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
為何卻不願在貿易問題上遵守承諾,開放市場?以往分析已經指出,這是因為中南海擔心經濟結構的改變會引發政治體制的變革,而最終導致中共政權的垮台。因此為了保政權,決不...
當下民心的加速喪失已經敲響了他們的喪鐘,而勒令「反骨樂隊」更名正是其恐懼的具體體現。可以肯定的是,「反骨樂隊」的名字可以被更改,但隱藏在人大腦中的「反骨」思想卻沒那麼容易被清除。
中共官媒迴避三方面的報導內容,除了再次說明新聞的首要前提是「講政治」、內外有別外,也表明北京在面對美國的重壓下,已開始在國際舞台上有意放低姿態。
面對著不多的時間,最有可能的結局是,沒有跨過這道坎的北京當局,在跨越的過程中就撞山而死。
這樣的國內國際大環境對於川普集中精力,解決美中貿易問題,遠好於其就任之初。或許,川普正在按照「美中問題解決後才能有效解決朝鮮問題」的新步驟,來實現自己的目標,而這對北京來說日子會越來越不好過,朝鮮牌的效用也就可想而知了。
顯然,種種跡象都在昭示著不管美國的「暗勢力」和北京當局幕後如何興風作浪,如何詆毀川普,但終究是白費心思,打錯了算盤的北京還有什麼招數嗎?
從2000年到2016年,中國向非洲提供了1,250億美元援助。不過,靠金錢維繫起來的關係,會持續多久呢?缺乏了金錢援助的非洲國家,還會與中共稱兄道弟嗎?若果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經濟下滑,出口減少,外資撤離,北京還有多少美元可以資助窮兄弟呢?難道還要像毛時代一樣,寧可自己吃不飽,也要拚死援助嗎?到那時,中國人還會繼續忍受嗎?
川普缺席峰會可能的三個原因,與美國中期選舉、中美貿易戰和朝鮮變臉有關。其實從某個角度講,這也是對北京最高層的善意,即避免正面交鋒時的尷尬,而官媒文章想當然地認為是「為了不讓中國比下去」,真真是貽笑大方了。
在最後提出了三點「與時俱進、洗心革面、高瞻遠矚」,這應不僅僅是針對企業家們而說,大概也是說與北京當局聽,即希望北京當局順應歷史大勢,與世界發展並行,且不要讓過去妨礙未來的發展,要有歷史的眼光,至少要給俞敏洪們一條活路吧。
基於上述可能的原因,川普以歐洲行代替亞洲行,實際在向北京傳遞清晰和堅定的信號,那就是在貿易戰和朝鮮問題上,美國強硬的立場仍將持續,至於雙方對決中誰先倒下,反正美國是自信滿滿。也因此,那些期望通過中美首腦會晤可以讓貿易戰降溫的希冀,大概要落空了。
等到這樣的場景出現,商務部發言人的「美方所謂強硬、施壓的做法對中方沒有作用」就會成為笑柄,而北京當局若選擇繼續死抗,那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己選的路就自己承擔後果吧。
北京篤定自己可以左右美國的中期選舉嗎?川普剛剛發出的警告應當不是隨口之說。如果包括王岐山在內的北京高層想出的應對之策不是找出自身問題所在,順應歷史大勢而為,而是利用美國內部紛爭意圖達成自身願望,恐怕竹籃打水一場空不說,還可能招致更為致命的打擊。
回望延安如果找的是上述四大主題,那麼是找不到任何出路的,反而可能適得其反,加速中共的滅亡。不過,如果回望延安,找的是真正擁抱美國民主,結束一黨專政,那就另當別論了,但目前看不到一絲一毫這樣的跡象。
是以,在習近平發出反腐不會「變風轉向」,在楊暉被查後,身為原國防部長的梁光烈能否再次逃脫,並不好說,而那些曾經仰仗江澤民的軍隊高官們或許成為新一波整肅的最大目標,而這也是習近平徹底清除軍隊江派勢力和攪局,維持風雨飄搖的政權的必然行動。
此次文宣會議,北京對外宣工作,尤其是在中美貿易戰問題上缺乏明確的指導性意見,也並不出人意料,而未來隨著貿易戰的升級,大陸媒體如果在更換主官後,徹底被「一統」,其風向或將代表上面的真意。
中共充滿了暴政、殺戮、謊言、欺騙等本已不堪的形象,不論怎樣進行精美的包裝,都無法掩蓋背後的血腥和殘酷,對此,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已然洞見。
在筆者看來,11月份美國國會中期選舉最有可能的兩個結果是:一、共和黨繼續成為參眾兩院多數黨。二、共和黨控制參議院,民主黨控制眾議院。前一種結果將更有力支持川普的各項政策,成為其未來兩年施政的助力;而後一種結果也並不影響川普對中共的繼續施壓,因為將中共視為頭號戰略競爭對手、打擊中共已經是美國兩黨的共識。
北京決策層似乎並不完全相信賀江兵等專家們的警告,他們迄今仍採取拖延戰術,而不願做根本上的妥協,並將賭注押在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上。既然如此,美國所能做的就是繼續強力施壓,等待著北京明斯基時刻的到來。
可以想見,金一南以及其他中共專家們的誤判,對於中南海決策層有著不可低估的影響力。而貿易戰走到今天,北京仍舊在誤判,似乎在等待美國中期選舉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走,只是不占天時地利人和的北京,真的不明白自己拖的越久,會傷的越重嗎?最為重要的是,天意根本不在北京這邊。
一些報道曾說,王滬寧更願意別人視他為讀書人,但在中共的醬缸中,在中共的裹挾下,一再炮製純淨謊言的他,其實不僅沒有了真正讀書人的獨立之風骨——因為中共根本不允許有這樣的風骨的人存在,而且主動為當政者維護權力出謀劃策、在思想上有意毒化大眾,在輿論上加以鉗制,註定將在歷史上留下不光彩的一筆。對曾有著理想的其個人而言,也無疑是個悲劇。
調查後的網友跟帖,如「我捐一千給美國」、「我給美國帶路」等,就讓人看到了什麼叫「民心盡失」。由是推之,估計中共垮台時,全國將是一片鞭炮聲。
北戴河會議後北京當局釋放的並無新意的信號,似乎依舊沒有意識到自己正面臨著怎樣的危局,依舊沒有意識到美國川普政府堅定的決心,依舊想當然地希望「拖下去」再看看。
所有跡象都在表明,如果北京不改弦更張,繼續與美國打貿易戰,那麼受傷只能是越來越重,最後的結果就是在某個節點踩雷而死。
毋庸置疑,在中美對決中,獲得天時、地利、人和的川普將在歷史上註定成就一樁大事,而北京沒有絲毫的勝算,因為天地不助,人心背離,除非改弦更張,順應時勢、天意、人心,才會獲得一線生機。
要知道,歷史的大潮沒有人可以阻擋,中共的垮台既然是天意,那麼發生在瞬乎之間也是極有可能的,而每個人的所為也都留下了印記。而對於這樣的選擇,地下有知的先輩們也會哀嘆的,在哀嘆中等待著那最後悲慘的一頁的發生。
從已知的駐港高級將領的醜聞看,駐港部隊與中共軍隊其他部門一樣,絕非淨土,而香港市民所指的其利用會所斂財,也並非無中生有。若軍紀委下決心差,一定會查出不少黑幕,只是軍紀委或者說中共高層願意查嗎?
中共官媒新華社8月4日傍晚的報導稱,受習近平的委託,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組部部長陳希在當日於北戴河「看望慰問」了暑期休假專家,並召開座談會,聽取意見建議。這則報導透露了兩大信息。 第一個信息是一年一度的北戴河會議正在召開。由於近幾日,中共政治局常委至8月4日均沒有露面的消息,加之海外媒體披露北戴河會議可能提前召開,陳希的露面間接佐證了中共高官業已身在...
筆者認為最大的可能是其有限的能力使其誤判了國際國內形勢,而且揣摩上意,利用人掌權後的特殊心理,意欲打造一個「大國領袖」的形象,但結果卻是適得其反,而這是歷史上佞臣的典型特徵,即善於諂媚於上。而王滬寧的仕途走向何方,取決於其背後是否有陰謀存在。
而在當今末法的末法時期,正在印證著佛的預言。而釋學誠、釋永信、釋智慧與被共產邪靈控制的中共沆瀣一氣,禍亂佛門,欺騙信眾,罪業無比深重,等待他們的能是什麼呢?
或許,外資投資者從中共繼續鉗制互聯網,就可以推斷出中國的真實用心,而中共如果不改變其一黨專制體制,在開放外資投資領域的同時,註定也不會放鬆對外企的鉗制。
共有約 228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