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產邪教
勞動資本的形成和成為今天高度社會化和高度抽像的勞動載體,它的存在是國家生存發展和國民實現幸福生活的條件。就像生命資源是生物生存發展的條件一樣,它從來就與人的貪婪本性無關。或者毋寧說,勞動資本就是社會的,國家的生命資源。就像生物渴求生存資源一樣,勞動追求資本是社會發展的必然。
謊言無論怎樣掩飾,也不難識破。但如果用暴力威脅,謊言立即就會成真理。馬克思遠比戈貝爾高明和老道,戈貝爾靠千遍萬遍反覆折磨人的耳膜,使謊言變成真理,馬克思卻只用暴力的魔杖一指,他的謊言立即就變成了「真理」。
(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大紀元記者在對辛灝年先生的訪談中,他談到在辛亥革命以後,當時的蘇維埃政權遇到了很大的危機,列寧為到海外去尋找支持、擺脫危機,以要建立一個全世界無產階級專政大同社會的謊言,企圖陰謀併購東方國家。中國成為蘇共野心蠶食的目標,早期的中共就已開始出賣中華民族。
(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大紀元記者採訪了辛灝年先生,他談到中國共產黨不是中華兒女,它是馬列子孫。中華民族在外國思想的統治下已經整整61年了,中國人民應該「驅除馬列,恢復中華」。
馬克思成魔之路
(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的歲末,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大紀元記者採訪到辛灝年先生,他談到了馬克思把人類有史以來的暴力行為,不但合理化,合法化了,還科學化了。馬克思主義是人類的邪惡。
(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的歲末,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大紀元記者採訪到辛灝年先生,他談到了馬列主義對中國的影響。
(大紀元記者袁麗悉尼採訪報導)2010年的歲末,12月7日,在悉尼大紀元辦公室辛灝年先生接受大紀元記者專訪,採訪話題從辛亥革命開始,進入到辛亥革命以後所出現的馬列主義對人類以及中國的危害影響。
退出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已成為全球的趨勢。目前通過大紀元網站退出共產黨、少先隊與共 青團(三退)的人數已突破八千六百萬人。馬來西亞退黨服務中心於12月19日上午10時30分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辦的聲援八千六百萬三退勇士集會。
共產黨的組織來源是一個流氓邪惡黑幫,即十八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通過研究西方的宗教,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共產黨的思想根源來自於魔教。
《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披露了馬克思主義源自一個撒旦教秘密組織的這一重要事實。據曝光的現代撒旦教內幕資料,撒旦教聚會常有的活動是男女縱慾狂歡;也經常有活人祭,被殺的人多數是魔教裏不被信任的人。由此,共產國家和共產主義者以大量殺人為統治手段;殺人模式層出不窮;殺人手段極其殘忍的這些共同特徵的源頭和起因就更加清楚了:殺人符合共產主義的魔性,是魔鬼對人類仇恨和破壞毀...
(大紀元綜合報導)12月6日,豎立在俄羅斯聖彼得堡的列寧塑像再次被炸,塑像嚴重傾斜,雖無傾倒,但列寧頭歪向一邊,列寧身穿的大衣被炸開了長長的裂縫,案件仍在調查中。
二十世紀的學術界中,波普爾是一個極為響亮的名字,他不僅在哲學上提出了「從實驗中證偽的」的評判標準,而且還提出了一系列社會批判法則,因此為自由與民主的「開放社會」奠定了理論根基。此外,他批判了歷史上3個頗具影響力的歷史主義代表人物,即柏拉圖、黑格爾和馬克思,他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被認為是最徹底的。
儘管共產黨宣稱無神論,但馬克思從始至終是位虔誠的教徒。17歲時他還是一名基督徒,他在高中畢業作文中寫道:「如果沒有對於上帝的信仰,沒有和基督的一致,人類無法具備真正完美的德行,和滿足對於真理與光明的追求。」「只有上帝才能夠拯救我們。」
大陸民眾看到網文揭馬克思成魔之路的文章都感到吃驚不小。有民眾說:「中共,不信天不信地,摧毀中華大地自古以來所有宗教信仰,宣揚唯物主義。沒有信仰的中共,卻強迫國人不可選擇的,必須信仰馬列毛主義。並且利用教育形式強行向中國人灌輸馬列毛思想,打擊迫害有思想的人。血腥屠殺發出不同聲音的個人與群體,傾盡國力欲剷除堅持獨立信仰的法輪功群體。原來他們是魔鬼,詛咒人類下地獄...
近日來,關於馬克思的一些令人震驚的真實歷史,正通過歐洲公開出版的大量史料源源不斷的被華人學者們所挖掘出來,隨著真相在網絡上的廣傳,正引發了全球華人對共產主義本質及其真正起源的空前關注。
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在一九六二年出版的《瞿秋白傳》中寫道:「瞿秋白的故事,在某些方面頗有點近似『浮士德與魔鬼』的故事,瞿秋白,本是個善良的知識份子,只因為要滿足個人的某種慾望,被魔鬼知道了,於是魔鬼就要他交出了自己的靈魂。」 瞿秋白(1899~1935)是繼中共第一批領導人陳獨秀之後的中共早期主要領導人。1935年5月17日至22日,他在臨終前完成了《多餘的...
讀了《卡爾‧馬克思的成魔之路》,又瞭解了一些撒旦教的內幕資料,我感到神魔之道、人類心法或心魔,以及人類宿命與救贖,這些問題隱隱可觸。人信或者不信神,怎麼去信,真是一個性命攸關,關涉永遠的問題。
中共和馬克思的魔教、危害人類的共產主義、列寧的實踐等等,都是一脈相承的。這種無休止的折騰其實是來自中共的本性的,任何加入中共的人,都被捲入了不能自己,不能控制了,想要改變中共或者是希望中共改變的想法,都是把中共當作正常的人類社會的組織,因此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中共從其老祖宗開始就是魔教邪教,所以它的做法都不合人類的常理。因此要擺脫中共的話,就必須是也只能是來...
陳璸,清代清官,康熙三十三年中進士,隨即回鄉講學,足跡未嘗踏入公門找關係,五年後才被授為知縣。陳璸經常說貪不在多,貪污一二非分錢便如貪污千百萬。清代官員有加徵「火耗」的福利,加派的銀兩名義上是熔煉時被爐火「耗」掉了,實際上是官員的補貼和辦公費用。陳璸在福建、台灣、四川、湖南等地輾轉為官二十年,所到之處都禁止加派火耗。陳璸因此生活非常清苦,二十年為官都是孤身一...
從馬克思的基礎理論著作《資本論》,善良明智的人,很清楚地看到,這是一個直勾勾盯著別人金錢,兩手舉著赤紅滴血的屠刀,紅了眼的強盜,在歇斯底里地狂喊著∶「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打此處走,留下買路財,牙崩半個說不字,來一個管殺不管埋!!!」。
中共的來歷一直受到質疑,它的宣誓儀式更讓人費解。中共宣揚無神論,卻要讓加入其組織的人舉著拳頭發毒誓; 它說世界上沒有神,卻把死後去見馬克思當成口頭禪。
馬克思在他的《資本論》中,開篇第一章就從論說商品和它的價值開始,他正是通過對商品、勞動和與它們相關的價值討論開始,成功地顛覆了人類社會的商品經濟方式,從而顛覆了整個現代生產方式和否決了現代社會確立的人人平等的經濟、政治權利,建立起他的劫奪式共產王國。
大陸80後的自由派詩人王藏,近日讀了「馬克思成魔之路」深有感觸,他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對法輪功團體慘烈的迫害,是當今世界最嚴重的人權災難。也促使他這二年就關注共產黨的思想根源,中共為何會這般邪惡?馬克思究竟為何物?當他看了「馬克思成魔之路」後,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也迎刃而解了。
提起蔡元培和陳獨秀這兩個人,可謂是中國近現代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前者,曾留學德國、法國;後者,曾留學日本。前者曾任北大校長,以「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原則治校;後者受前者所邀,受聘北大,任文科學長並教授文學,同時倡導「新文化運動」。前者捍衛教育的獨立性,認為教育不應受任何黨派左右;後者在授課之餘,宣傳馬克思主義思想,並成為中共成立後的第一任領導人。前者個性忠...
現在在中國這些人,我們外面的人知道他們不再信仰馬克思教,但是我們注意,是馬克思騙人的那一套他不信,但是真正馬克思灌輸給他們的那種不講道德,不講文化,只講欺詐,只講利益這些東西,現在的共產黨當政者繼承得牢牢的,它正在做的就是馬克思真正讓它們做的。
國內2009年曾出版了《西洋經濟史的趣味》一書,作者介紹了美國康乃爾大學的George Boyer教授於1998年發表的一篇論文,該論文探討了馬恩合寫《共產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時英國的經濟狀況,指出馬克思在寫作時並沒有進行認真地考察,並分析了當年為何英國工人對《宣言》不感興趣,為何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預言失敗了等,甚為有趣。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這樣宣佈: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當我在學校的教課書裡看到這句話時,心中覺得一絲的詭異,為甚麼要用幽靈這樣一個詞呢。
像馬克思信仰的撒旦教,它並不是公開的讓人們都來反對上帝,它要秘密的進行。還有剛才影片裡也提到了光照幫,它表面上也是說我們要為人類的解放,當然有的人認為光照幫就是馬克思所謂的「共產主義的老祖宗」。它表面上一定要說得很冠冕堂皇的,這個冠冕堂皇大家都覺得挺好,但是它背後的目的是不斷的在改變人的思想。
(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近日多家海外中文媒體都同時披露了共產主義的創始人、中共的鼻祖馬克思早年由基督教轉入魔教真實事件。引起了海內外人的關注。大陸一位多年來就專門研究馬克思理念的學者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指出,這個消息目前在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之中、特別是學生中引起很大震撼。令這些年輕的學子面對諸多現實社會問題,在疑惑中找到了答案,原來這個主義本身就是邪惡的。
共有約 89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本週末,香港民眾將再次發起遊行集會,週五的「十八區面具「和你拖」」、週六的「國際人道救援祈禱會」和民陣週日發起的「廢除惡法、獨立調查、重組警隊」。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將進行全程追蹤和網絡直播,請鎖定新聞直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