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
七月底中美第十二輪經貿高級別磋商在上海舉行。雙方代表團在西郊會議中心談判時,會場的背景,是元代詞人張養浩的〈雙調‧雁兒落帶過得勝令〉。估計美國團隊內缺乏深諳中國...
七月底,在「美國之音」衛視做客主持人許波的「時事大家談」節目,與紐約市立學院經濟系教授周鉅原博士一起,探討美中貿易談判為什麼前景黯淡?美國總統特朗普會不會翻臉?
註:2019年7月20日,專家、學者聚集美國首都華盛頓,在馬州洛克維爾市蒙郡議會大廳召開「二十周年法輪功反迫害中國問題研討會」,從社會、歷史、法制、經濟、中美貿易等多層面進行分析。本文據筆者在論壇的演講整理而成。
中國北京的清華大學社會學系近日發布了一份報告,指中國各地陷入「越維穩(維護社會穩定)越不穩」的「怪圈」。報告建議中共官方轉變現有的維穩思路和模式,「維護憲法所賦予的公民合法權利」,並且中共需要認識到,「維權就是維穩,維權才能維穩」。
今年美國國慶這天(7月4日),百名政治、經濟、軍事、外交一些在野官員、學者、專家,聯名寫了封公開信,登在《華盛頓郵報》。信的題目是「中國不是敵人」(China is not an enemy)。作者群認為,特朗普現在的對華政策,是「不符合」美國的利益的。
美國《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在美中貿易戰的進退得失問題上,誤導了美國民眾和世界輿論,令人非常遺憾。今年6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美中貿易戰暫時休兵,但美國老牌的主流媒體《華盛頓郵報》(華郵)卻罔顧現實的斷言中國是「贏家」,而華府的鷹派成為「輸家」。假以時日,類似華郵的「主流媒體」,由於偏袒的論點和誤導式的輿論傾向,失去它們「...
有個說法是,去一個國度一天,你可以寫一本書;去一個月,可寫一個章節;呆上一年,就只能寫一頁。就是說,了解的越多,可能發現內涵越豐富、水也越深,就不敢輕易下筆了。今年去荷蘭阿姆斯特丹,只呆了六個多小時,算半天吧,試著寫兩頁的觀感,姑且作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紀錄。
六月初去台灣的紡織工業研究所演講,他們對美中貿易戰的現狀和發展,及其對台灣的影響非常關注。研討會之前,跟研究所的幾位主管交談,他們很好奇,問美國會不會跳過5G直奔6G,我說你們也關注這事?他們說是啊,全世界都在關注!真有這個可能。今天的世界,黑天鵝、灰犀牛、白大象之類的事,越來越多了。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人們都在探索解套的方式,怎麼樣才能使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和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握手言和、解開僵局;將貿易戰對兩國經濟的影響減到最小。答案自然是有的,也可以說是一個祕訣,但它又同時是一個最「公開」的「祕訣」;因為對世界上有的人來說,這是肯定會發生、也正在發生的事件,對其他人來說,這可能是咋看之下覺得不可思議、但細細的思想之後,也會恍然大悟...
美中貿易戰沒有達成協議,美國和中國的許多人們,也不以為意,甚至世界上的許許多多的人,都在盼望著中美談不成!海外華人媒體中不乏「喜大普奔,中國人民都盼中美談不成!」等的字樣。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仍然沒有達成協議,但人們同時發現,這個世界上的許許多多的人,其實都在盼望著中美談不成!海外華人媒體和自媒體的標題常常見到:「特朗普突加關稅,堅決教訓土共!」和「喜大普奔,中國人民都盼中美談不成!」等等的字樣。
美國提高對中國2000億商品的關稅至25%,隨後中共也宣布對600億的美國商品加稅,美中貿易戰至此進入新的階段。 特朗普宣布追加25%關稅後的最初幾天,中共媒體和論壇先是啞口無聲、一片靜默。然後,各種官方輿論和五毛言論陸續出臺。顯然,是中共統一了口徑,告訴了輿論戰部隊該怎樣宣傳。此時,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說中國有「三張王牌」可以「打贏」美國,包括禁止稀土出...
北京開幕的第二屆一帶一路論壇,比起第一次會議似乎招來更多的國家元首和國際組織,一帶一路的「朋友圈」似乎擴大了,但這並不能代表一帶一路得到更多支持。因為表面的虛華,中國人最擅長的虛假造勢,只表明北京需要更多的支持,也看出他們煞費苦心;北京越這樣做,也越發證明中共有深刻的政治目的,而不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和投資。
日前在網上看到一個朋友轉過來的視頻,說的是在中共開會時,那些端茶遞水的服務員,居然被教導到把一個倒茶水的流程,細化分解成25個步驟!為此,中共在黨報上還津津樂道、引以為豪。幽默的網民說,中共是「在扯淡的事情上很專業,在專業的事情上很扯淡!」真是這樣的,這也是集權國家那些無聊至極的事。其實,中共所謂「一帶一路」國際倡議和投資計畫,基本上也是這樣一個把本來屬於專...
許多學者和實踐者總結了談判的一些成功戰術:如傾聽對方觀點,知己知彼;有備而來;專業而有禮;知道誰占上風、誰更需要達成協議;誰有時間壓力、誰有後手;永遠主動的撰寫合約的第一稿;準備離場;避免不斷讓步式的談判;別忘了替代方案等等。 哈佛商學院的John L. Graham和N. Mark Lam特別研究了針對華人族群的談判策略,相信特朗普團隊對此不會不知...
盎格魯-撒克遜新教徒的白種人(WASP)人群的社會價值觀,如前所述,其低調和安靜的領導風格,其文化中的精髓如傳統、特質、緊密家庭關係、責任和承諾、堅忍不拔,都是非常良好的特質,也跟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優秀遺產不謀而和。特朗普作為這個傳統意義上的西方社會主流團體的新生代代表,其談判風格也正是這些精神的體現。
今年三月間,跟一位在華盛頓西方媒體工作的朋友閒聊,他是媒體界的資深人士,在歐洲、亞洲、美國都有廣泛而豐富的經驗,對西方社會和東方社會都有獨到的見解。閒聊中他談及,「你說說,這個總統特朗普的紐約商業的經驗,包括他的談判風格和經商理念,是不是在他的總統執政和貿易談判中起到了很大作用?」我說這個話題很有趣,在中國有晉商、粵商、徽商、浙商等的不同風格,各地的商業傳統...
美中貿易戰到現在,整整一年了。特朗普於2018年3月簽署備忘錄宣布干預,要解決美中貿易的不平衡,並依據1974年貿易法的第301條,指示貿易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稅。特朗普這一年的作為,用「一往無前」、「步步為營」,都不算太過,有時甚至算得上是「披荊斬棘」。人們注意到,中國從美國進口垃圾,也成了貿易戰中的話題。中共把來自西方的洋垃圾,當成了貿易戰的怪武器。
美國首都華盛頓沼澤的女巫獵捕、近兩年的「通俄門」調查,幾度捕風捉影,終於偃旗息鼓、宣告結束。過程中,從沼澤中冉冉升起的幽靈,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邪靈,正逐漸的現身,露出了原形。
美中貿易戰愈演愈烈之際,插入了孟晚舟和華為事件,給世紀大對決加上了有趣的註腳。人們猜測美國引渡孟晚舟、起訴華為,是不是貿易戰的一部分,是不是美國的「計謀」。這樣思考的人,多是出於對美國了解不夠,對法治的體制認識不清,甚至於總是用中共黨文化的思維習慣、看世界的方式,來看待任何與中國相關的事物。他們把世界看的很陰暗,充滿了計謀和詭詐,一切都可以在國家的旗號下胡作...
美中貿易戰打到今天,歸根結底,讓雙方最終還不能取得共識,且一直糾結不清的地方,無非就是兩點:一個是結構性改革(structural change),另一個是強制執行的機制(enforcement)。所謂的「結構性改革」,就是美國要求中共改革所有中國經濟體制、經濟結構中,那些會導致貿易不平衡、強制技術轉讓、技術偷竊、知識產權竊取,和非關稅貿易壁壘等國家干預經濟...
問:中共如果把中國市場開放了,不再控制,會結束政權嗎? 答:如果中共把中國市場真正開放,不再控制,會怎麼樣?現在美國指責中共用SOE(國企)來控制中國經濟。中共把所有最關鍵的領域,銀行、通訊、能源、交通,全都由國企控制。利潤全部被國企搶去了。國企又是由誰來控制的呢?中共黨委書記搖身一變,就變成企業董事長、總經理。那些董事長、總經理都是有中共內部級別的...
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看過2017年美國神韻藝術團世界巡迴的演出。我在亞特蘭大,我們看了12年的神韻,每年節目都不一樣,每年我都發現有些節目,似乎帶了某種天意,會給人們非常好的啟迪。去年神韻的一個節目裡,有個國軍將軍的故事,他在故事最後振筆急書「重振山河」四個字。看到那個景象時,我突然心裡一振,哇塞,「重振山河」,這不就是「反攻大陸」嗎?
美中貿易戰開打,中國更容易受傷。美國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對美國的出口,占中國全部出口的20%,中國從美國的進口,占中國全部進口的10%;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占中國GDP的3.8%,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只占美國GDP的0.65%。所以,中國現在有沒有什麼可以leverage(用作槓桿)、有什麼辦法來對抗美國呢?在2015-2016年間,美國對中國的最大出口,是...
這是特朗普在他的一則推特上寫的,說「我們美國人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特朗普去年9月22日在阿拉巴馬州Huntsville的一個演講中說,「神、家庭和國家才是美國實力的真正來源!」特朗普的新政,實際上除了美國第一、美國優先,特朗普還有一個頭號目標:就是解體共產主義!特朗普在去年6月的另外一個演講中說,「美國軍人的故事是與自由相關的故事,是正義戰勝邪惡的故事...
從資料中顯示,基本上忽略不計2000年中國的外匯儲備,從2001年開始,中國的外匯儲備就開始迅速上升,直線的上升,上升到2012、2013年時,幾乎接近4萬億美元。這是4萬億美元!後來,2014、2015年以後,中國的外匯儲備開始減少,現在是大約3萬億美元。
特朗普這個總統呢,我覺得還好,我覺得神給了我們美國人,我也是美國公民了,神給了我們一個特朗普總統,他是真正為了美國的利益在進行考量,在做事。特朗普現在對中共說,我要停止這一切不公平,你不能這樣長期的、單方面的享有這些順差,這麼大的順差,我們的錢白白的送給你;也不能夠強迫技術轉讓,因為美國技術被強迫轉讓之後,你再生產的東西,同樣的東西在國際市場上,跟美國公司來...
2018年12月9日,由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協會舉辦的「美中持續熱戰,臺灣如何是好?」的大型研討會在國立臺灣大學法學院霖澤館舉行。本文是筆者在本次研討會及隨後在越南首都河內就同一話題進行演講的內容的文字整理。
2018年12月9日由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協會舉辦的「美中持續熱戰,臺灣如何是好?」大型研討會在國立臺灣大學舉行。研討會的主持人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台北科技大學職技所兼職的吳惠林教授。
今年12月初再次去臺灣,參加在臺大法學院霖澤館的研討會。研討會的題目是「美中持續熱戰,臺灣如何是好? 」筆者的題目是「美中貿易戰:中共下場會很慘」。與談的其他演講者還包括臺灣知名財經節目主持人、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先探投資週刊社長、今周刊發行人、財訊雙週刊發行人兼社長,及臺北市政府市政顧問謝金河先生;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部長、駐世界貿易組織(WTO)首任大使、臺...
共有約 49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