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圖片
此刻,他或許忘了那個促使他稱帝的夢,也忘了夢中人對他說的十二年帝王之命,至此已經到期了。
網路圖片
八個月前,莽新政權滅亡,各路反王莽軍的領袖們也都先後去拜見更始帝,歸順玄漢政權。對劉玄而言,沒費半分力氣就可以君臨天下,這等於天上掉下個金元寶,無奈,他不是真命天子,不僅無福消受,而且被砸「暈」了。
網路圖片
這個真定王是個投機高手,他同意倒向劉秀陣營,但是他怕劉秀成就功業後,把他丟在腦後,於是提出一個條件,要劉秀娶自己的外甥女郭聖通為妻。
網路圖片
相思數載,有多少情話綿綿,夫妻倆呢喃私語、如膠似漆,劉秀為愛妻畫眉、插釵,柔情似水。難道劉秀掉進了溫柔鄉,忘了自己的處境,也消磨盡了英雄氣?不,他在等待變數。
網路圖片
劉秀偏偏對陰麗華這個小姑娘一見鍾情,就這樣從二十剛出頭等到快三十歲,而且立下一個知名度很高的心願:「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
網路圖片
此時王邑無論是接受了王鳳的投降,還是聽嚴尤之計取得昆陽,漢軍一定軍心渙散,「劉秀當為天子」的讖語,多半會變成絕對唯物主義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過人的手來實現的,王邑的決定也就成了一種必然。
網路圖片
「劉秀當為天子」、「劉秀發兵捕不道」這類預言是在王莽篡漢之後才流傳天下的。「巧」的是,劉歆改名為劉秀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劉秀出生的時候。
傳國玉璽上的篆字——「受命於天 既受永昌」/網路圖片
歷史就像一部大戲,每個人既是戲外的觀眾,也是戲中的演員,而那個劇本,在冥冥中卻早已寫好。有智慧者,也不過只能提前預知下幾幕的劇情,卻不敢,也無力做任何改變。
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網絡圖片)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浪馬寨,有塊大石頭,以前石旁有一條大蟒盤踞,無人敢靠近。2002年,那條大蟒突然「不告而別」,一個叫王國富的人清掃此地時,發現巨石有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
網路圖片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種名義,或者罷免,或者調動到遠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孫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員。
王莽/網路圖片
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天子與百官各有其許可權範圍,也各有其責,自然的形成了一種相互制約的關係。這是我們很多現代人,因為教科書和影視作品的影響,常常模糊的地方。
漢元帝/網路圖片
天定的事,無論人覺的如何難以實現,最終都會戲劇性的呈現在歷史舞台上。
網路圖片
這番轟轟烈烈的壯舉,在永樂大帝去世後即告停止。鄭和之後再無鄭和,給歷史留下的,不僅僅是鄭和個人的遺憾。
鄭和像《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第二十一回插圖/網路圖片
梁啟超先生在《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一文中感歎「鄭和以後,竟無第二之鄭和。」我對文中它語不想置評,獨這一句「於我心有慼慼焉」。
網路圖片
鄭和艦隊這三次充當「世界警察」的經歷後來被合成「鄭和擒三番」的故事在民間流傳,除此之外,鄭和二十餘年間七下西洋,未動一刀一兵。
著名的國際學者,英國的李約瑟博士在全面分析了這一時期的世界歷史之後,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明代海軍在歷史上可能比任何亞洲國家,甚至同時代的任何歐洲國家都出色,甚至可以說所有歐洲國家聯合起來,都無法與明代海軍匹敵。」
唐太宗/網路圖片
出了細柳軍營,眾大臣都對周亞夫的行為感到驚訝。劉恆卻稱讚道:「此真將軍矣!」
馮唐/網路圖片
需要言論自由的不僅是民眾,廢除了「誹謗罪」,開放言論自由,孝文帝和漢朝廷因此得到的好處更多。劉恆糾正了被錯判的將軍魏尚一案,就是一個明證。
祭天/網路圖片
劉「恆」很有「恆」心的,堅持要廢掉這條惡法:我聽說,法律如果公正,民眾就誠實,刑罰得當,民眾才會服從。官員是幹啥的?就是管理民眾,引導民眾向善的。
趙佗
自幼受道家思想影響的劉恆,深知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他要做的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漢孝惠帝劉盈/網路圖片
只要一個如果成為現實,歷史上就只有代王劉恆,而不會有漢孝文帝。可是,歷史大戲的劇本早已寫好,最後的結局早在神相許負的預料之中,此前種種不過是精彩章節的前戲而已。
網路圖片
劉邦本人沒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但是許負是未卜先知的高人,呂雉的命數自然盡在掌握。
網路圖片
許望嚇了一身冷汗,「這孩子啥話都敢說啊!!這話要傳出去,就不單是請你『喝茶』了,全家都得被『和諧』了。」
網路圖片
英雄已逝,浩氣長存,中華的精神命脈不會因先賢的離去而斷絕,直至今日,仍有無數炎黃兒女,不計生死,無畏強暴,續寫著華夏正氣歌。
網路圖片
太監有點不高興了,就寫了「勞苦功高德望重,日夜辛勞勁不鬆。今日皇上把禮送,拒禮門外情不通。」四句話,叫管家送給于謙。于謙見了,在下面添了四句:「為國辦事心應忠,做官最怕常貪功。辛勞本是分內事,拒禮為開廉潔風。」
大紀元圖片
這下王振算看明白了,于謙是個好人,可不是個好欺負的人。
陽明山國家公園(攝影:王嘉益 / 大紀元)
他在寺中各處遊歷了一番,發現有個房門是鎖著的,於是好奇的問寺中和尚,這裡邊是啥?為甚麼要鎖門?和尚說,這是一位祖師的房間,祖師圓寂前吩咐過,除非等到他自己回來,不然門不能打開。
網路圖片
朱宸濠糾集亡命之徒以擴充兵員,號稱十萬之眾,進攻南康、九江,兩地以市長(知府)為首的大小文武官僚們「毅然」的作鳥獸散了。此時,王陽明還在去福建平亂的路上,六月十五日,他經過豐城,才得知寧王已經造反了,他馬上回到船上,要轉道去吉安,可當時正刮南風,船半點前進不得,陽明先生只能「聽」天「由」命了,他「焚香拜泣告天曰」:「上天若是憐憫生靈,允許我匡扶社稷,請馬上改變風向。如果上天不在乎這些百姓,我也沒有活路了(「天若哀憫生靈,許我匡扶社稷,願即反風。若無意斯民,守仁無生望矣」)。」結果,「須臾,風漸止,北帆盡起。」
朱熹/網路圖片
寧王宴請江西官員,在宴會上,朱宸濠露骨的貶損正德,一臉憂國憂民的表情,一個幫腔的在旁邊跟著煽風點火:「世豈無湯、武耶?」意思是正德是夏桀商紂,寧王就是商湯周武,得給正德來個內部革命。
網路圖片
一撥人突然闖到龍場驛,要來「砸場子」。陽明已經練就了「動忍增益」的功夫,周圍的當地民眾看不下去了,幹啥?欺負老實人?那可不行。
    共有約 3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