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瑪瑙,非石非玉。中國產處頗多,種類以十餘計。得者多為簪度、鉤(音扣)結之類,或為碁子,最大者為屏風及桌面。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于闐(漢時西國名,後代或名別失八里,或統服赤斤蒙古,定名未詳)蔥嶺。所謂藍田,即蔥嶺出玉別地名,而後世誤以為西安之藍田也。其嶺水發源名阿耨山,至蔥嶺分界兩河:一曰白玉河,一曰綠玉河。
凡寶石皆出井中。西番諸域最盛,中國惟出雲南金齒衛與麗江兩處。凡寶石,自大至小,皆有石床包其外,如玉之有璞。金銀必積土其上,韞結乃成。而寶則不然,從井底直透上空,取日精月華之氣而就,故生質有光明。
珠在蚌中,如玉在璞石中一樣。蚌剛採出時尚不知其有無價值,待剖破後才知道是否有珠。直徑從五分至一寸五分的是大珠,還有一種珍珠略呈扁圓,像倒放的鍋,一邊光彩略像鍍金的,叫「璫珠」,一顆價值千金。
宋子說,據說藏玉之山閃光,含珠之水明媚,這種說法果真有道理嗎?還是一種臆測之說?大凡自然界生成之物,有光亮的也有暗濁的,有滋潤的也有乾澀的,兩相對立,貴在此而賤在彼。廣西合浦和新疆於闐,行程相距二萬里,珍珠雄據於此間,美玉聳立於彼處,但都很快便販運至各地,受到人們的喜愛,在宮廷裡爭光奪彩。
紅麴這一種麴,製作的方法是近代才出現的,它的功用能化腐臭為神奇,它的用法氣味與精華也有許多變化。自然界當中魚和肉是最容易腐爛的東西,但是紅麴這種東西只要在上面薄薄的塗抹,就能在炎熱夏天保存魚肉等食物的原樣,經過十來天,蛆蟲或蒼蠅也不敢靠近,色澤與氣味也不離開起初的狀態。真是一種神奇的藥材呀!
製造神麴是用來加入醫藥的,是醫學家用來有別於酒母。製法開始於唐代,這種麴不能用來釀酒。
酒麴可以用麥子、稻米或麵粉來製造,隨著地方做法南北不同,但原理則是一樣的。要做麥麴的話,大小麥都可以用。製造的人會將麥粒連皮用井水淘洗乾淨,曬乾的時候最好是日照旺盛的大熱天。把麥粒磨碎後,就用淘洗麥子的水和在一起做成塊狀,再用楮葉包紮起來,懸掛在通風的地方,或者用稻子的莖掩蓋使它變黃,經過四十九天就可以取來使用了。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
墨是燒煙凝結物質做出來的。取桐油、清油、豬油的油煙燒成的煙做出來的狀況,約占十分之一;取松菸做成墨的狀況,約占十分之九。
【編按】《天工開物》初刊於1637年(明崇禎十年)。是中國古代一部綜合性的科學技術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學家宋應星。書中記述的許多生產技術,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後有日、英、德、法、俄等譯本。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並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圖,描繪...
王公大臣們用五色服飾區分等級由來已久,有紅色與黑色這兩種主要的顏色就能使重大號令得以彰揚,萬卷圖書,黑色的文字因為有了紅色的圈點才使得好文章煥發光彩。
西洋的砲是用熱銅鑄成圓形的,像銅鼓一樣。引燃放砲的時候,半里的範圍之內,人跟馬都會嚇死。紅夷砲是鑄鐵做成的,砲身長一丈多,用來守城。
刮掃粗硝取出之後,丟入水缸內浸泡一晚,汙穢雜質就會浮到水面上,撈去掉後,放進鍋中,加水煎煮精煉,溶化完粗硝並等到水燒乾,剩下的倒入容器內,經過一晚,就凝結成硝石。
火藥是用硝石與硫磺為主要成分,草木灰為輔助成分。硝石的性質極端的陰,硫磺的性質極端的陽,這兩種陰陽性質極端神奇的物質,如果相遇在沒有空隙可以容納的空間當中,就會衝出來,人或東西受到它的衝擊,會魂魄飛散或物品粉碎。
干戈這個名字是(兵器中)最古老的,干與戈相連成為一個詞,是因為後代戰場上士卒近距離交戰的騎馬駕車的站是更換著用。如果右手拿短刀,那麼左手拿盾用來遮蔽敵方的箭。
弩是守衛營區的重要兵器,衝鋒陷陣不好用。直的部份稱為「身」,橫的部份稱為「翼」。弩上扣住發射弦的部份稱做「機」。
製造弓箭,要用竹子跟牛角做為中間主幹的材質,用桑樹的木頭當兩頭。弦鬆弛的時候,會形成竹子在內部,牛角在外部保護,弦拉緊的時候,會形成牛角向內部而竹子在外部。竹子是一整條的,但牛角是兩段相接。兩頭的桑樹木頭末端都會刻有缺口,用來接住弓弦。
用兵是聖人萬不得已才會做的事情。虞舜在位長達五十年,只有苗族沒有歸附。即使是賢明聖賢的帝王,誰能夠裁去武器軍隊呢?「弓箭鋒利,只是用來威懾天下的。」這句話由來已久。
鉛價值雖便宜,其變化卻很是奇特。白粉(又名胡粉、鉛粉)、黃丹(鉛丹)都是鉛變化成的。使銀煉得精純,令錫變得柔軟,都靠鉛的作用。
凡錫有山錫、水錫兩種。山錫中又有錫瓜、錫砂兩種,錫瓜塊大如小瓠,錫砂如豆粒,皆穴土不甚深而得之。間或土中生脈充牣,致山土自頹,恣人拾取者。
鐵礦到處都有,淺浮在地面,不生於深穴,而常生於平坦、向陽的高崗上,不生於高山峻嶺。礦質有土錠鐵、砂鐵等數種。
凡銅供世用,出山與出爐,只有赤銅。以爐甘石或倭鉛參和,轉色為黃銅,以砒霜等藥制煉為白銅;礬、硝等藥制煉為青銅;廣錫摻和為響銅;倭鉛和寫(瀉)為鑄銅。初質則一味紅銅而已。
大抵坤元精氣,出金之所,三百里無銀,出銀之所,三百里無金,造物之情亦大可見。
凡黃金為五金之長,熔化成形之後,住世永無變更。白銀入洪爐雖無折耗,但火候足時,鼓鞲(鞴)而金花閃爍,一現即沒,再鼓則沉而不現。惟黃金則竭力鼓鞲(鞴),一扇一花,愈烈愈現,其質所以貴也。
貴金屬要隔千里才有一處產地,近的也要隔五、六百里才有一處。賤金屬就是在舟車難通之處,也必廣泛出產。上好的黃金價值比黑鐵高一萬六千倍,然而如果沒有鐵製的鍋、斧應用於日常生活中,即使有黃金,價值雖高,並不有益於人民。在互通有無的貿易中,金屬貨幣居於《周禮‧地官》所載泉府那樣的地位,掌握著萬物的命脈。
剝取楮樹皮在春末、夏初之際進行。樹已老的,在近根部位將樹砍去,以土蓋上。待來年再長新條,其皮更美。造皮紙時,用楮皮六十斤,加入絕嫩竹料四十斤,同樣在塘內漂浸,再用石灰漿塗,放入鍋中煮爛。近來節省者用樹皮、竹料十分之七外,另加隔年稻稈十分之三,如用藥得當,仍能造成潔白的紙。
造竹紙多在南方,而福建省最為盛行。當竹筍生出後,先觀察山溝里竹林的長勢,以將要生枝葉的竹為上料。快到芒種時,則登山砍竹。將竹稈截斷成五至七尺長,在本山就地開塘一口,向其中注水以浸漚竹料。
凡以楮村皮與桑皮、木芙蓉皮等皮料造出的紙,叫皮紙。用竹纖維造的,為竹紙。精美的紙極其潔白,供書寫、印刷、書信、文書之用。粗糙的紙作火紙和包裹紙。所謂「殺青」,是從砍竹而得到的名稱,「汗青」則從蒸煮而得其名,「簡」是指已製成的紙。
紙以竹稈和樹皮為原料,除去其青皮而製成白紙。諸子百家的萬捲圖書都藉助於紙而傳世,精細的紙用在這方面,而粗糙的紙則用以糊窗和包裝。
    共有約 138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