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廣東烏坎村抗暴事件
(大紀元記者唐銘報導)廣東省陸豐市的「烏坎事件」曾經震驚世界,烏坎村民趕跑村政府官員並通過民主選舉產生了新村委會,至今剛好一年。當年雄心勃勃一心為民的民選村官沒...
(大紀元記者唐銘報導)繼烏坎村民罷免原村委後,曾有「南國第一村」之稱的廣東省深圳市萬豐村再現民罷官。4月9日,有1000多名村民參加了現場投票,當天結果統計顯示,村委7名村官全被罷免。村民認為,村民因為失去土地持繼抗議,當局只是為了控制局勢不再惡化而選擇了走烏坎模式。
中國是一個大國,這個國很大,因此我一直被某些人的某些思想忽悠,比如說「實行高考制度是無奈之舉,這符合我國的國情」,再比如說「李雙江這種戲子在舞台賣唱能成戰場將軍」,再比如說「貪腐高官貪幾個億不死,貪腐小官可能貪幾百萬就腦袋搬家 」。
腐敗的官僚集團,正在腐蝕著我們的思想,侵害著我們的權益,扼殺著國家的命脈,斷送著民族的前途。
對烏坎事件,我之前發表了四篇相關文章,本文是對目前烏坎走向給予的展望和探討。
烏坎村的維權鬥爭出現了新的動向,有威望的林祖鑾當上了黨委書記,是維權抗爭取得進一步勝利的象徵。
烏坎事件由於官、民互動、互讓得到緩解,但事情遠沒有完結,從口頭協議看就是一個不平等、不負責、可任意玩弄且無擔保的協議,為甚麼官方如此膽怯呢?可能有地方與中央之爭,可能有改革與守舊之爭,一為甚麼堂堂地方大員不敢進烏坎村,人民代表敢單刀赴會,誰理直氣壯?誰作賊心虛?
去年底,廣東汕尾狗官鄭雁雄曾針對烏坎村發表震驚中外的「母豬論」,「政府權力一天比一天小,手段一天比一天少,責任一天比一天大,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聰明,一天比一天難管。像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境外的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正當外界認為他可能因此烏紗不保之際,官方人民網4日卻指「汕尾書記講話視...
中共廣東省委工作組這個鬼子要進烏坎村了,他們肯定不會公開燒殺搶掠、姦淫婦女,烏坎村民面臨局部勝利的時候,更要警惕中共鬼子的反攻倒算。
廣東陸豐的烏坎村,現今成了成了「中國最勇敢的村莊」,成了新世紀農民運動的旗幟。這份勇敢,是被現實喚醒的,是被困境逼出來的;這面旗幟,也不是誰樹起來的,是在風雨中飄揚起來的。
烏坎事息人難安, 看黨說了算不算。 中共說了算不算, 其實不用往下看。 一人說了算不算, 關鍵一事即明鑒。 中共說了老不算, 為何好人老再看? 未料中共不是人, 西來邪靈特欺善。
各位聽眾眾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烏坎事件是不是顯示了廣東當局的智慧。烏坎事件在廣東最高層介入以後,終於暫時告一段落。有些人就說,這是顯示了當局的智慧,大陸的媒體也把這個叫做「良性互動」。然而就在同樣是廣東的,和烏坎所在的汕尾地區,相鄰的潮汕地區的海門抗議,卻持續高漲。而且和警方對峙,情況現在也相當嚴重。同樣是廣東,如果當局有智慧解決烏坎事件,為...
伍凡:《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269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烏坎村事件和金正日之死是衝擊中共當局的兩大事件。
趙培:我認為現在的問題就是,很多觀眾提到了十八大之前的問題,因為它現在再通過武力去鎮壓也不是一個很好的時候。我們看到網友在得知它調動軍隊前往烏坎的風聲傳出來的時候,他們就說過一句被稱為2011年最有力的一句話:「你今天再敢1989,人民就讓你2012。」這話什麼意思呢?如果你敢採用「六四」的方式來對待這些村民的話,那麼網民這些人他就敢各地起來暴動,就可以讓你...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烏坎村民維權抗暴 黨的承諾可信嗎?」12月21日,廣東省省委他們同意了村民的要求放人,送還屍首,還有承認烏坎村民的臨時理事會合法。這些承諾是不是可以兌現為現實?如果能夠兌現的話、可信的話,什麼時間以什麼樣的方式去實現?另外,如果不可信的話,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烏坎村民,還有其他類似...
12月21日烏坎村事件有了新的進展。廣東省委同意了村民的要求,並且對此進行了承諾,很多人認為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用這種和解的方式解決了官民衝突;也有人認為,特別是中國的維權人士認為這是中共的緩兵之計,這事情遠遠沒有結束,不能說是和平落幕,中共一定會秋後算帳。
中共廣東省委含糊其辭地口頭承諾三點的同時,重點點名林祖鑾、揚色茂兩人如無重大立功表現肯定要處理。
近日,我與萬千民眾一道很關注發生在廣東烏坎村的事件。隨著村民們期盼的官方代表的「姍姍遲來」,並與之達成一定意義上的「和解協議」,並承認烏坎的村民自治「理事會」合法,似乎事情有了個令人滿意的結果。
烏坎村無需從西方照搬任何東西,400年的歷史保存了姓氏理事會,這成了過渡到民主的天然組織形式。全村47個姓氏,每個姓氏按人口比例推舉一至五人組成117名有投票權的村民代表,再由117名村民代表間接選出13位代表組成臨時代表理事會與政府談判。這種代議制選舉程序與美國總統大選中的選舉人制在邏輯和實質驚人的相似。這就是說,農村基層古老的宗族關係可以自然無隙地演變為...
(中國婦權網2011年12月23日訊 特約記者廣東烏坎村報導)12月23日一大早,中國婦權網記者在烏坎村看見與前幾天決然不同的景象,街上見到學生背著書包去上學,村裡見不到講普通話的外地人,外國人更是一個都沒有,說是都走了,去了汕頭,但也有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議論,還有政府工作組人員在問村民們問題,或做調查。商店也都陸續的開門營業,學生們開始上課了,派出所警察...
烏坎村事件不是偶發事件,是體制之癌,是矛盾積累,是遲早必發,請看:村支書比總書記享有三大特權,一無限期的連任,二獨家勢力一手遮天,三不用政治協商的土皇帝。一個村支書的腐敗,必有坐收漁利的腐敗鏈條,查下去可能毀掉一個鄉,一個縣,或者牽涉各級高官,這類腐敗網手握重權,他們決不會主動退贓,自摘烏紗帽,自帶手銬服刑,而是利用手中的權力,拚命滅火,錢雲會、薛錦波就是鐵...
烏坎人。烏坎人。/你值得每一個中國人反覆稱讚,但我並不希望你的名字成為傳說。
因地方當局「偷賣土地」引發的烏坎事件,在經歷了3個月的風風雨雨之後,總算是 初顯風停雨歇的跡象,官民雙方都做了讓步,烏坎村取消了原定於週三的示威遊行,廣東省成立工作組介入處理,省委副書記朱明國表示村民的要求合理,「無論涉及哪 一級的官員,都會查辦」。
關於為烏坎起義自治而調動軍警的內情報導,使非理性思維的人難免沮喪,並責難他人,提廢話似的建議。被中共刻意洗腦傷殘的成年人的思維幼稚好鬥,說中共茶杯元帥陳毅的鬼話和大兒童似的大話套話空話,干擾理性聲音。我們須通過烏坎起義而覺悟:能夠理性說話和爭辯與尊重農民和傳統,中共就會怕我們。
12月21日,廣東陸豐烏坎村村民維權取得可喜的階段性成果,令聲援者及社會輿論普遍感到欣慰。由於村民的積極抗爭和廣東地方當局的相對克制,一場尖銳對立的危機得到緩解,這為理性、公正解決烏坎村的土地及官民對立問題創造了必要條件,雖然這遠遠不是充分的,村民權益的最後伸張還沒有實現,但是烏坎事件的處理過程確有值得我們分析和思考的重要價值。
烏坎村是民主實踐的典範,是衝破中共政治高壓的英雄,是挺直腰桿做人的榜樣,尤其是英烈薛錦波的家屬,斷然拒絕政府以一千萬收買的利誘。堅持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決心。
捷克思想家哈維爾逝世。朝鮮暴君金正日死亡。中國村民代表薛錦波被酷吏打死。這三件事湊在一起了。
近日,據媒體報導,廣東省惠州、惠東、汕尾、海豐、汕頭等20個市縣的武警支隊和中隊,以及公安局和派出所半數以上警察,均已接到緊急調往烏坎村的命令;解放軍第41集團軍和第42集團軍,已經暫時放棄對越南和台灣方向的防禦緊急向陸豐市方向運動,隸屬北京防區的解放軍第38集團軍也緊急移防和調動。報導給關注烏坎的正義人士以沉重的壓力。
中國廣東陸豐烏坎村抗議事件已引起海外媒體的高度關注。據報導烏坎村因土地糾紛而引起的村民反抗活動因村民代表薛錦波被抓,然後突然死亡而升級。村民們指責說,薛錦波死於警察暴力。憤怒的村民們趕走了村裡所有黨政官員包括村黨委書記而實行自治,村民拿起棍棒、農具把守村口,與上千名試圖奪回烏坎村控制權的中共警察對峙。
全球、全國關注烏坎村的抗暴事件,用我們的中國心,不要用蘇聯心。用蘇聯心看烏坎,沒有彼得格勒、南昌、廣州、秋收之類的武裝暴動,就不是起義了,就不能給予突尼斯小販自焚事件以同樣甚至更大意義上的關注了,非要等中共軍警坦克開進村莊,屠殺成百上千人,血流成河了,然後才給予失敗起義的關注,結語是:中共暴政還有後勁,傳統五千年餘毒未盡,我們還要繼續辱罵中華。
共有約 9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儘管接連傳出朝鮮人出逃至韓國的消息,但實際的出逃數量遠遠比報導出來的更多,並且精英層脫北者在張成澤被處決明顯增加,顯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權正在眾叛親離。 日前,韓國政府證實負責對朝工作的朝鮮偵察總局出身的朝鮮軍大佐投奔韓國,這也是迄今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