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再看當今最高層,在最初上台後也是力圖刷新吏治,推行「依法治國」,但五年走過,最終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尤其在外有美國川普政府極限施壓,內有社會問題頻出的情況下,最高層一方面選擇了與禍國殃民、迫害良善的江派的妥協,一方面拒絕了美國川普總統的善意,繼續抱殘守缺。加之其任人不當,體制內奸臣當道,官員離心離德,各種問題此起彼伏,讓其忙於應對。
劉文彩,上世紀60—70年代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 地主劉文彩,整整兩代中國人腦海中邪惡凶殘的形象; 惡霸地主劉文彩,一個被強大國家機器和無數文學家藝術家打造的地主階級總代表;
談起武百祥這個名字,哈爾濱的老人們應該是耳熟能詳。武百祥是上個世紀哈爾濱「同記」商業集團創始人,原本只是個穿街走巷的小貨郎,因其勤奮好學、善於創新繼而創辦了東三省名聞遐邇的「同記」百貨。
1931年,剛從蘇聯回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國燾,赴鄂豫皖根據地,主持黨政軍全面工作。擴充紅軍的同時,張國燾也學毛澤東按共產國際的指示大搞「肅反」運動。將近3個月的「肅反」,被張國燾加以「改組派」、「第三黨」、「AB團」等莫須有的罪名,先後逮捕、殺害的紅軍排以上幹部和戰士,就有2,500餘人,排以上的幹部基本被殺光,而當時的紅四軍不過1.5萬人;另有數字是...
東漢光武帝的姐姐湖陽公主的丈夫死了之後,姐弟倆對太中大夫宋弘比較中意。光武帝召見宋弘,讓湖陽公主坐在屏風後面。光武帝對宋弘說︰「俗語說,人尊貴了就會換朋友,富有了就會換妻子,這是人之常情吧?」宋弘回答︰「臣聽說,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一九六九年除夕,我們下鄉後第一次喝酒,而且全部醉的一塌糊塗,吐的一片狼藉。五十年過去了,很多往事都淡忘了,唯此「除夕宴」縈繞腦際,揮之不去。 一九六八年的冬天,天特別的冷。我們這些從哈爾濱、天津到生產建設兵團農場的知識青年,第一次遠離父母和城市,在農村過除夕。 我們所在的那個連隊(其實是農場的一個生產隊),哈爾濱知識青年人數最多,我們又是第一批到...
夏曦1917年8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師範,與毛澤東結識,192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其第一批黨員之一,深受毛澤東的器重。 1932年,夏曦任湘鄂西蘇區中央局書記,兼任肅反委員會書記,從1932年4月到1934年7月中共發出停止「肅反」的指示,湘鄂西蘇區和紅3軍中總計進行了4次大規模的「肅反」。以抓改組派、託派、AB團、第三黨、取消派為名,殺害了大批紅軍...
我們李氏家族是一個大家族,但我們家已經破產,原因是父親抽大煙,敗了家,搬到高梁村去了,土改時他被評為破產地主。我同爺爺李孟洋住,爺爺也被評為破產地主,我被評成地主。
曾經變成了法西斯集中營,變成了血腥暴徒們施虐場所的北京大學,迄今並沒有深刻反思其這段見不得光的歷史,原因也不難想像。而此時「政治挂帥」的北大除了名頭外,還保留了多少民國時的風骨呢?還有多少教授敢於直言呢?校園裡還有多少自由可言呢?說其今不如
波蘭民意調查中心最新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共產主義崩潰,與波蘭重獲獨立、波蘭加入歐盟等大事入選100年來最重要和最成功的歷史事件。今天,中國和中國人民在歷經劫難後,仍處在共產黨的壓迫和奴役之下;十幾億大陸百姓受盡苦難,渴望自由。
1949年後,大陸國人被關「鐵屋」,帷幕森森,只能聽到中共的單聲道喇叭,不瞭解許多二十世紀重要史實。如抗戰時期中共的「遊而不擊」與毛澤東再三的「感謝皇軍」,對他們可能還有新聞性(說不定還有爆炸性)。因為,毛共一直宣傳八路軍、新四軍是抗戰主力,承擔侵華日軍最大壓力,蔣介石一直躲在峨嵋山上,抗戰勝利後「下山摘桃」…… 拙文簡述史證,詳附出處。 遊而不擊 ...
在禽鳥家族中,麻雀極為普通。它身材瘦小,其貌不揚。既沒有孔雀、錦雞那樣斑斕炫目的羽毛,也沒有畫眉、八哥那樣婉轉動聽的歌喉。跟丹頂鶴、雄鷹等高大上的鳥類相比,就更不值一提了。 自古以來,人們常以鄙夷的眼光看待麻雀,用嘲諷的語氣評論麻雀,如「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萬雀不及一鳳」等。據《戰國策》記載,楚大臣莊辛曾以黃雀不知隨時有危險為例,諷刺楚襄王不思進取。莊...
不要用卞仲耘在遭受太子黨的淩辱與毒打時的慘相,去掩蓋卞在學校曾享有絕對統治地位的真實。
因為喊錯口號招來對根本就不存在的「社會民主黨」的濫抓濫殺的肅反狂潮中,就有超過6,350餘名中共黨政軍幹部死於非命。
冥冥重泉哭不聞,蕭蕭暮雨人歸去。 五十多年前,因同情一名小學教師被剋扣工資,四川成都第二師範學校近千名莘莘學子欲維權支援,被中共定為重大反革命案件。為偵破「案件」,捉拿「主凶」,成都東城區公安局長親自臥底學校,扮成校長,將近百名未成人「緝拿歸案」,打成右派,發配四川大涼山勞動教養,多數學生青春命隕,埋骨他鄉。 一位右派詩人寫下了這樣的詩句:「少年...
聯合航空93號班機,是一班從新澤西州的紐瓦克國際機場(現在已改名為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飛往舊金山國際機場的聯合航空定期航班。2001年9月11日,該航班的一架登記編號N591UA的波音757-200客機,成為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裡遭到劫機的四架飛機之一。與事件中另外三架飛機的結局不同的是,聯航93號班機並沒有抵達原先恐怖分子預定的撞擊目標——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對於中共在抗日戰爭中的作為,由於其並沒有如國民黨那般打過什麼像樣的大戰,所以只好拿什麼地雷戰、地道戰和武工隊說事,並大肆宣傳,以體現中共軍隊的「威武」。但事實上,不僅地雷戰地道戰並未消滅太多的日軍,反而禍害了不少老百姓(見《中共地道戰地雷戰的真相》)。 更為滑稽的是,通過中共拍攝的《地雷戰》、《地道戰》和《平原作戰》等電影的洗腦,不少國人腦中浮現的都是...
毛澤東大規模地殺同志並非在文革中才開始。早在1930年代的「富田事變」就開始了。
1986年4月26日,烏克蘭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爆炸,世界為之震驚。那場核災難致使超過300萬人罹患各種疾病,30萬人患癌,近10萬人已經死亡,而且這些數字還在逐年增加,間接死亡和患病的人數更是無法估算。 那場因為怠忽職守導致的災難令人憤怒,然而,和技術上的不當操作相比,蘇聯官方在處理事故時的刻意隱瞞和欺騙更加令人憤怒。 爆炸發生後,由於擔心引...
一個人如果選擇了壞的信仰,也就步入了信仰的迷途,他越是為之犧牲,就越是損人害己。這樣的邪惡信仰至誠愈深,悲劇愈烈,遺禍愈重。 共產主義在問世初期,利用人們追求民主、自由、強國富民的理想與抱負,將專制與極權極力掩蓋並包裝成崇高信仰,眾多滿懷抱負的追隨者被引入迷途,最終鑄下了禍國殃民的罪憾。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學者何清漣曾說過:所謂「革命信仰」的荒唐...
毛澤東曾經很得意地說過:「罵我們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大笑)。」(《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1958年5月8日) 「反右」,就是毛澤東又一次殘酷打擊知識分子的政治運動,在這次狂風暴雨般的迫害中,中國知識份子的脊樑打斷了,從此,傳統「以天下為己任」的中國之「士」被迫消音,噤若寒蟬。 中共反右前發起「陽謀...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竊政前殺人篇 目錄 1 中共在蘇區殺人如麻 2 「富田兵變」遭鎮壓 屍體填滿整個山溝 3 喊錯口號導致六千人被殺 4 毛澤東同學夏曦「肅反」創記錄 5 張國燾鄂豫皖根據地肅反 6 紅四方面軍在四川殺民眾百萬 7 蘇聯紅軍在東北強姦及獸行 8 長春圍城餓斃幾十萬人真相 ****** 共產黨和毛澤東殺...
至於郭欽光,也在這段胡鬧的歷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但卻因為生命的戛然而止,成為了一個被利用的角色。是悲劇還是鬧劇?
「哐當」一聲巨響,我身後的一扇大鐵門關上了,我被幾個警察領著推著從一條水泥階梯走下去,走向大連市法院設在地下的看守所。頭上幽暗的燈光,把我們的身影照在牆壁上,就像幽魂在移動。這時,我陡然想起但丁描寫地獄的名著《神曲》:地獄的大門上寫著一行大字:「來到這裡的人們,把你們的一切希望都扔掉吧!」是的,我已掉入了毛澤東製造的人間地獄,不會再有擺脫厄運的任何希望了。 ...
中共幾十年來的貪腐治國,使得現在的中國人大概都懂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人們對絕對權力的質疑與領導人對絕對權力的戀棧,往往會引發公共輿論或明或暗、不可迴避的話題,並不斷挑戰著人類自由力量與專制力量之間不可調和的衝突底線。
1957年9月6日,湖北省漢陽縣孝感專區(今蔡甸區)上空響起了三聲清脆的槍聲,劃破了小鎮多年來的安詳與靜謐。
計劃生育乃是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一樁滔天大罪!
如今,雖然胡姓之人不再為姓氏煩惱,但胡適回家的路依然坎坷,其當年對共產主義和中共的認識對當下的知識分子仍有著警醒作用。
近年來大陸在中共治下,不斷發生教授在課堂上因言論而獲罪
吳續久就這樣收押了。當時他不到14歲。
共有約 3109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