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局全解析
中共新一屆國家安全委員會週二召開後,由於不僅對外給出訊息甚少,更留下人事安排的迷團,因此,再次成為輿論焦點之一。那麼,此次會議透露了哪些訊息?未來國安委機構又會扮演哪些角色呢?
德媒週二(4月17日)刊文稱,歐盟27個國家駐北京大使聯合撰寫報告,指責中共的“一帶一路”破壞自由貿易,使中國企業獲得優勢,並藉此分裂歐盟。這份報告是為7月舉行的中歐峰會準備的一部分。
大陸的「鴻茅藥酒」事件不斷發酵,除驚動了中共藥監局外,還驚動了中共公安部。同時鴻茅藥酒的掌門人也遭起底,外界質疑他自詡是成吉思汗後代是標榜身分,抬高身價。
中共想要減少對外國科技的依賴。但是在美國政府切斷對中興的供應鏈之後,中共才知道它的牛皮吹大了。
中共打造的政治和尚、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日前「調研」中共軍工的頂級研究院,被網民怒批扯淡。
4月18日,中共前司法部政治部主任盧恩光「行賄、單位行賄案」在河南安陽中院開庭審理。其被指控行賄1278萬(人民幣,下同)。
4月17日,大連市普蘭店區大譚鎮發生一家四口被殺的特大刑事案件。
繼吉林森工集團前董事長柏廣新落馬後,該集團總經理李建偉日前也被調查。
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4月17日被調查。隨後陸媒披露了有關賴小民落馬細節。
賴小民的落馬預示金融系統還會迎來大地震。
近日,落馬官員進一步被處理的消息不斷。據統計,落馬的21名十八屆中央委員中,已有16人分別獲刑、過堂、被起訴、被立案偵查等。5名來自軍隊的落馬十八屆中委中,2未被披露案件進展。
日前,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原區長彭巧娣被宣布調查。此前,蔡甸已有連續3任區長落馬,再次彰顯了中共官場前「腐」後繼的潛規則。
廣州醫生譚秦東因撰文稱鴻茅藥酒是「毒藥」,被內蒙古警方跨省抓捕、羈押3個月出獄後,與入獄前的外貌、神態判若兩人,震驚網路。
繼4月1日廣東省清遠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徐建文被查後,16日廣東英德市委書記汪耿東落馬。徐建文也曾任英德市委書記,是汪耿東的前任。
日本媒體報導,中共最近的外交動作,都是來自王岐山的指令。習近平將在川金會之後訪問朝鮮,有分析認為也是王岐山推動的結果。也就是說,王岐山在中共高層中的影響力越來越明顯了。而且據分析人士指出,習近平與金正恩能夠在北京會面,同樣是因為王岐山勸說了習近平。
大紀元每天為讀者梳理翻牆必看的文章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去世29周年之際,他的四個子女都到他的陵園去拜祭,但為啥四個子女三個姓?
海南即將建自由貿易港的消息,再次引發外界對海南當局這10多年來內鬥的關注。據報導,此次海南建自貿港,是由王岐山出謀劃策,與習近平一拍即合。
近日,中共高官密集訪問日本,日媒報導是來自王岐山的指示。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上任後,已參加5次外事活動。據悉,他將主導中共的外交事務。
海南是當年五大經濟特區(海南、深圳、廈門、珠海、汕頭)中面積最大的一個,如今這個大塊頭在發展上卻已遠遠落在後面。
王立軍的繼任者、落馬的遼寧省鐵嶺前副市長、公安局長谷鳳傑因病被暫予監外執行一年後,又有了新消息。據報導,其已「病危」,繼續暫予監外執行一年。
4月17日,中共山西省環保廳前廳長劉向東的貪腐細節被陸媒曝光。這名落馬廳長被指控受賄高達九千餘萬元人民幣。其被指家財數以億計,其斂財的方式是大小通吃。
4月17日,中共吉林省四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孫豔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調查。
中共央視財經頻道前總監、廣告經濟信息中心前主任郭振璽被曝已服刑3年多。其親友開設的多家廣告、公關公司在央視蠹居棊處。
由湖南省公安廳內退幹部熊言偉接手的典當行,被指變相搞「地下銀行」,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7.7億餘元和集資詐騙 2756萬餘元。目前熊言偉等人已被判刑。有陸媒披露,該案的受害者包括退休的湖南省公安廳廳處級幹部達40多人。
前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落馬一年多後被起訴。項俊波巨額貪腐、淫亂等醜聞再次被媒體曝光。其被指受賄高達十億元(人民幣,下同),而其情婦更多達逾百人。項俊波被抓後,交代了大批金融、保險大鱷,吳小暉就是其中之一。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日前會見了率團到訪平壤的中共對外聯絡部長宋濤。有消息稱,朝方要求習近平早日訪朝,或許今年6月能成行。
我們不難得出的結論是:除了川普天天看大紀元,北京高層也是大紀元、新唐人的隱形讀者。不過,關注中共政局,關注中共的未來結局,亦關注自身命運的北京高層在讀了大紀元、新唐人後,尤其是一些特定的文章後,是否在這個歷史轉折點勇於拋棄中共、開創新天地,倒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儘管美中貿易局勢緊張,但中共增持美國國債幅度卻達到六個月來最大,凸顯了美國國債的吸引力。
共有約 47988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4月19日晚上,神韻紐約藝術團在佛羅倫薩之威爾第劇院進行了今年在當地的唯一一場演出。儘管比該劇院最貴的票價還貴一倍,神韻在當地的熱售效應卻非常驚人,供不應求還提前一個月售罄。這種票房奇蹟引起了意大利歌劇院圈內的熱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