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
治標須治本,解體中共才能從根本上止暴制亂。
中共號稱中國有14億「護旗手」,但能在公共場所公開現身的,卻寥寥無幾。終於在幾日前,有一些自稱是「護旗手」的中國留學生出現在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州立圖書館前,「高唱國歌,將『港獨』團團包圍」。 對此,中共官媒在報道中無比動情的寫道,「天空下起小雨,但留學生們寧願自己淋著,也要給國旗撐傘」。不少留學生的肺腑之言也被貼出,其中有人說道:今晚的集會,沒人組織全部...
尤其是人民幣「破7」之後,中國老百姓將在持續加劇的通脹之下,迎來史上最漫長的經濟「寒冬」。到那時,大陸人「是否吃得起榨菜」已不再重要,因為「是否吃得起××」已不再需要任何選項。「厲害的國」要面對的,不是有什麼可吃,而是上至政府、下至國民該如何活下去的問題。
發生在數月前的「安徽一死者肝腎被『假捐獻』,6名醫護人員涉侮辱屍體罪被捕」之事,突然於近日被大陸官媒拿出來翻炒。據報道,搞「假捐獻」的始作俑者,直指安徽某縣人民醫院的ICU主任楊某。 從披露的細節來看,這位楊主任造假的過程極為詭異。當他發現患者李某「處於腦死亡狀態」時,就「告知家屬隨時有心跳驟停可能」。由於「患者家屬表示理解,要求放棄治療」,他對李某「...
若以「腐敗」之名被罰、被抓,還只是小懲大戒。到了天滅中共之時,那些或有意、或無知的、仍抱著魔鬼大腿不放的黨徒們,恐怕就很難再有被神庇佑、被神救贖的機會。對他們來說,最終成為魔鬼的殉葬品才是最可憐、最可悲的結局。
時至今日,擺在中國人面前的現實只有一個,那就是,走上街頭、反抗暴政的香港人不僅比大陸的吃瓜群眾更有遠見,也比只能在銀行裡憤怒、吆喝的大陸人更有希望、有尊嚴。
8月9日,中共黨媒「中央政法委長安劍」高調刊發了一篇題為「香港9萬市民請願促查暴亂黑手,要求制訂『禁止示威蒙面法』」的文章,還特意聲明「本文轉自『海外網』」。
中共刚刚发布“暂停大陆电影及人员参加今年的台湾金马影奖”的政令,虽然事发突然,但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是在日前“暂停大陆居民赴台自由行”之后。既然身在中国大陆的普通人想去哪儿旅游,都得由中共说了算;那么这些人当中的影视精英会拍什么样的电影、在哪儿放映,咬定“意识形态”不放松的中共,就更得发疯似地严密监控起来。
最近,上海政法學院某教授在媒體上公開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即「提高學費能否提升高等教育質量」。而這位教授不僅做出了肯定的回答,還在其長篇累牘的「論證」中,拼湊出了「為大學學費提供合理性論證的理論」,「主要包括收益論、居住地論和支付能力論」。
近日,陸媒都在轉載報道一個月前「徐州多名留學生吸毒被遣返」的事。據警方通報,在共抓獲的19名涉賭人員中,有9名是「分布在徐州多所高校」的外國留學生。除了吸毒,留學生中,還有人「走私、販賣毒品」。對此,陸媒蓋棺定論,稱「留學生涉毒案件時有發生」是因為「從北美洲向中國走私大麻的案件明顯增多」。
搖晃血旗大喊大叫後亂扔血旗、製造垃圾的「護旗手」,就不是「亂港」的「臭蟲」嗎?實際上,他們既亂港,又辱國,更招致港人的憤怒。
試想,人均GDP排在全球第19位、超過日韓、達到發達國家水平的台灣及其民眾,又何須人均GDP被遠遠甩在100名之後的大陸民眾來供養呢?
這也是中共一直處心積慮、歇斯底里的打擊言論自由的關鍵所在。不難看出,壞事做絕、惡事做盡的中共,才是最怕人實話實說的。
而獨裁政府,就算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也不需要任何藉口和理由。可見,中國人要想活的有尊嚴、住的有尊嚴,推翻暴政,解體中共才是根本。
至此,中國孩子赴海外遊學之後,遭到「走馬觀花、游而不學」、甚至「沒機會與外國人交流」之類的詬病,其實是不難預見的。
香港至今尚存的所有優勢,基本都是在自由、民主的英國「殖民」時期,港民們通過勵精圖治、精耕細作積累起來的;而所有劣勢、尤其是環境的惡化與社會的倒退,則都是在「回歸」大陸之後、伴隨著「一國兩制」的禍亂而出現的。因此,中共要在此時來醜化香港,不就是在揭自己的短嗎?
從官媒始終對醫院、醫生進行虛假正面報道,從司法部門一直對醫療事故查處不力,從活摘器官在三甲醫院日益猖獗來看,中國「白衣天使」們道德低下,已跌破了人類道德的底線。
此時,就算服務業異軍突起、迅猛發展,甚至都能「穩就業」了,也並不意味著,其它「五穩」就能悉數做到。恰恰相反,若沒有「金融、外貿、外資、投資、預期(經濟增長目標)」這幾個關鍵領域、支柱產業的穩定和發展,服務業也只能是無源之水、無根之木,終難成氣候。
這樣的中國為金牌所付出的代價足以讓人們看到,一個視人命如草芥、只拿個體當犧牲品的「厲害的國」,它的「厲害」決不代表實力、成就與自信。
一黨制下,中國不僅遠離「法治」,甚至連「人治」都達不到。為了牟取暴利,為官者操控司法、縱容造假、不惜草菅人命,已是非人所能為的事兒了。
若有一天,中國人能在自己的國家暢所欲言,或許這個國家才能成為他們心中真正的家園。
在中共所打造的不公社會裡,普通家庭的孩子不僅難上好大學、難找好工作,甚至連好好活著都難。因此,中共存在一天,中國人就難有公平的機會,難當正常人。
如今看來,中科院發布的「結餘被耗盡」一說,極有可能就是為了掩蓋「社保領域已成貪腐重災區」這個體制問題,而使用的障眼法。
而在大是大非面前,既有中國傳統士大夫精神,又有西方民主意識的民國官員,顯然比被洗腦的中共官員,有著更好的判斷力了。
「公費醫療」和「免費醫療」真是水火不相容。無法相容的原因顯然就是,一枚硬幣不能掰開兩半花。公共財政既然取之於民,就該屬於國民,而非權貴所私有。中共集團一旦挪為己用,那就是貪贓枉法、非奸即盜。
無論是在垃圾焚燒項目上搞「大躍進」,還是在垃圾分類上力求實現「大躍進」,都足以讓人看出,哪怕只是在處理垃圾的細節問題上,中共考慮的都只是自己的面子和利益,而不是老百姓的生存環境和生命健康。
本該把人命放在第一位的醫生、醫院,卻把錢財擺在了首位;本該救死扶傷的醫生、醫院,卻當起了奸商、在患者醫藥費上打起了算盤;可想而知,中國患者的處境是何等堪憂。
海內外的中國人都在期盼著中共倒台的那一天。那時,世界華人會普天同慶,香港人會自豪的認同自己是中國人。
國資委放出的那句「建議移民」的狠話夠惡、也夠蠢。中國人要都移民了,你國又宰誰去呢?正所謂「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中共何時能懂!
「反共」的又何止香港人、大陸人?那些容忍中共存在了多年的國家,如今公開表示或採取措施「反共」、「伐共」,其實就是因為忍無可忍了。中共集團的邪惡、殘暴,一旦被外界所了解、識破,各國「圍堵中共」也就成了毫無懸念的結局。
共有約 106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