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
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局勢,如今撲朔迷離;各種社會矛盾和衝突格外的激烈、錯綜複雜,道德高度淪喪,社會一片亂象。但人們同時發現,中共官員的群體,從上到下,在末世的驚...
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目前看似簡單的交鋒,只見銅錢聲響,幾乎不見硝煙,但它注定在中國和美國的歷史上、世界歷史上,留下驚心動魄的一頁,因為它涉及到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變革之際、正邪力量交鋒之時、正的力量的日益增強和全面反擊,以及邪惡力量最後的掙扎和行將銷聲匿跡。
中美貿易戰一個多月,那個說自己很「厲害了」的國,已經撐不住了。從大陸流出的訊息表明,中國最新季度的貿易順差已經從通常的1375億美元,下降到58億,跌到了只有原來的不到5%!再耗下去,因為紅朝維穩、外宣、維持頂層奢侈生活的支出不會減少,國庫的三萬億外儲可能很快枯竭。細心網友指出,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遼寧號繞臺灣的油錢、南海吹沙建礁的費用、銀彈收買臺灣邦交國...
世界各國每年的貿易量這麼大,守著巴拿馬運河,肯定賺錢吧?過運河有沒有過路費、費用多少?是許多人關心的話題。巴拿馬運河的通行費由運河管理局設定,跟船隻種類、大小和搭載的貨物有關。比如集裝箱(貨櫃)船,通行費視其裝載20呎標準箱的數量,每箱70美元到90美元。一艘巴拿馬極限型搭載4400個20呎標準箱,要付30多萬美元的過河費!巴拿馬人說,不收支票或信用卡,都是...
巴拿馬運河在世界地緣政治中的地位,恐怕是首屈一指的,它和蘇伊士運河、馬六甲海峽等一樣,控制著我們這個星球上最重要的水道。蘇伊士運河橫跨亞洲、非洲交界處的蘇伊士地峽,連結了歐洲與亞洲之間的南北水運。馬六甲海峽則是連接和溝通太平洋與印度洋的重要國際水道。巴拿馬運河呢,則橫穿巴拿馬地峽,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直接影響了歐洲和亞洲、美洲和亞洲,及中國和美國之間的國際貿...
朋友問起夏天到哪裡去了,打電話也打不著;回說去巴拿馬了,因為怕電話費太貴,就一概不接電話,只通手機短訊。不用電話的那幾天,感覺其實蠻好的。朋友們以為是去美國佛州的巴拿馬城,回說不是佛州的巴拿馬城,是巴拿馬國的巴拿馬城,這才釋然。問去幹什麼了呢,跟他們開玩笑說,不是貿易戰打的火熱麼,想去巴拿馬運河看一看,數一數過往的船隻,看看從美國東岸經大西洋、加勒比海、過巴...
如前所述,中國目前不只是需要重新認識美國,更亟需全面顛覆對美國的認識,澄清紅朝幾十年來的愚民宣傳。中共輿論家從四個想不到中,覺察出中國有必要對美國重新認識,不然,會在戰略和戰術上跑偏,會犯重大的錯誤。但中共輿論家立場上的錯誤、跟中共的利益相關一致、跟百姓的利益背道而馳,決定了他們的認識和理解,也是扭曲的;他們開出的藥方,是對中共有益、而對中國民眾非常有害的。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的經濟特權、政治權力、控制社會的能力,都受到了極大的挑戰。中國內部也出現了許多深刻的反思、理性的討論。此時此刻,本來是需要澄清事實、讓百姓能認識到美國為什麼要祭起貿易制裁(貿易戰)的大旗的時候,但川普小試牛刀、輕輕的一張貿易牌,也打出了許多魑魅魍魎,它們不僅不澄清事實、尋求公益,反而刻意混淆是非、將中美對峙的原因惡意曲解,公然誤導民眾...
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進入第二輪,雖然貿易戰如火如荼,其最後、最可能的結局已經隱約可見,很可能導致中國社會貿易結構、經濟結構、甚至政治結構的變遷。但如果貿易戰進入僵局、中共劫持全中國人民,不惜經濟倒退四十年,中國回到冷戰時期與美國的關係,中美貿易投資降到冰點,中美開始全面的經濟、政治、甚至軍事的對峙,那麼,這場貿易戰的後續,又會是什麼樣呢?它很可能會導致世界貿易...
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啟動針對中國的貿易調查、官方警告和制裁計畫以來,近幾個月來,加上中共的反制措施和屢次威脅,旁觀者們都認為中美貿易戰早已開打,現在已經打得如火如荼了;美國政府則一直刻意保持低調,官員們從來不用「貿易戰」的說法,而只是說調查、通告、談判、磋商還在進行之中;中共起初也不願意用「貿易戰」一詞,且刻意迴避,但面對特朗普咄咄逼人、絲毫不讓的立場,中共現...
中美貿易戰的陰雲綿延不去,中國經濟危機四伏。近期人民幣匯率也不斷下跌至今年的最低水平,股市一路下走,已跌至3000點以下。與此同時,中共央行年內三次降準,向市場釋放約上萬億人民幣。中共智庫一個名為《警惕出現金融恐慌》的內部報告日前在網上流傳,但很快就被刪除。人民幣「跌跌不休」是中共應對貿易戰的手法嗎?貨幣政策上進一步「放水」會產生什麼後果?關鍵問題是,中國經...
川金會的意義,當然不是僅僅的去核、消滅北韓的大規模殺傷武器,還有更深遠的意義;並且,其終極的目的,說白了,說穿了,說到底了,其實就是消滅共產主義在朝鮮、中國和東北亞的統治!川普在與中共打貿易戰,就是在削弱中共的實力,讓中共在「保護朝鮮」上力有不逮。
細心觀察美國總統川普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新加坡會談的人們,可能隱隱約約的感覺到,事件的源起、目前的結局,和後續的發展,恐怕不會是事情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背後可能有更深的謀略在規劃和引導,川普可能有更大的戰略在起作用,未來東北亞乃至世界的格局,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美國總統川普就職500天的成績單,看起來非常亮麗。美國經濟欣欣向榮,外交上美國重新主導世界舞臺。當年堅決反對川普的民主黨人,許多也在過去一年半中改變了主意,開始認同川普的理念,表示要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轉向川普。美國普通民眾在目前出乎尋常好的經濟形勢下,心裡知道這是誰的功勞,誰應該對美國經濟的榮景當之無愧。
我們可以看看中共外匯儲備的增長。在2000年的時候,中共的外匯儲備只有區區的1700億美元。從2001年加入世貿、西方向中國開放市場之後,中國出口的劇增帶來順差的劇增,帶來外匯儲備的高速增長。到2006年,中國的外匯儲備達到1萬億美元;到2009年,突破了2萬億美元,2011年又突破了3萬億美元,2014年高峰的時候,接近4萬億美元,達到3萬8400億美元...
美國的反對、世界的質疑之中,中共為什麼要固執己見,中共為什麼就不能公平的交易、讓進出口自然的平衡、讓匯率隨市場自行調節、保持與貿易夥伴合理合法的進行交易呢?這跟中共的嗜血嗜財、中共的邪惡本質,和中共的罪惡目的有關。
很高興再次來到加拿大多倫多,跟大家一起探討中國政治經濟的現狀及其未來。我今天討論的題目是「赤龍的錢囊吞噬著整個世界(Dragon's Vault Engulfs the World)」。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將從中美之間的貿易戰、為什麼貿易戰會發生、加拿大怎麼捲入其中、中共為什麼一定要這麼做、貿易戰最後會怎麼收場,來一一說起。
美國之音:美國財政部長努欽率高規格貿易代表團訪華,談判的兩個焦點:一是中國能否應美國要求大幅度降低貿易逆差,二是中國是否會減少對於「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政府投資。從最新報導看,雙方並未達成突破性協議。
美國的主流媒體,眾所周知,一直對美國總統川普不是那麼友善,川普甚至兩年都不去光顧「白宮記者協會」的著名晚宴。本來,那是絕大多數美國總統必須參加的,可以在晚宴上自嘲、也可以藉機嘲諷那些平時窮追猛打的白宮記者一番。但自從朝核問題打開僵局、出現歷史性的突破之後,美國主流媒體也對川普刮目相看,甚至改變舊習,開始正面關注和報導,渲染川普重塑美國外交的影響力。
美國政府商務部出口執法祕書長理查德.馬焦斯卡斯(Richard Majauskas)2018年4月15日簽發拒絕令(Denial Order),對中國的中興通訊(中興)執行高科技出口管制。美國對中興發出禁令,是因為中興多次說謊、全無誠信。中興去年就成了美國商務部的反面教材,用於告誡大眾不要說謊。
美國總統川普和日本首相安倍四月中旬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再次會面,安倍與川普討論的話題,除了北韓核武及川普和金正恩擬議中的會面,還有美國能否再度加入TPP的問題。川普在決定撤出TPP一年之後,開始思考是否美國應該再度加入TPP,或者改版之後的TPP,其中有涉及中美貿易戰的需要,有用其制約中共、限制中共、懲罰中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意圖。
中美貿易戰的第一個回合,川普提議的關稅措施還在公眾評論期間、尚未真正實施,中共一邊就已經敗下陣來,服軟認輸了。在博鰲論壇上,習近平宣布將進一步擴大開放,包括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放寬外資金融機構設立限制,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中方所稱的「宜早不宜遲,宜快不宜慢」也蠻滑稽的,如果真的「宜早、宜快」,為什麼不早早就快速放開呢?
金正恩祕密訪問北京之後,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在頭版發表社論,說「朝中友誼是在實現共同偉業的神聖鬥爭中用鮮血結成的關係」,「應珍視金日成和金正日同志獻出心血維護並作為珍貴遺產留下的朝中友誼,應像愛護眼睛一樣珍愛朝中友誼。」
美國總統川普今年對中共實施的經濟和貿易制裁,或者說是貿易大戰的前哨之戰,出手突然、迅疾,而準確,令中共新政府措手不及,幾無還手之力。川普的魄力和膽識之出眾,還在於他全方位出手,因為鋼鐵的進口關稅幾乎在向全世界所有的國家宣戰。當然,最後美國豁免了歐洲國家和加拿大、墨西哥等國,其縱橫捭闔令世界都為之動容。
中共乏味而戲作的兩會,今年快結束的時候居然出現驚人的高潮,一隊士兵面無表情,陰森森的踢著正步入場,把在座的人大代表嚇破了膽。人們一面咀嚼著翻白眼女記者揭示的中共假外媒和大外宣,一面乾瞪眼思忖著新出爐的新「內閣」,看看這些上任的新官,能否在川普已經舉起外交、經濟、貿易三把板斧之時,應對中國社會的困局。
美國總統川普突然炒掉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提名中央情報局(CIA)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接替蒂勒森出任國務卿,讓人們感到很突然,但馬上就覺得這並不值得驚訝,因為仔細回想一下川普和蒂勒森的外交團隊在當前一系列國際策略中的不和諧、不諧振,就知道這種內閣官員的替換,在當前危機的局勢下,是必需的。蓬佩奧在參議院會遇到一些質疑,因為...
對於中共和俄國的新聯盟,西方沒有掉以輕心,但也沒有特別看好,更沒有過於擔心。西方給中俄的挑戰能力用的這個新外號、新名詞,是「銳實力」。「銳實力」的意思,就是實力不夠強大,不夠強硬,不能直接正面挑戰,但可以從旁偷偷的刺痛一下、戳一戳,找些麻煩還是可能的。說白了,這種實力其實就是國際上的「刺頭兒」、「小混混」而已。這樣的稱號對俄羅斯來說,是具有恥辱性的,畢竟它之...
今年二月底,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個平民百姓去世了,全美國舉國哀悼、關注。他生於1918年,卒於2018年,按西方人的算法,他活了99歲;但要按中國人用虛歲的習慣來說,就是整整一百歲,正好應了中國人最常見的那句祝福的話語:長命百歲!他一百年的生平和死後的哀榮,及連帶的美國人民的精神世界,揭示了強大的美國背後真正的原因。他,就是Billy Graham(Will...
中共外交官崔天凱在提出他的「戰略誤判」理論之後還說,「如果中國要堅持走自己的道路,中美兩國就必然會發生對抗。」如此看來,中南海是一定要一條道路走到黑,不給自己留後路了。崔還說,「中國決不會以犧牲別國利益為代價來發展自己。」「中國主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各國應該共同面對新的挑戰,爭取共同的利益。」不是這樣的,中共從來就在犧牲別國的利益來壯大自...
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日前在華盛頓中共大使館內出席活動時表示,「近期的一些動向,反映出美國一些人對中國認知的缺失和對中國出現戰略上的誤判。」更具體的,崔認為,「有些人因為中國堅持走自己的發展道路而感到沮喪。」事實上,美國對中共劫持下的中國,確有過幾次戰略上的誤判,但現在呢,其實是恍然大悟、大夢初醒!
共有約 45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