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時代
自古以來人們在探尋功夫的真諦,種種絕世武功,是歷史的真實,還是虛幻的傳說?在忙碌的現代社會,到哪裡能找尋那一種初心和古意?又如何明瞭紛亂世事之外的真機?
在遊行的隊伍中,有一個身穿古典的中國唐朝樂官服飾的方陣,這是天國樂團,一個由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軍樂團,2005年底在紐約率先成立,目前已遍及全球二十多個國家,這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樂團。
週三(25日)晚上,在奧蘭多國際電影節上,一部以揭露孔子學院黑幕為主題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獲得觀眾廣泛好評。
天安門,是當代中國的聚焦之處,是一切大戲上演的舞台。2001年11月20日,一個晴朗的冬日的下午,一群來自十幾個不同國家的西方人在這裡相聚,帶著鮮花與微笑,他們的笑聲感染了周圍的人,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2002年3月5日,長春上空發射出了50分鐘不同尋常的電波,說它不尋常,是因為這電波是用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和青春輸送,並且以某種形式,永遠留在了長春市的上空,長春人的心裡。
從1999年起,每年的五月十三號,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法輪大法學員和支持者們會來到這裡,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1999年的4月25日是個星期天,這一天,上萬名修煉法輪功的平民百姓來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用自己的親身體會,來告訴政府法輪功的真相。
羅子昭,少年輟學,28歲成為北京五星級飯店廚師長。人生得意時,卻陷兩年牢獄之災,­如今又在紐約坐鎮世界級廚技大賽。他大起大落的人生又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在遙遠的北極圈內,一位柔弱的女子和她的妹妹一起,用堅忍與善良,演繹了一段現代「劈山救母」的傳奇。
在北京公安七處看守所黑暗的樓道裡一別,朱柯明就再也沒有見過王傑。他在黑牢中輾轉,僅僅因為遵照中國的法律控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等人,就被判刑五年。
2000年8月,朱柯明、段巍,和段巍的外甥王傑在北京,向司法機關寄出申訴狀,控告當時中國最有權勢的三個人,江澤民、羅幹和曾慶紅,他們大規模侵犯人權的罪行。
這是一件曾經轟動南非的神秘案件。2004年的6月28號,9名澳洲法輪功學員飛抵南非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準備和當地的學員一起,以酷刑罪和反人類罪控告正在南非訪問的,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曾慶紅和薄熙來。當晚,在前往首都Pretoria的公路上,學員們乘坐的一輛轎車在高速行進中遭遇不明來歷的槍手襲擊,司機梁大衛中彈,全車人暴露在危險之中。
2013年12月9日六位來自北美、亞洲和歐洲的醫生和律師,趕赴聯合國總部日內瓦,他們將5個月之內搜集到150萬個來自全球的呼籲聯合國調查中共從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牟求暴利的請願簽名,交給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高級專員辦公室。
這兩個人生軌跡和背景完全不相同的女子,卻因緣際會成為生死之交,兩個奇女子共同見證了這個時代最坎坷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