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借貸危機
(大紀元記者王諾、梁珍香港報導)中國經濟放緩之下,大陸銀行因不良貸款猛增,前景看淡,亦拖累向大陸高額放貸的本地銀行業發展。有近百年歷史的香港老牌銀行東亞銀行披露...
近年來,中國金融業危機已暴露無疑,大陸銀行業可能面臨破產威脅。近日,大陸官媒報導稱, 「銀行破產」,狼真的要來了。
(大紀元記者金濤、黃慧明報道)中國大陸地方債問題無疑已成為當務之急的要事,本應大刀闊斧,以解萬年之憂,但地方政府卻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它們的邏輯是「自己不拿,別人總會拿」,因此瘋狂舉債,先把錢拿到自己口袋裏再算。這麼一來,天下無法安寧。
(大紀元記者金濤、黃慧明報道)內地GDP的迅速放緩,計算地方債風險成為首要任務,因為風雨中容易翻船。由高盛所進行的壓力測試顯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債券發行企業的本息償還能力非常脆弱。分析師們觀察到,由LGFV所發出的債券,建設及交通基礎設施這兩大板塊存在較高風險;省份方面,重慶、湖南及雲南則名列前茅。
法巴投資管理大中華高級策略師羅念慈於記者會表示,內地地方債或會影響銀行一級資本比率。他警告,倘若地方債額超過13.5萬億元,會令銀行一級資本比率下跌至7%。而當資本比率跌至5%,相信經濟會受到拖累,銀行及金融行業會首當其衝,可是引發大衰退的概率仍然偏低。
(大紀元記者李平綜合報導)據中國銀行等機構在2012年發佈的一項研究報告預測,到2013年中國養老金的缺口將達到18.3萬億元。
(大紀元記者李天晴綜合報導)金磚四國(BRIC)之一的巴西,近日因巴士加價引爆近20年來最大規模反政府示威,上百萬人上街遊行,反對高稅收、高通脹以及嚴重腐敗,折射出新興市場的經濟危機。事實上,「金磚四國之父」已宣告新興市場跑贏大市的時代即將結束。隨著美國預告退市,刺激資金加速流出,新興市場的光環進一步退卻。
引言:香港恆生指數連日急跌,昨日在毫無阻力下,跌穿兩萬點,收報19,813點。內地經濟狀況事態嚴重,資金緊縮升溫,情況惡化得快如閃電。內銀繼續積弱,尤其是中小型銀行,如民行(01988)和招行(03968)等大瀉4-8%,形勢有如金融海嘯時的鐵棒式向下。
目前,中國大陸經濟繼續下滑,風險依舊,7月份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續跌到50.1%;煤價暴跌,銀行憂心貸款會打水漂;而據工信部裝備工業司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6月底,大陸手持訂單僅剩12,587萬載重噸,同比下降30.7%,比2011年底下降16%,已不足大陸造船業1.8年的工活量,導致部份船廠停工。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一下簡先生,就是說中國其實前幾年一直採取的都是提高存款準備金的這麼一種方式來調整,那個方式好像是為了保證出口的匯率穩定,但是現在採取降息,而且一個月內一下就連續降息了兩次。在您看來,這個舉措現在是不是適當的?而且我看到花旗銀行有一個預測,說是今年之內可能還會再降一次息,甚至再降兩次準備金的這個匯率,在...
幾乎每個銀行,三大銀行、四大銀行在互相搶存款,因為畢竟有存款才能再往出貸,貸款利率下降他必須要用更多的貸款量才能彌補利潤下降的風險,所以他必須大量的吸收存款。
繼6月8日,中國央行宣布3年半來首次降息之後,7月5日晚,央行再次宣布對存貸款利率做了不對稱的調降。一個月內令人意外的2次降息,讓整個世界都在聚焦中國的經濟怎麼了?我們先來看一段背景短片。
繼浙江溫州、內蒙古鄂爾多斯後,大陸地方民間高利貸風暴蔓延至縣級市,被稱為山東首富縣的鄒平縣目前陷入民間借貸的漩渦中難以自拔。陸媒記者調查獲悉,此次大規模的民間借貸始於2010年,其總規模高達1000億元。目前因民間借貸造成的死亡者達30多人,跑路者更多。
現在影響中國最大的從政治上來講,那就是中共要召開十八大,這十八大人事安排等等,現在都是估猜,無法確定,連中共自己本身還無法確定,會召開成什麼樣的會?會議上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都是未知數。
珠江三角洲中小企業融資難,使得民間貸款公司有利可圖,在高利誘惑下,全民放貸風潮愈演愈烈,僅從粵 (廣東)東湧入深圳的資金估計就多達1.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而絕大多數的民間放貸都沒有保障,資金鏈一旦斷裂,隨時血本無歸。
(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在中國一直備受關注的吳英案,近日出現轉機,中共最高法院裁定吳英「罪不至死」的判決。消息傳出,引發輿論關注。各界專家學者廣泛討論,認為該案是民意影響政治、政治影響司法的又一案例,觀察人士對推動此案的政治因素提出質疑。
(大紀元記者王量綜合報導)2月底至3月初,江蘇常熟市兩私企老闆周思揚、顧春芳在欠下巨額債務的情況下,相繼「跑路」。官方近日稱,經初步查實,顧春芳涉及個人借款近5億元,和抵押貸款1億多元。而坊間有傳聞稱,顧春芳涉案金額超過10億元,或將超過吳英的涉案金額7.7億元。此外,周思揚則向銀行貸款2.3億元,個人借款情況仍在調查中。
(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福建廈門長冠宏燈飾有限公司老闆林惟志向近50個債主拆借超過一億元的高利貸後,無法填平巨額債務黑洞,近日重演跑路一幕。林惟志夫婦和兒子一家共五口逃往了菲律賓。業界認為,去年開始的民間借貸危機將在今年持續,誰會是下一個「接棒者」?
馬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我說中共是靠3根桿子來維持政權的,第一是槍桿子;第二是筆桿子;第三我給取個名字叫「銀桿子」。現在這3根桿子任何一根桿子斷掉了它政權就不穩定了。
林先生:您好。我認為現在中共比較難控制在經濟方面,因為你說它如果不調控房價,它的CPI就上漲,這樣的話就可能造成社會動盪,這是它不願看到的,這第一個。第二個,這個房價也是它的利益,你說它要是不調控房價的話,它沒辦法;它如果調動房價的話它也很怕,所以現在它很糾結。
10月下旬在遼寧瀋陽直言中國經濟一定破產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郎咸平,近日再次道出中國房地產的危機:如果政府打壓樓市成功,房價降下來了,那中國就完了!
(大紀元記者金靖報導)中共央行16日稱,將對政策適時適度地預調微調。同一天,《財經》雜誌援引中共央行未具名研究人士的話報導稱,中共央行年內應該下調銀行存款準備金率。專家表示,央行的目前的做法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做法,怎麼做都不行,處在一個進退兩難的地步,其後果也是它無法預計的。不管中共如何掩蓋,中國經濟已無路可走,坐等崩潰。
(大紀元記者金靖報導)日前,中共央行通過官方喉舌媒體新華社表態稱,民間借貸具有制度層面合法性,民間借貸應規範化、陽光化。業內認為,相關概念模糊,只是一個姿態。由於民間借貸的發展與利益集團金融壟斷相矛盾,央行的表態只能是首鼠兩端。
大陸中小微企業融資難被媒體稱為「錢荒」,民間借貸「地下錢流」已形成相當規模。而廣東的高利貸公司透露,工行、農行、建行等國有銀行的內部資金源源不斷的流入地下錢莊,這些資金的流出經銀行高層許可,非一般關係可為。高利貸公司無任何風險可言。經濟學家指,銀行暗推高利貸。媒體稱「地下錢流」或威脅國家金融安全。
溫州民間借貸危機爆發之後,珠三角與内蒙古鄂爾多斯相繼出現借貸市場崩盤的苗頭,據大陸媒體調查,當前珠三角地區的民間借貸規模已高達數百億元,「地下錢流」已形成相當規模,業內人士認為,「地下錢流」日益膨脹,引發系統性風險,甚至造成企業倒閉的連鎖效應。
今年10月22日,香港中文大學財務學講座教授郎咸平應邀前往瀋陽做了一次關於中國經濟的演講。在這次演講中,郎咸平直指政府不作為。據他的獨立數據稱,中國的GDP不僅沒有增長,實際上還下降了10%,遠非政府所公佈的上漲9%。郎咸平預測中國一定重蹈日本覆轍。政府欠債有36萬億,一定破產。激憤之處,郎咸平還劍鋒直指總理溫家寶,斥其看不懂經濟,水平太低。該演講於近日盛傳...
浙江溫州的中小企業因為民間借貸危機而出現倒閉潮,這股倒閉潮已蔓延到了珠江三角洲,有不少工廠近在幾個月來相繼倒閉,不少企業正陷入困難。
(大紀元記者鍾元台北專題報導)受害台商在台北、台中及台南已經舉辦五次盛大遊行,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近日指出,我們知道台商在大陸受害很久了都不敢講,但為什麼今年紛紛勇敢地站出來,因為台商知道中共要垮掉了,所以已經不怕共產黨了。針對台灣政府於此刻讓金融業大舉登陸,吳惠林呼籲金融業及台商應該踩煞車,以免成為下一個投資中國大陸的受害者。
(大紀元記者方曉報導)在持續蔓延的浙江溫州民間借貸危機中,溫州「地下金融」走向崩潰。業界人士說,中國傳統過年前將是中小企業最危險的時候。目前溫州諸多銀行涉足高利貸,專家擔憂發生「中國式的次貸危機」。
林先生:你好。我認為中國的房地產就是中國經濟的一個大毒瘤,早先它是地方政府盤剝老百姓的一個工具,是地方政府把房價通過更高價賣土地,把房價推到了很高,然後把社會上一些其它資金都陷到房地產市場上來,致使一些實體經濟沒有辦法生存,因為現在中國的普遍狀況是高樓林立、轎車滿地、美女如雲,所有這些表象的繁榮都被實體經濟的崩潰所代替,這些所有的東西都是由於地方政府對房地產...
共有約 6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大紀元記者鄭小寒綜合報導)一名臺裔美籍海軍少校幾個月前開始被美國當局調查,他被懷疑向中國大陸和臺灣提供美國軍事秘密信息。目前,美國海軍正在對此案進行調查,也將決定是否提交軍事法庭。4月12日,CNN報導說,一名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在該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