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歸根》(圖/志清)
「相見時難,別亦難。」今天我更加體驗到這句古詩的意境。在候機室裡,大家都覺得難捨難離,相互擁抱握手道別。雖然相聚時間不長,卻經歷了一次人生的大轉變,仿佛又開始了新的一頁!
《落葉歸根》(圖/志清)
陸伯伯的腿腳逐漸活動自如了,喬舅感到法輪在小腹部位旋轉了,唐舅多年的老胃疼病好了,媽媽再也不失眠了。
《落葉歸根》(圖/志清)
值得一提的是陸伯伯,竟能站著學功了。學到第三套功法時,他說:「和昨天晚上學法時一樣,感到有一股熱流從頭頂上下來,通透了全身!」
《落葉歸根》(圖/志清)
農家飯菜四十多樣,一戶一樣,一樣是一顆農家修煉人的心哪!在一個白柳條編的淺子裡,裝著蘸醬的小白菜、小蘿蔔菜,還有櫻桃蘿蔔、生菜等,色彩鮮豔而協調。引起了大家的話題。
《落葉歸根》(圖/志清)
博士王說:「這裡的人心就像煉鋼的洪爐,誰來都能熔化了。去年省、市的工作組來倆人,總結這裡的經驗。開頭感到奇怪:你們村的人怎麼都這麼好?後來明白了。最後,帶上《轉法輪》這本書走了。」
《落葉歸根》(圖/志清)
「她娘倆學了法輪大法以後,她眼睛復明了,重見天日;兒子堅強也能走路了,還學會了掌鞋的手藝。那個心情無法形容!她逢人便講:『法輪大法好,活了一輩才見到光明!』因為她又撿又收破爛,所以她這真相講遍了方圓上百里。」
《落葉歸根》(圖/志清)
村長說:「老天爺真關照,就是周圍都大旱,我們這裡也偏得一些雨水,這幾年都五穀豐登。求雨那年,本來地都種晚了,到了芒種又強種了好幾天,人們怕莊稼不成熟,先啃了很多青苞米,沒成想秋後籽粒還挺成實。人心正,天地順!」
《落葉歸根》(圖/志清)
秀蓮姐他們都坐在地上,排列地整整齊齊,規規矩矩盤腿打坐。老太君領著這夥人,鄭重其事地開會。她先讓我把家堂竹子打開,這是放置幾十年未動過的尚家老祖宗的家譜圖,以前很多人沒見過,都覺得開的這個會很特別。
《落葉歸根》(圖/志清)
「《聖經啟示錄》說,所有崇拜紅色惡龍(即中共)和加入其組織的人,都在右臂打上了獸的印記,將來在眾神剷除中共的時候,就成了陪葬品。」
《落葉歸根》(圖/志清)
走進屋來,好像個小禮堂。前面是舞台,下面有桌椅。舞台正中還是那樣的歡迎橫額,旁邊掛著兩個條幅。左邊是:「遠隔重洋,心心相連!」;右邊是:「轉變觀念,改地換天!」舞台下面擺放著幾盆鮮花。
《落葉歸根》(圖/志清)
秋後有一伏,這末伏莊戶人稱:「秋傻子」,天仍然是很熱的。可是立秋之後,卻天高氣爽了。瓦藍瓦藍的天上,飄動著幾朵棉團般的白雲,白雲飄過之後,在更高的天上呈現出幾片淡薄的魚鱗雲和馬尾雲,就像繪畫在天幕上的圖案,協和而雅致,好似天外還有天。
《落葉歸根》(圖/志清)
中外先賢們,都是有智慧的大思想家,他們留下很多傳世預言,都經過了歷史的反覆驗證。如明朝國師劉伯溫的《推背圖》,十六世紀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等預言,…
《落葉歸根》(圖/志清)
華姨又說:「要是沒啥特別情況,遵照你媽媽的囑託,週六咱們一起去農村遊玩。參觀一下養殖場、蔬菜大棚,採摘些瓜果,住一宿火炕,吃兩頓農家飯……不難做到。」
《落葉歸根》(圖/志清)
大陸的警察,就是越來越黑社會化,還搞得黑白顛倒。有一家子人,去北京旅遊,興高采烈地來到天安門廣場,正準備搞個全家合影,上來一個人就把照相機搶奪過去,膠捲給拿出來曝了光,把相機摔在了地上。他們定睛一看:竟然是『人民警察』。
《落葉歸根》(圖/志清)
喬舅看著冬梅,有感而發:「大法弟子了不起,國外的在中國駐外使領館請願、講真相,不分晝夜,不避寒署;在國內的,為了維護真理,身陷獄中也不畏生死,酷刑下仍堅如磐石,高貴品格令人崇敬!正是這種和平的方式,才震撼人心哪!」
《落葉歸根》(圖/志清)
同是炎黃子孫,同是承傳了仁、義、禮、智、信,兩岸監獄為何有天壤之別?此乃正邪之分。中共的老祖宗說國家機器就是統治工具,監獄就講專政、鎮壓、酷刑;而傳統的中華文化,講究教化子民。
《落葉歸根》(圖/志清)
陸伯伯說:「我這回看準了,我原來是上了賊船,這個黨從根上就是邪的,不能老在賊船上待了,我不是黨員,可入過團,現在就聲明退出!」
《落葉歸根》(圖/志清)
這個黨肇的事,我總覺得說不出口啊!有個叫張鐵子的,也是實逼無奈。倆口子仨孩子,小崽才幾個月,沒奶吃餓死了。剩下的倆孩子,餓得打蔫,眼睛都睜不開了。…
《落葉歸根》(圖/志清)
唐舅對媽媽說:「現在民眾逐漸覺醒了。咱們也來個溫故而知新,把遭蛇咬的事都抖落抖落。」
《落葉歸根》(圖/志清)
到了報社,總編、胖老頭說:曉靈,你的報導真是有力度,在廣大群眾中反響很好!可是也惹來了麻煩,縣領導等的電話,倒不必去管他;主要是市委宣傳部來的電話,傳達了市委曹書記的講話…
《落葉歸根》(圖/志清)
喬舅說:「老是說上頭,上頭再高還高過憲法了?信仰自由,是人的基本權力。中共的憲法確實是廢紙一張,總算領教了!十七大要和諧,就這麼和諧呀?!陸兄還相信它這和諧嗎?」
《落葉歸根》(圖/志清)
唐舅靈機一動,把今早晨的報紙打開來說:「我們是海外觀光考察團的,我是團長——唐鳳海。」
《落葉歸根》(圖/志清)
唐舅指著華姨對喬舅笑著說:「慧敏女士早就給你送到家門口了!可你卻不認識,還山南海北地找呢!」
《落葉歸根》(圖/志清)
老僧圓真捋了捋那銀白色的鬍鬚,慢悠悠地說道:「聽師父傳下來的,這座寺院,是明朝嘉靖年間興建的。到清朝順治皇帝出家後,康熙大帝時又大擴建了,僧人達到半百。日本人侵佔時,也沒有干涉宗教修煉之事。國民黨來時,還有些高官進寺參拜。就是鬍子(土匪)也沒攪擾過寺院,所以靜泉寺一直香火很盛,遠近聞名。」
《落葉歸根》(圖/志清)
喬舅央求說:「小師父,我是誠心來拜佛的,以為大陸能有真正的修行之地,可是很失望啊!能不能再介紹點那個導遊詞以外的?請教,請教!」
《落葉歸根》(圖/志清)
敬香的人,有的可能認為今天佛不在了,也就放棄了排隊,撤出了。很快輪到喬舅了,他正想施捨,華姨上前攔擋了他。於是,他只是上了香。
《落葉歸根》(圖/志清)
唐舅拿過報紙一看:「呵!我們都上了頭版了,這麼大照片!這大記者可了不得!」接著又念道,「《海外考察團在青陽》這還是專欄呢!其中有兩篇文章:《故土救災濟貧》、《投資考察求真》……
《落葉歸根》(圖/志清)
陽市背靠著青龍山,像似青龍山的一個港灣,從市裡到靜泉寺的路途也很近。今天出發的時間較早,小豐也記不清來過多少次了,新車熟路開得順暢,說話就到青龍山的主峰下了。
《落葉歸根》(圖/志清)
二舅媽撫摸著她的頭和華姨肩並肩地頭前走了,親密地嘮著什麼。我感到她們之間的談話,有那樣的一種真摯、親切地感覺。
《落葉歸根》(圖/志清)
「老山爺」說:「三十年的時間哪,這個黨把老百姓緊箍得太窮苦了,再不改活不下去了!得讓人吃上飯哪!咋個改法呀?讓我說,就是我那個『拉馬退社』!要早都『退社』,早就好了!
    共有約 41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