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言與傳奇
宋朝時,民間傳說羅浮仙人曾下凡人間,留下一段傳奇。循州龍川一帶,有一陳姓婦人一直膝下無子。她到羅浮山求子祝禱,後來懷有身孕。陳氏快要生產時,夢到一群仙鶴飛到她家,當天晚上生下兒子藍喬。藍喬出生時,室內布滿奇異的輝光。
提學做一夢,土地神向他託夢說道:「您所管轄下的一個士子,在我的背上寫字。現在我將要被發配到驛站充當馬夫。希望您能為我說句話,免除這一遭遇。」
南宋高宗建炎年間,葉少蘊榮任尚書左丞。宋高宗紹興十六年,已經七十歲的少蘊向朝廷上奏章,懇請告老還鄉。他從觀文殿學士到崇慶軍節度使,退休兩年後去世,一生的運數竟然都如同黃山人所說。
烟波浩渺的洞庭湖,出現過不少奇異景象。根據《洞庭湖志》記載,洞庭湖在歷代都曾出現過海市蜃樓和群龍現身的景致。
有一次,李少君看見漢武帝有一件舊銅器,就對武帝說:「我認得這件銅器。在春秋時代,齊桓公曾把它擺在床頭。」漢武聽後,就細看銅器上的刻字,果然是春秋時齊國的銅器。漢武帝對李少君很尊重……
據《庚巳編》記載,明朝初年,山西有一個人,人稱「金箔張」,擅長製造金箔。此人靈巧多能,從小就會很多工藝技能。張軍會道術,早上騎一頭驢到杭州,晚上就又回到山西。倏然之間,他就走了數千里。或者,用草扎一個龍,施展法術,跨龍而行。回到家後,就將草龍掛在房檐下。
默默無聞的鄉邑,在七年內出了三位狀元,民間故事因禪師讖語的準確預言,在流傳中更為生動多彩。
趙三翁,名進,字從先,是河南中牟縣白沙鎮人。他原來是一名黃河埽兵,為了迴避兵役而被削除戶籍逃亡在外,他在棗林遇到孫思邈,傳給他道法和一些治病的技能。
丁家子弟中,有一個俊逸豪爽的少年,叫丁湜。此人很有才氣,但是有一個缺點,特別嗜賭。有時賭勝之後,就到處遊玩,隨手將錢花得一乾二淨。他的父親多次訓斥他,但他仍然沒有悔過之心。丁父大怒,就把他綁起來,關在一間什麼都沒有的屋子裡......
為了一探究竟,凌晨時分龔元動身前往傳說中靈驗的廟,但是什麼也沒有看到,於是招來那名衙役,責罵了一番。
方士戴洋在《晉書》留下燦爛一頁。戴洋的預言能力,無論預測時局,還是預言謀反事件以及人的壽命,都格外精準。根據史書記載,戴洋的預言不是隔世兌現,而是在當時就得到驗證;不是一件事,而是預測的所有事都得到應驗,史書以「所占驗者不可勝紀」來稱讚他的預測能力。
唐代王老頭夫妻非常富有,卻捨不得吃用,常吃剩菜剩飯度日。原來他們節儉吝嗇是有原由,積攢的幾萬斛糧食冥冥中都是給大唐軍隊「備用」的,並不是真屬於他們的財產。
《夷堅志》記載金朝時,,河中府(今山西永濟)發生嚴重旱災。也有一位龍君捨身降雨,不僅解除了旱情,最終也得以超脫,成為菩薩的一員龍眾。
洞庭湖,因洞庭山而名。據《湘妃廟記略》記載,洞庭原本是神仙的洞府之一,以洞庭為庭,所以稱為洞庭。後來因為洪水滔天,洞庭山周圍形成一座巨大的天然湖,因山而名,稱為洞庭湖。
道士一聽,哈哈大笑,同時,提起筆來在牆壁上題了一首詩:「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當酒賣,還道豬無糟!」只見道士撣撣袖子,就走人了。
從現有的記載看,陳訓的預測能力,小到預言災情、壽命、家族運程;大到預測戰爭成敗、國家興衰,都準確無誤。
北宋時期,蔚州(河北蔚縣)城內有一座寺院,寺院的佛塔中供奉著一尊鐵塔神,據說十分靈驗。城裡的百姓都很尊敬祂。當(契丹人建立的)遼國將要(被金國女真人)滅亡時,有蔚州的居民看到鐵塔神在城外奔走忙碌著什麽,於是趕緊跑到寺裡去看,發現這個神像滿身都是汗。蔚州的老百姓雖然感到很訝異,但是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蕭曠善於彈琴,趁著美好的月色,獨自撫琴娛樂。寧靜的夜晚,琴聲也顯得格外清苦。這時,忽然聽到從洛水上傳來一陣長長的嘆息聲,原來是一名貌美的女子。他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她行禮,問道:「你是什麼人呢?」
當天晚上,天降大風大雨,轟隆隆的雷震,霹破了堰家房屋,劈死了堰典夫妻以及全家人。大雨一直下到天亮,還沒有停止。
史浩,字直翁,號真隱,宋孝宗時期宰相。人們都知道他大富大貴,備受榮寵三十多年。鮮少人知道,他年輕時期的清貧境際。據記載,在他還沒有登科之前,曾經做過一個奇夢,待他走完一生後,人們才恍然大悟夢境所指的是什麼。
汜人對鄭生說:「我原本是湘江鮫宮(龍宮)的仙子。奉命謫降跟隨您。如今緣分已滿,不能再留在您的身邊,現在就要和您訣別了。」二人相對而泣。鄭生想讓她留下來,但她實在不能違命,汜人哭著離開了。
陳騏初到江西,夢到一隻老虎身上帶著三枝箭,徑直跑到他的船上。陳騏醒來後,覺得夢境很奇怪,但不知道意味著什麼。
北宋真宗時代,一對窮困的姐弟,就在當時的京都開封鑿紙錢為生。這位姊姊就是民間故事「狸貓換太子」的女主角--太子仁宗母親李宸妃。姐弟臨別時後會遙遙無期,姊姊將一緙絲革囊交給弟弟……
張天師收服蔡府的妖怪後,蔡京孫媳馬上痊癒,恢復了往日的神采。那時蔡京已經74歲了。當時人們認為蔡京欺君罔上,擅權禍國,導致社稷陷入危難,所以蔡府才會出現這等怪事,這也是蔡京禍國害己,災禍要降臨的先兆啊。
據《所聞錄》記載,晚清名臣曾國藩擔任兩江總督時,府上招納了不少名士。當時有「三聖七賢」美稱的名流雅士,都是理學家。曾國藩仰慕他們的高名,將其安置在府上,並為他們提供優渥的待遇。平日,曾國藩跟他們探討學問,但沒有讓他們參與行政上的事務。
宋朝有一名官員龍深父在潛邸任職時,有一年得了傷寒疾症,一連五天都發不出汗,導致膝蓋以下冷氣鬱結,侵透骨髓,連舌頭上都生出了白膏。醫生們束手無策,以為他得了難治的絕症。
在清朝也有一個「周處」,二者所在時間前後相差1,700多年,情節大同小異,都是先為惡,再從善,成為浪子回頭的典範。
清朝坐花主人汪道鼎評論說:「世上常有人自以為,身負曠世才華,將功名富貴看得像撿芥子一樣,輕而易舉。然而,到老空有抱負,始終沒有得到尺寸功名。」余生的例子怎能不令人警醒!
唐末的十年黃巢之亂,整個的布局,進攻哪些地方,秦宗權被誰所滅,在秦宗權的夢中早有預示。正應了童謠「黃蛇獨吼,天下人走」的紛爭局面。
和皇帝生日同一天,也是帶有貴人命嗎?宋代時,有個四川人許志仁到京城臨安求官職,浪跡京師幾年也沒求到職位,眼看所帶的資財就要耗光,這一天他遇到了貴人……
共有約 3405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北京P2P平台銀豆網暴雷4個月來,難友維權屢遭打壓,目前,二十名被捕難友或面臨判刑。海淀警方被指製造維權慘案、充當黑惡勢力的保護傘。