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靜
相對於貝多芬戲劇般的磅礡氣勢和莫扎特靈動雋妙的天使歡笑,維也納古典樂派三傑之一的海頓要平淡得多。但是風霜雪雨、時光飛逝,也許在中年的某一天,海頓的旋律會扣你心弦...
「黑石號」的貨物種類豐富,品相完好,涵蓋不同層面的需求。除了海量的長沙窯瓷碗、少量的金銀器,沉船中還有一些河南鞏縣窯、廣東梅縣水車窯的產品,更有唐朝著名的「南青北白」,即浙江越窯青瓷和河北邢窯白瓷。茶聖陸羽曾在《茶經》中對二者做過比較,「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瓷類雪,越瓷類冰。」
9世紀上半葉,一艘阿拉伯商船從中國東南沿海出發,經東南亞水域準備開往中東的阿拔斯王朝,卻在印尼勿里洞島(Belitung Island)附近觸礁沉沒。船上數以萬計的貨物跌入海底,直到1998年被潛水撈海參的當地漁民發現,因沉船靠近巨型黑礁岩而得名「黑石號」(Batu Hitam),更因其滿載著唐代(618—907)的瓷器和金銀珍品,而被稱為「唐代沉船」或「唐...
在動盪不安的年代,在饑饉貧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認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畫出了曠世傑作《晚禱》。遠處教堂的鐘聲傳來,一對年輕的農家夫婦在田野裡站起來祈禱,感謝上蒼賜給他們食物,保佑他們平安地度過了一天。挖出的馬鈴薯放在籃子和小推車上的麻袋裡。農夫脫帽,少婦合十,完全沉浸在禱告中,那麼虔誠靜穆,那麼純樸祥和……
1837年1月,在法國諾曼底的偏遠小村莊,一個小伙子在鄉間小路上飛奔,還沒進家門就高喊:「奶奶,我拿到獎學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謝上帝!」老祖母擁抱著孫子,親了又親。母親在兒子懷裡落淚:「終於能到巴黎美術學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該多高興啊!」
黑瓦白牆,屋後竹林,門前小河,走過小橋,是大片黃燦燦的油菜花田……這是我常夢回卻再也找不到的浦東高橋奶奶家。
至道三年(997年),宋太宗駕崩,太子趙恆繼位,即宋真宗(968年—1022)。契丹遼國趁宋主新立頻頻騷擾邊境,戰事告急。即便楊延昭(楊六郎)、楊嗣等將領率軍積極抵抗入侵,但遼國騎兵進退速度極快,戰術靈活,往往繞開阻擋在別處突襲打缺口,給北宋邊防帶來的壓力越來越大。老臣畢士安向真宗推薦寇準為相,讚寇準「兼資忠義,善斷大事」,真宗憂其「好剛使氣」,難以駕馭。畢...
他是挽救江山社稷於傾覆中的賢相,是功高蓋世、命運大起大落的忠臣,是耿介孤高、特立獨行的另類傳奇,是那個朝代和後世都繞不開的話題人物。其在評書、戲曲、影視中老練機智的幽默形象,與史實和詩詞中的他有不少差異,他就是中國百姓熟悉的陌生人——寇準。
黛博拉是他魂牽夢繞、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遙隔雲端的精靈,是他深愛一生並注定擦肩而過的女人……無論在獄中還是流亡,對黛博拉的回憶是諾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隨他半個多世紀、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貝。
豆蔻年華的美,單純青澀,天真爛漫,轉瞬即逝,特別珍貴,令人懷念。而定格於大銀幕最經典的豆蔻年華,則成爲人們心目中永遠的少女形象。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又是一年母親節,耳畔縈繞著幾首讓我動心淚目的歌,謹以此獻給遠方的媽媽和天下所有的母親!
690年9月,67歲的武則天登基稱帝,改唐為周。毒如蛇蠍的她大搞酷吏政治,鼓勵告密構陷,剷除異己,殘害忠良。以致大臣們每次上朝之前,都要和家人訣別,在朝廷內外形成十分恐怖的政治氣氛。武則天共有75位宰相,被賜死或死於獄中的有15人,被流放的9人,不得善終者占宰相總數的三成。
提起閻立本,很多人知道他是畫家,並不知道他還當過宰相。皆因畫名太盛,光焰遮住了官銜。 閻立本(601—673),是初唐著名畫家,他特別擅長刻畫人物神貌,時人譽為「丹青神化」,史稱「工於寫真」。閻立本傳世畫作有《凌煙閣功臣圖》、《秦府十八學士圖》、《歷代帝王圖》、《蕭翼賺蘭亭圖》,其中我們最為熟悉的則是《步輦圖》。
安史之亂(755年)爆發後,李白懷著平亂的志願,參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因受永王兵敗的牽累入獄,後又被流放夜郎。時逢759年關內大旱,唐肅宗下令大赦天下。重獲自由的詩人從白帝城下江陵,吟誦出「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的千古絕唱。
晚年的曾國藩(1811—1872)意興闌珊,唯一盼望並欣慰的就是家中添丁進口。大清國運難挽,諸事棘手,接連背負罵名的他早已身心俱疲;而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他深信家族經營得好,能延綿得更久一些。
「芙蓉為帶石榴裙」,梁元帝的《烏棲曲》是較早的石榴裙詩句。南北朝時,何思澄筆下的俏佳人「媚眼隨嬌合,丹唇逐笑兮。風卷葡萄帶,日照石榴裙」。明清女子依然愛穿,《紅樓夢》裡就講到香菱的石榴裙。不過,石榴裙大為盛行並影響後世的還是在唐朝,唐傳奇中的李娃、霍小玉、白居易《琵琶行》中的琵琶女都穿這種裙子。
在希臘神話中,掌管婚姻與生育的天后赫拉(Hera)一手執權杖、一手拿著石榴。清甜鮮潤的石榴汁被譽為愛情之飲,年輕人也把石榴獻祭給愛與美之女神阿芙洛狄忒。古羅馬人更把石榴樹當成是婚姻樹,新娘子戴著石榴花冠成親是久遠年代的習俗。
這個十分邪惡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後被包裝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來,始終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號在借屍還魂,令格瓦拉背後的共產邪靈陰魂不散,不斷蠶食世界。
格瓦拉宣稱:「正義就是復仇!」作為古巴革命政權領導人,他完全無視法律,血腥鎮壓異己和反抗者, 濫殺無辜。若以百分比計,格瓦拉是古巴史上最大的「殺人機器」之一。
他離開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擊,想再開闢幾個越南戰場。他以為,僥倖武裝奪取政權的古巴經驗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事實上,他鼓吹的是讓追隨者死無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樓」。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驁頭像,已成為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徵,在世界招搖了半個世紀。他崇尚的共產主義邪惡理念在潛移默化地毒害著几代「熱血沸騰」的年輕人。从「魔幻偶像」格瓦拉现象不难看出,共產主義蠶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文革的災難不僅在中國,而且影響到很多國家和地區。可怕的紅禍、紅色傳染病,被共產邪教洗腦,一旦毒入骨髓,則中邪瘋魔、喪心病狂,一生都難以擺脫。這就是日本紅衛兵——赤軍的悲劇。
一個冷香寒徹骨,一個清風拂面花開。一個高貴神祕,一個浪漫清新。一個避世捨棄,一個入世進取。嘉寶與褒曼,對立統一又陰陽契合,這幅雙姝太極圖,光影千仞,戲路縱橫,千般人生,萬種風情……
《紅樓夢》中,黛玉談詩論琴,寶釵論畫,妙玉論茶,賈母論書,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換。第54回《史太君破陳腐舊套》是有關賈母的重要情節。
如珠鏈般串起大觀園女兒的,除了「富貴閒人」寶玉,還有榮寧二府的大家長──賈母。兒孫滿堂、享盡榮華富貴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現在無數的歡宴慶典、看戲聽曲、遊園賞花中,都是眾星捧月的主角。賈母又是朝廷誥封稱君的貴族命婦、官太太,尊稱為史太君。
教訓最為慘痛的紅衛兵歷史,是共產黨百年歷史真相的一部分,不容遺忘,值得反思。了解共產黨百年歷史真相,能使人清醒起來,不再受共產黨的愚弄欺騙,繼續做它的犧牲品,甚至最後為其陪葬。
在《血戰鋼鋸嶺》(Hacksaw Ridge)中,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迎來了與自身特質契合、發揮精采演技的角色。拿不拿小金人並不重要,關鍵是沒有錯過命定的好角色,並且為此儲備多年的生命能量,正好勝任。
用剪刀剪出小銀魚形的麵條,就是剪刀面,又叫剪魚子,是山西傳統特色麵食之一,製作方法起源於隋末。
「凡事皆須務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誡近臣民生飲食對國家存亡的重要性。「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貞觀政要‧務農第三十》)太宗採取減輕徭賦、休養生息、勸課農桑、厲行節約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會的保障體系。
而《阿詩瑪》主創人員的悲慘命運,更讓人不勝唏噓,悲痛不已。參與整理長詩《阿詩瑪》的黃鐵、楊智勇、劉綺、公劉等被打成右派,作曲之一、45歲的羅宗賢在文革的批判聲中去世,葛炎積累的少數民族音樂素材盡數被毀,導演劉瓊、演阿黑哥的包斯爾、配唱的杜麗華等人,均被下放勞動改造。文學顧問李廣田1968年11月慘死在雲南大學的蓮花池裡,死時直立水中,頭部被擊傷,滿臉是血,脖...
共有約 18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在中共治下,官場腐敗不斷擴散,各個領域呈塌方式潰敗。據官方統計,去年處理173萬官員,但貪腐問題仍層出不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