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推廣
關於1917年的俄國「十月革命」,過去我們得到的教育是:是「偉大的列寧」領導了「十月革命」,……、「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開劈了人類歷史新紀元………。但是,歷史真...
在上個世紀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蘇聯一直擔心會同日本之間發生戰爭,而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想辦法把戰禍轉嫁給別的國家。在當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共)臨時中央政府的積極配合下,及日本國內左翼勢力對日本政策的影響,日本暫時將進攻的目標從蘇聯轉移到中國。這一改變,將中華民族拖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紐約時代廣場被稱為「世界的十字路口」,每天霓虹閃爍,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眾多遊客。這裏的法輪功真相三退點是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底成立的,三個多月以來,每天都有義工來這裏展示真相展板,講述法輪功真相,給中國大陸遊客講真相,辦理三退。
(大紀元記者李明綜合報道)日前,海外網站《縱覽中國》曝光中共急於高價買走的最新「西安事變」原始史料。該史料以鐵的證明,曝光毛澤東中共早在事變前半年多,即與張學良密謀策劃打擊推翻蔣中正國民政府,建立有利於蘇聯和日本的「中華民主共和國」。
我今年六十歲,出生在遼寧省南部山區,從小家裏十分的貧寒,家中兄弟姐妹十一個,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生活,在這些兄妹當中,我又是最不幸的一個。
1945年的今天,中華民國34週年雙十國慶日,侵華日軍在北平向蔣中正中華民國政府投降,國共雙方在重慶簽訂「雙十協定」。毛澤東中共竊取抗戰勝利果實,悍然發動內戰,又將飽受戰爭創傷的中華民族拖入戰火深淵。
(大紀元記者古春秋綜合報導)1991年8月19日,蘇共保守派發動了一場不成功的政變,軟禁了當時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蘇共中央總書記兼蘇聯總統的戈爾巴喬夫,試圖收回下放給加盟共和國的權力,同時終止不成功的經濟改革。但是在人民、軍隊和大多數蘇共黨員的聯合反對下,政變僅僅維持三天便宣告失敗。這次本為挽救蘇共、打擊離心運動的政變,加速了蘇聯的解體。
(大紀元記者鍾元臺灣臺北報導)七七事變紀念日前夕,1965年起擔任蔣中正侍衛長6年的中華民國前行政院長郝柏村日前於臺北舉辦《郝柏村解讀蔣公八年抗戰日記:一九三七—一九四五》新書發表會,郝柏村嚴正駁斥中共宣稱抗戰是毛澤東所領導的說法,強調「八年抗戰是蔣委員長領導的,沒有第二個人」。
不是所有的個人遭遇都能成為公共事件,也不是所有的公共事件都能觸發全民情緒,而這個撲朔迷離的事件卻曾經一石激起千層浪,令無數人為之關注。然而當事過境遷,不再激動的人們將歷史的一幕一幕重新揭開,卻發現一些鮮為人知的內幕,令人不得不重新思考當年那些令人難忘的往事。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黑龍江伊春市法輪功修煉者秦月明被佳木斯監獄迫害致死后,秦月明家属与聘请的律师无惧中共政法委压力,长期坚持向中共各级政府控告狱方,要求彻查真相。
國共分裂之後,共產黨內部也引起分裂,第一次清算了陳獨秀,第二次又罷黜了瞿秋白,這前後兩任的中共中央總書記,都是「小資產階級」出身的知識分 子,於是第三任的共產黨總書記便想改變花樣,捧出一名真正無產階級的人來做招牌。於是,目不識丁的老船夫向忠發,便在這樣的機遇下,登上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寶座, 只是一切指揮大權,都落在宣傳部部長李立三之手,這便是中共歷史上有名的...
前不久,有網友在凱迪社區引用《文史參考》《羊城晚報》的有關報道,談及投共的三位國民黨上將張治中、唐生智、黃紹竑,最終都遭到迫害,在「文革」中死去。
正如一位文人曾說過:「一個沒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個有了英雄卻不懂得敬重和愛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民族。」我們時常譴責日本人參拜,甚至提出無數的抗議。但是,我們國人確不知,在中國大陸的這片土地上,我們也有自己的,「靖國神社」那就是南嶽衡山「忠烈祠」。
五十年代大陸的反共游擊戰爭究竟付出了多少人命代價呢?據一九六九年四月七日莫斯科電台廣播,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二年有二百八十萬人被毛澤東處死;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有三百五十萬人被殺。在一個月內處死的最高數字則是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透露的:皖浙蘇魯四省一個月之內死了一百一十七萬六千人;在華中和華南,一個月內則死了一百五十萬人。中共內務部長薄一波在鎮反報告中提及...
不久前,偶然看到國內對專制獨裁體制最吹捧和鼓噪者之一孔慶東的一段關於韓戰的論斷。方認為,中共是韓戰中的絕對勝利者。其理由是:共方花了比聯合國軍少得多的多的金錢和物資,就取得了戰爭扯平的結果。對於這場戰爭,我們後代人知之不多。但今天讀到一篇韓戰親歷者的回憶錄,對孔某人所下結論中靠譜的地方(中共花錢少),感到唏吁和悲歎。
「不成功,便成仁」(蔣中正語)——這是鋼軍軍長李本一生前經常和人說的名言,他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實踐了「不成功,便成仁」。
新桂系第七軍北伐、抗戰和剿共戰爭中建立了赫赫功勳,被譽為「鋼軍」,是國軍最精銳的王牌軍之一,令北洋軍閥、侵華日軍和共軍深為恐懼。
10月26日,大紀元一文引爆網絡。這篇報導中說:「中國大陸兩兄弟因為修煉法輪功遭到迫害,出獄後對當地的中共官員提出巨額的賠償和道歉要求。此事再次驚動中南海。」;「中國大陸局勢在劇變,隨著鎮壓法輪功的江派血債幫的失勢,在當時參與迫害的大小官員現在都惶惶不可終日。其中有一名官員不得已讓其親戚發出道歉信,並在信中反覆稱「真的求求你們了」,「跪求你們原諒!」
世上甚麼事都能做,只有一件事不能做,就是害人。不管你是一個人,還是一個政黨、一個國家,只要害了人,早晚玩完,多牛×,多強大都沒用,都是假的,一時的。道理很簡單:這個世界是人的世界,人類能生存到今天,靠的就是邪不勝正。
智能手機功能日新月異,日本電信巨頭NTT移動通信網公司(NTT DoCoMo),22日展示智能手機「即時口譯」的功能,可讓不同語言的人們透過手機聊天。
1938年6月9日,花園口黃河決堤,但洪水流速非常緩慢,黃泛區人民流離失所有之,但幾乎沒有一人喪命,為什麼? 事實上共死亡38萬人(當然,這也是個驚人數字),是國民政府在黃泛區的統計數字,時間為1938-1947年,其中包括9年之間因水災、旱災、蝗災和風災直接、間接死亡和失蹤人數。
近日在網上看到一個資料,是對美國胡佛研究所郭岱君博士的一個採訪。郭岱君博士是宋子文檔案、蔣介石日記開放的主要推手,也是宋子文問題的專家。郭岱君博士通過引用資料告訴人們:宋子文地形象被嚴重扭曲了;作為傳說中「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子文其實並不是億萬富豪。對於這個結論,我個人並不十分吃驚,但卻十分感慨。
自古以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話,但是長久以來,似乎沒有科學家對此做客觀的調查研究。美國科學家曾經以科學方法深入研究,在綜合了一百多項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寫成專書,並得出結論:付出與回報之間存在著能量轉換,即一個人在付出的同時,也得到能量以各種形式回報到這個人身上。
最近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大學憲法與行政法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中國憲法學會副會長張千帆等30位學者專家聯名向中共國務院、教育部等就隨遷子女的認定條件、父母條件、政策落實時間等方面提出建議。
(大紀元記者陳靜慧報導) 10月9日13時20分,湖南省交警總隊高支隊潭邵大隊婁底中隊民警李曉峰在執勤時,發現一輛大貨車涉嫌超載,於是做手勢令其停車接受檢查,該車司機不但沒有停車,反而開車將李曉峰推行、撞倒、碾壓,造成李曉峰當場死亡。
(大紀元記者方曉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十一黃金周的八天裡高速公路接連發生奪命車禍。假期接近尾聲,再次發生重大連環車禍。10月7日青銀高速淄博段,核載53人的大客車被撞後側翻落入高速路邊溝底,造成14人死亡40餘人受傷。這是截至大紀元發稿時官方所報的死傷數字。6日,湖南境內常吉高速公路一輛液化氣槽罐車發生側翻後引發爆炸,造成5死2傷。
保釣遊行隊伍中,舉著毛畫像的示威群眾認為,如果毛澤東還在,沒人敢惹中國?果真如此嗎?毛澤東年代,中國人有個很普遍的毛病——自大狂。大部分中國人被多年如一日的強制性政治灌輸,刺激的就像《史記》中的夜郎王:「漢孰與我大?」
(大紀元記者古清兒報導) 9月28日,中共當局終於公佈了外界猜測的十八的大召開日期,該會議將於11月8日在北京召開,由中共總書記胡錦濤主持會議。
(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編譯報導)再過幾個星期,中共就要召開十八大。今年將進行重大權力交接。中國觀察者在審視習近平的個性和目標,他幾乎確定將接任總書記,國家主席並在某個時候接任軍委主席。《彭博社》9月26日的文章分析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的運作和新常委人選,並分析各種阻力阻撓中國實現重大改革。
(大紀元記者金睛報導)再過幾天,中共政權即將進入63個年頭。而在內憂外患最盛、政經危機最深的時刻,預計中共王儲習近平將接班胡錦濤。風雨飄搖中,中共這艘破船將駛向何方,引人關注。
共有約 6925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