(攝影:
意文/大紀元)
那一山、一水、一寺、一橋,那夜色、楓樹、小舟、漁火,憑著我恣意的點染,心中便勾勒出一幅若靜謐、幽美的水墨畫一般的景致,於是我把自己安放在了這畫中,安放在了楓橋之上、小舟之中,想像著詩人那份為少年所不識的「對愁眠」的滋味…
(大紀元圖片庫)
(shown)我們來到人世,是一次別無選擇的出發,為了追尋生命的歸旅......
花開的聲音還在 花落的安祥猶存 如今的思念 是遠遠的走過記憶的門前
(clipart.com)
我也曾在夢中哭泣 因為生命的小舟 擱淺在風雨淒迷的沙堤 我的岸啊 究竟在哪裡 夢中,我就這樣無助的哭泣
(clipart.com)
可曾記得給心靈留有一席之地,去親近一下春花秋葉,去感受一下雲淡風清,去回憶一下最初的夢想,去思索一下甚麼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
(clipart.com)
漂泊在秋的他鄉 聽不到故鄉的小河低吟淺唱 那條熟悉的小路 可有楓林染醉了秋日的斜陽
(clipart.com)
秋,是不能沒有落葉的,那所謂一葉知秋就是夏日裡的一聲清響,告訴我們:秋天來了。而當那落葉飄飛,隨時隨處占據我們的視線時,秋便顯示出了她的真正韻味。
(clipart.com)
我們相約了炊煙 我們相約了夕陽 相約了這紅塵中 一起傾聽生命的迴響
(clipart.com)
在這高原之巔,人跡罕至,無人去欣賞她的美麗,無人來感受她的芬芳。但我卻未見她有任何的寂寞之顏與失落之意;相反,她美麗,美麗中更透著一種不可侵犯的仙姿與生命的威儀。
(clipart.com)
學會在這種堅守中隨遇而安,以另一種姿態豐富這個世界,並在磨難中,呈現出生命純正的光華。
不見了炊煙與小橋 不見了溪流與水草 不見了鋪著夕陽的 曲曲折折的暮歸道
(clipart.com)
想起故鄉的夜晚從那些老屋的窗口映出的昏黃的燈光,思緒便會沿著記憶中的小路,走過每個街鄰的門前,走過門前的槐樹柳樹,走向那親切溫暖的 燈光,走進那個雖逝猶存的時空裡……
(攝影:蘇泰安  / 大紀元)
夜來香花開的夜晚 有風輕拂我沉默的記憶 我將所有遺落的詩行 一一重新拾起 想從那些字裏行間 找到一路清晰的足跡
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問題上,總是有人以為「事不關己」,真的是這樣嗎?
(clipart.com)
世間萬物,是上天給予人去追尋生命意義的教科書吧!那無聲的語言,包蘊著太多天地宇宙的奧祕,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只要去讀,就會有所得。
這一天,寰宇同慶;這一天,普天感恩。
不見母親已經很久了,家的概念也忽然縹緲起來。那種回家的渴望如同落英一般,在燦爛的時刻忽然飄落,花色還在,但卻歸於落寞與沉寂了。此刻的我,彷彿是一個被無端擱置在中途的旅人,彳亍於來路與前路的遙望中,思猶在,但無所往,亦無所止。
春天來了,在經歷了天寒地凍、萬物蕭索之後! 且看那枯枝上的新芽,那是葉與花對春天的一次全新的初發,那是斷然去除了一切殘枝敗葉,對生命的一次全新表達。也許昔日的枝丫上曾經風光無限,抑或碩果纍纍,但經歷了嚴冬,這一切都會凋殘。所以,那些生命懂得:固守只能成為一種負重,一種羈絆;抱殘守缺無以生機重現!於是,在這萬物更新的春天,她們認真的萌芽,認真的舒展,認真的開花,認真的把握這更新的機緣,以最真誠的姿態展現生命的活力!
(shown)天賦人性本為善,人對人之善良本性的堅守,即使一時一事無法立刻看到結果,但最終的結果是一定的:善有善報。
(clipart.com)
我終於明瞭 生命裏 有不可求得的宿緣 想逃而無法逃離 想遇而不可期遇
(clipart.com)
於是,再回故鄉時,不論何時,我都會首先望一眼那些煙囪,儘管有時並沒有炊煙升起,但卻有一份期待與踏實,有一份溫暖與親切…
紅塵有所思,乃思迷中君。 大法降人間,為何君不聞。 弘傳二十載,福澤億萬人。 枯木逢春雨,萬物除舊塵。
(clipart.com)
(shown)這一生的結果或許不是你所期待的,但你要有信心,生命中會有安排。
「跳樑小丑」語出《莊子•逍遙游》,是由莊周與惠施談的野貓捕鼠觸網而死的故事演變而來的。後人從這段故事引申出成語「跳樑小丑」,比喻那些品格低下或並無甚麼真才實學者,為了達到個人私利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極盡搗亂、破壞之能事,但終究沒有甚麼了不得,只不過是真正地暴露了他自己的醜惡嘴臉罷了。
(攝影:宋惠/大紀元)
這份善意,可以讓人擁有美好的未來;這份善意,無私公正;這份善意,溫暖持久。如同陽光,她可以在剎那間,照亮心靈的世界…
(clipart.com)
在這個冬日的午後 疏落的樹影下 我想檢索人生中過往的一葉 卻發現,每一葉都已是不可挽留
喜歡就這樣遠遠的凝視 凝視你的笑容 也凝視你的憂鬱 其實,遠遠的,那不是距離
(clipart.com)
綠葉的苦澀,有黃葉的乾香,加上秋陽的暖味。那時從不覺秋有蕭瑟與凋殘之味,反而覺得充滿了沉靜與祥和,甚至有一種特有的暖意。
(攝影:華苜 / 大紀元)
多少輪回來了又去 演繹了多少的是非與悲喜 曾經的恩怨與情仇 不過歷史舞臺的一場大戲 何必刻骨銘心的在意 究竟 那個時候啊 哪一個是我,哪一個是你
總想將我的詩意收起 收在任誰也觸不到的心底 可是,當夜晚的風 搖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聽到了 夜吟的和聲中有你
    共有約 8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