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
試想,一個不願傾聽民意,不願切實解決老百姓問題而為維持自身利益、不惜以暴力相向的政黨,能維持多久呢?是順應天意民心,還是重蹈覆轍,兩條路一生一死。
向美國傳遞只要不干預「中國發展道路和核心利益」就什麼都好談的信號,就是在對世人表明,中共高層並不想超越舊制度。他們深知,這劑藥吞下去,就意味著要拋棄中共的一黨專制制度,就意味著中共政權難以保全,而這對父輩打天下、自己守天下的某些「紅二代」而言,似乎難以接受。
因為在政府和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之間,政府總是強者,凡強弱關係能保持合作,必是強者一方有大的誠意。北洋政府對於共和政體的尊重和國民黨政府對三民主義的信仰,正是奠定誠意的基礎。
喪失了「信心、民心、忠心、天心」的北京當局,在保黨的基礎上再怎麼折騰都無濟於事,只能坐等玩完那一天的到來。
總之,美國兩黨對北京均持有強硬立場並未因選舉而發生改變,堅定反共的佩洛西將出任眾議院議長並繼續在人權問題上強勢發聲,川普將極有可能連任總統,以上三點只能加深中南海的憂懼,貿易戰再加上人權問題,北京該何去何從呢?
而川普政府一直希望北京當局可以解決知識產權保護、技術轉讓、產業補貼及開放當地市場等長久以來不公平的貿易問題,如果北京仍以維護共產黨的統治以及社會穩定作為要務,不想改弦更張,所謂的「深化改革」也只是表面文章,那麼雙方的分歧就很難化解。果如是,2019年經濟海嘯或許會不期而至。
但川普擬廢除「出生公民權」所引發的連鎖效應可能更大,至少中共高官們明白了,美國也不是個避風港,加入美國籍的兒孫們也已經被美國政府盯著呢。
除非北京真的想改弦更張,否則所謂的讓步也是在維護中共政權前提下的讓步,甚至僅僅停留在口頭上,根本無法滿足美國的要求。可以想見的是,一旦兩國首腦在G20峰會上無法縮小分歧,北京將面臨更加嚴峻的形勢。
如果北京高層敢於直面根本問題,敢於改弦更張,施行仁政,中美貿易戰不僅不會繼續,而且中國真正的開放將會利國利民。反之,若只想保住政權,保住手中權力,令人嘆惋的結局也是無可避免的。
無疑,中國不可避免的變革現在已到了緊要關頭。以史為鑑,不當替死鬼,解體中共,這是中共當權者明智的選擇。而任何想保黨的人,都無可避免悲慘的結局。
因此共和黨基本盤回應川普的號召,在中期選舉中積極投票給共和黨候選人絕對是毋庸置疑。加上倒戈的民主黨人,結局或許不難猜出。
為了不負「總是站在正義一邊的上帝」的期望,為了不讓中共繼續戕害世界,「為宗教自由而戰是美中核心部分「並不是將來時,而這帶給北京當局的打擊和引發的效應將遠超以往。
在川普所在的共和黨贏得中期選舉後,在美國針對所有進口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後,在美國與歐盟、日本等達成協議、將北京摒棄在世貿圈子外後,在美國與其盟友對中共的遏制形成合圍後……北京的選擇是什麼?中石油中石化已給出了最為清晰的答案。
當今最高層的南巡要推進改革的力度必須足夠大,才能化解當下的危機,即在改變自身經濟結構方面,在遵守世貿承諾方面做出改變,否則所謂的「開放」絕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開放。
趕在中紀委拿下鄭曉松令其吐露內情前將其消聲,不排除是江派勢力在行動,而其目的也是要給北京高層看,給正在南下的習近平傳遞信息。而這再次說明中共高層博弈並未中止,北京政局並不穩定,北京高層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四中全會傳遞的如果依舊是高層不願改弦更張,通過的決議再「鼓舞人心」,也註定起不到鼓舞和穩定民心的作用。
如果美國向以色列發出警告和施壓,以色列中止與北京在某些重要領域的合作,尤其是高科技領域,也是大概率事件。如早在2000年,因美國阻撓,以色列就撕毀了向中國出售「費爾康」預警機的合約,中以關係也因此經歷了一段冷卻期。誰能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次發生呢?
事實上,「湯姆斯號」今年連續四次停靠在高雄港,恰恰很能說明問題,說明美國早已為未來可能的衝突做準備,只不過近一個月將強硬態度變得更為直接和公開了。
「小問題沒人提醒,大問題無人批評,以致釀成大錯,正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啊!」「諤諤」的意思就是正言批評。眾多唯唯諾諾之人,不如一名諍諫之士可貴。
或許,美亞柏科公司秉持的是「在商言商」的原則,無需談什麼道德、良知,能夠賺取最大利潤就好——即便幫助中共當局迫害良善。但歷史早已證明,無論是良心壞了的個體還是公司,早晚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不願改弦更張的中共政權會走向哪裡?唯一的結局是:待到其民心喪失殆盡,死路可期。
彭斯在演講中區分中國和中共,並在最後向北京發出「不要忘記上天在注視著我們」的警言,其實就是要告訴北京當局:美中高層現在所要做的是要著眼於未來的和平與繁榮,著眼於如何符合天意。
近一段時間,中共官媒、軍方、外交部的三大舉動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 9月23日,中共英文官媒《中國日報》在愛荷華州發行量最大的報紙《得梅因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買下了4個版面,其中包括批評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發起貿易戰的內容,稱川普「愚蠢的行為」給美國種植大豆的農民造成了嚴重損失。愛荷華州是美國大豆產量第二高的州,也是傳統...
10月6日,刷爆網絡和朋友圈的除了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稿中文版外,還有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失蹤的消息。根據幾家港媒披露,孟宏偉是在9月29日從法國里昂返回北京後,即被中紀委人員帶走接收調查。據悉是他涉及經濟問題及其它貪腐問題,其中包括其違規在香港購置房產。目前並不知曉他人被關在何處。 另有海外媒體透露,10月3日晚上,孟宏偉和另一名...
北京當局十分惱怒,因為彭斯演說切中了北京的要害,而且亦在告訴美國:北京並不打算改弦更張,如果美國不接受北京的前提條件,北京將繼續抗衡下去。
再看當今最高層,在最初上台後也是力圖刷新吏治,推行「依法治國」,但五年走過,最終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尤其在外有美國川普政府極限施壓,內有社會問題頻出的情況下,最高層一方面選擇了與禍國殃民、迫害良善的江派的妥協,一方面拒絕了美國川普總統的善意,繼續抱殘守缺。加之其任人不當,體制內奸臣當道,官員離心離德,各種問題此起彼伏,讓其忙於應對。
本已失去了商界、媒體、文化界、影視界等各行各業民心的北京當局,如果讓高官子女回國的文件出爐屬實,那麼,其除了反應自身的岌岌可危外,也在迫使各類高官們做出選擇,此舉效用恰恰會適得其反。這也意味著本就不平靜的中共內部,未來極有可能出現更多的裂縫,並加劇中共滅亡的速度。
一是為保政權,拒絕川普政府提出的公平貿易原則,拒絕遵守所作承諾,並一邊周旋、拖延一邊選擇對抗,同時加強在國內的控制,從而最終在這條註定走入死胡同的道路上將自己逼入絕境,落得個悽慘的下場。另外則是順應歷史大勢,很好地回應中國當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真正走向市場經濟,走向民主、法治,讓中國改天換地,從而在歷史上留下值得書寫的一頁。
無論是哪種可能,筆者認為都透露了不祥的信號,那就是北京當局出於維持政權的考慮,正在放棄以往「直搗黃龍」的想法,而選擇了妥協,使江派殘餘勢力仍有折騰的空間,而這樣的妥協正將其拖入深不可測的深淵。
王雖然深得高層信任,但若貿易戰涉及到政權存亡之際,其應該只有建言的權利,並無決定權。在最高層仍抱殘守缺,不願改弦更張的情勢下,王岐山所做十分有限。
共有約 231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