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
根據英國政府公布的絕密檔案:為避免受到文革衝擊,「六七暴動」後,英國曾兩度考慮提前撤出並歸還香港。可見中共左禍亂港至深。
1950年6月11日,台灣台北《中央日報》報導了震驚海內外的「吳石案」的庭審和行刑過程。
當榮高棠來到病床前,兒子已處於彌留之際,見到父親,幾乎已說不出話,只是淚流滿面,艱難而急促地喘息。最終父子陰陽兩隔。兒子剛一咽氣,榮高棠又被送回了關押地,他「久久地沉浸在悲哀中」。
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案)簡報,是由新華通訊社、人民日報社聯合整理的,內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對毛澤東、華國鋒等中共黨魁的真實看法,足以顛覆中共一直以來的愚民宣傳。
「文革」期間,因為不肯交出郵票,他還為此挨了不少批鬥。好在最終保住了郵票,「我將一千多枚蘇聯早期郵票裝到瓦罐裡,埋到郊外的一棵大樹底下。」
後據報章披露,林彬臉部燒焦,頭髮燒光。他在救護車曾一度甦醒,並向妻子大喊:「左仔害死我咯!」
中共在贏得了受援國感謝的同時,卻製造出無數中國饑民,導致數千萬沒有了口糧和遷徙權的農民在原地被活活餓死。然而,這樣一場人為餓死人數最多的悲劇歷史,在中共極力掩蓋下,很多中國人甚至不知道曾經發生過。
這個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外國人、外國名人是相當地仰慕中華文化。在他們的眼中,古老的東方文化是那麼的迷人,是那麼的美好。
據印度內政部的統計,印度全國發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導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製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於是在刑場上,眾毒販大喊「冤枉」。可是行刑者卻冷冷地拋出幾句話:「別喊了,喊也沒用。冤枉啥?販賣毒品害人,犯的不就是死罪嗎?」
從毛到江澤民,罔顧中華民族根本利益的中共出賣了多少中華民族的利益,估計很多中國人都還不知曉。如果知道中共出賣了外蒙,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出賣了不少中華民族的利益,中國人能不唾棄中共嗎?
既然美軍沒有進行細菌戰,那麼真相就是當時朝鮮和東北部分地區有傳染病流行,中國士兵因此感染而死亡。別有用心的毛周和中共遂利用這個機會,誣衊美國,意圖擺脫自己幫助侵略者朝鮮的行徑。
紅衛兵再一次來到周家,將房子查封,並將周作人拉到院中的大榆樹下,用皮帶、棍子抽打。為首的紅衛兵看到周作人年邁,就提醒手下的小將們:「不要打頭部,得給他留下活口;好叫他交代問題。」
1950年,在中共的「鎮壓反革命運動」中,詹長麟與哥哥詹長炳同時被抓,詹長炳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槍決。
文革給中國、給中國人民帶來怎樣的災難,迄今為止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都沒有徹底地反思過。根據官方數據和學者的研究,文革期間被迫害的人數眾多,海外學者研究認為,文革至少造成773萬人的死亡。而其對文革道德方面的摧殘也是史無前例:宗教場所被大量破壞,出家人被迫還俗,有信仰者被迫放棄信仰,文物被大量焚毀,對中國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的儒、釋、道三家被批判,這直接導致了文...
朱德晚景淒涼,死因成謎,三代人不得善終
李秀英趁人不備去食堂偷了個饃,卻被馬書記發現,強迫她女兒陪睡才可以拿走饃。李秀英懇求說女兒浮腫,瘦得只剩下一把骨頭,自己願意陪他睡。但是馬書記看到瘦得不成人形的李秀英的身體後,將她罵走。沒有將饃帶回家的李秀英,回家後放聲大哭。
女教師幾乎被嚇暈,趕緊將毛像撕下來,藏入褲兜中。等她一抬頭,發現有兩三個監管人員正在向自己跑過來。情急之下,女教師迅速將毛像搓成紙團,放入口中,想要吞下去。
更讓宋慶齡痛心的是,其父母在上海的墳墓在文革爆發後被挖、被掘,造反派還衝進宋慶齡的居所,要剪掉她的頭髮;孫中山在南京的銅像也被移走。
抓鬮時,黃君戰戰兢兢,生怕抓到寫有「是」字的小紙條。等其他幾個人都抓了白紙,他也趕忙上前抓了一個,卻沒想到中了簽。就這樣,他成為了「右派」。
而湖南的炎帝陵同樣沒能逃脫厄運,其主殿及其附屬建築皆毀,墳墓被炸開,陵墓內存物被搶奪一空,最後墓丘被夷為平地。
1968年7月16日,許家七口人被發現死於家中。現場顯示,房梁上並排懸掛著四具屍體,分別是許父許長家(57歲)、五子許連福(26歲)、四子許連祺(28歲)、四女許連榮(23歲)。此外,五女許連玲(20歲)自縊繩斷,臥屍於地;許母王朝臣(57歲)和小女兒許連清(18歲)自縊後,手拉著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中共建政後,發起了一次次運動,摧殘中國人和中華傳統文化。詠春拳和其它傳統武術也不例外,注重實戰的詠春拳首當其衝。
主演江姐的趙燕俠被單獨關在一間牢房裡,被戴上腳鐐手銬,吃飯也不許出來,還動不動「提審」、「槍斃」,模仿《紅岩》小說杜撰的情節。
他死時手上還戴著沉重的手銬,兩個腕部及肘部表皮脫落,結著黑紫色的血疤。其遺體當天便被火化,半點屍骨都沒有留下,火化登記表上沒有姓名,只有一個囚犯的號碼。
1968年8月11日(一說7月7日),不堪凌辱折磨的吳湖帆,自行拔下了插在喉頭中的導管,結束了自己75歲的生命,飲恨而終。
不過,看清了中共嘴臉的張學良,終於在其有生之年,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無論中共怎樣「盛情邀請」,他都再不曾回到故土,不再給中共塗脂抹粉。
1949年後,他再沒有寫過一個字,沒有做過與自己主業對應的研究。而文革後的他已經垂垂老矣,早已錯過了再出成果的黃金期,他年輕時的夢想沒有實現不說,中國金文的研究滯後多少年更無法言說。這應該是他內心最大的遺憾和悲哀。
文革期間艦體被拆解作廢鋼處理。「重慶號」的命運難道不是其官兵命運的折射嗎?
高中讀到南宋著名民族英雄岳飛寫的詞作《滿江紅》時,心潮澎湃:「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這首詞傳遞的是何等的氣概!何等的志向!岳飛的忠肝義膽、壯志淩雲躍然紙...
共有約 63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週五(8月23日),中共宣布對750億美元美國商品加徵報復性關稅,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發推回應說,這對美國是一個很棒的機會,同時要求美國公司立即尋找中國公司產品的替代者。他還宣布週五下午將對中共報復進行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