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天韻
170萬香港市民冒雨走上街頭,他們手舉標語、扶老攜幼,秩序井然。壯觀人潮顯示出不變的堅決意志,向世界傳遞抗暴的真相。
在視頻開始,一面中共旗幟飄動,隨之傳來33年後行星將撞毀香港的消息,時間就在2047,即「一國兩制」的終結年。中共滅港的隱喻十分明顯。
中共發動宣傳攻勢:官方喉舌密集鼓噪,煽動對所謂「亂港暴徒」的仇恨,並打出「愛國」牌,利用社媒展示「民意」。觀察人士指出,此舉是想扭轉輿論劣勢,或兼有為下一步動作鋪墊之意。
「黃台之瓜」來源於唐代「章懷太子」李賢的樂府詩《黃台瓜辭》,全詩為:「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少,再摘使瓜稀。三摘猶自可,摘絕抱蔓歸。」
「歡迎來到過期催淚瓦斯之城」,「對不起,給您帶來不便,我們在保衛香港。」特殊的英語歡迎詞,出現在香港國際機場大廳,傳遞抗暴護港的真實訊息。
中共抵制金馬獎,令大陸和香港的許多新片無緣這一著名影展,相關創作人員也將失去交流的大好機會。這確實是憾事。那麼,是誰關閉了內地電影界通向外部的橋梁呢?
未來意識,在香港市民的抗爭中體現得分外鮮明。儘管希望不定,結局不明,儘管面對催淚彈和被控罪的可能,四代港人挺身而出,堅拒惡法、抵制暴政。這種勇氣與責任感,對中國大陸的各界民眾,包括體制內官員,都深具啟示。
所有「反送中」的香港民眾都面對壓力和恐嚇:港府強硬,港澳辦和駐港部隊示警,黑社會暴力行凶,還有無理控罪等等。有鑒於此,數萬名公務員依然堂堂正正地走了出來,實在難能可貴,引人敬佩。
香港正在發生著什麼?「反送中」是一場壓迫與反壓迫的戰役,是自由和強權的碰撞,是善與惡的對峙。2百多萬民眾正在翻越高牆、衝破封鎖。
好萊塢影星連姆·尼森再度出手,帶來2019年新片《冷血追擊》(Cold Pursuit,台譯:酷寒殺手)。比起尼森之前在動作大片裡的颶風拯救,這部黑色喜劇具有更多的現實意義,也因此有深度,有看頭。
這次遊行途經大陸遊客必到的九龍尖沙咀,現場有抗議標語呼籲港人與大陸民眾聯合抗暴。當天,港鐵停止售賣中午起至晚上服務結束前的所有班次高鐵車票,凸顯中共的恐慌。
當代中國人的逃亡路跨越了兩個世紀,匯集無數苦難和悲痛。在美國、加拿大等西方國家,來自中國的政治庇護申請人數常居榜首。當最基本的權利仍然遙不可及,流浪不會停止。
川普的「好運」絕不偶然,因為他走在了由建國先父奠基的路上,虔誠向神。2017年11月17日,川普在演講中說:「作為美國人,我們尋求神的保佑、指引和智慧。」他確實獲得了他所要尋求的。
在「反送中」活動期間,大紀元和新唐人電視台記者日夜工作在抗議前沿,發布了大量圖文報導,及時傳遞抗議民眾的心聲,與各界市民共同守護香港。新唐人製作的美國兩黨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視頻被網民大量轉發,獲讚連連。
本次抗議行動創下香港有史以來遊行人數最多的紀錄,書寫了抗擊中共暴政的壯觀篇章。大陸人,台灣人,海外港人、華人及所有正義民眾都為勇敢的香港人加油。
從50萬人反對23條,到百萬人反對引渡條例,香港展現了選擇的意志,也讓世界看清中共的鐵腕蠶食。作為深陷苦難的大陸人,我們必須發出聲音,為了我們生存的根基,為了和平與安定的保障,為了承傳數千年的傳統。
2016年11月9日,川普就任美國總統,隨即展開了振興美國、改變世界的篇章,也改變了《紙牌屋》描繪的利慾薰心的政治「本色」。
美西時間5月20日晚10點,洛杉磯福克斯新聞11台播出了深度調查報導《姐姐的救贖》(Sister’s Salvation),揭露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此舉在全球主流媒體中首開先河,引起全美及更大範圍觀眾的關注,贏得許多讚揚。
有人說,如果,二十年前大上訪的和平結局能夠維持,人們可以自由地學煉法輪功,那會給國家和民族帶來多麼大的福分,中國肯定早已走上振興強國之路。
中國飲食文化歷經數千年的積澱,廣博而精深。從選材、刀工、烹調、餐具,到保健養生、用餐禮儀,再到進餐氛圍和審美情趣,各個層面都展現出豐富和獨特的內容,其中蘊含的古老智慧,引人驚歎。
當世界關注巴黎聖母院的火災時,大陸網友由此討論中國文物的命運。讓我們正視中國傳統文化的浩劫,落難的東方「巴黎聖母院」知多少!
4月15日晚,巴黎聖母院發生重大火災,震動全球。發生在復活節前夕的這場災難,是一個信號嗎?
日本網友開始崇拜張衡,介紹他的成就,晒出了地動儀的圖片。可是,反觀中國,張衡發明地動儀的事蹟,卻被中共從歷史教科書中刪除了,理由是:不科學。
這幾天,東漢科學家張衡意外地走紅網絡,他還上了日推的熱搜榜。據媒體報導,大批日本網友開始崇拜張衡。如此轟動,因何而起?
李白詩文光耀千古,傳世千餘篇,而其書法真跡僅存《上陽台帖》。二十五個字的千年墨寶,寫了什麼內容?它的背後,有哪些動人的故事?
英語大紀元在美國獲得的認同與支持在日益增長,這正反映了大紀元媒體集團蓬勃向上、超越種族、職業和黨派、深入人心的態勢。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成都卻歷經無奈的蛻變。「城牆挖掉了,皇城炸掉了,城內的河道填平了,古橋拆光了,池塘沒有了,水也廢棄了。」摩天大樓覆蓋了滄桑古蹟,燈紅酒綠間,古城丟失了靈魂。
春天,在李白的詩中,翻卷著澎湃的生命力:東風送暖,千花如錦。盛唐的天空下,詩人欣然舉杯,歌詠自然的造化,抒發豪情壯志,也灑落幾許高處不勝寒的孤寂。
當代中國缺少俠義精神嗎?答案就在現實中——沒有銀鞍白馬,許多平凡的中國人演繹了當代俠客行,用善心、智慧、勇氣、甚至生命。
2015年8月,美國記者走訪了北京一家兒童寄養所,下肢癱瘓的男孩子佳佳已經接到了好消息,堪薩斯的養父母就快來接他了。鏡頭前,他快樂地展望未來:「如果我有爸爸媽媽,我就可以生活,有自己的生活。」說到這裡,佳佳忽然哭了起來。記者走過去輕拍他、安慰他,攝製組的人都哭了。
共有約 39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